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同流合污

一条流动的黄沙洪流从北方蜿蜒而来,擦着蒲阪的边界浩荡荡向垚山城狂奔而去。
帝勖疯疯癫癫的大吼大叫,大殿内的人族各部首脑们也疯疯癫癫的笑着,手舞足蹈的冲出了大殿发号施令。
站起身来,帝勖拎着一个纯金打造的酒壶,踉跄着向耶摩天走了过去,他一边走一边笑道:“出兵,出兵!呃,围攻有崇部的人全部调回来,那口鬼鼎杵在那里,攻也攻不进去,全部调回来,攻打垚山城!嘿嘿,砍掉姬昊小儿的脑袋,他身边的两个小娘儿不错啊,抢回来陪我!”
帝舜在的时候,固然有些大氏族阳奉阴违,但是所有的人族依旧是一条心的对抗异族。
‘咯咯’笑了几声,帝勖一把扯下上半身的衣衫,笑看着虞蒙说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伤感情的话,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嘛……尤其我和耶摩天大人,那可是老朋友,老朋友了!”
‘嗤嗤’的怪笑着,帝勖身体微微哆嗦着将一块淡青色的透明药膏递给和*图*书了虞蒙:“虞蒙大人,来,试试,试试这个,南荒‘迷神花’、‘乱魂草’、‘失神藤’、‘落魄木’、‘错魂叶’的精华萃取而成的‘五神膏’,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
无数兽头人身、皮肤黧黑、手持各色奇形战杖的土著战士脚踏着沸腾的黄沙,大踏步的向前奔走着。在沙地环境下,这些来自沙漠世界的土著战士奔走如风,每个人身后都带起了一层淡淡的残影。
虞惑分身带着几分得意看着虞蒙等人——你们想破脑子,也想不到帝勖完全被虞惑掌控在手中吧?围攻垚山城的时候,你们这些殖民世界来的土包子可要小心了!
乱糟糟的人族高层,乌烟瘴气、一团混乱,他们不仅仅自己弄得一团糟,他们更将整个人族的精气神打压到了极点。人族战士们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要服从谁的命令,更不知道自己要听谁的话才好!
大殿内骤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狂舞轻歌的少女动作僵硬和图书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众多氏族首脑阴沉着脸站起身来,一个个目露凶光的盯着虞蒙,在他们眸子里,黑气和血光交错闪现,体内更有一丝丝奇异的波动不断扩散开来。单看他们的面孔,一个个都犹如嗜血的猛兽,全无半点灵智。
虞蒙和他的同伴们狐疑的看着虞惑分身。
虞蒙结果五神膏,犹如见鬼一样不可置信的看着帝勖。
随手将五神膏丢在地上,虞蒙看着帝勖,很是开心的笑道:“若是人族连续三代人皇都是帝勖这般模样,吾白花云雀家族……一家就可以覆灭你人族,占领整个盘古世界。”
帝勖说笑着向混在人群中的虞惑分身招了招手:“耶摩天大人,怎么不上来坐?嘻嘻,你们这次来,是想要找我联手的吧?没问题,绝对没问题,看在耶摩天大人的面子上,做什么都没问题啊!”
帝勖的一座行宫内,酒池肉林、歌舞曼妙,无数人族少女、异族美女一丝不着的在行宫内轻声歌唱做天魔之舞,奢华奢和_图_书靡、引人堕落的靡靡之气弥漫,行宫内帝勖为首的人族高层、还有来访的虞蒙等异族脸上全都挂着不正常的红晕。
路过蒲阪的时候,这些蝎人战士有意的向蒲阪边境上驻守的人族战士挥动长矛示威,沉重的长矛击穿空气,一波波白色的气爆轰出数百丈远,震得人族战士衣甲乱动、不断发出‘叮当’脆响。
他们依旧有战斗的勇气,但是他们失去了战斗的目标,失去了战斗的方向。
晃了晃脑袋,帝勖看了一眼地上的五神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好东西,怎么不知道珍惜呢?”
白花云雀家族征服了整整一百个沙漠世界,无论是面积广袤的大世界,还是只有区区一小块大陆的小世界,那些世界的主人在面临异族入侵的时候,终归表现得和一个真正的战士一样,带着族人们浴血反抗。
堂堂盘古世界,受到天地气运青睐的统治族群的最高领袖,面对入侵的异族首领,居然拿出了五神膏这种纵情享受的毒物邀请敌和图书人的首领一并品鉴!
帝勖突然转过身来,朝着大殿内的众多氏族首脑厉声喝道:“出兵,听到了么?把你们全部的族人都调出来,只要是能挥动兵器的人,全部调出来,攻打垚山城,攻上天庭,我公孙勖不想做人皇了,我也弄个天帝的宝座坐坐!”
面对这样的挑衅,换成以前的人族战士,他们早已经热血冲头的一拥而上,将这些异族战士剁成肉酱。这里是蒲阪,这里是人族部落联盟的都城,这里是人族最菁华的核心地带,这里是所有人族心中的圣地。
但是此时此刻,人族战士们一个个神色麻木、目光茫然的看着这些异族战士,他们的兵器随意的丢在手边,他们斜靠在树干、大石上,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些异族在人族的领地上撒腿狂奔。
在这些兽头人身的战士当中,混杂着大群身高数丈,上半身是强壮的人躯,下半身却是黑色毒蝎身躯的强大生灵。他们虬结有力的手臂拎着沉重的长矛,狂奔的同时不断挥动兵器,发出一声和*图*书声沉闷的破空声响。
帝勖上位后,人族的精气神就彻底散架了,人族的战士们从一块块千锤百炼的钢锭,突然就变成了一团豆腐渣。他们失魂落魄、他们斗志全无,他们热情澎湃的心变得死气沉沉,他们虽然还活着,但是作为一个战士,他们都已经死了。
帝勖面孔赤红,说笑的时候嘴角一缕涎水挂下来足足有三尺多长:“试试,试试,嘻嘻,服下之后,找两个最水嫩的娘儿,好好的做一次,那滋味,浑身骨髓都好像要喷出去一样,妙不可言,真个是美上天去!”
任何敢于在这里挑衅的异族,他唯一的下场就是被乱刀剁死。
帝勖用力的摇晃了一下因为药力而昏昏沉沉的脑袋,他眸子里一抹精光喷出,突然指着虞蒙笑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能灭我人族?嘿嘿,虞朝这么多年没能做成的事情……嘿!”
仰天打了个饱嗝,帝勖一把抓住了耶摩天的手,嬉笑道:“是不是啊?耶摩天大人,这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下令出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