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针锋相对

藏元子冷然向巫弼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冷笑道:“不如,稍后我们试试?看看谁能彻底灭杀了谁?”
“好!”藏元子干净利落的一巴掌拍在自己左肩上,整条左臂齐肩断裂,眨眼间就被红色火焰烧成了灰烬。他向巫弼冷笑了一声,身体一晃,一朵惨白色莲花在他肩膀伤口上绽放,一条完好的手臂迅速从白莲中生长出来。
‘咚咚’两声响,两人同时将酒缸砸在了地上,巫弼厉声喝道:“帝勖,这等不温不火的打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依我之见,布下一座大型血祭祭坛,用亿万人族性命做祭品……我们一举掀了这破城池就是。”
藏元子‘嘿嘿’笑了一声,他再次向巫弼稽首行了一礼:“如此,各见手段如何?”
巫弼邪气森森的向藏元子看了一眼,‘嗤嗤’笑道:“少屁话……你们真是那两位的门人?”
几个道人中,长相最为苍老,双眸犹如鹰隼一样奕奕有光、瞳孔成暗金色的老道人突然向巫弼稽首行了一礼:m•hetushu.com“贫道乃西方祖师木圣人座下弟子藏元子。”
藏元子停下手,缓缓的将巫弼放回了原位。两人同时抬起头来向帝勖笑道:“帝勖哪里话,只是切磋,切磋而已。”
两拨人在玉台的台阶下同时停下了脚步,神色诡异的相互打量着。
帝勖已经让两个侍女准备好了两口小酒缸,里面装满了陈年美酒,见到藏元子和巫弼行了上来,帝勖‘嘻嘻哈哈’的举起两口酒缸送到了两人面前:“两位呵,好些日子不见,你们在忙些什么?来,来,来,先干了这一缸酒,我们再说其他。”
“唷,不坏喔!”巫弼向藏元子嬉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砍掉你的脑袋后,还能否长出来?”
帝勖‘咯咯’怪笑了一声,突然抓过一个侍女按在玉台的护栏上,随手将她衣衫扯得粉碎,露出了大半截白皙细嫩的身躯。他笑着向藏元子和巫弼连连招手:“少废话,上来,上来,美酒、美人,现成的准备hetushu•com着呢,大家同欢,同欢啊!”
一句话没说完,藏元子已经在旁边冷笑起来:“简直是放屁!”
巫弼眸子里一抹杀意闪过,‘噗嗤’一声,两柄猩红色烈焰缭绕的骨刀凭空出现在藏元子身边,快若闪电的在藏元子胸口和脖颈上切了一刀。
‘咔咔’笑了几声,帝勖手舞足蹈的指着北边笑道:“看啊,那群蠢货几乎全军覆灭,何其赏心悦目?何等酣畅淋漓?啊呀……快快,上来,上来,共饮一杯!”
藏元子微微一笑,很认真的向巫弼说道:“贫道认真是木圣座下真传弟子,这万万作假不得。若是道友不信,可自行去向木圣求证一二……只要,道友有这个胆量就行。”
藏元子脸色微微一变,他一把卷起袖子,他的左臂上赫然有两条三寸长的刀痕。深可及骨的刀痕上缠绕着一层淡淡的红色火焰,短短几个呼吸间,就已经烧掉了藏元子大片血肉,但是藏元子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痛苦或者其他异常的感觉。
藏元子的hetushu.com面孔狰狞而扭曲,眸子里透着一股子癫狂的杀戮欲望,他这等模样,比巫弼这个魔人更像是恶魔降世,哪里像是有个有道行有修行的修道之人?
不容巫弼反应过来,藏元子双手一把抓住了巫弼肩膀,猛地一下将他举了起来。
藏元子身体一晃,偌大的身躯突然爆裂开来,一片巴掌大小的惨白色莲花瓣悄然飘落,花瓣上赫然有两条细细的裂痕。与此同时,藏元子的身影骤然在巫弼身边出现,他通体变得晶莹剔透、一股勃勃生机从他体内渗出,他整个人都变成了碧玉一般灵动的碧绿色。
藏元子和巫弼相互望了一眼,他们同时接过酒缸,微微张嘴一吸,一道酒水飞起,打着旋儿飞进了他们嘴里。
龙母教训儿子,帝勖恣意作乐、肆无忌惮之时,几名身着粗布长袍的道人神色阴郁的匆匆向帝勖作乐行宫走去。就在行宫正中那座玉台下,几个道人和巫弼带领的几名初巫一脉的长老迎头撞上。
凭空有阴风生出,一条条极细的阴风http://www.hetushu.com带着刺骨的寒意贴着地面、打着旋儿沸腾而起,可见无数沙尘、草叶被阴风卷起,快速的打着旋儿,然后被无形的力量搅成了粉碎。
藏元子双臂上一根根碧绿色的青筋凸起,他正要将巫弼重重的摔在地上,帝勖突然从高台上探出头来,抖手将一个硕大的酒壶砸了下来。‘当啷’一声巨响,玉壶砸了个粉碎,帝勖指着藏元子和巫弼笑道:“你们在下面作甚?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莫非要勾搭成奸?”
巫弼可不会畏惧藏元子,他同样压低了声音、冷飕飕的笑道:“好啊?稍后,我们各使手段就是。”
若是木道人真个在场,他绝对不会承认藏元子是他的亲传弟子——木道人和花道人的门人弟子平日里的所作所为暂且不论,他们哪个不是生得仙风道骨、道貌岸然?哪里有这等面容狰狞、扭曲可怕犹如魔头的人物?
藏元子和巫弼相互望了一眼,藏元子压低了声音冷声笑道:“刚刚若是将你摔在地上,以本门五丁开山大力神通,当能将你肉身和-图-书摔得粉碎才是。”
巫弼咧了咧嘴,细长如蛇的猩红舌头探了出来,迅速在自己鼻头上舔了舔。入魔越深,时间越久,巫弼就越来越向着非人的状态转化。‘嗤嗤’怪笑着,巫弼缓缓摇头道:“你当然知道,本座怎会去见他们?那不是自寻死路么?嘻,你们来此作甚?”
两人对视一笑,齐齐转身,顺着陡峭的台阶向玉台上走去。两人都是修为高深、实力强大之人,身形闪烁中,几条残影一闪而过,他们已经到了玉台上。
藏元子神色淡然的指了指玉台:“自然是为了天下苍生计,特来拜见帝勖。”
巫弼‘嗤嗤’笑着,他目光森冷的扫了一眼藏元子的左臂:“真以为你避开了本座那两刀?嘻嘻,我们初巫一脉,是这么好招惹的么?”
巫弼沉默了一会儿,他的眼眸突然变得通红一片,他嘶声尖笑道:“为天下苍生计?本座向来知道,你们西方一脉出来的,最是不要脸,把这虚头话用在本座这里,有意思么?咱们心知肚明,各自打的什么主意……你知道……我也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