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帝勖的觉悟

公孙氏的长老们顺着帝勖的思路琢磨了一会儿,纷纷笑了起来!
帝勖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过身向北方看了过去。
异族的本土军团有这么多防御力强大的虞族神塔,在这道金光的打击下只是弹指间就化为乌有。帝勖指挥的这支人族大军只能以乌合之众来形容,偌大的军营中甚至连完整的防御巫阵都没有布置几座。
帝勖的身边人却不像他这样没脑子,从公孙氏的长老一直到各部首领,所有人看到龟壳荧光中那道毁天灭地的金色光柱,一个个无不脸色惨变,更有人吓得脸色惨白、浑身不断渗出冷汗。
死道友不死贫道,帝勖欢天喜地的招呼身边的大巫师还有一众心腹下属齐齐举杯畅饮。
“帝勖,帝勖……”几个公孙氏的长老急匆匆的来到帝勖身边,强行抢下了他手中的酒壶。他们脸色铁青的抓着帝勖的双臂,厉声喝道:“这是姬昊那小崽子下毒手了……他仗着他是天庭天帝,他居然动用太阳星力下毒手了!”
傲然和_图_书昂起头来,帝勖背起双手,挺起胸膛朝着北方冷笑道:“我可是帝舜禅位的正统人皇啊,姬昊身为天庭天帝,又是我人族出身,他敢伤损我一根毫毛试试?”
几名公孙氏的大巫师急忙冲到了帝勖面前,一名大巫师手指一点,一块万年老龟壳脱手飞出,龟壳上点点荧光闪烁,北方异族本土军团大营的惨烈景象尽在眼前。
就见一道恢弘炽烈的金色光柱落下,偌大的军营万物成灰,无边无涯、满山满谷的异族战士连一声悲嘶都没能发出就在金光中化为乌有。金色的光柱迅速收拢,集中火力轰向了正中的核心军营。
朝日化为一根焚天灭地的金色光柱落下时,帝勖正在饮酒作乐。
朝日初生,红光笼罩大地,骤然红光消散,亮起的天空再次陷入黑暗,无数繁星悬挂在天穹之上,天河流转,一股莫大的危机从虚空极高处压了下来。
一切不顺从公孙氏利益的,统统干倒!
帝勖突然‘嘻嘻’笑了起hetushu.com来,他满不在乎的说道:“我懂姬昊,他和姒文命是一样的人。这种灭绝生机的手段,他可以用在异族身上,但是他绝对不敢对我们动用这等手段。”
‘咔咔’几声,一股无形无色的先天元磁之力跨越虚空袭来,灵骨被一股可怖的扭曲之力撕成了碎片,这名大巫师的身体‘啪’的一声被扭曲成了极其可怖的形状,随后一抹杀机袭来,他和刚刚那大巫师一样,肉身连带灵魂瞬间湮灭。
‘嘿嘿’笑了几声,帝勖伸出手,生拉硬拽的从自家长老手上将那个酒壶抢了回来。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帝勖懒散的说道:“都带着干什么?唱啊,舞啊,跳起来啊,扭起来啊,喝啊,把烤肉送上来啊,继续吃啊……挑一队精壮的儿郎上来,跳战舞助兴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帝勖看着北方自信满满的说道:“等他们打得头破血流、两败俱伤了,哼哼!”
帝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耶摩天那倒霉玩意儿,http://m.hetushu.com他上次居然敢抢我看中的那个小美妞儿,嘿,嘿,最好把他烧成一团灰,连他魂灵儿都给灭杀了,我这才念头通达哩!”
公孙氏就能千秋万代,一统盘古!
“简直是丧心病狂,丧心病狂啊!这么多生灵……”一个公孙氏的长老厉声嘶吼道:“占地百万里的军营,数以亿万计的生灵啊,被他……被他只是一击……”
姬昊已经布下先天元磁两仪生死剑阵,彻底封锁了虞惑分身所在的军营。这座剑阵杀机隐藏、凶险无限,更内蕴先天灵机,拥有无穷妙用。任凭你是谁想要窥视这座剑阵笼罩范围内的动静,除非动用先天至宝,否则敢于窥视者立刻会受到剑阵自发的反击。
若是这道金光今天不是冲着异族本土军团去的,而是轰在了帝勖统辖的这支人族大军头上……
公孙氏的一名长老惊呼一声,念诵了一声咒语,手掌往那飘散的黑色灰尘中一抓,却没能抓出任何东西。这名大巫师的灵魂都随着身体瞬间湮灭,被打www•hetushu.com得魂飞魄散、没有丝毫残留。
接连损失了两尊巫帝巅峰实力,更资历雄厚、在公孙氏内拥有极大权势的大巫师,醉醺醺的帝勖终于惊醒。浑身冷汗潺潺的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儿,咬着牙冷笑道:“嘿,耶摩天那厮真是无能……居然被姬昊那厮打了个全军覆没……只不过……”
一座座虞族神塔连绵爆炸,屠灵尊主手中权杖化为金龙死死抵挡光柱侵袭,无数本土贵族哭天喊地的祭出了身上最强大的宝物一并抵挡那道可怕的金色光柱。
‘哈哈’笑着喝了几口酒,帝勖昂着头,乐滋滋的说道:“人皇之乐,就在于每天饮酒作乐,随意欢乐……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处置,我只管同意还是反对就是了。”
“噢哟,真是……凄惨、凄美得……”帝勖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他拎着酒壶放声笑道:“一次死了这么多人?啊呀呀,痛快,痛快,来,喝酒,喝酒!”
万年龟壳突然‘咔咔’几声裂开了十几条裂痕,一股可怕的剑气从和_图_书裂痕中呼啸而出,绕着施法的公孙氏大巫师一旋,就听一声惨嚎,这名大巫师被拦腰斩成两段。一缕缕黑色杀机在他腰间伤口上闪烁不定,弹指间这大巫师的身躯就化为一缕黑色灰尘随风飘散。
左手拎着一个硕大的酒壶,走几步就灌几口美酒,步伐踉跄的帝勖怪声怪气的笑着,右手不断的向前方娇笑奔走的侍女乱抓乱摸。
乱糟糟毫无章法可言的庞大营地正中,一座儿由龙伯国人搬来的行宫傲然矗立,一座用七彩美玉铸成的高台上,帝勖仅仅用三片孔雀尾羽挡住了身上三点要害之地,‘嘻嘻哈哈’毫无人皇威严的绕着高台胡乱奔走。
等姬昊代表的人族顽固势力和异族两败俱伤了,帝勖顺势而起收取胜利果实,那是何等赏心悦目的快事!
“这是……”一名公孙氏的大巫师不信邪,当众又取出了一块黑漆漆的灵骨,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了圆形的灵骨上,继续施法想要窥视北面异族军营的动静。
风吹过,帝勖用口水黏在胸前的一片孔雀羽毛悄然飘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