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巫咒之诡

姬昊丢下餐刀,举起酒爵向目瞪口呆的虞蒙笑道:“向私密法典致敬!”
黑衣男子们的注意力被兰毓吸引,他们转过身,慢悠悠的向那边走了过去。
姬昊伸出手,他低沉的念诵了一声咒语,五指向其中一名侍女一抓,数十缕无形的气息就被他抓了过来。这些气息,正是侍女走过那些虞族青年的时候,裙摆扫过他们的身体,在他们身上粘附的气息。
这些小人儿只有拇指大小,却一个个生得活灵活现,面目栩栩如生,仔细看去,他们长得和那群青年贵族中的好些人一模一样。
当着自己未婚夫的面,故意做作的和另外的男人拉拉扯扯,姬昊对阿顿河家族的家教、对虞族整个族群的风气也是叹为观止。
笑着向虞蒙点了点头,姬昊随手从桌子上摸出了一柄青铜餐刀,他若无其事的将餐刀插进了酒盏,随手在酒盏中乱划了一通。酒盏中的酒水小人被切得支离破碎,很快就重新化为了满满一杯酒水。www.hetushu.com
娇俏而尊贵的虞族小姐皱起了眉头,眉心竖目微微张开,一抹厌恶的冷光一闪而逝,她的脸上很快就堆砌起了娇滴滴的笑容,转过身去,故意娇声娇气的一把抓住了一个虞族青年的袖子。
一对儿侍女捧着硕大的托盘从这些聚集成一团的贵族青年身边走过,侍女身上硕大的裙摆掠过了这些青年贵族的身体,更有侍女的发丝掠过了几个青年男子的面颊,淡淡的香气引得几个正在向兰毓卖好的虞族青年也不自禁的转过身来向她们望了一眼。
无数虞族青年惊叹了起来,就连兰曦身边几个争相卖好的男子也都迫不及待的丢开了兰曦,纷纷来到了兰毓身边,一个接一个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和所属的家族,殷勤无比的向兰毓卖着好。
“等等,再等等。”姬昊笑着点了点头,他抓起酒爵,向虞蒙致意道:“私密法典?不被抓到就是清白的?我喜欢这种法典,真www.hetushu.com的太喜欢了。”
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注意到了虞蒙的目光,他们有意的走了过来,拦在了虞蒙和兰曦所在的方向之间,挡住了虞蒙森冷无情的目光。一名胸口佩戴着荆棘环绕的长剑纹章,应该是代表了虞族内部某些强力纪律部门的黑衣男子冷声警告道:“不许生事,乡巴佬。”
很显然,虞蒙是第二种。
姬昊看着虞蒙深邃而透着丝丝狠戾的目光笑了,这才对么,掌控了这么多世界的最高主宰,就算有盘虞世界无数年来累积的各种有形无形的规则约束,也不该是一个乖宝宝才对。
虞蒙摊开双手,他冷静的说道:“当然,我不会生事。白花云雀家族,是最守规矩的。”
“奇异的术法!”虞蒙坐得近,他向姬昊酒杯中打滚的数十个酒水小人儿望了一眼,低声呼道:“你准备怎样做呢?这样就能杀死他们么?真是太不可思议的术法了,我们家族可没有掌握这样高级的术和_图_书法。”
有时候,人就像火山口下的岩浆,被压制得狠了,要么就彻底凝固变成石头,被冰冷的火山同化;要么就沸腾澎湃的冲出火山口疯狂肆虐一把,将火山口炸成漫天碎片,让自己形成更高、更大、更辉煌的火山。
白天刚刚还从虞蒙的手上勒索了一批珍贵珠宝的兰毓同样走进了大殿,白天刚刚到手的珠宝,已经被她全部堆砌在了身上。遍体的珠光宝气,富有异域气息的珠宝衬托得一裘金色长裙、手背上也用金色染料染出了瑰丽花纹的兰毓犹如来自异界的神灵,美丽、娇艳而高高在上。
“不是术法,而是巫咒。”姬昊笑看着虞蒙:“盘古世界南荒部族秘密传承的巫咒之术。我其实在巫咒一道上造诣非常浅薄,很多南荒的老巫师,他们的手段比我诡秘一百倍、凶残一万倍、可怕一亿倍。我只是依仗着强大的法力修为,所以才能做到这样。”
虞蒙浑身冰冷,心脏抽成了一团,他无法想象,如此诡秘的和*图*书巫咒之术,究竟要如何抵挡。
数十名围绕在兰毓身边献殷勤的虞族青年突然齐声惨嚎,他们身上突然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一道道可怕的伤口在他们身上出现。就好像有一个巨人用无形的大刀切割过他们的身体,他们的手脚断裂脱落,他们的身体被凭空切开,更有人的脑袋被无形的攻击直接砍了下来。
侍女们顺着白银长桌区域和青铜长桌区域之间宽敞的通道离开,她们犹如穿花蝴蝶一样轻盈的行走着,恰好经过了虞蒙所在的这一张青铜长桌。
兰曦和几个虞族青年正在‘调情’,更确切的说,他们正在讨价还价,兰曦想要将自己卖个更好的价钱,而几个青年在相互竞争,想要用更加实惠的价钱拿下兰曦、拿下兰曦未来代表的白花云雀家族广大的地盘和子民。
数十条气息中,自然就包括了那几个向兰曦卖好的虞族青年。
兰毓带着迷人的笑容,不断发出‘呵呵’的尖笑声,在无数虞族青年的簇拥下,她犹如一朵绽放的尸http://m.hetushu.com臭魔芋,引得逐臭的蛾子、苍蝇密密麻麻的爬满了一身。
鲜血犹如喷泉洒了兰毓满身都是,在兰毓歇斯底里的惊恐尖叫声中,数十名刚刚还活蹦乱跳、血液都被荷尔蒙取代的青年贵族惨死当场,鲜血在地上流淌,无数惊恐的人嘶声乱叫,场面一时乱成了一团。
虞蒙浑身僵硬的举起了酒爵:“向私密法典致敬!”
姬昊抓起一个硕大的青铜酒爵,往酒爵中注满了酒水,他将数十道气息往酒爵中一把塞了进去,就看到酒液剧烈的波动着,无数细小的泡泡从酒杯深处冒了出来。伴随着细微的‘啪啪’声,酒液分开,数十个酒水凝成的小人出现在酒盏中。
猛不丁的兰曦抬起头来,远远的看到了正凝神看着她的虞蒙。
那黑衣男子扯着嘴角冷笑了起来:“最好是这样,不要给自己家族带来麻烦,也不要给我们添乱子。我们大监察院负责今天宴会的秩序,如果有人敢给我们添乱子,那么我们很乐意送他去领教领教大监察院的黑牢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