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惫懒仝炅

说实话,姬昊可真不想和龙母正面放对。
龙母骤然惊醒,她缓缓直起身体,笑呵呵的看着玉璧中目瞪口呆的仝炅道人笑道:“原来,你是被封印在这里的?啧啧,让我看看,果然,这是封印大阵啊,这九件先天至宝……居然有人舍得用九件先天至宝作为阵眼封印你?”
这老婆子,是真被气疯了。
“他没有失踪,他在这里!”仝炅道人笑得眉开眼笑的看着龙母,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疯婆子啊,你知道的,贫道这辈子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吃一口好的。那天路过黑沙渊,突然见到黑沙龙王在水里沐浴,那浑身肌肉光滑结实,看上去就好想咬一口!”
姬昊不动神色的往玉璧一侧走了两步,不敢再站在玉璧正前方,看这样子,这龙母会忍不住出手啊,他可不想遭了鱼池之灾。
就在这时候,苦竹山主慢悠悠的说道:“龙母老友,不要中了他的算计,仝炅这厮分明是坏事做尽,被人封印在了这玉璧中。你若是打和_图_书碎了玉璧,他反而能脱身了。仝炅精通元磁之力,天地万物无一能够逃脱他的操控,若是他脱困,想要对付他可就不容易了。”
一边笑,一边跳,仝炅道人到了最后干脆转过身体,屁股对着龙母就是一通乱扭乱晃:“来啊,来啊,来打我啊?疯婆子,你不是最护崽子的么?黑沙龙王身上,显出的可是你混沌元龙的血脉,而不是祖龙血脉呵,他才是你最正儿八经的传人,可惜,可惜,被我吃了!”
苦竹山主和姬昊顿时同时苦笑,龙母直接歇斯底里彻底失控的一头撞向了玉璧。
占据了整个玉璧的仝炅道人面孔消失,他显出全身,双手插在腰间,挺起胸膛理直气壮的说道:“是的,是我吃掉的,我仝炅道人敢作敢为,我做过的事情,我绝对不打含糊,就是我干的。我就在这里,疯婆子,来啊,破开玉璧,打我啊,骂我啊,践踏我啊,蹂躏我啊!”
她疯疯癫癫的个性,行径出乎人意料http://m.hetushu.com,刚刚她还在攻击玉璧,还在和刀影相持,突然就转过身对着姬昊下了毒手,如此诡谲难测的行径,姬昊真不愿意和她过手。
偏偏仝炅道人还极没正形的在玉璧中乱扭乱蹦,他不断的拍打脖子,笑呵呵的冲龙母笑道:“来啊,来打我啊?打不着吧?气死你!”
龙母的身体抽了抽,脸皮上一阵血气翻滚。
龙母一声长啸,她身体一晃,带起了大片残影向玉璧冲了过去。在那一瞬间,姬昊极力张开了眉心道眸,也没能看清龙母的动作。他只是看到了无数金色的光线漫天穿梭,最终全部集中在了玉璧上。
龙母的脑袋晃了晃,刀影劈在了她头顶那数尺高奢华至极的冠冕上,冠冕表面无数宝钻宝石宝珠琉璃等物喷出无数条极细的火光,在龙母头顶凝成了一尊直径数丈的硕大龙头光影,硬生生一口叼住了玉璧中喷出的刀影,和刀影死死僵持起来。
骤然间姬昊面前寒风一动,姬昊二话不说祭起和*图*书盘古钟,就听‘咚’的一声巨响,刚刚还在和刀影僵持的龙母已经蓦然出现在姬昊面前,一爪子抓在了盘古钟喷出的混沌之气上。一缕缕混沌之气挡住了龙母尖锐的指甲,金色的指甲击穿了一缕缕混沌之气,险而又险差点碰到姬昊的身体。
“贫道在洪荒之中是出了名的想到了就做,所以哩,贫道就下手抓了黑沙龙王,嗯,的确好吃。”仝炅道人的眼珠子都在放光:“我连他的那一对儿七彩神龙角,都用天地醍醐炼成的酥油泡软了,用整整一千种灵草做调料……”
苦竹山主慢吞吞的说道:“当年我老竹开花,所有竹米被凤凰一族几乎掠夺一空,是龙母老友赶走了那群扁毛畜生,救了我一命。所以,这份人情,得还。”
玉璧表面喷出大片七彩云烟,无数神光瑞气犹如烟花一样爆开。沉闷的撞击声震得人耳膜剧痛,洞窟中九根九宫方位排列的柱子内,九柄神兵利器同时喷出一抹寒光,就听‘铿锵’一声巨响,一柄刀影突兀的从玉璧m.hetushu.com中劈出,重重劈在了龙母突然显出的身形上。
“耶,对唷,我吃了你们龙族一千多颗蛋,的确鲜美滑腻,比凤凰蛋、孔雀蛋、朱雀蛋、山鸡蛋、麻雀蛋什么的口感好得多哩!”仝炅道人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不仅仅是你龙族的蛋,你们龙族当年镇守黑沙渊的那尊黑沙龙王……”
“前辈还是先计较了杀孙之仇再说!”姬昊干笑着看着龙母:“我们固然有些许冲突,但是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仝炅前辈可是吃了您的孙儿!”
仝炅道人带着一丝兴奋难当的快活,猛地扯下了身上的红色袍子,极力的伸长脖子,双手在脖子上用力的拍打着:“是我的干的,我承认,我吃了你孙子,来啊,大好头颅在此,砍吧!”
龙母的身体微微一抽,她猛地仰天咆哮了一声,嘴里蓦然长出了几根尖锐的金色獠牙。
仝炅道人沉吟片刻,他缓缓点头:“龙母啊,还记得你的第十个儿子么?也是黑皮的那种?他也是被我吃了!”
龙母气得面部肌肉和-图-书乱跳,她微微弯下腰,喉咙里不断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一缕缕热气从她头顶渗出,整个洞窟的温度都在快速的上升。
龙母气得眼神错乱,嘴角隐隐有血色吐沫渗了出来,她低沉的喘息着,双手带起了一缕缕金光就要继续扑上去。
仝炅道人的脸变得黑漆漆、皱巴巴的,他无奈何的看着苦竹山主苦笑道:“有意思么?何必呢?何苦呢?苦竹啊,苦竹,你一向是与世无争的性子,你何必露我的老底呢?”
“黑沙龙王,他是老母我嫡亲的孙儿……是我龙族第三代的长孙,他天赋极佳,甚至比噬心那九个狗东西的天赋还要强出一等,若是他没有失踪……”
龙母头顶冠冕上一阵阵火光奔涌,头顶硕大的龙头猛地一动,就听‘咔咔’几声响,龙头虚影和刀影同时裂开,崩解成了无数的碎片。龙母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盘古钟,转过身向玉璧里的仝炅道人冷笑连连:“现在,总算知道我黑沙孙儿的下落了。”
龙母眸子里血光汹涌,恶狠狠的盯着仝炅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