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剑域之威

血雨纷纷,惨嗥声不绝于耳,在场地位最高的几位玺号圣尊终于从虞秘被当众斩杀的惊恐和愤怒中恢复他们,他们指着姬昊厉声喝道:“杀了他!”
大殿中的异族们眼前一阵阵的缭乱,他们似乎看到,整个大殿中的所有一切都因为某种无形力量的侵染,变成了一柄柄锋利无比的剑。
森森剑芒喷吐寒光,犹如四柄巨大的宝剑神锋矗立在大殿角落里,伴随着尖锐刺耳的剑鸣声,剑光骤然变了颜色——矗立在东边的,是毁灭大道漆黑深邃的剑芒;矗立在西边的,是造化大道灵光四溢的剑芒;矗立在南边的,是太阳大道金光万丈的剑芒;矗立在北面的,是太阴大道清冷幽静的银色剑芒。
四色剑芒落定,以姬昊脚踏之处为核心,一副上映周天星辰,下应地下灵脉,上下之间云烟升腾好似有无数山川河岳缓缓流转的阵图轰然扩散开来,瞬间笼罩了整个大殿,笼罩了大殿内的数十万异和*图*书族贵族。
无数条剑芒从地下喷出,长达数十丈的剑芒犹如风车一样贴着地面急速旋转,剑芒所过之处无数残肢断臂犹如火山爆发一样喷出。
长桌变成了剑,长凳变成了剑,酒盏变成了剑,酒壶变成了剑,就连他们自己身上的长发,也都在剑意的侵蚀下变成了一根根绷得笔挺、铿锵轰鸣的剑。
虞蒙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浑身毛发一下竖了起来,一股莫大的危机感凭空降落,他眼前一阵发黑,五脏六腑都差点抽了起来。他转过身,向自己的几个心腹下属试了个眼色,然后快速的向大殿内的某些人用秘法传音警告了几句。
甚至刚刚姬昊用钉头七箭书咒杀两位冕号圣尊,也没能给这些本土贵族带来这么大的冲击力。
“不可能!”好些年轻的虞族贵族面孔通红、撕心裂肺般尖叫着。尤其是那些兰瑙河家族的年轻人,他们更是有如天塌一样不知所措的双手抱着http://www.hetushu.com头,下意识的跪倒在地上。
剑影翻飞,剑气凌空,大殿内鲜血翻滚、煞气冲天,数十万兴高采烈聚集在这里准备欢宴庆祝的异族贵族,眨眼间就被可怕的剑阵屠戮了大半。
这是姬昊仿照禹馀道人诛戮陷绝剑阵而成,借助天庭天地大阵的威势,调动天地巨力而成的天杀地屠剑阵。大阵刚成,整个大殿的屋顶就消失无踪,只有无数洪荒星辰犹如一颗颗冰冷无情的眼珠静静的悬挂在众人头顶,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气息。
虞蒙的耳朵边突然响起了姬昊冰冷无情的声音:“带着你的人,带着你的盟友,离开大殿!”
大地微微轰鸣着,一道道湍急的锐利的疾风顺着地面呼啸着吹拂而来,无形的风所过之处,无数异族贵族腰部以下的身体被切开了一条条深可及骨的伤口。
姬昊笑了,他举起了盘古剑,禹馀剑道在他心头掀起了一阵阵惊www.hetushu•com涛狂澜,他的整个道胎化为一团锐气四射的剑芒,无穷无尽的剑道之意席卷虚空,将整个大殿化为一片森森剑域。
那些来自被征服的异世界,依靠自己厮杀征战获取高位的‘殖民圣尊’们还好,他们久经沙场,对于一名大贵族的死……他们感到震动,却并没有害怕。在战场上,多高地位的人都有可能陨落,不是么?
姬昊一剑斩杀虞秘,号称有预知未来不测神通的虞秘没能预知到自己的死亡,在盘古世界天道法则的压制下,百分力量被压制到只有三五分的他毫无反抗之力彻底陨落。
剑,剑,剑……
无论是身披重甲还是有秘宝护身,无形无迹的风扫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衣衫没有半点儿破碎,但是他们的身体已经纷纷受到重创。
盘古剑轰鸣不断,低沉铿锵的轰鸣声不似一柄长剑,反而好似一柄沉重的大斧。斩杀虞秘也就罢了,连带斩杀了一件先天至宝,这似乎唤醒了盘古m•hetushu.com剑体内的某种原始野性,他微微的震荡着,牵引着姬昊的气血剧烈的沸腾,钉头七箭书反噬造成的伤害,在盘古剑的轰鸣声中急速的消退。
做这些的同时,虞蒙已经蛮横无比的带人冲到了混乱的大殿门口。他拔出了一根用狼头做修饰的黄金权杖,一杖扫飞了挡在大门口的混乱人群,大踏步的冲出了大殿。
但是对那些来自盘虞世界本世界,坐享高位、高高在上的本土贵族而言,虞秘的死对于他们简直是一次五雷轰顶般的灵魂冲击——号称可以预测未来的虞秘,居然被人如此轻易的斩杀?那可是一尊堂堂的冕号圣尊啊!
无数的剑在乱舞,无数的剑在交错刺击,无数的剑在迫不及待的吞噬血肉。
无数条剑光从天而降,从那些森冷无情的洪荒星辰中坠落,犹如暴雨笼罩了所有人的身体。
无数剑气在空气中蜿蜒流动,犹如一条条小溪,然后汇聚成大河,最终汇聚成大江,无数条剑气凝聚而成的大www•hetushu.com江汹涌澎湃,所过之处无论是甲胄、战袍、秘宝、肉体,都纷纷被撕成粉碎。
刚刚乱成一团的酒宴大殿变得异样的安静,混乱的人群惊恐的停下了脚步,目光呆滞的看着姬昊,看着他手中的剑。也有极其睿智的、战场经验丰富的异族贵族,他们越发惊恐的看向了姬昊随手扫出的四条剑芒。
大片大片的异族贵族发出凄厉的惨嗥声,他们还没弄明白身体四周的异状究竟从何而来,就好似被无数柄锋利至极的长剑同时切割而过,身体骤然炸成了一团血雾。
“不!”
虞蒙冲出大殿的一瞬间,姬昊挥出的四道剑光已经在大殿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落定。
咒杀这种事情太虚无缥缈,无形无迹的诅咒之力带来的视觉冲击,肯定远远比不上血流满地的当面击杀——虞秘毫无反抗之力被一剑斩杀,这对很多本土贵族的心理造成了某种颠覆。
无数异族贵族亲眼目睹了姬昊一剑斩杀虞秘犹如杀小鸡的场景,无数人的脑子里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