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杀戮之始

垚山城除了被一条条凶险至极的河道环绕,最外围更有姬昊布置的一圈儿茫茫大海,大群龙族精锐统辖着无数的水族大军,已然在大海中整顿好了阵列,站在绵绵不绝的浪头上大声嘶吼。
帝勖一声令下,这些被斩杀的中小部族首领的部族之名被废黜,他们的所有领地、他们的所有族人,都在帝勖的谕令下并入了公孙一族。
血池幽鬼将昏厥的人族战士从血海中拖拽出来,交给了这些虾兵蟹将。
在南方岸上‘运筹帷幄’、‘指挥全局’的帝勖通过巫镜看到大群的人族战士被生擒活捉,他不由得气得怒吼连连。在无数部族首领的惊呼声中,帝勖拔出兵器,当场斩杀了十几名‘作战不力’的中小部族首领。
腐蚀力极强的血海血水几乎在短短几个呼吸中将那些体积庞大的土著生灵腐蚀一空,将他们全部化为粘稠、污秽的血水。
紧随在战堡后的数十座浮空山峰更是不堪,这些凭借浮空符文在天空翱翔和-图-书的山峰上暴起了无数团火光,一座座山峰喷出大片的黑烟烈火,沉甸甸的从高空坠落。血水翻滚中,山峰直接被歹毒至极的幽冥血海腐蚀成了渣滓,连带着山峰上的所有士卒都化为血水。
正北面的盘虞世界本土贵族的炮灰大军受挫,正东正西两个方向的异族军队也没落到好处。
攻城大战,或者说,送死之旅已然开始。
更有无数被血水瞬间闷杀的土著战士的尸体从血海中冲天而起,犹如飞蛾扑火一般没入了青铜门户,冥道人以无上法力快速的收割这些土著战士的尸体,青铜门户内隐隐传来了一阵阵高亢至极的笑声,显然冥道人已然得意到了极点。
只是昏厥,没有击杀。
正北耶摩天,也即是虞惑分身统辖的本土贵族驱动无数炮灰浩浩荡荡的冲向了垚山城,正东正西方向的殖民圣尊同样驱策着无数的炮灰呼啸着向前奔行。
正南方向,一条条临时支撑的木舟、木筏被无数的http://m•hetushu.com人族战士推进了水中,大群大群的人族战士带着自己的战兽坐骑登上了舟筏,直接用自己的兵器当船桨,划船向垚山城冲去。
无数的飞禽坐骑背负着无数的人族战士呼啸着掠空而过,快若狂风冲向了垚山城。
虾兵蟹将们拖拽着这些人族战士迅速浮上水面,拉着他们向垚山城快速的游去。
在帝勖暴跳如雷的呵斥声中,噬心等九子大咧咧的拍了拍胸膛,大踏步的向前线走去。
异族大军的浮空战堡喷吐着夺目的蓝色电光凌空飞行,但是刚刚进入这一圈儿大水的范围,天地大阵中的禁空法阵轰然发威,数十座长宽十里开外的浮空战堡骤然失去了绝大部分的浮空动力,狼狈的从高空坠向了水面。
混沌元龙拉着车辇缓缓靠近了顶天立地的七彩琉璃光柱,静静的悬浮在离地近百里的高空。姬昊站起身来,走到了车辇边缘的游廊上,背着手冷眼看着下方的战斗……确切的说,是和-图-书屠杀。
大片血浪翻滚而出,姬昊布置在大水最外围的血海中,无数半龙修罗和血池幽鬼无声无息的冲了出来,掀起了滚滚血浪淹没了数十座战堡。
这是姬昊迁徙垚山城之前就制定的计划,那些异族战士尽可以放肆杀戮,唯有这些人族战士能生擒就尽量生擒。是这些战士所属的部族高层犯了错,却不该由这些战士来承受这一份罪孽。
一如正北方向的虞族本土军团的浮空战堡和浮空山峰,无数的飞禽坐骑刚刚冲进垚山城的城防大阵笼罩范围,禁空大阵轰然发作,无数飞禽尖叫着从高空急速坠落。任凭这些飞禽疯狂的拍打翅膀,但是他们再也感受不到平日里熟悉的上升力量。
当水面上飘浮的土著军团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后,东西两侧的海域中血浪冲天而起,无数的半龙修罗和血池幽鬼呼啸而出。
无数的虾兵蟹将在深深的水底潜行,他们在深水中带起了一道道湍急的白色水线,快速的来到了普通海水和m•hetushu.com血海海水交界的边缘。
无数被击杀的土著战士的灵魂嘶声惨嚎着被卷入了青铜门户,冥道人已经按捺不住悄然出手——这些土著战士的灵魂,可都是他炼制各种稀奇古怪幽冥战士的最佳素材!
坠落的人族战士就好像一颗颗陨石,乱糟糟的砸进了下方人族战士的舟筏中,数以万计的舟筏被身披重甲的人族战士砸得七零八落彻底散架,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族战士尖叫着坠落水中。
顺着四个方向的四条大道,无数的炮灰军队冲进了这一片茫茫大水。
影影倬倬的,无数血池幽鬼无声无息的从血水中游了过来,他们拖拽着落水的人族战士双腿,拉着他们迅速沉入水底。粘稠腥臭的血水迅速灌进了这些人族战士的七窍,无数人族战士只是闷哼了一声就昏厥了过去。
他们不断的向前游动,逐渐远离了陆地。
不知道帝勖给那些中小部族的族长、长老灌了什么药,好些实力低微的中小部族孤注一掷的,将族中的青壮驱m.hetushu.com赶向了前线。他们骑着各色各样的战兽,打起了各色各样的图腾战旗,悍不畏死的大声叫嚣着,斗志昂扬的向垚山城逼近。
大群稀奇古怪的殖民世界生灵在殖民圣尊们的催动下,悍不畏死的冲进了泛着血腥味的大海中。这些体积庞大的土著生灵低沉的嘶吼着,竭力的向前游动,背负着背上密密麻麻难以计数的土著战士向前快速的游动。
无数凌乱的羽毛从天空坠落,大群大群的飞禽连带着他们的主人一起从高空坠落下来。
血海上飘起了淡淡的血雾,那是血气太过于浓郁而蒸发升腾的血腥气息。逐渐浓郁的血雾中,一扇又一扇表面雕刻了无数恶鬼头像的青铜大门悄然开启,一个个漆黑的漩涡在门后悄然出现。
十里、百里、千里……密密麻麻数不胜数的巨型土著生灵飘浮在水面上,他们用自己的身躯当做舟筏,背负着规模庞大的土著军团向垚山城游去。
无数土著战士坠入了血海,他们甚至没能发出一声尖叫,就被血水一口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