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噤若寒蝉

但是天地造化之妙就在这里了,龙族的灵魂力量孱弱,他们体内自然而然就有一颗龙珠凝聚。龙珠凝结了龙族全部的精魂、精血,蕴藏极其强大、神妙的力量,龙族就是通过龙珠来操控自己强大的躯体,龙珠对龙族而言就堪比人族的三魂七魄!
所以,除了没有脑袋、形象有点吓人之外,刑天的所有生理机能都和常人无异,甚至更加全面、更加强大。
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脑袋被人砍掉了,刑天居然以双乳为眼,以肚脐为嘴,而且他还能思考、还能行动、还能活蹦乱跳的和人战斗,甚至他的战斗力还如此的狂猛彪悍?
更重要的是——刑天的心脏内有一颗品质极高的龙珠!
在藏元子和巫弼的大战之前,帝勖已经喝多了酒。醉酒之人最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被‘洪水’冲走时帝勖惊慌失措双手到处乱抓,更是张开大嘴嘶声呼救。一不小心,刑天释放的热腾腾的‘洪水’就顺着他张开的嘴灌进了好几口。
刑天这老和图书家伙,那是人族上古神话中的传说级人物啊!
刑天的双眼分明是两颗先天灵宝级的宝珠,两颗宝珠内蕴先天阴阳之气,虽然档次上比不上太阴太阳之力,却也是绝阴、至阳中凝聚的一点精魄,拥有无穷造化之妙。
断头之后,刑天这盖世凶神居然强行吞吐天庭灵萃,硬生生的在胸腹上生出了双眼、大嘴,凶悍绝伦的他继续鏖战,最终还是天庭借助天地大阵将他重伤,却也只是伤而不死,这家伙扛着大板斧雄赳赳气昂昂的跳下不周山,除了没了脑袋,他堪称全身而退!
“帝勖毕竟是小娃娃不懂事,刑天啊……这种人,不要招惹,应付过去就是了吧?”但凡知道刑天凶名的部族长老和各部族长,一个个眨巴着眼睛不吭声,没有一个人响应帝勖的命令。
传说中,刑天觉得天帝对人族不公,所以一个人孤零零的拎着一把大斧子就冲上了天庭就是一通乱砍乱杀。那一战被刑天活活劈死的正儿八经的天神就http://www.hetushu.com有上万之众,普通的天兵神将至少被他干掉了百万,五大天帝联手围剿刑天,也被他重伤三人,最终力竭被中央天帝一剑砍掉了脑袋。
如此凶神恶煞,谁敢去找他的麻烦?
数十里外,帝勖还在指着刑天大吼大叫,一众公孙氏的长老、那些大氏族大部族出身的族长、长老们纷纷保持沉默,一个个用极其异样、极其诡秘的眼神看着刑天。
独战天庭、全身而返,如此丰功伟业,恒古以来唯有刑天一人!
姬昊放开神识,好奇的在刑天身上扫来扫去。
“你们上啊,上啊,谁杀了这家伙,我重重的赏他!”帝勖犹如杜鹃啼血一般嘶声尖叫:“你们怎么不上?你们敢不服从我的命令?我是人皇帝勖,我是帝勖啊!”
‘哇、哇’呕吐,很快帝勖就吐得肚子空荡荡的,连惨绿色的苦胆水都吐了出来。
他居然被人用尿水喷了满身,甚至他还……
但是帝勖还在疯狂的呕吐,干呕不止的hetushu.com他闻到自己身上那刺鼻的异味,再回想刚刚在‘洪水’中身体乱翻乱滚时吞下去的那几大口……帝勖想死!
这老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但是在盘古世界的西荒大陆上,起码有一千个大部族以刑天为部族图腾,有数百个大部族以‘刑天’为姓氏,遵奉刑天为自家先祖!
帝勖和一众长老被滚滚‘洪水’冲出了数十里地,沿途一应营房、帐篷被冲得稀烂,无数辎重粮草都被带着刺鼻异味的‘洪水’浸得湿透,损失堪称惨重。
好容易‘洪水’冲进了营地四周的大小河沟,帝勖被几个公孙氏的近卫从泥泞中扶了起来。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帝勖‘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什么美酒佳肴、时令鲜果,他连三天前的隔夜食都吐了个干干净净。
粗暴、无礼、率性而为,这就是上古之时敢于对天帝挥动大斧头的刑天!
神识扫过刑天的双眼和大嘴,姬昊不由得骇然瞪大了眼睛。
龙珠者,龙族全部精魄集大成者。龙族继承和_图_书了盘古圣人的强悍肉身,但是他们先天的灵魂力量弱小得可怜。按理说,以龙族孱弱的先天灵魂,他们根本无法操控强悍的龙族躯体。
偌大的营地内安安静静的,就连平日里最喜欢好勇斗狠的那些彪悍战士,也都一个个恭谨的低下了头颅,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如此凶神恶煞,居然是从天外返回盘古世界……难不成这么多年,他都一直在鸿蒙混沌之中晃荡?
“杀了他,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帝勖眼珠子通红的抬起头来,十几条湿漉漉的头发黏在他的脸上,还在不断的向下滴水。刺鼻的异味就在他鼻头回荡,帝勖歇斯底里的跳着脚的指着刑天厉声嘶吼:“谁杀了他,封伯、封侯……你们要什么赏赐,都可以!”
刑天的心脏中,起码有一颗堪比太古龙帝的龙珠,他的三魂七魄已然与这颗龙珠融为一体,寄生在心脏深处操控全身。不仅如此,心脏和龙珠融合后,刑天的心脏变得格外的强横强大,可以为他的身体提供更加强悍澎湃的动力。和_图_书
不要说现在的帝勖身为人皇,位高权重的他奢华享受惯了,就算当年他还是公孙氏内一个不起眼的纨绔浪荡子的时候,他也是锦衣华服、两手不沾阳春水的贵公子啊!
身高万丈的刑天双手叉腰,犹如一座小山一样稳稳当当的站在地上,他弯腰看着狼狈不堪的帝勖等人,忍不住‘哈哈’狂笑。他的笑声激荡空气中的水汽,顿时在他身边有大量的云雾升腾而起,顺着他的身体一路浮了上来,在他头上凝成了一朵血色云盖。
公孙氏的一众长老也被刑天不按照常理出牌的手段弄得惊愕呆滞,犹如被吓呆的鹌鹑一样不知所措。他们惊恐、茫然的看着刑天,看着那无头的巨大身躯,看着他胸口上的两只大眼睛、小腹上的那张血盆大嘴!
而刑天的大嘴本体,赫然是一尊黑漆漆拥有可怕吞噬力的大鼎。这口大鼎时刻吞噬着四周的天地元气,将其转化为血肉精气不断补充刑天的消耗,所以刑天虽然没有了头颅无法进食,但是他的身体依旧能不断滋生精血、壮大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