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石破天惊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不一样的岔路

珍姨挥了挥手,三人朝着远处走去。
少年石牧点了点头,迈步走进院子,管家和青袍老者没有跟进来。
“你是石牧?”珍姨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年石牧,说道。
马车不时轻轻颠簸起伏,辘辘前进。
“无妨,我刚刚给他服下了一枚青灵丹,暂时不会有事。”珍姨说道。
“你……别说话了。”少年石牧眼角抽动,开口说道。
同为武者,他明白力量的诱惑是何等之大。
少年石牧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也流出了两行清泪。
中年男子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微微有些喘息,似乎说话对他来说已经是极为费力的事情。
管家点了点头,带着两人走了进去。
原来当年父亲离开是这个缘故。
青袍老者脸色大急,便要朝里面走去,不过被珍姨伸手拦住。
少年石牧嘴角抽动了一下,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少年石牧背靠马车,闭目而坐,神情平静,似乎睡着了一般。
半空之中,石牧眼中现出复杂的神情。
“既如此,你为何还要离开?”少年石牧还是忍不住插话问道。
屋外三人轻舒了一口气。
少年石牧眼见此景,嘴角微动,不过还是没有说什么。
“可是……”青袍老者眉心紧锁,说道。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眼睛看向床边一个柜子。
青袍老者也安静的坐在一旁,没有开口说话。
“金兄,老爷现在情况如何?”青袍老者迎了上去,问道。
半空之中,石牧慢慢跟上来,平静hetushu.com的看着下面的一切。
进入城池,马车速度丝毫不减,一路朝着城内一个方向奔驰而去,片刻之后在一座庭院门前停了下来。
“情况不是很好,老爷现在凭借一缕真气硬撑着,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幸亏你们来的还算及时。”管家说着。
“牧儿……”中年男子嘴唇微动,吐出两个嘶哑的字。
马车里面只有青袍老者和少年石牧二人。
“牧儿,我想问什么就问吧,不必顾虑。”中年男子看到石牧的神情,问道。
马车一路奔驰,一行人走了月许,在穿过了几座城池,终于来到了丰城。
她旁边还有一个比少年石牧小一些的女孩,正是石玉环。
床上的中年男子听到声音,身体震动了一下,有些艰难的转过头。
就在此刻,他脸色忽然一变,弓起身体,剧烈咳嗽了起来。
“让我说下去,否则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了。”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
“是的,这就是石牧少爷,快带我们进去。”青袍老者有些焦急地说道。
“石郎现在想和他的儿子单独见面,还是不要进去打扰他们。”珍姨脸上满是怜惜和担忧,不过她仍是深吸一口气,说道。
中年男子没有立刻回答,仰头看天,好一会才慢慢开口:“我原本不是那个渔村之人,甚至不能算是大齐国的人。幼年居住在大齐和大炎国交界的一个小山村。从小喜欢习武弄棒,渴望有一天能够成为一名强大的武者……和-图-书十八岁的时候,我离开山村,开始在外面闯荡……”
半空之中,石牧看着下方发生的一切,神情有些异样。
少年石牧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床上那人。
少年石牧听闻此话,身体震动了一下,不过立刻便恢复了平静。
“好,那我就问一句,你当初为什么离开母亲?”少年石牧沉声问道。
“家庭虽然让我幸福,不过我心中却一直有一件事,让我无法释怀。”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说道。
人影一花,珍姨,青袍老者,还有那个管家三人同时出现在屋外大门前。
半空之中,石牧心中一震,看向床上那人。
屋内,中年男子喘息了一会,慢慢平静下来,脸上浮现出一阵红晕。
半空之中,石牧心中一沉,这是回光返照的情况。
“如此年轻,便能达到先天境,自是意气风发。一时得意忘形,忘了天高地厚,和另一个先天高手因为一点小事起了争执,动起手来。我实力虽然略高他一筹,将对方击杀,然那人临死反击,也将我重伤,落入大海,漂流到你母亲所在的那个小渔村,是你母亲将我从海中救出,带到了村子里。”中年男子眼中浮现出一丝温柔。
“你打开那个柜子,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中年男子说道。
“为了追求武道,我走过很多地方,虽然吃了不少苦,但也收获了不少……我的资质不算差,二十五岁的时候,终于一举达到了先天境界。”中年男子休息了一会,继续说道m.hetushu.com
关于他父亲的事情,母亲当年一直没有告诉他,原来父亲的身世竟然是这样。
