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自相残杀

伽族将领被直接打爆,鲜血混杂着碎肉喷出了十几里远,七八只大手同时抓住了晶壁梭,这些大手的主人相互望了一眼,一道道兵器寒光凝成的飓风平地里卷了起来,所有人都被一阵血色风暴淹没。
屠灵尊主眯着眼,眸光闪烁间,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虞惑分身‘嗤嗤’的轻笑着:“尊主说得没错,无论他们有什么计划,只要战争在继续,只要有足够的人战死,最终得利的,只可能是我们……那么,为了刺激一下盘虞世界的那些大家族,我们帮助姬昊,把这营地中的人全部给干掉吧!”
有一名破有勇气的虞族青年贵族穿上了一套通体神光萦绕的金色甲胄,更用了一件秘宝,让自己背后长出了一对儿黑色的翅膀。他单膝跪地,默默的向家族的信仰之源,三日九月中的赤日祈祷了几句后,身体化为一道黑色流光穿出了营地。
有强大宝物护身的,还能勉强留下一口气,但是更多有胆气尝试的人,却是直接被大阵中的剑气击杀,只http://www.hetushu.com有一具尚带余温的尸体被丢了回来。
晶壁梭上一缕缕寒光闪烁,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锋锐之气从梭子的两端不断喷出。
虞惑分身阴沉着脸陷入了沉思:“他把我们困在这里,是要做什么?嗯……围点打援么?难道,他有信心应付整个盘虞世界的全力进攻?”
但是不时来袭的剑气却告诉他们,他们的确被困住了,被困在了这长宽百里左右的核心营地。
眸子里闪过一抹诡谲的幽光,这名伽族将领挥动着手中的晶壁梭厉声喝道:“只有一百个名额,诸位尊贵的大人们,只有一百个名额,扣除我自己,晶壁梭能带走九十九个人!”
所有的本土贵族都犹如见鬼一样转过头去看向了营地的南门,数十名吓得浑身瘫软躺在地上的侍女正哆哆嗦嗦的蜷缩在营地南门口放声大哭,她们和刚才那虞族青年一样,刚刚冲出营地就被某种神奇的力量强行送回了营地,但是这些出身人族的侍女并没有和图书受到任何伤害。
“杀吧,战吧,哭吧,喊吧……然后死吧!”虞惑分身慢悠悠的笑着:“既然他们已经向本土求援了,他们最后的价值,也就只有这么一点点了!”
兴致勃勃的掏出了一块黑色水晶,虞惑分身笑道:“这么珍贵的影像,一定要留下证据……太完美了,盘虞世界的本土家族中,又要多出数百对死敌了。”
毫无半点儿声息,人十八悄然在虞蒙身后浮现,很是温和的向虞蒙招呼了一声:“虞蒙大人!”
突然一声大笑从远处传来,一名出身高贵的伽族将领举起了一枚三尺多长、形如橄榄的黑色梭子:“没办法了么?那么,诸位尊贵的大人请看,我们琅岚山家族秘传的‘晶壁梭’!这可是连某些特殊法则世界的世界胎膜外凝聚的法则晶壁都能穿透的神器!”
最凄惨的就是琅岚山的这尊伽族将领,数十名实力比他还要强出一截的伽族战士一跃而起,他们低沉的嘶吼着,数十件沉重的兵器几乎是同时轰在了他的身上。
和-图-书灵尊主贪婪的舔了舔嘴唇,他急忙说道:“那么,还是按照约定的比例分成……四成人的灵魂归我,但是他们临死前的所有七情六欲之力,可都是我的。”
如果不是时不时在营地上空防御结界上爆发开的剑气,虞惑分身和屠灵尊主甚至都会怀疑,或许他们营地外空荡荡绝无一物?
只要是活物敢走出营地,但凡是虞族、伽族、脩族的族人,定然是遍体鳞伤的被丢了回来。
虞惑分身和屠灵尊主相互望了一眼,屠灵尊主眸子里闪过一抹凶狠的七彩幽光,他突然冷笑了起来:“九十九个名额?可是这里有数万名尊贵的大人!那么,战斗吧,活到最后的人,就有离开的机会!”
虞惑分身和屠灵尊主脸色难看的站在大帐门外,看着四周无数本土贵族无头苍蝇一样窜来窜去。他们在用各种秘法和秘宝试探困住营地的剑阵,但是所有试探都好似石入大海没有半点儿动静。
虞族青年重重的摔倒在地,伴随着清脆的骨裂声,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勇敢的www.hetushu•com虞族青年折断了脖子,四周的本土贵族们还没来得及救治他,他就耗尽了元气当场毙命。
偌大的营地里一阵死寂,突然间,伴随着刺耳的哭喊声,数十名脾气暴躁的伽族将领拎起了一群哭喊挣扎的侍女,奋力将她们丢出了营地。
本土贵族们不甘心的连续尝试,无论他们用法术还是用法宝,乃至他们将一座悬浮在营地上空充当哨塔的浮空山峰都丢了出去,只要是死物被丢进营地外的无形大阵就定然消失无形。
过了许久,许久,屠灵尊主才幽幽说道:“不管怎样,对我们总是好事罢?如果盘虞世界派来援兵,战死的人越多,我们得到的利益越大,不是么?”
伽族将领们是站在营地的东门口将这些侍女丢了出去,但是下一瞬间,这些侍女的哭喊声却从营地的南门边传来。
虞惑分身眸子里同样闪过一抹黑色幽光,他和屠灵尊主联手,一股山呼海啸般的灵魂邪力瞬间笼罩了整个营地,将近一半惊慌失措、心境失守的本土贵族突然脸色一变,他们二m•hetushu.com话不说拔出兵器就向身边的同族砍了过去。
虞惑分身和屠灵尊主站在血雨腥风中‘哈哈’大笑,剑阵外的虞蒙等殖民圣尊看的是目瞪口呆。
下一瞬间,虞族青年带着凄厉的惨嚎声,突兀的从营地上空笔直的坠落。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尽是剑痕,大片血浆不断从他残破的身体内喷出,他身上那件金色甲胄不断喷出刺目的电光,无数甲胄残片纷纷从他身上脱落。
虞蒙和几个盟友站在虚空中,带着一丝猎人欣赏陷阱中猎物的冷酷目光,笑盈盈的看着被困在剑阵中的本土军团大营。
“是姬昊那小子!”屠灵尊主朝着身边的虞惑分身阴恻恻的冷笑着:“营地外的大阵,是一座剑阵……看看那些被击杀、被重伤的人身上的伤口,里面那凌厉的剑意,也只有禹馀道人一脉门人才有如此凌厉的剑诀。”
兴奋地喘了一口气,伽族将领笑道:“困住我们的阵法非常的玄妙,非常的……危险!所以,大家一定都想第一时间离开这里,但是只有九十九个幸运儿能够跟着我第一时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