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极恶之身

鸦公急得‘嘎嘎’乱叫,他双手抡起扶桑木杖,狠狠的向仝炅道人当头劈下。
“你,你,你!”仝炅道人心痛如绞的看了一眼黑袍禹馀手中的死葫芦,仰天长啸一声,随手将鸦公向黑袍禹馀一丢,身体化为一道无形无迹的元磁之光急速向洞窟出口飞去。
一道黑色剑光呼啸着飞出,仝炅道人惨嚎一声,他左臂齐肩而断。
仝炅道人脸色惨淡的看着黑袍禹馀,他喃喃自语道:“原来是你,原来是你,难怪他们几个平日里也多有龌蹉,居然,居然会联手,联手对付我!”
黑袍禹馀扭头看了姬昊一眼,极其艰难的翘起嘴角,扯出了一丝笑容:“好徒弟……从红袍那里,知道你很好,不愧是我禹馀之徒……只是日后,和这些洪荒老混账打交道,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
一身黑衣,面色冷肃,长发披散在身后,一根根发丝绷紧犹如钢丝,每一根头发都透着一股子让人心寒的凌厉肃杀之气。四道黑色剑光悬浮在他身旁,以一种极http://www•hetushu•com其玄妙的方式周游旋转,看那剑光盘旋的轨迹,分明是正反两个太极图交错而行。
仝炅道人‘呵呵’轻笑,目光森严的盯着姬昊的一举一动。盘古剑杀性太重,龙母鳞甲都抵挡不住他的锋芒,仝炅道人可不以筋骨强健而见长,他唯恐姬昊搞鬼一剑伤损了他的法体。
一道鲜血飞喷了出来,仝炅道人吓得魂飞天外,他长啸一声,急忙转身将鸦公当做盾牌挡在了面前。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死葫芦骤然飞起,葫芦塞子一动就要自行飞出。
黑袍禹馀面无表情的看着仝炅道人,死葫芦刚动,他左手已经快如闪电般飞出,一把抓住了死葫芦。一道黑色剑气绕着死葫芦一旋,就听‘咔嚓’一声响,葫芦内似乎有某件无形之物被一剑斩破,死葫芦安安静静的落在了黑袍禹馀手上,仝炅道人则是猛地喷了一大口血。
“不妥当?”仝炅道人笑了,他很开心的笑着,浑然不知道自己身后凭空多了和*图*书一个人,正用屠夫看大肥猪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他的背影:“有什么不妥当?禹馀道人……嘿,天下人都怕他,贫道却是有几分不服气。你这钟和剑若是到了贫道手中……”
仝炅道人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姬昊身上,但是他也害怕龙母等人去而复返偷袭自己,他身边布下了一层层无形的元磁力场护住了全身,无论是人还是兵器法宝,只要靠近元磁力场,就定然会被力场禁锢、缠绕,寻常手段根本碰不到仝炅道人一根汗毛。
黑袍禹馀手一指,‘铿锵’一声洞窟门口四道黑色剑光冲天而起,一座剑阵飞出,剑气弥漫虚空、剑芒纵横交错,仝炅道人怪啸一声,他身体骤然重新出现,‘噗嗤’声中,他身上已经横七竖八的裂开了七八条深可及骨的伤口,大片鲜血正不断的喷出。
“你!”仝炅道人犹如见鬼一样看着黑袍禹馀:“你怎么会在这里?”
黑袍禹馀神色冷厉的喝道:“当年,盘螺等人将你封印在此,可http://www.hetushu.com知为甚?你胆大妄为,居然妄图将我座下弟子龟灵捕去烧汤……贫道没空找你麻烦,这才让盘螺等人出手,将你封印在此小戒一二,为的就是让你洗心革面,修心养性。”
黑袍禹馀阴沉着脸看着仝炅道人,冷冰冰的说道:“本来,是来放你离开,但是,现在你得死!”
仝炅道人呆了呆,他看着黑袍禹馀骇然道:“放我离开?你什么意思?嗯?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姬昊恭谨的向黑袍禹馀稽首行了一礼,恭声道:“师尊!”
姬昊毫不犹豫的举起盘古剑,就要将他丢向仝炅道人。
除了一身黑衣大异平常,此人的模样却和禹馀道人生得一般无二。他眸子里的目光森冷、深邃,犹如一口沉下了无数柄神兵利器的深潭,和姬昊熟悉的红袍禹馀道人给人的感觉迥异,但是姬昊一看到他,就知道这肯定是禹馀道人!
话音未落,剑光已然遍布整个洞窟。
“怎了?”看到姬昊的动作突然停滞,仝炅道人皱起眉头怒啸了hetushu.com一声:“速速将剑丢出来。”
“禹馀道友,误会!”仝炅道人猛地转过身,声嘶力竭的朝着禹馀道人厉声喝道:“一切都是误会!贫道和贵徒,只是玩笑而已……姬昊大帝乃天庭天帝,吾乃天庭天师,怎敢……”
黑袍禹馀突然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仝炅道人的后颈。
剑光绕着仝炅道人断裂的左臂一旋,好好一条臂膀‘刷’的一下炸成了血雾,仝炅道人的脸色顿时变得越发难看。他面无人色的看着禹馀道人厉声喝道:“禹馀,你想要干什么?”
森冷的目光凝视着仝炅道人,黑袍禹馀冷冷的说道:“修道之人,最终心性,天塌不惊,地裂不动……道友心性上的修为,还差得远,差得远啊!”
黑袍禹馀随手一指,却好似钢刀切豆腐,轻松洞穿了一层层的元磁力场,很轻松的在仝炅道人的后颈上戳了一下。黑袍禹馀的指甲有半寸长短,打磨得很是尖锐,仝炅道人并没有修炼什么锻体法门,他的肉身很是脆弱,这一指头直接在他后颈上戳开http://m.hetushu.com了一个半寸深的伤口。
冷笑一声,黑袍禹馀淡然道:“吾是本尊恶念斩出的化身,乃极恶禹馀,今日,看为师将这仝炅道人拿下,给你炼制一样好东西。”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姬昊很严肃的看着仝炅道人,很认真的说道:“前辈呵,你可知道我家师尊的名号?这剑、这钟,都是我家师尊联手两位师伯亲手为我锻造而成,前辈若是就这么强劫走了,怕是有点不妥当。”
“你又不怕贫道,这么大惊小怪作甚?”黑袍禹馀面无表情的看着仝炅道人,虽然他白净的脸蛋上没有胡须,却给人一种他满脸长须都一根根竖起,犹如捕食前的猛虎一样狰狞的错觉。
姬昊手一动,盘古剑正要丢出,他突然僵硬在原地,又惊又喜的看着仝炅道人身后突然出现的人影。
仝炅道人轻笑一声,一层层无形无迹的元磁之力重重叠叠的挤压了上去,将鸦公禁锢得动弹不得。鸦公木杖上一层层金色琉璃般的火焰不断燃烧,元磁之力和金色火焰撞击在一起,顿时迸溅出大片七彩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