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酒肉之徒

这长得貌不惊人的家伙,居然只是隔着玉璧和姬昊互视一眼,他目光中隐藏的压力就好似一座大山当头碾压过来,给了措手不及的姬昊一个下马威。
“定然是你孤陋寡闻,或者你在人族的地位不够,所以你猜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红袍男子琢磨了一阵,突然笑了起来:“嘿,小子,说吧,你是怎么碰运气碰到封道山的?”
在心中慎重的警告了自己好几句,姬昊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收敛精气神,不敢将目中精光外泄,隔着混沌之气飞快的打量了红袍男子一眼:“前辈好神通,好手段。”
话是这么说,能够在目光交错间就让姬昊吃了一个大亏,这红袍男子的修为也可想而知了。
仔细看看洞窟中的陈设,九根石柱中的九柄神兵利器寒光四射,成九宫状排列的九根石柱显然围住了这块玉璧。红袍男子在玉璧中,那么宽广宏伟的一座宫殿,却除了他之外鸟兽全无,宫殿中更是寸草不生,空虚寂寥到了极点。
hetushu.com以后还得越发小心,稀奇古怪的大能力者天下也不知道有多少,千万别下次中招了再后悔。
目光一阵闪烁,红袍男子看着姬昊迫不及待的说道:“可馋死我了……酒肉拿来,多多益善!”
红袍男子目光闪烁的看着姬昊,过了一阵子,他笑着点头道:“你拿走我的宝贝可以,但是也不能白白拿走啊……你身上可带有酒肉?拿出足够的酒肉来换吧。”
红袍男子晒然一笑,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算什么神通?什么手段?无非日夜养神,眸子里精光如大坝蓄水,蓄得雄厚了,你的目光恰好送了过来,我那多余的精气神如洪水溃堤倒卷而下,你修为不如我,自然吃亏上当。我不是有意为之,若是有意,你已经神魂崩溃而亡!”
冷哼了一声,红袍男子叽里咕噜的嘀咕道:“那几个老家伙,说什么封印我是为了天下苍生,不是为了谋我的宝贝,所以我的三件本命之物他们直接放在这hetushu.com里不取走……看来也是言不对心,这不就派了门人来了么?”
姬昊愕然看着红袍男子,他所说的五个人,他完全没有印象。
“你是盘螺?或者扁樰?或者崋臧?或者大峔?青嘤是不会了,那小娘们面皮薄,最是好脸面不过,就算是她最心爱的门人,她也断然不会让她的门人来取走我的宝贝!”红袍男子摇头晃脑的看着姬昊说道:“盘螺?扁樰?崋臧?大峔?说吧,你是他们四个谁的门人?”
姬昊只能干笑:“所以,吾来这封道山,就是为了那一葫芦可以增加吾修为的宝贝。”
“错,我得道的年限,可比伏羲氏那娃娃早得多得多了。”红袍男子叹了一口子,占据了整个玉璧的身影逐渐缩小,他坐回了玉榻上,隔着玉璧看着姬昊,有点无奈的皱了皱眉:“你是谁的门徒?怎么找到封道山的?来这里,就是为了我留下的那三件宝贝?”
这是一座奇门封印,红袍男子是被人封印在了玉璧中和图书
“吾乃当今天庭帝尊,三界之中吾不知晓的事情,有,但是不多。”姬昊看着红袍男子淡然道:“所以吾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字,那就是他们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在人间行走过了。”
姬昊皱眉沉思了一阵,果然是这个道理。
姬昊看了看身边盘旋的混沌之气,和人目光对视、神魂之力交错,这等于是他自己将神魂之力放出去挨打,盘古钟护住了他的身体,可没办法护住他主动放出去的神魂之力。
“原来,是天皇年间就得道的老前辈!”姬昊肃然向红袍男子稽首行了一礼。
红袍男子轻叹了一声,嘴角隐隐有口水渗出,他向身边偌大的宫殿指了一圈,幽幽叹息道:“被封印在这里也不知道多少年头了,当年我最喜欢吃肉喝酒不过,就是在这口腹之欲上惹了不少麻烦,这宫殿中寸草不生,我总不能啃砖瓦柱子吧?”
红袍男子愕然看着姬昊,过了许久,他才摸了摸脑袋自言自语道:“难怪你身上有无量功德和-图-书,还有天庭神光遮护……我还以为你只是一尊天庭星君之类的人物,没想到居然是天庭天帝……现在的天帝,一代不如一代啊,怎么弱成了这样?这样的天帝,也能镇压三界?代天执法?”
姬昊用力的晃了晃脑袋,七窍中喷出的鲜血纷纷返回体内,炸裂的血管也尽数愈合。
红袍男子敏锐的察觉到了姬昊目光中的惊骇之意,他不由得抓了抓脑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嗯,在你们小辈面前丢脸了……我被封印在这封道山,也不知道有多少岁月了。看你是人族出身,当年我被封印的时候,你人族伏羲氏才刚刚被各部长老推举登上人皇之位呢。”
红袍男子张了张嘴,愕然万分的看着姬昊,沉默了许久,他才有点茫然的说道:“不知晓他们的名号?不该啊?我都活的好好的,他们更不该死掉才对……到了他们那个境界,想要死,哪里有这么容易呢?剁掉他们的脑袋、分开他们的四肢,把他们大卸八块的一块块封印了,也没这么容易和*图*书死掉呢?”
“前辈所说的五人,当今世上怕是没人知晓他们的名号了。”姬昊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向红袍男子摇了摇头。
在天庭的文曲星宫中,他似乎的确在一块名牒上见到了‘盘螺’之名,但那并不是姬昊要找的关于龙母的信息,所以他只是一扫而过,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红袍男子在玉璧之中,每日里躺在玉榻上养神,一丝精气神都不外泄,在眼睛里蓄得久了,目光中自然就蕴藏了极其雄厚的神魂之力。姬昊突然闯入,红袍男子心情震荡,眸子里一缕神光外泄,姬昊修为远不如他,自然就被他震伤。
心头依旧滞闷,道胎显得沉闷了许多,浑身酸软好像被一头大象践踏过一般,姬昊连连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将身体上的不适彻底驱散。
姬昊心头又是一惊,红袍男子隔着玉璧依旧能轻松打伤他,他的修为境界已经不可估量。又得是谁才有如此神通法力,居然能够将他封印在这里?
骇然抬起头来,姬昊看向了玉璧中的红袍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