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 剑斩灵宝

灰白色的邪气喷涌,渐渐的这些邪气凝成了一朵朵巴掌大小的灰白色莲花,组成了一堵厚厚的花墙环绕在伤心道人神魂附近。
这块骨牌是伤心道人压箱底的秘器,轻易不会使用,一旦动用定然有人陨落。伤心道人在洪荒之中作恶多端,手中长幡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灵的灵魂,却一直没人奈何得了他,多有依仗这块骨牌之处。
‘啪啪’爆裂声不绝于耳,剑阵中无数剑气往来穿梭,将一道道白色神光打得分崩离析,更有无数条剑芒直接劈在了骨牌上,溅起了无数朵火光。
若是没有苦竹山主在场,龙母眼见不妙,肯定是不会管伤心道人的死活自顾自离开,偏偏有苦竹山主在场,若是被他看到了自己丢下伤心道人溜走的事情,龙母还有脸见人么?
姬昊布下的剑阵,居然硬生生能耗尽这块骨牌放出的摄魂神光,这剑阵的玄妙和威力也太惊人了一些。
两道惨白色的神光撕裂虚空m.hetushu.com,迅速向姬昊的天灵盖掠了过来。
伤心道人被剑阵打得千疮百孔、黯淡至极的神魂骤然亮起了夺目的光芒,就好像灯油枯竭的灯盏突然被注满了极上等的灯油,再次爆发出了绚烂的光辉。
但是苦竹山主是不忍心拉下伤心道人,毕竟大家都是龙母邀约出山的道友,就这么丢下伤心道人溜走,苦竹山主在‘道义’上有点过不去。
两条蕴藏了莫测威能的惨白色神光在虚空中急速穿梭了一刻钟,不知道划开了多远的距离,最终耗尽了力气,湮灭在重重叠叠的元磁屏障中。
姬昊冷笑一声,随手一指,盘古钟一声轰鸣,先天元磁两仪生死剑阵中先天元磁之力急速翻腾,虚空犹如韧性十足的牛皮糖被搅得稀烂,他和伤心道人之间的距离骤然从数十里之遥扩张到了数亿里之巨。
龙母、苦竹山主齐齐色变,姬昊的这座剑阵端的是威力惊人,更蕴http://m.hetushu.com藏了如此奇异的变化。
惨白色的神光撕裂虚空,犹如一蓬蓬灿烂的烟花漫天飞溅,不断和激射而来的剑芒剑气打成一团。
苦竹山主苦笑了一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狠狠的盯了姬昊一眼:“伤心道友放心,难不成,吾等连一区区道胎境的后生晚辈都克制不住么?他这剑阵,须不是禹馀道人的诛戮陷绝剑阵就是!”
眼看着两道惨白色神光不断的向姬昊逼近,但是神光逼近一尺,姬昊和伤心道人之间的距离就拉开一丈,神光再次逼近一丈,姬昊和伤心道人之间的距离就拉开一里,神光迅速逼近一里,姬昊和伤心道人之间的距离已然是海角天涯,相隔何止万亿里!
让龙母纠结的就是——姬昊这小子如果不能彻底灭杀伤心道人和苦竹山主,她弃友而逃的坏名声,似乎还是得传出去啊!
两人眼巴巴的看着被剑芒穿刺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的伤心道人神魂,目光和-图-书闪烁,颇有一点见机不妙溜之大吉的心思。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虚空中突然裂开了一条长达万里的细小裂痕,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股灰白色的潮水呼啸着从天而降,化为一缕缕灰白色神光不断注入伤心道人的神魂。
伤心道人的这块骨牌是一件奇门灵宝,乃盘古世界开天辟地之时,秉承灵魂大道而生,能够千里唤魂、杀人于无形之间。除非是元灵寄托虚空,与大道彻底融合,不生不灭、万劫不坏的圣人,又或者有顶级的功德至宝护体,否则任凭你多强悍的大能人物,两道神光一卷,灵魂儿就被卷走了去。
一缕缕灰白色的森森邪气不断从伤心道人神魂中喷射出来,伴随着怪异的尖啸声,一缕缕邪气化为无数细小犹如芝麻的扭曲面孔,歇斯底里的尖啸着,随后在无数剑气的击打下迅速化为乌有。
伤心道人嘶声尖啸,他顾不得和龙母、苦竹山主说话,只是不断的喷出一口接一m.hetushu.com口的本命元气,催动骨牌放出一道道惨白色神光向四面八方乱打。
吧嗒了一下嘴,龙母厉声喝道:“伤心道友挺住,吾和苦竹道友救你来了!”
先天元磁两仪生死剑阵中突然出现了充裕的灵魂粒子,精纯而浑厚,犹如凝重的水银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伤心道人修炼的是灵魂大道,他的哭喊声直接伤损人的元神、攻击人的灵魂,他的神魂更是强大异常,内部凝聚了无法计量的灵魂本源之力。
突然一声脆响,就听‘咔嚓’一声,伤心道人的这块奇门灵宝硬生生被劈开了一条长长的裂痕。
姬昊的剑气在伤心道人的神魂上打出了无数细小窟窿,伤心道人的灵魂本源力量不断外泄,迅速被剑阵炼化,顿时化为最本源、最基础的灵魂粒子散布四方。
两人目光迅速交错了一下,苦竹山主目光游离,龙母则是目光极其的坚定——试着打打这剑阵罢!若是能打破剑阵,自然是一切都好……若是打不破和图书剑阵,也要等苦竹山主和伤心道人一起倒霉陨落了,她才能安心的溜走啊!
双眸中喷吐出数千丈长的灰白色神光,伤心道人看着姬昊嘶声尖笑:“姬昊小儿,你能伤我神魂,却诛杀不了我!贫道元灵已然与灵魂大道相合,天人合一,不生不灭,除非盘古世界天道崩塌,灵魂大道被打成粉碎,否则你伤我多少次,也伤损不了我的根本!”
‘呵呵’尖笑着,伤心道人恶狠狠的盯着姬昊,他强忍着神魂被凌迟碎剐带来的无边剧痛,张嘴突出了一块白茫茫的骨牌。通体惨白的骨牌上雕刻了一尊面容狰狞的恶鬼头像,伤心道人喃喃念诵着咒语,恶鬼骤然睁开了双眼。
龙母则是心里一阵纠结,她倒没有‘道义’上的压力,纯粹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伤心道人嘶声尖啸,神魂被一道顶天立地的剑芒固定在半空动弹不得,无数条极细极锐利的剑气喷薄而出,在他神魂上打出了无数细小的窟窿,将他的神魂打得犹如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