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一章 百剑同吟

需要再败第二次吗?
主导着他修炼道路的不再是血脉,而是青墟本身,是他本身的那一道剑意,而这道剑意,则源于修行者本身的意志和世界观,这样一道剑意的终极成就在于何方,没人知道……
剑灵逐锋。
因为,它已经太久没有笑过了。
挥剑……
两者的主导间却已悄然无声的发生了变化。
观想金乌、观想烛龙,修炼者的最终成长方向,便是朝着金乌、烛龙去蜕变、去变化,他们修炼的终极道路,便是化身真正的金乌、烛龙,也就是说他们无论如何强大,都无法超出真正的金乌和烛龙,纵然他们以金乌、烛龙血脉溯本归元,重返远祖,仍然突破不了最终血脉的桎皓。
他已经败了一次……
青墟脑海当中五阶级别的悟性在听得逐锋的言语时脑海中迸射出无数的灵感火花。
他本身在修剑一道就极有天赋,否则不可能入东阳剑宗不过区区数年修成东阳剑宗的至高典籍东阳剑典,并且领悟剑意,被武者世界尊为剑圣。
正要继续出剑,将青墟一举击败的逐锋仿佛感觉到青墟身上的气息变化般,身形突然顿在当场,有些错愕,有些茫然的盯着青墟,似乎在他身上感应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在这种熟悉感觉的刺激下,它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一时间陷入了追思当中,怔怔出神,就这么盯着青墟,久久不语……
“我很好奇,如果你的意志不曾受到这种迷茫心态的影响,那么,你的剑意,你的剑锋,将凌厉到何等程度……”
青墟虚手一握,剑意震荡之下,他感觉他所修行的所有剑术,这一刻都能够一倍,乃至于数倍的威势爆发出来。
青墟脑海中不禁联想到自己当年在东阳剑宗时刚刚领悟剑意的那一天晚上。hetushu.com
尽管尚未达到当初烛龙剑意一般离圆满只差半步的大成巅峰,但这一道剑意……
而如果第二次,他仍然屈服于失败,那么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乃至于接下来的无数次还会遥远吗……
可惜……
青墟脑海当中灵感迸射,一个个声音仿佛洪钟大吕,在他精神世界不断回荡,使得精神世界犹如产生地震一般,轰然不休。
“嗡嗡!”
是逐锋。
享受着每天接触新剑术的快乐,享受着练剑练到浑身酸痛的充实喜悦,享受着一剑剑刺出时的畅快淋漓,完全的将心神沉浸到手上的剑中……
“这就是真正的剑意……完全属于我的剑意……我意,即我道!这,就是我的剑道!”
脑海当中的诸般杂念归于虚空。
一尊剑灵被触动了,剑身发出一阵清脆的剑吟!
太强了。
“嗡嗡!”
而这段时间里青墟本人虽然不曾继续钻研东阳剑典,并且剑意的修行亦是踏上了参悟凝光剑中烛龙剑意的道路,但其本身的经验积累下来,使得他对剑道的领悟同样有了极其深厚的积累,眼下再被逐锋这么一刺激,精神世界当中的剑意自发性运转,东阳剑意冉冉壮大的同时烛龙剑意顿时被不断冲击,震荡,渐渐崩溃。
青墟痛苦的神色中闪过一丝迷茫。
剑吟一响,犹如打破了某种桎皓,越来越多的灵剑开始震动,在场诸多的剑灵更是轻声长啸……
那种精神,璀璨夺目,就仿佛一块完美无瑕的宝石,散发着让任何一尊剑灵移不开眼睛的目光……
三千剑、万剑、三万剑、十万剑……
这是一个足以将人折磨崩溃的抉择。
而在他前方,看着他一次次挥剑的逐锋,亦是犹如陷入了他沉浸挥剑的轨迹hetushu.com当中,眼神再度变得迷茫……
挥剑……
属于绝世神剑的锋芒!
剑意大成!
逐锋伸出手,朝着虚空中抓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它就这么站在逐锋身边,看着青墟,看着他一剑剑的挥出,看着他身上那股纯粹到极致的精神,如视奇珍。
而在他精神世界最核心位置,那道属于烛龙剑意的虚影则是在洪钟大吕声响的不断震荡下,层层剥落、崩溃,就仿佛一柄生满了铁锈的绝世神兵,在这股浩瀚神音的震荡下将锈迹统统震落,从而显化出真正的锋芒!
“挥剑……只需要挥剑就好……”
“迷茫……”
沉醉!
看不清道路,看不清未来……
逐锋奇怪的看了青墟一眼,而后,虚手一划……
“一种全新的剑道,但是我却感觉这种剑道充满着动摇,它似乎宛如昙花一现,随时可能自此熄灭,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船、帆、人!”
在精神世界中神剑凝聚的同时,青墟体内的气血亦是不由自主的被那股新生的剑意引导,和剑意融为一体,与此同时,在他真元被全部封印的情况下,那道剑气都在不由自主的引导着他体内的气血,开始炼精化气,衍生出一种以剑意为根基而形成的全新真气。
便是烛龙神魂黯淡……
是岁月的痕迹?
片刻,青墟仿佛想到了什么,目光顿时落到了烛龙剑意上。
当时的他心有所感,陷入一种近乎顿悟般的奇特状态,全部精神集中到了东阳剑意的蜕变,根本没有留意到烛龙剑意的层层崩灭,以至于当他的剑意冲上大成之境后,烛龙剑意在他东阳剑意的冲击下已然彻底崩溃,而烛龙剑意崩溃带来的直接影响……
“日复一日,周而复始。”
那么第二次的失www.hetushu•com败,似乎也不再是那么难以容忍的了?
