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春宴杀

第四十一章 兔起鹘落

这可真巧!怎么都想不到会在这里碰见闵洪。
这时房顶上的燕开庭觉得有点不妥了,他没想到闵洪也不怕隔墙有耳,居然在大街上要和封意之说“秘事”,还是关于城主夫人的。这个节骨眼上,他要是被两人发现,可真是有嘴说不清。
此时阁楼的门窗紧闭,从缝隙望去,像是从里面拿木条钉上了,还露出几道符纸的边角。这也是普通人家抵御魔物的土法子,当然有没有效果两说。
封意之眉骨一怂,若有所觉,就要回头察看。
虽然燕开庭戏谑地说要套他麻袋,但闵洪可不是弱者,即使偷袭也不一定稳占上风,何况此刻他身边还有人。
虽然偷袭者刺杀手法极为娴熟,同时还伸手托住被杀者,防止他们怦然倒地,惊动前方的人。
燕开庭收敛气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心里却有些奇怪,想不通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一起。
燕开庭走出“天工开物”主府所在的街道hetushu.com,然后身影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再出现时,已经在另一条街道拐角。
与此同时,闵洪一直虚握着的右手猛然一放。红光闪处,封意之脚下凭空出现一个法阵图形,暗红色丝网密密织起,像蛛丝缠绕猎物般,想要将封意之脚踝卷入。
而此时闵洪的“增元掌”拦腰横扫,就要抓住封意之破阵的刹那,给予重击。
燕开庭莫名有些危机暗伏的感觉,说不清来源。他经过这几天,多了谨慎,虽然很疲劳了,依然在赶路时候运使神通,隐匿行踪。
只见其中两人手中寒光一闪,露出裹着符文的利刃,直刺另两人的腰腹要害。
闵洪面露难色,道:“唉,不怕封兄见笑,此事有关夫人,小弟实在不知该如何启齿好。”
闵洪的脸色有些尴尬,随即一跺脚道:“不成,封兄,这事……”说着,他的身体向封意之的方向倾斜过去,声音也随之压低,仿和*图*书佛思前想后还是不吐不快。
被刺的两人几乎瞬间失去行动能力,委顿倒地时,毒性已蔓延到胸口,入侵了心脏。两人张大嘴,却连最后的叫声都没发出来。
从这句话推断,闵洪说是有急事来找封意之,却东拉西扯一直没入正题。
两边民居里全是关门闭户的城民,仅凭气息和呼吸,很难发现人群中有个人在窥视他们。
封意之皱了皱眉,他在城主府只受涂城主一人之命,其余闲事一概不管。但是闵洪身份自有不同,也不能太不给他面子。
正好旁边一户人家的屋顶是斜坡阁楼样式,比周边人家高了数尺。
封意之临危不乱,陡然站定,腰背一挺,厉啸声中,全身散发出锋锐气势,仿佛整个人都化为一柄长刀,刀气直劈地面上的暗红缠丝法阵!
封意之镇守的是南门,这片街区正是南门返回城主府的必经之地,可闵洪从“四象四时园”到这里却是反方http://www.hetushu.com向。
传过来的话语断断续续,听不清具体内容,可那说话的声音燕开庭却记得很清楚,正是涂家的总教头闵洪。
主府街道口探出两个人头,看他们衣着,应是燕府的粗使仆役。这时燕开庭正好转进拐角,那两人极目四眺,视野里却空空如也,只好互看一眼,又缩了回去。
两人并肩从下方走过,后面跟着四名涂家客卿。
然而当他赶到西城门时,那边已经只剩下善后的队伍。燕开庭打听到夏平生刚走不久,而且一切安好,都没有受伤,不由放下半颗心,然而萦绕在他心头的危险感觉却没有半点放松。
街道上没有人,城民们依然都待在家中,紧闭门户。
然而当燕开庭看清与闵洪走在一起的人时,极为意外,几乎立刻就放弃了任何想法。
正在疾行中的燕开庭突然停下脚步,他的身形从一条青石板街道的中段冒出来,背靠着一家门板紧闭的杂货店www.hetushu•com廊柱。
下方的封意之显然也有同感,他打断了闵洪又一句吹捧,问道:“闵兄,究竟有什么急事,不能回去再说,要烦你跑这一趟来迎我?”
燕开庭回程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会经过付家所在街区,他想顺便过去看看那边府邸的情况。
那人竟是“陌刀”封意之!在他面前别说袭击闵洪,一个不好,燕开庭就是趴在原地不动,踪迹都有可能泄露。
闵洪已经几乎就要挨到封意之的肩头,这时陡然气势暴涨,脚下路面竟然咔嚓咔嚓开裂,一道开山劈石般的凶猛气劲横扫向封意之。
封意之却道:“那还是不要说了。闵兄,夫人是你我主母,关于她的,不管是什么闲话,都不该由我们来说才是。”
只看这件法器,就知道闵洪早有预谋!
明知道不太可能得手,燕开庭心头还是像揣了只小猫,被爪子挠了挠。他扫视街道两侧的建筑,想找个隐蔽的地方上到屋顶的制高点,打算先看和*图*书一眼隔壁巷道的地势和环境。
下方变故突起。
然而鲜血流出的时候,空中气息依然有了极为微弱的改变。
虽然对于参战的战队来说,“逢魔时刻”差不多可以宣告结束,但是全城的战备令仍没解除,在街面上来回行走的都是修士队伍,在做最后的善后功夫。
燕开庭眼角余光看到,走在封意之和闵洪后面那四名客卿,竟然自相残杀起来!
燕开庭的身影一闪,找了个适合探头观察,又是下方视线死角的位置。只要那边的强者没有直接感应到视线,他就不用太担心会被发现。
隔着这排房屋的另一条巷道上,传来隐约人声,好像就有一支修士队伍在行走。
忽然,半空中一道紫色闪电殛下,直插闵洪掌心!
燕开庭开始左顾右盼,正思量哪有安全脱身途径。
那两人绝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同僚会突然动手杀人,双方距离太近,两柄凶器上还加持了符咒,一入人体,竟然流出了绿色还发着荧光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