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鼎镇八荒

姬昊面前的原始魔尊突然身体一颤,浑身虚软无力的从天空一头栽了下去。
手指了指地,蚐道人继续道:“这地!”
“你,究竟是谁?”姬昊身体一晃,脚踏一缕金光直冲高空,几个闪烁间,他就来到了蚐道人面前,目光如剑死死盯着他。
手指一弹,‘啪’的一声响,玉璧上脱落了一小块碎片,蚐道人笑呵呵的说道:“盘古圣人开天辟地之时,盘古世界本源震荡,这就是钧道人。”
垚山城议事大殿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钧道人歇斯底里的宣告震动得说不出话来。这家伙疯疯癫癫,偏偏他却有这个力量去履行他说过的一切。不怕疯子,就怕疯子有足够的实力,这才是最吓人的。
姬昊对原始魔尊的回应是当心一剑,盘古剑带起一道黑漆漆的寒芒,瞬间穿透了原始魔尊的身体。
“姬昊啊,看他们一个个赶紧去死的样子,你感觉如何?”原始魔尊放声大笑。
蚐道人歪着头斜睨姬昊,他冷笑道:“怕?我m.hetushu.com怕什么?我为什么害怕?你是说天谴呢还是天罚?放心,无论是天谴还是天罚,我都不怕。除了钧道人,这盘古世界没有任何人能伤我一根毛发。”
姬昊心头一寒,这蚐道人实在是太强大了一些!
通体黑雾缭绕,周身邪气逼人的原始魔尊‘嗤嗤’的笑了起来:“有趣,有趣,这事情,却是我都没想到的……钧道人,蚐道人,姬昊,你说他们谁会赢?”
虽然下面疯狂去死的各部精英,和整个人族比起来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是收割了他们体内的魔种,原始魔尊起码能增强一倍的力量!
蚐道人将那金色水瓶交给了原始魔尊,随手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枚玉璧。他笑着对姬昊说道:“这玉璧,就是盘古世界三千大道,或者说,就是盘古世界的元灵所化。”
原始魔尊低头看着胸口上那碗口粗细的透明窟窿,满不在乎的笑着:“没用的,姬昊,你杀我一具法身,却灭不了我的元灵,我和图书有无数原始魔种,任何一颗魔种都能长成本尊……除非你能灭了人族,让我全部元灵重聚,还要你有那能耐彻底灭杀我的元灵,你才有可能真正杀了我!”
大鼎坠向了盘古姆大陆各方,却有一口大钟端端正正的向垚山城的方向坠落。
一缕缕黑气不断在伤口内汇聚,原始魔尊胸口的伤迅速愈合。
姬昊沉默不语,突然他惊喜的抬起头来向太阳星的方向看了过去,七点青蒙蒙古朴厚重的光点在高空中突然出现,伴随着沉闷的风雷激荡声,七口巨大如山、高达百万里的三足巨鼎呼啸着从高空坠落。
大笑声中,蚐道人脚踏一道流云瞬息远去,简简单单的云光,却比姬昊驾驭天地金桥穿梭虚空还要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弹指间他就飞出了姬昊的视线,就连调动太阳星光朗照周天,却也找不到蚐道人的身影。
原始魔尊笑得格外灿烂,这些飞蛾扑火一样向那些异族殖民圣尊的大营冲杀的各部精英,可都是hetushu•com被他魔种掌控了心神……能够一次消灭这么多人族,原始魔尊真的是胸怀大畅,快慰非凡。
片刻之后,蚐道人手指一弹,玉璧上脱落了比刚才那碎片略小了一丝的一块:“而这,就是我!所以,只要灭杀钧道人,这天、这地、这无量生灵,就尽在我一念之间!”
“我……”蚐道人神态诡秘的笑了笑:“我和钧道人是同样来历,无非比他晚生了片刻,却就让他占了大道先机。”
姬昊沉默不语,只是看着不断怪笑的原始魔尊。
怪笑了几声,蚐道人突然‘嘘嘘’了几声,他故作思虑的皱起了眉头,思索了许久这才笑道:“不,不,还有一人可以伤我!哈,如果盘古重生,加上他那柄要命的大斧子,倒是有可能彻底灭杀我。但是盘古……哈哈,哈哈,哈哈哈!”
低头看看瓶中黑漆漆的血浆,蚐道人笑着向伏羲、姬昊等人点了点头:“时机也差不多了,我既然顺利脱身了,也就不想浪费气力……多年的绸缪准备,http://m.hetushu.com就这几日,必须分一个高下胜负。”
垚山城的大鼎上,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副和原始魔尊生得一模一样的图影。
“我说,不管他们谁赢,最终赢的,都可能是我!”原始魔尊兴致勃勃的看着姬昊:“你知道么,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取而代之的机会。如果你我联手,很有可能……”
高空中,一道白光闪过,蚐道人手一引,一个造型奇异的金色水瓶就到了他手中。
一声巨响,大鼎上无数山川河岳、社稷生灵的图影变幻莫测,一道恢弘壮阔的青色神光从大鼎内喷出,瞬息间横扫四面八方。
垚山城正位于当年不周山的原址,乃是盘古姆大陆的天地中枢所在,这口大鼎笔直的落下,快要落地时却变得和蒲公英种子一样轻盈,很是轻巧的落在了垚山城正中的一座广场上。
他用力的拍了拍胸膛,向姬昊很认真的说道:“不过,你的剑真是可怕,连我无上魔躯都能轻松洞穿,内蕴杀机居然连我魔躯都要耗费这么长时间才能愈和_图_书合,好剑,真个是好剑。”
那些向着异族大营疯狂冲击的各部精英七窍中同时喷出黑色的血迹,他们大口大口的吐着黑血,眸子里的黑色魔焰骤然消散,神智很快回复了清明。
手指了指天,蚐道人笑道:“这天!”
姬昊低头看了看那些正在疯狂向两座异族大营冲杀的各部精英,冷厉的喝道:“你就不怕么?”
不知道想到了何等得意的事情,蚐道人仰面向天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他转过身,接过原始魔尊手上的金色水瓶,懒懒散散的说道:“徒儿,这等后生小儿,为师懒怠出手。杀了他吧,等为师大功告成,也封你一个天庭魔帝玩玩!”
右手食指向四面八方指了一下,蚐道人大笑道:“这偌大的盘古世界,无边生灵,无垠虚空,终得要我一言而定!若是我得不到,就毁了他,仅此而已!”
怪笑一声,原始魔尊向地面指了指:“只不过,虽然他让我杀了你,但是你有至宝护身,杀你不易……不如,我们先欣赏一下,看看这些人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