“石郎……”一个人影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正是珍姨,脸上挂满泪痕。
中年男子面色枯槁,脸颊深陷,毫无一丝生气,只有昏黄的眼睛里还有一丝神采,并在见到少年石牧后,似乎亮了一下。
说到这里,他眼中闪过一丝自傲。
此刻的情形,竟和当初自己所经历的不同。
前面一大片宅院都是金家的府邸,眼前这个小院处于略显偏僻的地方。
“石少爷,到了。”青袍老者跳下马车,说道。
少年石牧默然而立,面无表情。
“那次重伤,虽然后来伤愈,但是我的修为却跌落到了后天境界。虽然有了你们母子的日子让我很满足,不过我一直想要恢复到先天境界,而且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在你三岁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提出离开小村的想法。”中年男子说道。
石牧飞出马车,站在半空,朝着前面的庭院看去。
三人穿过两个院子,来到一处干净雅致的庭院,一股浓重的药味从房间里传来出来。
少年石牧一怔,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走过去,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个白色信封。
对于父亲的选择,他此刻竟然没有多少不满和怨怪。
他此刻清晰的感受到了少年心中的情绪,其中充满了各种情绪,更多的,是矛盾。
少年石牧悄悄握紧袖子里的拳头,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
“你长得不怎么像我和_图_书,更像你的母亲。”中年男子竭力露出笑容,艰难的开口说道。
少年石牧眼中露出一丝复杂之色,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什么事情?”少年石牧不禁问道。
半空之中,石牧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少年石牧脸色一变,忍不住走到床边。
中年男子看着少年石牧,眼中神采再次亮了一分。
听到脚步声,雍容妇人看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异色,正是珍姨。
少年石牧听到父亲提及母亲,身体僵硬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不过看到中年男子现在的情况,又强行忍了下来。
“那是开元武院的入门推荐信……算是我对你的一点补偿……你要努力修炼,不要浪费了这个机会……”中年男子声音越来越低。
“他就是……”管家看向少年石牧。
少年石牧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半空之中,石牧双眉也高挑了一下。
“我为了追求武道,狠心离开你们母子,而且又另娶他人,更负心薄幸。和你说这些,不是想辩解什么,更不奢求你的原谅,你能够在我死前来见我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中年男子气色慢慢变得灰败,说话再次困难起来。
此时,他的精神看起来好了一些。
他们到来的消息似乎早已提前告诉了金家之人,此刻院落外站了几个人迎接,为首的是一个金袍老者,看起来是个管家。
少年石牧点了点头,也走下马车。
他很快来到厅堂,从这里能看到里面卧室大床上躺着一个中年男子,一个http://m.hetushu.com雍容淡雅的妇人在一旁服侍着。
“月珍……此生我亏欠你太多……牧儿和玉环以后……以后都要拜托给你了……”中年男子看着珍姨,缓缓说道,抬起手,想要轻抚珍姨的脸颊。
他刚看到此景之时,有些错愕,但继而心境不知不觉间有了几分变化。
珍姨美眸一闪,慢慢从里屋走了出来,朝着外面走去,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她话音刚落,屋内的咳嗽声慢慢停了下来。
“她一直悉心照顾我,我从未遇见过像她那般温柔如水的女子,让我心安。我们很快相爱成亲,并且有了你,那一段时间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岁月。”中年男子继续说道,眼神中透出幸福神情。
“你……若是难受,就不用说了。”少年石牧低声说道。
他眼神闪烁,身体飞了出去,飞快穿透已驶离小渔村的马车,进入了里面。
“想要恢复实力并不容易,我寻找了很久,还是一无所获。最终因缘际会,来到了丰城金家,并遇到了月珍。说起来,月珍与我并非素未谋面,数年前我曾无意间出手救了她一命……她本有机会进阶先天境界,但是她为了能助我恢复,她放弃了这个机会,可惜我也没能恢复实力。后来又发生了许多事,最后我入赘了金家。”中年男子神情平静的陈述道。
“石郎……”悲戚的哭声响起。
石牧从半空缓缓落到地上,看了少年自己一眼。
他手抬到一半,忽的无力的垂落了下去。
“石少爷,老爷就在里面。”青袍老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