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威势无双

战场波及的面积太大,数千个大小战场同时爆发冲突,虞夭掌控的联军这次覆盖的面积何止蒲阪和蒲阪周边的百亿里疆域?虞夭已经竭尽全力的颁发撤退令,但是能及时撤退的伽族军团只有寥寥数十个。
蒲阪周边,那些小心翼翼不靠近蒲阪方圆百亿里范围的狮鹫兽突然眼睛变得通红一片。他们的脖子僵硬的转动着,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向了身边同样茫然不知所措的伽族战士们。
超过了百亿里的范围,大鼎无法直接击杀这些狮鹫兽,却能以无形且莫名的力量,让这些狮鹫兽发疯、疯魔、燃烧精血、爆发出数倍的战斗力,舍身往死的去击杀同样有虚影位于大鼎表面的伽族战士。
一个伽族壮汉的虚影出现在大鼎表面,壮汉浑身一丝不着,犹如一头大猩猩一样在大鼎表面的山林之中快速的奔走跳跃。最初的时候,他脸上还闪烁着一丝智慧生物应有的灵光,同样是短短几个呼吸后,他的这一点灵光被磨灭,http://m.hetushu.com粗犷的脸蛋上只剩下了最原始的兽性。
这一次,大鼎对伽族战士造成的杀伤何止提升了百倍?最初一声响只有那些实力最低微的伽族战士被镇杀,但是这一次,实力达到了人族巫王境界的伽族战士齐齐粉身碎骨。
那些实力堪比人族巫帝的伽族战王同时吐血,他们惊恐的发现,他们的实力被压制了三成,此刻他们最多能爆发出七成的战斗力。或许是因为种族天赋格外强横的缘故,伽族战士受到的压制远不如狮鹫兽那样可怕,但是凭空被削弱了三成战斗力,这也太吓人了!
三倍、五倍,甚至是巅峰时期十倍的战斗力爆发,难以计数的伽族战士仓促之中被打了个狠的,狮鹫兽锋利的爪子撕开了他们的胸膛,尖锐的嘴巴啄开了他们的脑袋,大量的伽族战士被狮鹫兽击杀当场,身体被扯得稀烂,灵魂被大鼎远远吸走。
一种莫名的寒气从尾椎骨的位置直冲天灵hetushu.com盖,再大胆的龙族战士、再勇悍的飞熊骑士都觉得浑身激灵灵的直打寒战,他们敬畏莫名的看向了那口矗立在蒲阪上的大鼎——这究竟是一口什么样的怪物大鼎?为什么他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他们犹如被炸雷惊呆的鹌鹑,猛地瞪大了眼睛,迷茫而不知所措的看着四面八方。‘当啷’撞击声不绝于耳,那是被大鼎镇杀的伽族战士的兵器和甲胄从高空坠落地面发出的声响。
狮鹫兽受惊,张开翅膀飞了起来,狼狈的在大鼎表面奔跑。
“撤,撤,不要靠近这口该死的大鼎!”虞夭近乎哭泣的哀嚎起来。
数千大大小小的战场上,龙族战士和飞熊骑士纷纷停下手来,他们带着一丝同样震惊的表情看着乱成了一团的狮鹫兽和伽族战士。
伽族壮汉咧嘴大笑,抡着大棒子在狮鹫兽身后一路狂奔,挥动大棒不断的捶打狮鹫兽,打得他浑身羽毛凌乱狼狈不堪。
数千个被进攻的人族部族上空,http://m.hetushu•com负责指挥战斗的虞族贵族和伽族将领全都闭上了嘴。
更要命的是,这一次有数以千万计伽族战士被击杀,他们的灵魂正翻滚着涌向大鼎。
这等恐怖的秘宝,究竟是谁制造出来的?
大鼎镇杀无数的狮鹫兽,镇杀上千万伽族战士的时候,这些龙族战士和飞熊骑士并不以为然,有太多太多强大的巫宝、或者先天灵宝、或者先天至宝,同样可以造成这样的杀伤。
可是分明是一个阵营的狮鹫兽,突然歇斯底里的进攻身边的伽族战士,而这似乎是因为大鼎表面的伽族战士的虚影攻击狮鹫兽的虚影而引发的连贯反应……
浓浓的血雾弥漫在空中,上千万粉身碎骨的伽族战士的灵魂飘出身体,呆滞的看着四周。狂风吹过他们的灵魂,这些伽族战士的灵魂就不受控制的飞向大鼎,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被大鼎吞了进去。
虞夭发现了不对劲,他开始歇斯底里的下令,让他这次带出来的所有伽族战士,让参与了这次行动的所http://m.hetushu.com有虞族家族所属的伽族军团撤离战场。
‘嗡’的一声巨响,又是上千万伽族战士被暴起的狮鹫兽击杀,上千万伽族战士的灵魂被大鼎吞下,大鼎表面的伽族战士虚影逐渐清晰,渐渐的就和狮鹫兽的虚影一样,犹如大鼎表面的雕刻一样栩栩如生,更有无数稀奇古怪的符文从大鼎内部浮现,悄然烙印在了伽族战士的身形上。
虞夭猛地闭上了嘴。
下一瞬间,无数狮鹫兽发出尖锐的长啸声,无比凶悍的向身边的伽族战士冲了上去,歇斯底里的发动了亡命的进攻。在这一瞬间,狮鹫兽体内的精血不正常的疯狂燃烧着,他们被镇压到只剩下一成的战斗力,骤然爆发到了二十成甚至是三十成、五十成。
吸收了这一批伽族战士灵魂后,大鼎对伽族战士的压制又会达到何等境界?
‘嗡’的一声巨响,大鼎微微的轰鸣了一声。
虞夭等虞族贵族简直要发疯了,这口鬼一样的大鼎,他不仅仅能够直接杀死靠近蒲阪百亿里范围内的狮鹫兽,m.hetushu.com更能通过大鼎表面的狮鹫兽虚影,直接影响或者说控制更远范围内的狮鹫兽。
四只硕大的眼眸睁开,眼眸里凶光四射,不知道怎么搞的,伽族壮汉的虚影发现了狮鹫兽的虚影,他张开嘴无声的大笑着,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棒,兴致勃勃的去追杀狮鹫兽。
这等威能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狮鹫兽骤然抬起头来,无声的长啸了一声。
甚至人族的很多歹毒巫咒,同样能够依靠血脉之间的牵连,瞬息间咒杀数以亿计的同一个部族的人族,这并不是什么太难理解的事情。
他的气息如此的洪荒沧古,如此的恢弘正大,偏偏功效如此的诡邪绝伦、恐怖可怕。
“所有伽族的勇士们,撤退,撤退!”
他大致判断出来了,这口该死的,犹如鬼怪一样恐怖的大鼎,他居然能够吞噬一个族群的灵魂,不断加深对这个族群的控制。当大鼎吞噬的这个族群的灵魂数量达到某个极致后,就好似形成了某种血脉诅咒一样,对整个族群的所有个体进行极其可怕的镇压和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