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翻脸无情

叹了一口气,姬昊很直率的说道:“之所以不留下龙母,就是刚刚那话了……面对前辈孤身一人,我还有依仗异宝逃脱的把握。若是留下了龙母,前辈和龙母联手劫掠我的宝贝,那可就糟糕了!”
“所以,在那等情况下,我要保命,前辈要保住我的命,所以前辈定然会给出正确的答案,让我轻松得到活葫芦中的神液!”姬昊很坦然的说道:“那也是我平安顺利的得到活葫芦中神液的唯一机会。”
姬昊还想开口威胁,但是一看到仝炅道人眸子里的凶光,他顿时闭上了嘴。
长叹一声,仝炅道人眸子里喷出了缕缕血光,他盯着姬昊冷声道:“这钟也就罢了,我掌控元磁大道,元磁之力可操控万物,贫道自身的防御堪称独步天下,寻常人根本近身不得,我要这钟却也无用。”
“而我得到活葫芦神液后,之所以立刻破开封印,放出前辈,就是因为我就算服下神液,也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增长修和_图_书为。就算我修为增长了,是否能是龙母三人联手的敌手,那也是不可知的事情。”姬昊笑呵呵的看着仝炅道人:“所以,我立刻放出前辈,威逼他们离开!”
“你敢……”
那么比起活葫芦丝毫不弱,甚至更强了数等的盘古剑、盘古钟,姬昊不信仝炅道人不动心。苦竹山主还有几分有道之士的模样,他的气质也颇像是真正隐居世外的有道高人。
听了仝炅道人的话,姬昊微笑着看着他,隔着盘古钟放出的混沌之气,姬昊摇头笑道:“还是让他们走了的好……龙母留在这里,还是不放心哪。”
姬昊突然长啸一声,仝炅道人还没动手,他已经一震盘古剑,连续数十道剑气呼啸着向仝炅道人轰去。
姬昊头顶庆云浮动,从亩许大小缓慢的扩张、增厚。
“毕竟,天庭只是天道代言之人,区区代言人,难不成还能反过来控制天道么?”姬昊笑看着仝炅道人,很认和图书真的说道:“前辈如今,已经是九成半的圣人了,您几乎就是一脉天道的化身……天庭神箓若是能控制您,那才是笑话呢!”
姬昊叹了一口气,他很诚挚的向仝炅道人说道:“册封前辈为天师,是为了得到活葫芦里的神液。在那等情况下,若是我被龙母三人围杀了,前辈定然也会被他们想尽办法炮制,前辈就算不会陨落,也会大吃苦头,甚至前辈的三件本命至宝,也都会被夺走。”
不等仝炅道人说话,姬昊又笑道:“至于天庭神箓对天庭属神的约束作用,对其他神灵或许有用,但是对于神魂已经寄托虚空,自身和大道相合,已经万劫不坏的半步圣人而言,我实在是不相信这神箓能有如此大的约束力!”
可是这被镇压在封道山无数年的仝炅道人,听听他的所作所为,这家伙绝对是一个恶人。姬昊册封他为天师,也只是权宜之计,若不是为了活葫芦中的神液,姬昊怎可能答应他的条件和*图*书
“真想不到,禹馀道友居然收了你这么个人精!”仝炅道人赞叹道:“真个是……亏你怎么生了这么多心眼?”
姬昊笑呵呵的看着仝炅道人,很认真的说道:“若是前辈真个想要成为天庭天师,真个以后想要逍遥自在的话,还请前辈以盘古世界三千大道发下大道誓言……再分出一半真灵送入我这盘古剑中镇压看管……如此一来,我才敢相信,前辈是真个想要归顺天庭呢。”
一缕缕极细的寒芒犹如钢针,带着‘嗤嗤’声响从庆云中坠落,落在地上就溅起了点点火光,将封道山坚逾金刚的地面刺出了无数极深的细小窟窿。
微微一笑,姬昊笑道:“所以,龙母他们必须走,只能留下前辈一人。前辈对我的这个解释,可是满意?”
仝炅道人眯了眯眼睛,他笑呵呵的看着姬昊摇头道:“不放心?不放心什么?难道,大帝还害怕贫道会和那疯老婆子联手不成?那老婆子疯癫成性,贫道杀了她幼http://www.hetushu.com子,却是不可能和她媾和的了。”
“很聪明,现在,把这剑丢出来!”
“不能媾和是真,但……是否会联手,我胆小、心虚所以谨慎、小心,不敢有丝毫纰漏。”姬昊笑看着仝炅道人:“前辈并非善类,偏偏这盘古钟、盘古剑都是顶级至宝,前辈不想要么?”
摇摇头,仝炅道人贪婪异常的看了一眼盘古剑:“但是这剑……这剑有重伤圣人,甚至让圣人陨落的潜力……若是我能得到这剑……”
苦竹山主为了对他大有妙用的活葫芦,都能压制下对禹馀道人的畏惧,悍然对姬昊下手。
仝炅道人微微一笑,他绕着盘古钟涌出的混沌之气转了一圈,突然叹了一口气:“还真被你这娃娃说对了,嗯,若是你将龙母留下,我是一定要和龙母联手,夺了你这一口钟、一口剑!”
仝炅道人皱起了眉头,他苦笑道:“大帝这话,很是伤心、伤情哪!贫道怎么,也是大帝亲自册封的天师……天庭神箓对天庭和*图*书属神有着绝强约束力,难道贫道还敢对大帝不敬不成?”
姬昊猛地站起,眼珠微微凸出,怒极看着仝炅道人。
仝炅道人也是一声长啸,他猛地一指姬昊,已经被姬昊收进袖子里的太乙元磁令突然飞出,一道元磁之力裹住了鸦公,‘唰’的一下鸦公怪叫一声,被硬生生拖出了盘古钟的保护范围。
姬昊一番话说完,仝炅道人不由得连连鼓掌,他由衷赞叹道:“妙哉,妙哉,禹馀道友天生遇事,不管大事小事,决然是一剑劈开,从不动脑子,从不讲道理,从不认人情,什么迂回手段、人情情面,对他而言完全无用。”
仝炅道人一把掐住了鸦公的脖子,活葫芦、死葫芦两口葫芦凭空出现在他手中,他举着死葫芦对准了鸦公的眉心,笑呵呵的连连点头:“我的确抽回了太乙元磁令中的元灵烙印,却留下了一次催动的后手。只要这一次的机会,这三足金乌,却是逃不出我的口了……三足金乌炖汤,这滋味美得紧啊,美得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