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章 退守

噬心等九子大步走了上来,一字儿排开站在了龙母身后。
龙母看了一眼姬昊,温和的笑道:“我越发敢肯定,你这剑和盘古那老货的斧子脱不了干系……但是我还在你的剑上,感到了祖龙那老混账的气息。小崽子,把剑给奶奶我看看,嘿,有点意思啊?”
一连串密集的震鸣声传来,盘古剑的剑芒擦着龙母手腕掠过,将她手腕上大片油皮搅得粉碎。同时龙母指尖上巨力发动,盘古剑带着一丝尖锐的破空声远远飞出,被龙母弹飞了数百里地。
听了龙母的话,噬残舔了舔嘴角,贪婪的说道:“阿姆,我们联手,干掉……”
盘古钟‘嗡嗡’轰鸣,钟身微微颤抖,一道道古朴厚重的青光流荡,隐隐可见一尊高大的人影在钟身表面若隐若现。龙母这一击,让盘古钟也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这才有如此异象出现。
两条绳索凌空飞行的时候,绳索附近的虚空都荡起了一波波细密的波纹,隔着数十http://m•hetushu•com里远,姬昊都感受到了绳索上蕴藏的惊人禁锢之力。这是两条先天至宝级的异宝,从姬昊感受到的禁锢之力来看,囚牛和敖白若是被绑上了,他们绝无挣脱的可能。
龙母随手一击,一波波潜力绵绵不绝,犹如海浪翻滚袭来。在那一波波雄浑厚重的潜劲中,更有一股尖锐无匹的锋利劲道不断穿刺,哪怕有盘古钟的保护,姬昊的五脏六腑都隐隐发寒,他清楚的感知到,如果不是盘古钟,这一击足以洞穿他的身体。
噬残畏畏缩缩的低下头,双手捧着稀烂的面颊不敢吭声。
但是一言不顺心,反手就将噬残打得重伤,这就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她的脑子有问题的大问题了。一个疯疯癫癫动辄出手杀人的疯婆子,而且她的个人实力还如此的强横,姬昊突然感到一阵的头痛!
就好像敖白的身体被轻松洞穿一样!
一巴掌打得噬残惨嚎连连,龙母带和-图-书着灿烂的笑容、温和的说道:“为娘还没做决定呢,有你们这群小崽子说话的份儿么?再敢啰嗦,为娘抽了你的筋……正好重新炼一条‘缚龙索’!”
在天庭大军撤退的同时,龙母的右手已经握住了盘古剑。
虽然有盘古钟的庇护,姬昊没有受伤,但是他也被巨力冲击立足不稳,踉跄着向前飞出了数十里地这才稳住了脚步。他骇然回过头来看向了龙母,她的力量好生古怪!
一番自大的话没有说完,盘古剑所化剑光带起的一缕寒气已经扫到了龙母手腕上,龙母手腕上的皮肤‘唰’的一下裂开了一条极细的剑痕,大片滚烫的鲜血飞洒而出,化为一片金色火焰缠绕在了龙母身上。
姬昊则是看着重伤的囚牛和敖白厉声喝道:“带着所有人,撤回天庭!我来挡住你们……阿姆!”
盘古剑骤然从姬昊手中消失,一抹黑色剑芒穿透虚空,从两条绳索旁边炸开。伴随着刺耳的剑鸣声,两条绳索m•hetushu.com瞬间被盘古剑连斩上百剑,就听一声刺耳的碎裂声传来,一条绳索被盘古剑硬生生的斩成了十几截,另外一条绳索也裂开了肉眼可见的裂痕。
龙母看着鲜血直流的手腕,手掌一晃,一抹金色火焰附着在伤口上,弹指间伤势痊愈,再无任何痕迹。她无比忌惮的看着姬昊,冷飕飕的轻喝道:“这剑……有古怪,我怎么感到了几丝盘古那老货开天用的斧子的气息?那可是绝世凶兵,吾的混沌龙躯,也不敢轻易挨上一下。”
手一指,两根亮晶晶的通体云烟缭绕的绳索呼啸着飞出,快若闪电般向囚牛和敖白的身体缠绕了上去。
“小崽子,你好大的胆子!”龙母怒啸一声,伸手就向盘古剑抓了过去。
姬昊笑着摇了摇头,他眯着眼看着龙母,对她的凶悍和狠辣有了越发直接的认识。
囚牛、敖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狼狈的吞下了几颗保命的丹药,大声呼喝着召集金乌道兵、祝融神兵和龙族军队随和图书他们撤退。姬昊、敖白同时下令,更有祝融氏在一旁约束兵力,天庭大军忙而不乱的汇聚在一起,用最快的速度撤向天庭。
龙母吓得面孔一抽,她的右手五指荡起了无数条残影,五根金色指甲犹如拨动琵琶一般,‘铛铛’有声的在盘古剑的剑脊上瞬间弹动了数万次。
姬昊身后,天庭大军快速远去,已经变成了天边的一个小点,听了龙母的话,姬昊摇了摇头,苦笑道:“罢了,你厉害,我暂时招惹不起你……嘿,想要我的剑,来天庭找我啊?”
警惕的看着龙母,姬昊一步一步的后退,一步步的撤离。
可是囚牛和敖白的这位老娘,这个凶狠凶悍的劲儿……真亏了祖龙,他怎么吃得消这个疯婆子?
姬昊手持盘古剑,指着龙母冷笑道:“龙母?你是后娘吧?对自己儿子,也能下这么重的手?”
盘古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巨大的弧线,一个闪烁飞回了姬昊手中。
说道‘阿姆’两个字的时候,姬昊心里不知道有多http://www.hetushu.com憋屈。他这一世的阿姆青茯温柔贤淑,是金乌部人人赞颂的好女人,无数族人都得到过她的恩惠,被她调配的巫药救治过。
话刚出口,龙母转过身来,干净利落的一耳光抽得噬残嘶声惨嚎,半边脑袋被打得凹陷了下去,大片鲜血混着残破的牙齿喷得漫天都是。
龙母本来大咧咧的不以为然,她轻声笑道:“这天下,还有什么兵器能伤得了……该死!”
龙母一击打飞了姬昊,也不正眼看他一眼,而是转过身去看向了重伤的囚牛和敖白:“你们两个小崽子……毕竟是为娘身上掉下来的血肉,杀了你们,却也过了一些……嘿嘿,那极深海眼、恒古不见人影之地,你们也进去好好享受享受!”
她毒手打伤囚牛和敖白,可以说她不喜欢这两个儿子。
姬昊眉头一挑,盘古剑突然喷出夺目的剑芒,化为一条长达百丈的剑光绕着龙母的右手‘哧溜溜’的转了一圈。剑芒扫向了龙母的手腕,姬昊这一剑毫不留情,想要截断龙母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