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惊醒

“木道人,花道人……你们的分身却不和你们本尊联系的么?”姬昊大喝了一声:“醒来,醒来,醒来!你们老巢都要被人给翻过来哩!”
无论如何,这是她兄长的身躯,她不能让他流落在姬昊手中。
一道道七彩人影当头向姬昊扑了过来,诸般幻象不断闪烁,浓香、雾气、诸般曼妙的仙音乐曲绵绵不绝。姬昊大喝一声,双拳用尽全力狠狠轰在了盘古钟上。
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的一众门人也是各种奇宝接连丢出,鲲鹏、相柳还有噬心九子一个个被打得焦头烂额不断后退,却被玄都道人放出一轮阴阳八卦死死吸附住,是退也退不掉、打又打不过,一个个狼狈无比的连连嘶吼。
高有数万里的巨大桑木通体烈焰熊熊,一圈圈火光环绕着巨大的树干,古恶童子喷出的白骨箭矢落在火光上不断发出‘嗤嗤’脆响,眨眼间就被烧成了一缕缕轻烟。
“原来如此!”两尊神人同时坐直了身体,他们分别伸出一只手紧握在一起,周身突然有和*图*书大片金色烈焰席卷而出。
古恶童子所化的巨大骷髅头怒啸着向姬昊冲了过去,姬昊用无双元龙震碎了她喷出的白骨神光,这让古恶童子恼怒到了极点。她张开大嘴,无数点拇指大小的白骨神光化为一支支箭矢向姬昊乱打,白光所过之处,虚空中留下了一道道惨白色的痕迹。
姬昊回头望了一眼战团,不由得放声大笑。
龙母在怒吼咆哮,歇斯底里的朝着她兄长的尸身放生怒骂。
很明显,混沌元龙兄妹两,当哥哥的才是主战力,龙母在她兄长活着的时候就不是他的对手,极恶禹馀用秘法炮制了无双元龙一番,将他的凶性和战斗本能提升到了极致,龙母刚刚和无双元龙一交手,就立刻落入了全面下风。
龟灵更是一声长啸,嘴里猛不丁的喷出一道黑色水雷,一声雷霆炸响,和她放对的七八个道人被炸得全身焦黑、肢体粉碎,一个个狼狈的向后连连倒退。
东皇车辇犹如一轮大日悬浮虚空,无双元龙目无感和*图*书情的盯着龙母。被极恶禹馀炼化后,无双元龙已经成了姬昊手上杀伤力最强的战争工具,任凭龙母吼破了嗓子,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咚咚’两声响,两人的身体突然湮灭成无量金光,随后从金光中,逐渐有两条人影冉冉凝聚。
“鸦公,老扶桑,交给你们了!”姬昊‘哈哈’大小,大袖用力一挥,鸦公拎着扶桑木所化的木杖从他袖子里窜了出来。看到满天白色箭矢落下,鸦公不敢用自己的身体硬抗,他用力的将扶桑木手掌往虚空一杵,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扶桑木恢复了原本形态。
“蠢货!醒醒吧,不要拦着我!”
“你,你,你……当初就该将你吞掉,将你全身精血化为我的!”龙母恼羞成怒的吼了一声,她顾不得追杀姬昊,拎着沉甸甸的金杖恶狠狠的向无双元龙杀了过去。
无双元龙眸子里喷出数里长的血光,他抡起巨大的爪子,长长的龙尾疯狂的抽打着虚空,犹如疯魔一样向龙母迎了上去。虽然只是一具死去的hetushu.com尸体炼制成的傀儡,但是无双元龙的战斗意志却更加的纯粹圆润,一招一式宛如天成,打得龙母狼狈不堪!
‘嗤嗤’一声响,龙母身上多了几条深可及骨的伤口,无双元龙的爪子撕开了她的鳞甲,差点没把她的身体撕成了两半。
龙母气到了极点,恼怒到了极致,更是害怕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咚’的一声巨响,盘古钟上一尊顶天立地的人影悄然浮现,蒙蒙清辉化为大片光雨从高空洒落,轻柔的落在了这块圆形的陆块上。无数七彩人影被清辉泼中,无不发出凄厉的尖啸声狼狈的向四周逃窜,清辉冉冉落在了两尊躺卧在地的神人身上,他们突然睁开了双眼。
他们的眼睛里有四季轮回,有生死轮转,有日月星辰周天星宿周而复始,有三千世界亿万众生在红尘中挣扎徘徊。姬昊和他们对视了一眼,就好似在一弹指间度过了无数量劫的岁月,甚至觉得自己的道心都变得古井无波、死气沉沉,宛如一个修炼了无数量劫的老人。www.hetushu.com
“三彭!!!”龙母气急败坏的吐出了一团金光挡住了飞扑而来的无双元龙,歇斯底里的朝着高空怒吼了起来:“你们请来的,怎么都是一群废物?没一个中用的!没人了么?挡住姬昊那小子!”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长啸传来,阿宝手持一柄紫电四射的大锤,犹如旋风般连续数十锤轰在了藏元子身上,硬生生将藏元子三头二十四臂的法相打得支离破碎。藏元子惨嚎一声飞出数十里远,狼狈的趴在云团上连连吐血。
“寂灭……大成!”姬昊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眼睁睁的看着那菩提树和七彩神莲随之湮灭。
扶桑木轻轻的哼了一声,瞪大眼睛看向了龙母:“你们怎么招惹了这条凶婆娘?当年可是祖龙都拿她没办法的……毕竟是一夜夫妻百夜恩……祖龙把她镇压在海眼的时候,可是很轰动呢。”
无数年被镇压在海眼中,她已经对那种不见天日的生活厌烦、恐惧到了极点。她不想再被镇压上无数年,但是她清楚,如果真被姬昊唤醒了那http://m.hetushu.com两尊沉睡的圣人,她铁定没好下场!
无当、金灵连同禹馀道人门下一众弟子更是大显身手,他们结成一座剑阵,剑气纵横间藏元子的一众师弟被打得遍体鳞山,超过一半人瞬间被斩了肉身,只剩下道胎元灵狼狈逃窜。
古恶童子的大嘴猛地闭合,她用一种见鬼的目光呆呆的看了扶桑木半天,身体一晃化为女童模样,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弹指间窜出了数百里,古恶童子火急火燎的加入了古尊道人的战团:“大哥,我来帮你!”
“古恶童子?”扶桑木的树干上出现了一张硕大的面孔,他眯着眼看着古恶童子,慢吞吞的说道:“当年抽了你一树根,小家伙长好了伤疤就忘了痛么?”
“你们三个蠢货,知道这两个家伙被困在这里,怎么不趁早下手弄死他们?”龙母絮絮叨叨的抱怨着:“看看你们弄来的都是一群什么样的蠢货,一个有用的都没有,一个有用的都没有,全都是废物,废物,废物!”
鸦公蹲在扶桑木的树干上,歪着脑袋看着陷入了苦战中的龙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