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龙母再返

‘哈哈’一声大笑,姬昊手一指,一道禹馀神雷轰在了盘古剑上,就听一声剑鸣冲天而起,先天元磁两仪生死剑阵中无形的元磁之力剧烈震荡沸腾,数十个白惨惨的人面虚影突然悬浮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龙母、伤心道人、苦竹山主三人整齐划一的打了个寒颤,同时用极其古怪的目光看着姬昊。
苦竹山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上前了一步,带着几分狂热之意看着姬昊笑道:“姬昊大帝,贫道无意与天庭作对……但仝炅道人的遗物……宝物有灵,有德者居之……”
姬昊盘坐在先天元磁两仪生死剑阵中,通过阵灵静静的感悟了一番大阵的玄妙。
不仅仅是这些人面虚影,就连伤心道人的动作也骤然放慢了上千倍,他简直是在一丝一毫的向前慢悠悠的飞进。
一道赤红色的混沌潮汐突然被一记重拳轰碎,通体披挂着致密龙鳞的龙母大笑着从粉碎的潮汐乱流中冲了出来:“哈哈,仝炅老贼、姬昊小儿……你们可两败俱伤了和_图_书?”
“剑阵?”龙母、苦竹山主齐声惊呼。
过了许久,伤心道人突然厉声吼道:“混账东西,这小子从哪里学的这口吻?今日,贫道要好好教训他一番……该死的木道人、花道人,有缘?有缘?天下什么东西和他们无缘哩?”
姬昊头顶庆云已经有数里大小,原本丝丝缕缕倒垂而下的剑芒,已经逐渐拥有了粗略的剑形,一柄柄大大小小、长长短短,最大不过一尺多长的剑影从庆云中急速坠落,在鸿蒙虚空中硬生生撕开了一条条肉眼清晰可见的黑色裂痕。
“只是堂堂大师兄,剑道上的修为却被小师弟给超过了,他脸皮红还是不红?”极恶禹馀摇了摇头,突然脸皮一僵,阴沉沉的哼了一声,身体一晃化为一道黑色剑芒,直接遁入了姬昊剑阵,隐没于无数隐现不已的黑白剑芒中。
姬昊笑得很是灿烂:“宝物有灵,有德者居之,本帝君乃天庭天帝,身负无量功德,正是有德之人!”
不等姬昊回和图书答,龙母又自信满满的回头笑道:“老母虽然脾气不好,却最是明白人心不过,仝炅老贼怎可能和姬昊小儿真个同心同力?只要我们一走,他们定然翻脸相向,嘻嘻,仝炅老贼的三件本命至宝啊,还有那用来封印仝炅老贼的九件神兵!”
伤心道人气急败坏的咆哮了一声,手中长幡一挥,数十个白惨惨的人面虚影就从长幡上飞出,带着刺耳的哭喊声冲向了姬昊,一头扎进了无形无迹的先天元磁两仪生死阵图中。
圣人法力就犹如最精纯、最精粹的先天神料,厚重雄浑全无杂质。极恶禹馀亲手炼制的阵图,却好似一座炼器锻造的神炉,硬生生让姬昊得到的圣人法力更进一步,将普通的神料逐渐锻造成一柄盖世神兵。
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啼哭声从伤心道人身边隐隐扩散开来,可以见到他手中拎着一面白麻布制成的长幡,幡面上用极其诡异的手法绘制了数十个满面愁苦的人脸,男女老少齐全的人脸面孔扭曲,眼泪不断喷和_图_书出泪水,一个个犹如活物一般正啼哭不已。
正在参悟阵图奥义的姬昊睁开眼来,他看着去而复返的龙母、苦竹山主和伤心道人三人,惊讶的问道:“你们算定我和仝炅道人会翻脸?你们去而复返,是想要……”
“剑裂虚空……吾之剑道,后继有人矣!”极恶禹馀满意的看着姬昊连连点头,他往嘴里灌了两口酒,突然咬着牙低声骂道:“阿宝这混账东西,还亏他是大师兄,沉迷炼器之道也就罢了,器道者,阵道之衍生,也是本教正道之一!”
伤心道人板着一张脸,极其严肃的说道:“姬昊小儿就算能杀了仝炅道友,怕是也耗费了全部的力气吧?不然他怎么会乖乖的盘坐在这里打坐呢?那座封印大山不见了踪影,怕是被他们打斗的余波给湮灭了!”
龙母干脆的笑道:“若是你们没动手,那也就罢了,不过是老母我们浪费些许时间,转身离开却也来得及。若是你们正在动手,我们正好背后暗算,打你们一个措手不及和*图*书,能伤则伤、能杀则杀,总而言之要从你们身上抢走一点好处才是。”
猛不丁的见到虚空中只有姬昊一人,龙母顿时眉飞色舞的大笑起来:“姬昊小儿?怎么只有你一人?仝炅老贼呢?还有刚刚那封印大山何在?”
苦竹山主手中四方青竹杖荡起绵绵青影,迅速化为大片竹林将混沌潮汐挡在了外面,形成了一片自我的竹林小世界。伤心道人一声不吭的跟在苦竹山主身后,眯着眼警惕的四周张望着。
伤心道人贪婪的看着姬昊笑道:“还有这一口钟,一柄剑,还有这……金色虹桥是什么?”
绵绵泊泊,诸般大阵玄妙犹如潮水一般涌来,姬昊静静领悟,只觉无穷感悟犹如无数朵莲花悄然绽放开来,诸般杀伐奥义伴随着‘铿锵’剑鸣声,清清楚楚的铭刻在混沌道胎上。
服下活葫芦中神液后,姬昊的法力修为正在急速提升,此刻他全部心神和剑阵融合,他体内快速增长的法力中凭空增加了一丝极度锋芒、可斩万物的剑意。他体内hetushu•com的法力越发的凝聚凝炼、精纯锋利。
鸦公‘嘎’的尖叫了一声,他猛地抓起了扶桑木杖,仔细谨慎的站在了姬昊身后。手中木杖一抖,‘呼呼’声中,数十条火龙从木杖中飞出,绕着鸦公和姬昊化为一个硕大的火圈。
不仅如此,伤心道人更是拔出了一柄佩剑,划出一道道白茫茫的剑光护住全身,团身冲向了姬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龙母兴奋得急速搓动手掌,她密布龙鳞的手掌相互搓动,发出‘叮叮’脆响,不断溅起大片的火星,她兴奋欲狂的笑道:“没想到,仝炅老贼只是空有其表,被封印了这么多年,怕是他的精气神早就耗尽了,这姬昊小儿反而反杀了他?”
姬昊还没发动剑阵,伤心道人居然就这么很主动的一头扎了进来。
姬昊翻了个白眼,他突然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本正经的学着木道人、花道人的口吻,带着一丝深深的慈悲之意长叹道:“诸位道友,仝炅道友所遗宝物与本门有缘,诸位道友却是不要痴心妄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