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祈并成圣

“这小子是什么来头?”手中把玩着一颗散发出强力法力波动,通体漆黑犹如一个黑洞的水晶球,神色淡然的虞族青年指了指人十八,目光凝视着虞蒙询问道。
“人族,排名十八,所以名为人十八。”虞囫的声音很含糊、很细微,甚至他身边的好几个虞族贵族都没能听清他说了什么,偏偏一切都看似普普通通的人十八,却非常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声音和他含糊其辞的咕哝声中包含的一丝埋怨之意。
“可是,按照耶摩家族给出的资料,盘古世界的土著人类,他们从来没有进行过世界远征!”虞囫厉声尖叫道:“他们一直在盘古世界被动挨打,他们一直在承受耶摩家族为首的那些小家族的侵略!”
“义父大人让我对诸位说,我们可以提供‘祈并秘法’,让诸位在极短时间内,拥有对抗盘虞世界‘圣人’的实力。”人十八笑着说道:“当然,或许在个体实力上会有所差距,但是个体实力不够,m.hetushu.com可以用数量去弥补……这并不是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
坦坦荡荡、毫无保留,人十八三言两语就完美的阐释了自己的出身、来历,以及他和他身后的人对异族的态度。但就是这样的坦荡,让在场的虞蒙、虞囫等虞族贵族心头一阵沉甸甸。
精英,毫无疑问的精英。能够直面自己的出身,能够直视自身的仇恨,能够铭记仇恨的同时,不为仇恨带来的怒火蒙蔽自己的心灵,进退有序、冷静如山……
会场内骤然一片死寂。
白花云雀家族在所有的殖民家族中也是颇有名气的存在,他们虽然侵占的世界都不算很大,而且都很贫瘠,但是他们侵占了整整一百个世界!
人十八甚至带着一丝温和之意,很诚挚的说道:“在我该做的事情做完后,我会竭力杀死帝释一族的所有族人为我的父母复仇。但是在这之前,为了达成义父交托的任务,我可以和你们并肩作战,并hetushu•com且在有需要的时候,我可以牺牲我的性命维护你们。”
但是现在,虞蒙说,在他们家族征服的第三个世界的某个土著祭坛中,发现了人十八的同伴留下的印记……很显然,人十八就是通过这些印记取信了虞蒙,这才让虞蒙将他带入了这个会场!
“这个名字都毫无诚意!”虞囫摆了摆手,含糊的咕哝了一声。
人十八,甚至这个名字都……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虞蒙向四周所有的虞族贵族望了一眼,很严肃的说道:“一切都是最顶级的机密,我希望我所说的事情……”
会场内的气氛变得极其的诡异,所有人都嗓子沙哑的看着人十八,目光如火似乎能将他烧成灰烬。
整整一百个世界!这让白花云雀家族,也让虞蒙在这些殖民圣尊中拥有了极大的影响力!
再说了,他们能有什么隐忧呢?他们是强大的世界征服者,他们是拥有‘虞’之头衔的殖民圣尊,他们可以、而且他们和*图*书绝对能够掀翻那些贪婪的顶级大家族。
“隐忧?”一众虞族贵族纷纷笑了起来,虞蒙和人十八透露的信息他们只是将信将疑,他们依旧选择相信盘古世界的人族只是一个没有开化的原始土著族群,他们是落后的,他们是弱小的,他们是愚昧的,他们只能成为虞族的征服对象。
“我之所以选择信任他们,并且答应和他们合作,是因为……”虞蒙看了一眼人十八:“我们白花云雀家族征服的第三个沙漠世界,一座古老的祭坛中,我们发现了他们的人留下的印记。”
人十八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依旧是那么温煦的笑着,很有感染力的笑着。
“诸位或许有足够的力量,推翻甚至是消灭盘虞世界的顶级大家族。”人十八冷静的说道:“但是还请诸位尊贵的大人明白一件事情——你们确定你们能够得到盘虞世界那些‘圣人’,也就是天道执掌者的支持么?”
出于虞族的传统骄傲,他们不愿意相信人十八和-图-书能够给他们解决什么隐忧。
带着一丝诡秘之色,虞蒙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普普通通的模样,普普通通的身高,普普通通的皮肤质地,就连微笑的时候露出的八颗牙齿无论形状还是色泽都普普通通,并非那样莹白如雪,而是和普通人族子民一样微微带着点黄色。
“我也不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虞蒙很坦然的摊开了双手:“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诸位兄弟,他和他身后的人,拥有超乎我们想象之外的力量……在我们侵入盘古世界之后,他们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我们……他们知道我们和天帝姬昊的交易,知道我们在良渚城作出的事情。”
很和煦的微笑着,人十八向虞囫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解释了自己的名字来历:“孤儿,父母在我年幼时被帝释一族贩奴团猎杀,在所有被收养的兄弟中排名十八。”
“希望这样的人,整个盘古世界的人族都没有几个。”在场的虞族贵族们同时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他会永远和图书保留在这里,不会有一字半句泄露出去?”在场的所有虞族贵族明白虞蒙话里的未尽之意,他们纷纷发下了足以让虞蒙相信和放心的誓言。
会场内的虞族贵族们同时惊呼出声,一个个犹如见鬼一样看着人十八!
“不靠谱!”虞囫身边的一名中年男子低声的咕哝着。
人十八微笑着看着虞囫:“或许是吧,但是这很重要么?我来这里,是想要和诸位达成盟约,达成合作的契约,同时,也是为诸位尊贵的大人解决你们心头最大的隐忧!”
“毫无疑问,我对你们充满了敌意。”人十八再次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虞族中年的咕哝声,他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他冷静的说道:“但是我心中的仇恨,不会影响我们的合作。我知道什么是我该做的,什么是我不该做的。”
虞族贵族们的表情变得很是诡秘,‘帝释一族的贩奴团’,人十八所说的事情可真是太精彩了。虞蒙郑重其事邀请出来的所谓的人族特使,居然是如此出身的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