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该死的尊严

“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兰曦的未婚夫,我肯定要试试你的‘蛮劲’!”兰毓慢条斯理的说道:“真可惜,那些该死的长老……好吧,等兰曦享用过你之后,我会和她探讨这个问题的。等你们成亲后,或许……有机会?”
他站起身来,转过身打出一道禁制封锁了整个殿堂,冷声说道:“尊敬的姬昊大帝,现在你还怀疑我们和您合作的诚意么?看啊,我们这些‘乡巴佬’,在这些大贵族面前,我们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呢?”
虞蒙跪在地上,浑身死气沉沉,一声不吭。
兰毓恶声恶气的向虞蒙威胁了一阵,然后她伸出了右手,小手指轻轻的勾了勾。
几个虞族青年近乎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他们笑得前俯后仰的,眉心紧闭的竖目中都流出了一丝泪水。他们指着虞蒙,‘哈哈哈’的笑着,甚至笑得抽不过气来。
“尊敬的兰毓小姐!”虞蒙的脸上涌出了一片红光,姬昊眉头一挑,大感兴趣的瞪大了眼睛http://m.hetushu.com。这一层红光,得是屠戮了亿万生灵才能凝聚的死亡煞气,这虞蒙心中是动了杀意!
箱子中的东西不多,只有十几件,但是每一件都是宛如天成、雕工精美堪称艺术品的珍贵首饰。兰毓轻轻的扫了一眼箱子里的东西,轻佻的笑道:“算了,你们这些乡巴佬能有这点东西,也还不错。”
光幕中,兰毓走到了跪地的虞蒙面前,蹲下身体,轻佻的用手中折扇挑起了虞蒙的下巴,微微歪着头上下打量着虞蒙略黑的面颊:“乡巴佬,还是一头黑漆漆的乡巴佬,看上去脏兮兮、臭烘烘的乡巴佬……兰曦真可怜,她居然要嫁给你这么一个……该死的乡巴佬!”
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兰毓大惊小怪的说道:“我能理解她的想法,虽然她是庶出女,但是她毕竟是我们家族的族女,有多少俊俏的贵族少年为她着迷呢?虽然不如我,但是她也是所有酒会上最娇艳的和*图*书花朵中的一朵儿,如果和你这个乡巴佬拉上了关系……那得多丢脸呀!”
虞蒙狠狠的挥动了一下手臂:“他妈的,该死的尊严!”
姬昊能感受到他心中无比的屈辱。
几个虞族青年犹如追逐臭肉的苍蝇一样,迫不及待的追在了兰毓身后,一个个拼命的向兰毓献着殷勤。
一名伽族战士来到了虞蒙身前,他弯下腰,一把抓起了虞蒙拿出来的黄金箱子,还恶狠狠的冲着虞蒙瞪了一眼。虞蒙干笑了一声,又取出了一个储物袋,从中掏出几块土黄色的巫晶晃了晃,将储物袋递给了这个伽族战士。
虞蒙双手紧紧握拳,他沉沉的吸了一口气,面孔上的那一层红光缓缓散去。这一层屠戮了亿万生灵才凝聚的死亡煞气内敛而低沉,兰毓根本没有感受到其中隐藏的莫大危机。
虞蒙笑着抬起头来,双手轻轻一拍,一口两尺见方的黄金箱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手中。他打开箱子,一道道珠光宝气和-图-书喷薄而出,犹如实质的宝光宝雾顺着箱体流淌了出来,在地面上熠熠发光。
“所以,虽然那些老家伙确定了让兰曦嫁给你,但是在婚礼之前,你不许靠近她,不许和她说话,不许破坏她在真正的贵族心中的完美形象。不然的话,你和你的家族,就等着本家的报复吧!”
兰毓笑得很轻佻,几个虞族青年就好似看到了杀父仇人一样,恶狠狠的、穷凶极恶的看着虞蒙。更有一个虞族青年故作英勇的一把抓住了佩剑的剑柄,好似随时会向虞蒙发出决斗挑战的样子。
阿苏跪在地上,浑身微微的抽搐着,黧黑的皮肤下一根根青筋凸起,一股灼热的死亡气息不断从他体内扩散出来。在他的脑袋后面,双肩到脖颈这个部分,一根根黑色的、犹如黑色金属雕成的鹰羽缓慢的长了出来,犹如一根根利箭插在他的身上。
但是兰毓根本不明白这一层红光是什么意思,她嬉笑着揉捏盘虞身上虬结的肌肉,然后大惊小怪的、www.hetushu.com故作娇羞的用折扇挡住了自己的半张面孔:“啊呀,作为一个男人的本钱还是不错的……兰曦可真是好运气,她的胃口一直很大,你或许,能喂饱她?”
兰毓终于满足于虞蒙表现出来的尊敬态度,她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说道:“今天晚上,会有一场欢迎酒宴,欢迎你们这些带着军队远道而来的……乡巴佬!我替兰曦带一句话,今天晚上,你必须当做不认识她……她可不愿意在这么多的真正贵族面前,和你这个乡巴佬说话!”
兰毓站起身来,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古怪意味,‘嗤嗤’的看着虞蒙笑着:“乡巴佬虽然蠢了一些,脏了一些,但是听说你们这些乡巴佬就和牲口一样,总是有一股子……嘻嘻,‘蛮劲’!”
虞蒙恭谨的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任凭兰毓对着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梁、他的嘴形轮廓品头论脚。猛不丁的,兰毓甚至像市场上的牲口贩子一样,猛地掰开了虞蒙的嘴,皱着眉打量起虞蒙的和*图*书口腔。
姬昊神念笼罩阿苏,他感受到了阿苏心中疯狂的愤怒、以及想要摧毁一切的残暴。
虞蒙深深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脸上一片红光一闪而过。
“牙齿还挺整齐,刷得挺干净……我还以为,你的牙齿缝里面会镶着肉丝肉筋呢……就和我养的那几头三头犬一样,吃东西后总是弄不干净牙。”兰毓细嫩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虞蒙的面颊,手掌一路向下,慢慢的划过他雄壮的胸膛和肌肉虬结的腹部。
“我们要夺取的,不仅仅是权力……我们更需要……尊严!”
他的主人,他的神,掌控一百个世界的神王虞蒙,居然跪在了那个弱小的虞族少女兰毓的脚下。
转过身,兰毓轻轻的笑着,挥动着小折扇走了出去。
兰毓笑着抬起头来,向那几个虞族青年笑问道:“你们见过黑皮的贵族么?这里就有一个!”
十几个伽族战士相互望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们带着黄金箱子和储物袋,大踏步的冲出殿堂,一本正经的跟在了兰毓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