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人族的大夏

最终一条绵延亿万里,将整个盘古姆大陆都缠绕了三圈的恢弘气运冲天而起,一连冲碎了无数道罡风、流云,没入了洪荒星空,震得整个星空乱颤,无数星辰全都剧烈的翻滚起来。
“姒文命!”伏羲回过头,向姒文命大喝了一声。
伸出两条纤细的手臂,黑色的手臂上大片黑雾升腾,盘虞向着蒲阪的方向虚握手掌,就听‘咔咔’巨响声不绝于耳,蒲阪四周的虚空一阵风起云涌,一道无形的、强大得离谱的力量向蒲阪碾压了下来。
诸如虞囫,他来自盘琻世界,那是一个金属生灵占据绝对优势的世界,虞囫眉心竖目消散后,他和盘虞世界本土的联系骤然消失,他的皮肤逐渐蒙上了一层金属寒光,他的五脏六腑也开始逐渐金属化,肉体强度在快速的增强。
又是一步迈出,虚空再次被拉出一条极大的裂痕,沿途数万座大大小小的浮空山峰正好位于这条裂痕上,所有的浮空山峰全部消失,全被盘虞的身体吞噬一空。
随后,从和_图_书祈并祭坛中,一道道巨龙般的气运呼啸而出,不断注入了这道人族气运之内。
“这个世界的每一块石头,都蕴藏了这么强大的本源。和盘虞世界相比,那个残破的世界,一点儿油水都榨不出来了,他早就该毁灭了。”
此刻他们的气息在急速的变化,他们融入了泉水,他们从漆黑污秽的墨汁,逐渐变成了和那些殖民世界一般无二的各种泉水。
这些来自殖民世界的虞族圣尊们,他们感悟、融合的不是盘虞世界的本源大道,不是从盘虞本体内分裂出的三日九日代表的至高大道,而是他们自家征服的那些异世界的大道。
“该我们出手了!”伏羲通体放出明丽的金光,他微笑道:“受了人族无数年供奉,得了人族无量功德,以祈并之道成就了人族圣人,现在该我们出手了!”
“这一方天地,人族永远不是任凭人拿捏的棋子!”神农氏头顶一口古朴的四方巨鼎冲出,他身上同样有灿烂的金光涌出:“或许曾经http://www.hetushu.com是……但,以后不会是!”
如果说盘虞世界是一缸漆黑污秽的墨汁,那些殖民世界就是色泽各异的泉水。虞囫他们是一滴滴来自盘虞世界的黑色墨汁,无论他们身处何方,他们的气息都和盘虞世界相连。
蒲阪四周的平原上裂开了一条条绵延亿万里、深不可测的大裂谷,无形的巨力撕裂虚空,妄图将整个蒲阪从大地上连根拔起,然后揉成一颗泥团。
“盘虞世界的世界本源所剩无几,但是这个世界的本源是如此的强盛、如此的生机勃勃。”盘虞咧嘴一笑,竖目中寒光闪烁,隔着亿万里之遥死死的盯住了祈并祭坛。
不仅是强大,更有一种摆脱、一种脱离、一种不受控。
“为了不让我苏醒,他们在你们身上加以枷锁,那枚竖目让你们死后只能回归他们体内……他们不想让我回复一丝半点的力量!”盘虞‘桀桀’诡笑着:“但是,一切心机都终归无用,你们来自于我,你们的一切对我都没有和*图*书任何秘密可言……你们怎可能逃脱我的手掌?”
盘虞低沉的咕哝着,一步、一步的向着蒲阪,向着祈并祭坛上的那些正在急速突破的殖民圣尊逼近。
数十名通体金光翻滚的人族大能冲上了天空,他们一字儿排开,神态雍容自如的看着一步步逼近的盘虞。他们身边的金光连绵一气,镇压住了虚空,强行将蒲阪四周的平原上的裂谷一条接一条的愈合。
那些异世界的大道气息就好似潮水,一遍一遍的冲刷这些虞族贵族的身体和灵魂,将盘虞留在他们血脉中的烙印逐渐冲刷得黯淡、微弱。渐渐地,他们当中好些人的眉心竖目轰然碎裂,他们的外形同时发生了某些奇异的变化。
“是!”姒文命左手按在腰间轩辕剑的剑柄上,大踏步的走上了祭坛的台阶,一步步的走到了五色祭坛的顶部。他肃然拱手向四方一拜,然后挺起了胸膛大声喝道:“从今之后,人族再无氏族、部族之分……人族终将一体,其名曰……‘夏’!”
“你们,这www.hetushu.com些,贱种!”盘虞抓着一块黑漆漆的脊骨,正在往自己身体内装配,猛不丁的他感受到了无数条正在急速强大的气息。
一道道无形的气运之力,原本散兵游勇分离在人族各大氏族、各大部族的气运之力急速向蒲阪汇聚而来,急速汇聚在了祈并祭坛上,汇聚到了姒文命身上。
“有趣的贱种们!”盘虞‘呵呵’笑着,他满不在乎的将手中脊骨装回自己的身体,然后掐着手指计算起来:“还有一块腿骨流落在外,居然没能收回?嗯,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是耗费一些世界本源,重新生长出来就是。”
“你们源自于我,你们终究应该回归于我,你们口诵三日九月之名,他们却无法对你们加以援手。”盘虞的胸膛内亮起了十二色光团,三轮大日、九轮圆月在他胸膛内急速旋转,三日九月光芒闪耀,但是所有的光和热都被盘虞的身体彻底吞噬。
“说这么复杂干什么?”轩辕圣皇长啸一声,他身后有无量军魂涌出,有无边剑芒冲天而起:和_图_书“一句话,以后谁也别想骑在我们人族头顶上拉屎……天不行,地不行,一切天地鬼神,都不行!谁不服,杀!”
‘咔嚓’一声,盘虞身边的虚空突然裂开了无数条极细的裂痕,他庞大的身躯微微向前一晃,他一步向蒲阪迈出了数百万里。他的身体所过之处,虚空被撕开了一条巨大的人形甬道,他的动作,就好像被封印在琥珀中的虫子突然动了起来,对琥珀本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夏’字出口,整个盘古姆大陆上空掀起了万里长风。
无数部族、氏族的宗庙祭坛上的祭祀之火骤然冲起来数十丈高,那些大氏族的祖庙中的祭火更是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冲天而起。蒲阪祭坛四周,无数氏族、部族的首领低头向祭坛跪拜了下去,于是无数氏族、部族的祖庙祭坛上的祭火越发炽烈灿烂。
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愉悦感在虞囫等人心头滋生,他们的境界和力量都在急速的提升,在祈并祭坛的帮助下,他们突破圣境的过程,就是他们和那些殖民世界彻底融合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