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虞蒙之议

光影一闪,画面变成了一座行军大帐的内部。
“他们有很多理由这样做。”虞蒙淡淡的说道:“我随时就能找到十条八条借口,比如说,耶摩天出身盘古世界虞朝耶摩家族,他也属于殖民贵族的一份子,他有十成十的理由消耗本土寄生虫们的实力……再比如说,耶摩天和我一样,和某些势力达成了契约,他们有意损耗本土寄生虫们的军力……再比如说……”
等等,虞蒙的目光越过了天真可爱,把玩着两柄大锤子,目光正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他天灵盖的蛮蛮,迅速放在了姬昊身后的伤心道人和苦竹山主身上。
哪怕透过这个画面都能明显感知,耶摩天的实力正在用一个极其不正常的速度飙升。
每一次吸气时,耶摩天的身体都膨胀如球,他呼气的时候,浑身血肉瞬间干瘪,变成了一张皮紧紧的包裹在了骨架上。一呼一吸之间,耶摩天的皮肤上点点黑色幽光闪烁,无数细密的魔纹不断在他身上浮现,然后随着http://m•hetushu.com他的呼吸不断融入他的身体。
两个倒霉蛋正带着一丝好奇、一丝玩味、一丝不屑、一丝冷傲,背着双手,微微挑起下巴,用眼角余光上下打量虞蒙。如果不是伤心道人无意中散发出的那一丝敌意,虞蒙甚至会忽略了这两个似乎已经和天地彻底融为一体的道人。
画面中可见一座座精美奢华到了极点的行军大帐,一个个趾高气扬、衣饰华美的虞族本土贵族在大帐之间往来穿梭,他们脸上带着诡异到了极点的阴森笑容,一个个鬼鬼祟祟的就好似准备偷油的老鼠,就连行走之时都带着几分猥琐诡谲的味道。
各色各样,林林种种……高塔上的这一行人虽然在力量气息上都不如虞蒙,但是……
在耶摩天的床榻边,身高三丈开外的屠灵尊主盘坐在一张厚厚的兽皮上,他双手放在膝盖上,稳稳的把持着他那根黄金权杖,周身不断有色泽阴暗的七彩光霞闪烁。
“在比如说,他和-图-书们在借机提升修为?甚至是在做更加不可测的事情?”一旁青嫱冷傲的开口说道。
高塔之上,虞蒙镇定自若的站在姬昊等人面前。
伤心道人、苦竹山主的气息难测,虞蒙隐隐觉得,他们距离圣人至境还差了一丝半点的机缘。但是这并不代表两人的实力会比他虞蒙弱小……他们的战斗力,或许还会超出虞蒙想象。
一边说,虞蒙一边取出了一颗黑色宝石磨制的宝珠,随手一点,宝珠中就有一道黑色神光冲天而起。光柱撞在了高塔的天花板上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一块硕大的光幕就悬浮在了众人头顶。
不愧是盘古世界这等超群大世界的天庭掌权者,果然个个不凡。虞蒙在心中感慨了一声,肃然向姬昊等人行了一礼:“不请而来,实在失礼。但是一如刚才本尊所言,这些天的事情,不怎么对劲。”
还有气息诡谲,好似两轮阴影牢牢的烙印在了虚空中,透过他们的身影似乎能够追溯时光,看到盘古世m•hetushu.com界洪荒故事,让人不由自主的心头发毛、感到极大威胁的少司和太司。
“美丽的小姐,您的智慧和您的美丽一样让人惊艳。”虞蒙很是客气的恭维了青嫱一句:“所以,我建议,我们应该对这些本土寄生虫进行一次试探性的进攻!”
光幕中无数条光线扭曲了一下,迅速凝成了一副活动的画面。
数百名衣饰华美的俏丽少女侍立一旁,一张铺满了绒缎锦绣的床榻上,可见耶摩天懒洋洋的躺在几个少女怀中,正在用一种极其怪异的方式深深呼吸着。
“这些天来,这些来自盘虞世界本土的寄生虫,他们没有任何出兵攻打的意思。”虞蒙沉声说道:“按照我们的眼线观察,他们恢复了在良渚的做派,他们在争权夺利,为了一些虚名争吵不休。短短一个多月,已经有近百名出身豪门的本土贵族被刺杀。”
“你是说,他们在故意让他们的军队送死?”姬昊眯着眼看向了虞蒙。
固然虞蒙利用祈愿秘法成就了圣人和-图-书,但是他融合的是他家族征服的那一百个沙漠世界的天道。虞蒙心知肚明,盘古大世界的底蕴可不是那一百个沙漠世界能比拟的。从先天上来说,盘古大世界的一条大道,可能就比他最强大的沙漠世界的大道强出数倍!
“尊敬的姬昊陛下,这也是您和我们缔结的协议的一部分。”虞蒙沉声道:“消灭这些本土寄生虫,符合我们大家所有人的利益!”
很明显,屠灵尊主的修为也在快速的提升,他提升的幅度甚至比耶摩天还要强出一大截。
深深、深深的向两位道人看了一眼,虞蒙顿时打点起了九分的小心——这两个道人,他居然会忽视了他们的存在,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在虞蒙之下,只会更高,不会有低。
姬昊一行人上下打量着浑身充满异域风情的虞蒙,而虞蒙也同样好奇的打量着姬昊一行人。
“这人,是前些日子突然出现在耶摩天身边,根据我们眼线的观察,他似乎充当了耶摩天和人族帝勖之间的联络使者,经常出没于和-图-书两处大营。”虞蒙冷声说道:“我们怀疑,现在那些本土寄生虫的怪异举动,和耶摩天还有这人的怪异行径脱不了关系。”
七彩光霞犹如孔雀的尾巴呈扇形悬浮在屠灵尊主身后,光霞每闪烁一次的频率,都和耶摩天深呼吸的频率完全吻合。在色泽阴暗的七彩光霞的衬托下,屠灵尊主的面皮变得朦胧而透明,可以看到无数扭曲的黯淡身影在他的身体内挣扎,然后这些身影缓缓散开,逐渐融入了他身后的七彩光霞中。
飘忽莫测,好似和整个天地融为一体,却又带着一种明显的已经跳出了这个天地的奇异感觉,就好像一滴水银悬浮在深不可测的海水中,光洁莹润的表面反射出了光怪陆离景象的东公和西姆。
炽烈狂躁,通体火光四射,以纯粹的热量几乎要将虚空都少穿的,这是祝融氏。
通体散发出逼人热力,站在那里就好像一轮大日高悬虚空,但是在大日虚影后面,却又隐藏了无穷神秘,好似一个黑洞一样要将人吞噬进去的,这是姬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