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三彭对魔尊

一个轻轻柔柔、有气无力的声音在虚空中轻轻的传播开来:“你要脱困,就要屠尽人族……人族全灭了,你让我兄弟三人如何参悟大道,掌控盘古?”
来一个飞出去一个,来一万个飞出去一万个。无数战士呼啸着向姬昊冲杀过来,就有无数人影扎手扎脚的被丢出去了老远。
但是所有巫咒都犹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儿回应。大道磨盘就在姬昊身后缓缓旋转,无数巫咒袭来,全被大道磨盘一口吞下,转化为一丝丝天地元气反哺姬昊。
天空、大地、海洋,每一片草叶、每一缕清风、每一粒砂石……盘古世界的每一件物事都被这种奇异的情绪波动浸透。除开姬昊这种拥有盘古钟这等异宝护身的人,其他所有生灵的躯体、甚至是他们的灵魂都被这种微妙而神异的情绪波动浸透,进而随着这种细微的波动微微的荡漾起来。
长啸一声,刑天周身火光闪烁,骤然化为一道火流星冲上了高空,几个闪烁间就到了极高的天穹处http://www•hetushu•com,然后用尽力量朝着天空大声嘶吼。滚滚吼声如炸雷一般传到地面,无数东夷战士东摇西摆的坐立不稳,一头从坐骑上扎了下来。
姬昊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想要问虚影一些问题,但是无数被原始魔尊控制想要自尽,却被那淡淡白光中的人影制止的人族战士同时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三彭,你们真把本尊不当一回事么?你们焉敢阻挡本尊?”
这就好像,原本盘古世界是一副清清楚楚的水墨画,突然有人在这一副巨大的水墨画上泼了一盆用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炖成的稀粥,于是清晰清楚的水墨画就逐渐的模糊了、朦胧了,整个画卷都被稀粥覆盖了。
姬昊头顶盘古钟放出丝丝混沌之气挡住了无数箭矢,刑天任凭箭矢扎在他身上,无论箭矢上是爆破符文还是穿透符文,又或者各种稀奇古怪的邪门巫咒,他身上一道血煞之气来回滚动,所有箭矢碰到血煞之气就www•hetushu.com立刻粉碎。
随着天地的荡漾不断加剧,姬昊隐隐觉得,他对天地法则的领悟逐渐变得困难,他已经掌握了许多精髓的造化大道和毁灭大道,还有太阳、太阴诸般大道,似乎和他之间隔上了一层膈膜,朦朦胧胧的、难以再借助这些大道的力量!
“打不得,动不得!”姬昊皱着眉看着无数冲锋而来的人族战士,来自东夷的战士们骑着各色飞禽呼啸而来,地面上黑压压犹如潮水的重甲战士更是步伐隆隆快步冲来。
山头上,伏羲和帝舜眉头微微一蹙,然后同时叹了一口气,微微的摇了摇头。
除了熬制稀粥的人,其他人想要再看清这幅画卷的真面目,就难如登天!
“呵,呵,呵,好,好,好!”原始魔尊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虚空中传来:“很好,你们不仅杀了巫弼,还屠了整个初巫一脉的苗裔,好得很,真是好得很!那些娃娃,可是我魔族的根子,是本尊看重的好苗子!你们既然敢对他们下毒手,那么m.hetushu.com……”
姬昊悚然动容,他算是明白了双方之间不可调和的对立冲突。
难怪藏元子和巫弼,有斗将和全面战争的争论,他们的所有念头,都来自于他们身后的三彭和原始魔尊!
刑天所在的天穹高度太高,单凭这些人族战士,他们根本不可能飞到这么高的地方进攻刑天。看似粗犷的刑天用最直接、也最无赖的手段,避开了和这些战士的冲突。
姬昊更是无赖,他就这么静静的站在离地不到百丈的空中,盘古钟护住全身,强大的元磁力场笼罩四周。只要有人靠近他身体方圆十里内,所有人都身不由己的被一股无形的巨力抛飞出去。
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诸般复杂到极点、细腻到极致的情绪波动从所有眸子里魔焰喷涌的人族战士体内扩散开来。这些情绪波动虽然微弱,却隽永而持久,一波波的向四面八方扩散了看去,似乎瞬间就传遍了整个盘古世界。
三千大道、无数的旁门左道,无法计数的天地法则都在荡漾。
和*图*书看数以亿万计的人族战士就要喋血当场,突然所有人的动作同时一僵,他们的眉心、心口、小腹上,同时有一道淡淡的惨白色光柱喷出。
每个人族战士身上的白光中,分别有一尊小小的人影出现。他们静静的盘坐在白光中,身形纤细而渺小,身躯微微透明犹如幽影,但是他们的气息却古怪到了极点,因为他们的出现,整个天地都似乎瞬间变得躁动了起来。
姬昊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这等力量——通过这种奇异的情绪波动,这些小小的人影,几乎影响到了整个盘古世界——姬昊放出神念静静的感悟虚空中的天地大道,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盘古世界的大道法则也因为这些奇异的情绪波动而荡起了一丝丝涟漪。
眸子里魔焰升腾的人族战士们茫然的看着姬昊,无懈可击,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姬昊。有藏身在战士当中的巫祭念诵咒语,想要用巫咒之术咒杀姬昊。
无数人族战士铺天盖地的冲杀过来,而且他们都还是各部的精英,真正的精锐战士!m•hetushu.com
于是太阳星的光芒犹如水波一样荡漾了起来,周天洪荒星辰微微的晃悠着,就连恒古不变的星轨都发生了细微的错乱,一些玄妙不可测的天地法则,比如说轮回、比如说四季……这些常人无法感受的法则变幻,也开始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天空中、地面上,无数眸子里魔焰升腾、完全被心头原始魔种控制了全部意识的人族战士纷纷举起了手中兵器,用力的向自己的脖颈劈下。
“哼!”刑天冷冷的哼了一声,他用力紧了紧手中斧子,微微扬起了手,却最终按下了心头杀意:“撤……某刑天,没办法用斧子对准自家的儿郎!哪怕他们……再不成器!”
半空中,姬昊骇然看着这些动作整齐、同时自尽的人族战士——人人心头都有一颗原始魔种,岂不是人人都可能被原始魔尊驱动着自杀当场?
天空在荡漾,大地在荡漾,海洋也在荡漾,天地万物都在荡漾。
神魂虚空中,虚影的声音悄然响起:“所以,唯有纯粹的、属于自己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