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姬昊窥战

“虽然都不是什么极品的好货色,但是难得数量众多。抢了啊,抢了啊,未来送人情也好,赏赐自家门人弟子也好,都是好宝贝啊!可怜我那徒儿夏米,到现在也就只有一副拳套哩,这日子也过得太寒酸了一些!”
屠灵尊主和数千名祭出了随身至宝的本土贵族们身体一晃,面皮一阵血色翻滚,超过九成的本土贵族气血剧烈翻滚,一大半人立足不稳坐在了地上,更有将近一半的本土贵族脸色惨变,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了出来。
“给你们三日时间,若是三日内还没有人来救你们,那就一起飞灰了罢!”姬昊冷哼了一声,目光扫过了那些本土贵族们祭出的各色灵宝和至宝。
“这个阵法的品级太高……小心为妙,小心为妙……本尊能活到今天,可不容易,可舍不得就陨落在此。”屠灵尊主阴沉着脸向四周望了望,看到那些吐血倒地的本土贵族们,他眸子里闪过了一抹极度的贪婪之意。
高温真火渗入身体,在身躯内熊熊燃m.hetushu.com烧,通体披挂着黑色鳞甲的巫弼嘶声惨嚎着,他的每一片鳞甲边缘都泛起了红光,好似有无数光芒要从他体内破体喷出。
温煦的阳光洒遍大地,此时太阳已经升起了两竿高下,姬昊清啸一声,高空中无数金乌道兵‘叽叽喳喳’的盘旋了一阵,慢条斯理的向垚山城的方向撤退。
眼看到这些本土贵族的动作,姬昊顿时满意的笑了起来。
“阴了你又如何?”藏元子满不在乎的冷笑了一声,他讥诮的说道:“真以为,贫道会在乎你们这群原始魔尊座下的魔怪?今日贫道就算打得你魂飞魄散,原始魔尊能奈我何?”
这些天异族本土军团不紧不慢的进攻,每天故意让无数士卒送死的怪异举动让姬昊心中充满了不安。现在这些本土贵族们开始向自家求救了,他们有了动作,这才是好事。
“藏元子……你敢阴本座?”巫弼嘶声尖叫着,他大踏步的向藏元子逼近,面容扭曲就好似要扑上去硬生生撕咬和图书藏元子几口一样。
先天元磁两仪生死剑阵成型,强大至极的无形元磁力场犹如无数条巨蟒缠住了屠灵尊主和一众本土贵族联手布下的防御结界,然后狠狠的用力一绞。
屠灵尊主的脸色一阵阵的变幻莫测,他头顶一道灵光冲起,一颗水缸大小通体七彩闪烁,内有无数金龙彩凤盘旋飞舞的神珠悬浮在灵光中,放出七彩霞光将他牢牢裹住。
吧嗒了一下嘴,姬昊‘嘿嘿’一笑,随手向剑阵一指,就有一道道无形剑气慢悠悠的穿梭虚空,有一下没一下的撞在了光芒黯淡了大半的防御结界上。
一时间有很多很多的本土贵族偷偷摸摸的掏出了贴身携带的求救印符,各自施展家族秘法向盘虞世界本土的本家求救。他们哭天喊地的联系上了自家高层,或者向父母,或者向祖父辈,或者向地位更高的家族长老哭喊求救,营地内弥漫着一股风雨即来的极度不安的躁动。
就在这时候,姬昊的神识附着在散开的阳光上,偌大的太阳hetushu•com星就成了姬昊的眼睛,他下意识的向东方、西方和南方的敌人大营扫了一眼,顿时发现了正在玉台上动手的藏元子和巫弼。
“巫弼……还有这群貌似木道人、花道人门下,实则三彭爪牙的道人!”姬昊眼看着四面六臂的巫弼和三头十八臂的藏元子打成了一团,巫弼更是被三色真火烧得皮开肉绽,他顿时生出了浓浓的兴致。
藏元子手上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奇珍异宝,但是他用来攻击的却是一口三昧真火,措手不及的巫弼……或者说从未碰到过道门神通的巫弼被打了个狼狈不堪,三昧真火乃道家至高降魔神通之一,阳刚威猛、专门克制各种阴邪魔祟,巫弼正是被三昧真火克制的对象。
“这是,三昧真火吧?这可是正儿八经的道门神通,我有了纯阳至刚的太阳真火,这三昧真火却没有专门凝炼过呢。”姬昊欣然看着藏元子的出手,他招呼了隐藏在四周虚空中的虞蒙、东公、西姆等人一句,一个跨步瞬间跨越了亿万里之遥和图书,悄然出现在了帝勖的营地正中。
手中宝剑一晃,藏元子同样大踏步的向巫弼逼近。
“阵法?”屠灵尊主可比这些养尊处优的本土贵族有见识多了,他猛地抬头嘶声惊呼道:“先天级的阵法?这是……混沌元磁之力?不,里面还多了一些别的东西……生死之气,毁灭、造化之机,还有……还有什么?”
姬昊平息了剑阵,冷眼打量着被困在剑阵中的一众人等。
剑阵有一下没一下的攻击着营地,姬昊双手结印,向高空一挥,集中在营地上空的金色光柱轰然散开,化为无数缕阳光瞬间普照整个盘古姆大陆。
藏元子、巫弼同时呆了呆,同时停下了手。
就听一声巨响,天摇地动,虞惑分身所在的营地四周虚空中突然出现了无数条细细的黑色裂痕,犹如刀锋的混沌气息呼啸着冲出,将地面切得支离破碎。元磁力场威力过强,直接撕裂了虚空,连通了鸿蒙混沌。
不怕你乱动,就怕你不动,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只要你们有了动作http://m•hetushu•com,姬昊就能见招拆招,更能从他们的动作中判断出更多的东西。
‘嗤~~~嘭~~~’,笼罩在营地上空的防御结界不断震荡,发出奇异的爆鸣声。结界上不断有大团的七彩霞光炸开,透明的结界上顿时荡起了巨大的涟漪。
就这事,噬心大咧咧的踏着一团黑云从天而降,昂着头目无余子的大声咆哮着:“帝勖小子,俺老娘叫你们去议事哩……你们整天正经事情不做,在这里浪费时间,俺老娘发火了……嘿,赶紧送一群小妞上来,俺还能帮你们求求情!”
以太阴之道、借太阳星光藏匿了身形,姬昊整个身体融入了漫天阳光中,他静静的站在玉台上空不到二十丈的空中,低头俯瞰着打成了一团的藏元子和巫弼。
被困在营地中的本土贵族们齐声惊呼,姬昊这有一下没一下的攻击,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他们看不到攻击的人,看不到是什么东西在攻击他们,这种未知的恐怖带给了他们极大的恐怖,好些本土贵族的脸色都吓得一片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