真气境的大成东阳剑意可战胜炼罡境的大成巅峰烛龙剑意……
犹如一柄深藏于剑鞘当中数十载的绝世神兵,一经出鞘,神鬼辟易,那种剑意本质,纵然青墟现在已将东阳剑典中衍生的剑意修至大成,仍然有种惊心动魄之感。
他只需要将全部的心神沉浸到手上的剑中,然后,遵循心中的本意,挥剑就好……
青墟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好在,由于他现在已经踏上万剑峰山腰的缘故,众人若是不御剑踏空而来,已然看不真切他的身形,倒是不知道他尚在山上做些什么,只是觉得他并不甘心,仍在经历这一次次失败,一路上倒是并没有人打扰到他。
梦想……
大成!
一种纯粹到极致的精神!
“你也有着同样的迷茫吗?”
却完全是他个人的精气神凝练而出,代表着他修行东阳剑典至今所有的精粹,哪怕剑意强度尚无法和当初比肩,可青墟指使起来,却有一种血脉精气相连之感。
不!
逐锋低下头:“或许是吧,很多时候,我确实感到十分的迷茫,就好像现在,我不知道我的存在究竟有何意义,我驻留于此,又是为了什么?为何一个个历练者到来,我要对着那些历练者们一次次拔剑,哪怕他们有些人弱小拙劣的让我想笑……”
但是此时此刻……
不可思议!
“影响?怎么会有影响?”
“我很迷茫,心中更是存在着无数的疑惑,但……这些重要么?当我真正需要拔剑的时候,我只需要将我的全部精神投入到我的剑中,用我的剑,向前挥舞,倾尽全力的展现出我的剑意,什么迷茫,什么疑惑,那一刻,都将统统离我远去,存在于我脑海当中的和*图*书,只有一种畅快淋漓……于是,那个时候……我只需要挥剑就好……”
青墟精神世界当中的剑意震荡持续了整整一天。
青墟看着眼前的剑灵,这尊不知道存在着多少岁月的奇特存在,在它身上,它同样感觉到了迷茫。
十剑、百剑、三百剑、千剑……
挥剑!
其他的东西,都不重要!
渐渐的,先前认可了青墟的青叶突然出现了。
既然已经败了一次……
剑道要求的便是至诚至纯,这种排他性……
唯我独尊!
百剑同吟!
没有丝毫影响!
“你的剑意……”
大致看上去,先前是观想金乌、烛龙神魂最终凝成真气,而现在则是凝聚绝世剑意虚影从而凝聚真气,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可实际上……
不止是碾压……
而是一种精神!
说到这,逐锋的脸上露出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
不,这不是迷茫!
越来越多的剑灵感应到了这种神秘的韵律,不需要青墟再一一唤醒,一尊尊剑灵开始自发性的显现,汇聚到了青墟身侧,看着青墟那挥舞出一剑剑几乎没有任何招式可言的剑术,为之沉迷……
青墟估算着,如果他不能够在几个月里找到解决烛龙剑意崩溃的方法,他的烛龙神魂将彻底消散,到时候他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烛龙神体亦将自此湮灭,归于虚无。
突有所感,剑道顿悟,剑意大成,将他那颗剑道之心重新唤醒,可偏偏,他却不得不再度重新面对这一残酷的抉择!
由于他的剑意已然从先前的挖掘金乌、烛龙血脉变成了集自身精气神培育自身剑意,以后若再要将金乌血脉修炼到更高境界,就必须转变自身剑意特性,由完全属于他自己的剑意,衍生成贴近金乌神兽意志形态的剑意,否则,他的金乌血脉修行一http://m.hetushu.com道便将自此断绝……
青墟闭上眼睛,脑海中东阳剑宗那一晚上的经历似乎在此刻重演……
时间的痕迹在他身上渐渐淡去。
甚至黯淡到有一种将要溃散的趋势。
“剑道……”
挥剑!
不止烛龙神体……
他的剑意,凌厉依旧。
待得青墟的精神震荡渐渐稳固下来后,他的目光亦是重新集中到了精神世界那道完全融入了他个人精气神淬炼而成的那一道剑意上。
驻留在它手上的一无所有。
而是一种……
千万年的迷茫,相较于逐锋来,他目前面临的这种折磨和抉择,似乎算不得什么……
不久后,天阙出现了……再不久后,腾烁也出现了……
挥剑!
是的……
仍然要败给现实吗?
这样一道剑意或许在强度上相较于当初大成巅峰的烛龙剑意逊色一筹,可如果两者间同时压制到真气、炼罡,乃至神气合一、青冥境,青墟完全可以靠着这股剑气与自身精气的完美契合以绝对优势碾压烛龙剑意。
因为,太久没有“同类”能够让它好好的说话了。
就在青墟为这种抉择而折磨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踏入这个世界起,为了追求力量,他已经舍弃了自己对剑道的炽爱,可现在……
沉醉的不是他挥剑时引动的剑意,亦非他所展现出来的剑术……
青墟沉默了。
而是越阶而战!
这种后果,不禁让青墟心中一沉。
又或者说……
“剑道如渡海,剑意如人、剑气如帆,身为船只,一个人,纵有再高的航海术,若没有船帆,亦是无以为继,而空有船只,没有人去操纵,没有船帆化为动力,它仍然无法动弹,空有船帆同样如此……只有这三者间全部达到巅峰极致,并且竭诚合作,完美无间,方能在大海当中遨游畅航,达到至高境界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