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粗暴的刑天

仔细看去,这只黑漆漆的大手内密密麻麻的尽是无数扭曲成一团的人族面孔,而他手臂上的黑毛,每一根黑毛都是无数人类的躯体前后链接拼凑而成。这支黑色手臂上怨气浓烈、煞气冲天,大手距离姬昊还有数百里远,姬昊就觉得浑身都好似浸泡在了下水沟的污血中,五脏六腑都在翻滚。
‘咚’的一声巨响,姬昊彻底绞杀了巫弼,刑天已经犹如一块巨大的陨石,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他弯下腰,用双乳所化的巨眼冷冰冰的盯着刚刚从玉台废墟中爬出来的帝勖和一众公孙氏的长老!
‘咔嚓’一声巨响,大片雷火奔涌,一团黑气被打得烟消云散,四周黑气中巫弼的惨嗥声更加凄厉:“姬昊,我记住你了,我记住你了!魔主救命,救命啊!”
“哇喔!”姬昊骇然、惊然看着刑天:“这家伙,我喜欢!”
“姬昊小儿!”一个低沉、沙哑、没有任何情感波动的声音从那黑洞中传来:“吾有事在身,分不开手来亲自对hetushu.com付你……今日一剑,来日必报!”
大片大片的黑气凝固在虚空中动弹不得,丝丝缕缕犹如发丝的细小黑气同样在空中乱窜,却依旧逃不出姬昊的掌控。滚滚黑气中传来巫弼绝望而愤怒的咆哮,各种稀奇古怪的禽兽咆哮和人声咒骂声不断传来,黑气中突然有无数狰狞的面孔浮现。
“来而不往非礼也,原始魔尊……接招!”姬昊长啸一声,他手一指,原本笼罩整个盘古姆大陆的太阳星光骤然凝成了针尖般大小一点金芒,姬昊一手将盘古剑丢出,这一点金芒落在了盘古剑的剑尖上,盘古剑骤然‘铿锵’一声,化为一道弥天极地的金色剑虹狂斩而出。
金色剑虹一个翻卷,顺着黑色大手一路斩去,就听‘噗嗤’一声巨响,从大手的中指尖端一直到手肘部位,姬昊一剑将这大手劈开,大片黑气不断从大手中喷出,然后迅速被一片金色的烈焰引燃。
姬昊手指剑虹,全部神念都凝聚在了那支当m•hetushu.com头落下的黑色大手上,开天一击发动,姬昊骤然看到了那支黑色大手中一丝几乎无法察觉的破绽。
巫弼绝望的悲鸣了一声,他声嘶力竭的哭喊哀求,却没能换来原始魔尊的半点儿怜悯。
“原始魔尊!”姬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第一时间一拳轰在了盘古钟上,一声钟鸣震荡虚空,滚滚混沌之气化为一道道氤氲光霞披挂在姬昊身上,牢牢挡住了四面八方侵蚀而来的邪气、秽气。
虚空中突然一荡,姬昊的头顶一个直径百里的硕大黑洞突然出现,一只黑漆漆密布黑毛的巨大手掌呼啸着从黑洞中探了出来,一把向巫弼所化的黑气抓去。
姬昊冷笑一声,神念动处,全身法力犹如洪水一样注入盘古剑,剑虹遮盖了整个天空,无数条剑光围绕着头顶黑色的手臂一阵乱劈乱砍。原始魔尊痛呼一声,这支黑色大手被姬昊剑光悍然搅得粉碎,无数黑气漫天乱飞,却被太阳之力彻底引燃。
无边秽气、邪气m.hetushu.com劈头盖脸的向姬昊涌了过来,姬昊只觉得心头憋闷,就连道胎上的灵光都隐隐黯淡了几分。这就是原始魔尊的力量,盘古世界最邪恶、最污秽的力量,更是盘古世界一切‘恶’的根源,是盘古世界最极端、最可怕的力量之一。
姬昊懒得听巫弼的谩骂,抖手就是一道狂雷轰了过去。
姬昊全力运转大道磨盘,毁灭大道凝成的磨盘上一丝丝黑色神光急速闪烁,一道道污秽邪恶之气不断被磨盘吞噬,一阵碾磨后化为一缕缕盘古世界最为精纯的世界本源之力被姬昊吸纳。
太阳之力,最能破魔;盘古剑中更融入了盘古圣人开天辟地的大斧,杀伤力堪称盖世。
就算是盘古世界最邪恶、最污秽的力量,只要他‘存在’,那么就是可以毁灭的!
姬昊抡起盘古剑,冲着巫弼所化的黑气一卷,就听一声悲鸣传来,漫天黑气被他一剑扫荡得干干净净。
巫弼残躯被金光一照,浑身血肉当即融化,大片黑色浓浆从他体内喷出,化为和-图-书滚滚黑烟向四面八方逃窜。巫帝有滴血重生之能,巫弼化魔之后,更是魔威炽烈,这些黑气哪怕只要逃出一丝一缕,他就能吞噬生灵精血再度重生。
随之姬昊一拍自己后脑,一道灵光冲天而起,通体金光四射、紫气弥漫的大道磨盘呼啸而出,在姬昊脑后缓缓旋转。造化大道、毁灭大道形成的两扇磨盘一个顺向、一个逆向交错旋转,一股股奇妙至极的吞噬之力凭空而生,头顶黑手放出的邪气、秽气居然被大道磨盘快速的吸纳了进去。
“姬昊小儿,做事……不要做绝了!”黑气中,一张巫弼的大脸突然冒了出来,他龇牙咧嘴的朝着姬昊厉声咒骂:“魔主不会放过你们!今日你伤损我魔体,未来……”
巫弼所化的黑气中,巫弼声嘶力竭的声音不断传来:“魔主,救命!”
‘哗啦啦’一声,帝勖的整个行宫被腥味冲天的尿水冲得支离破碎,帝勖和一众公孙氏的长老更是被滚滚洪水冲出了数十里地!
原始魔尊沉默了一阵,高空的和图书黑洞缓缓合拢,他冷漠的说道:“废物,没有救你的价值。”
“逃不掉了!”姬昊放声大笑,炽烈金光死死锁定了巫弼身体中喷出的黑气,他手一指,盘古钟喷涌出无边混沌之气冲上高空,钟声轰鸣震荡天地,一道道氤氲气息封锁虚空,连带先天元磁力场一并将四周虚空锁得固若金汤。
有大道磨盘上无量功德形成的金光紫气护体,原始魔尊黑手对姬昊道胎的压制顿时荡然无存。
就在刑天的咆哮声中,这个粗暴、狂野的家伙突然丢下了手中的盾牌和大斧头,一把解开了战裙,掏出了他那条雄伟雄壮的小兄弟,一泡尿水犹如九天飞瀑一样倾泻而下。
“破!”一声大喝,姬昊全力挥出了这一剑。
“当代人皇?”不等帝勖和他身边的那些长老、族长等人族高层开口,刑天已经粗暴咆哮起来:“一众牲畜不如的东西,怎敢窃据人皇之位?若是你们这些废物都能成了人皇,我人族哪里还有希望?”
太阳真火纯阳至刚,乃一切阴邪魔祟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