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狰狞獠牙

蚐道人在云端之上放声大笑,双眸中清光隐隐,死死盯着垚山城正中议事大殿的方向。
蚐道人微微笑着俯瞰下方,他的声音突然在大殿中响起:“伏羲……还记得当年雨夜持刀,追杀于你的那少年么?那是我的一具化身,你连中七十二刀居然未死,可真是命长啊!”
“帝勖发疯了么?”姬昊站起身来,看着神镜中的动静,仔细查看了一番那些人的神态,姬昊摇了摇头:“不是帝勖,是原始魔尊,他想要干什么?”
伏羲目光深沉的看着蚐道人,他缓缓点头:“果然,无数年来,在背后一次次妄图扼杀我人族智慧传承,力图将我人族变得和山林禽兽一般无二的人……是你啊!”
就看到帝勖大营中,各部的族长、长老,还有他们麾下最骁勇善战的将领、最睿智善谋的巫祭,还有他们各部最最不凡的年轻精英,但凡各部的菁英力量纷纷冲出了营地,迅速汇聚在他们身边。
蚐道人微笑着看着伏羲:“你们人族,要智慧做什么呢?我http://m.hetushu.com需要的就是你们强大的繁衍血脉,需要你们快速的繁衍后代、壮大族群……除此之外,你们越是天性纯真淳朴,越是自然纯粹就越好……”
更不要说姬昊刚刚还炫耀了一把武力,太阳金火在弹指间将虞族的本土军团烧成了一片飞灰,如此恐怖的力量,帝勖身边谁能挡得住?姬昊可是天地赐封的天帝,能够调动天地巨力,帝勖身边的众多长老、族长修为再强,那也是凡人!
东公出手,一面神镜悬在大殿顶部,众人通过神镜,清楚看到了帝勖营地中冲出的两支大军——所有人都是凌空飞行,很显然他们当中最弱的也都达到了巫王境界!毕竟人族只有巫王境才能御空而行,普通大巫根本没有飞行的能力。
一身大红宫裙,头戴金冠、手持金杖的龙母带着噬心九子出现在半空,满脸是笑的龙母趾高气扬的看着帝勖,放声笑道:“人皇小儿,你就自顾自的吃喝玩乐吧,人族大事,你这废物小儿就不用和_图_书插手了……嘻,你插手又有什么用呢?”
“但是你们居然有胆子回来?你们哪里来的底气?哪里来的胆量?”
一声长啸,龙母举起手中金杖向东西两个方向分别一指,已然入魔的各部族长、长老迅速带着各部菁英浩浩荡荡的向正东、正西两个方向的异族殖民圣尊大营冲杀过去。
众人无语,一个个愁眉苦脸的看着固若金汤的垚山城。
帝勖大营中顿时一片兵荒马乱,各部的普通士卒浑然不知道自家首领去做什么,他们也不知道是要跟上去还是继续留在营地中。一时间到处都是人声马嘶,无数的士卒犹如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双手一紧,好好的一柄黑玉如意,顶级的先天灵宝,硬生生被钧道人掰成了两段。一缕缕先天灵光从如意中流散开来,隐隐可以听到如意中的低声悲鸣。
“你们想要干什么?造反么?”帝勖疯疯癫癫的追了出去,看着迅速聚集起来的各部菁英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你们想要做什么?给我回来,回来http://www.hetushu.com!”
蚐道人把玩着手中黑玉如意,不以为然的摇头一笑:“不过回来了又怎样?尔等不过区区凡人,就算有几分凡人的智慧……这盘古世界,究竟是力强者胜!”
以凡人之力对抗天地,这种人倒是有,但是帝勖身边一个都没有!
帝勖大营中的乱相迅速惊动了姬昊麾下的斥候,各处斥候将情报逐层上报,很快就汇聚到了垚山城中。
伏羲抬起头来,黑白二气在他身后凝成了一副巨大的先天八卦图,大殿的屋顶骤然变得透明,他眸子里黑白二气喷出数万里长,众人顺着他的目光一路望了过去,顿时看到了高空中的蚐道人和原始魔尊。
就在帝勖暴跳如雷怒声咒骂时,他身边的众多长老、族长突然浑身喷出了淡淡的黑烟,这些各部的首领眸子里闪耀着黑色的魔焰,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他们动作僵硬犹如行尸走肉,大踏步的闯出了议事的大帐,随后就大声的呼喝起来。
“冲杀出去的,全是帝勖会下各部菁英。”伏羲摇和-图-书了摇头,沉肃如水的脸上无悲无喜,充斥着一股透彻、明悟的神光:“看这些人的神态,个个都是心神入魔被原始魔尊驱动,但是出动的人马却又只是各部菁英,那些普通战士并没有出现……和当年一般无二,又开始暗地里铲除我人族菁华了么?”
轻轻一叹,蚐道人淡然道:“什么智慧,什么文明,乃至著书立传、薪火传承……这些东西,你们要来做什么?吃,喝,睡,男女媾和,你们会这些就够了,何必追求那些有的没的东西?”
“伏羲氏,当年你们一个比一个逃得快,只留下了一具分身留守人族,你们莫非已经察觉了什么?可惜,可惜,当年就该将你们彻底抹杀,但是你们溜得太快,而三彭又被盯得太紧。”
歇斯底里的帝勖疯狂的叫嚣着,他勒令众人赶紧想出法子来,一定要杀了姬昊和刑天,洗刷他被‘洪水’冲走的奇耻大辱!
随手将两截如意丢向了地面,蚐道人兴奋得喃喃自语:“开始了,开始了……钧道人,你还藏头缩尾的不肯露面么?http://www•hetushu.com你和你的三个徒弟,究竟要藏到什么时候?莫非,你还指望那一花一木能够做点什么?他们的心性且不提,他们现在自身难保,你难道不知道么?”
摇摇头,蚐道人冷然道:“钧道人太善待你们这些蝼蚁,等我灭杀了他,一切自然不同。”
原始魔尊龇牙咧嘴的向大殿望了过来,很是凶狠的笑着。
帝勖所在的大营中,暴跳如雷的帝勖还在跳着脚向一众长老、和各部族长歇斯底里的放声咒骂,他也不顾那些长老都是自家长辈,震怒的他指着这些长老的鼻子挨个的骂了过去,有几个出身旁支的长老略微辩驳了几句,居然被他当众打脸!
垚山城内无数防御禁制,大殿内外无数巫符神纹,一切防御手段在他眼里尽皆无用,透过一层层霞光、结界,蚐道人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大殿中的伏羲。
垚山城的城防太过恐怖,无论填进去多少人马,都会被一口吞下,这么些天来,人族各部哪个不是损兵折将损失惨重?虽然那些兵马只是被垚山城生擒活捉俘虏了过去,但是损失也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