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六十三章 有财自远方来

四人相互望了望,这消息前几个月就有传说了,但是因为一个说不准何时发生以及持续时间的逢魔时刻横在那里,渭青一直没有对外正式送帖子,现在看来他们那边的也是已经风平浪静,可以全力举办贸易大会了。
“哼,那小子什么都不管,全靠我们把这个场子撑起来,自己却跟个没事人一样,到处闲逛。”齐管事看着燕开庭离去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跺了一下脚。
随后,展翼向四人告辞,身影消失在视野当中。
此时,这位少年郎君身着杏白金色外袍,上面用暗金丝线细细绣着一簇簇稻谷缀在衣摆以及领口袖口之处,腰间系这一条暗金色宽腰带,镶着各种繁复纹饰,缀着块光滑皎洁纹理奇异的白玉。
冶天送来的展品不多,但是每一件都是制作精良,可谓上乘,至少在它映衬下,普通匠府的出品,也就是凡品了,只有多宝阁可以与之相媲美。对比之下,才会意识到匠府之间的巨大差距。
分支机构遍布九州大地,乃至于沟通域外的金谷园向来地位超然,在商业贸易领域一直有着非常之高的威望。坐镇雍州玉京的座主陆离虽然年轻,许多人都知道他有强大背景,于是总愿意给他几分面子。他本人又手腕不俗,让人觉得这面子给得十分舒服。
冶天工坊展示台后,和_图_书只有几个匠师与展销人员在此招呼着,根本没有见到韩凤来的影子,使人不禁揣测这位年轻少东家是否还留在玉京城。
此话一出,涂玉永立刻送给了他一个白眼。
涂玉永和付明轩也不说话,都使劲戳了戳燕开庭,道:“还不都怪这小子!恨不得睡到晚上去!”
“喂,我说,你们三个人来的也太晚一点了吧。”
相比之下,冶天工坊更加注重法器的灵活运用,在设计上十分贴合修士的需要,有一些法器甚至专门为某个门派制作,体现出了门派特点。
至于与它们齐名的紫府联盟,据说更加注重功能,法器虽然外观上不显眼,但是在功能上可以说是顶级配置,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如果没有选择出适合自己的法器,就得迁就自身来适应法器了。
陆离面露难色道:“老城主大寿本该亲身前往的,可是今年玉京规模也不小,又有冶天工坊和多宝阁这样的贵客第一次来做展会,我根本走不开。要不,你们谁去,帮我把礼物带过去。”
玉京矗立至今,数场战斗算什么,只要有资源有人流,城市就充满了生命力。哪怕是家主们的更替,也不过是漫长岁月中的一个小事件。说到底,大部分人并不关注上面话事的人是谁,掌权的又是哪家势力。
公举联盟大会之后的和*图*书几天里,玉京城内的林林总总如古井中的尘埃一般沉淀了下来。诸门诸户的异动,不可能每个人都满意,于是总会有人想着怎么将这口井重新搅浑,可一时间也掀不起一点涟漪,各方势力都将重心放在了即将召开的物贸会上。
那些大都是为了物贸会准备的,凭借这气派的建筑,招揽更多人流,最好将一年中的生意都抢先拿在手中。
这大汉一看就是顶级战修人士,说话铿锵有力,中气十足。
只见一个年约三十的黝黑大汉带着一行五六人站在门外,见到了四人,满面笑容地拱手道:“正好一起见到各位,小人不用再跑了。在下渭青展翼,特为隋老城主送来邀请函,邀请各位参加渭青的珍获会,也是我们老城主的六十大寿。”
燕开庭也是厚脸皮,挠了一挠后脑勺,笑嘻嘻地道:“哪里哪里,吃多了也是不行。”
这几日的玉京城,比之“逢魔时刻”之前还热闹了不少,已有了几分大会的样子。许多角落都在动工,损毁的楼宇直接在原址拔地而起,甚至较之于曾经还气派了三分。
就在这时,一位年约十岁的侍童跑了过来,站在四人面前,恭敬地道:“四位爷,外面有人求见,说是临城渭青的。”
燕开庭等三人略一思索,的确也是,作为这贸易大会的主办人,陆http://m.hetushu.com离确实有可以不去的理由。只是他们三个,也不管愿不愿意,既然邀请函已经送到了面前,自认也没有了不去的道理。
路过天工开物展示柜台时,燕开庭走上前去将那些展品每一样都摸了摸,不时询问一下出自何人之手,都盘问清楚了才离开,胡东来在一旁看着燕开庭轻松的模样,脸色阴沉就像快要滴出水来。
“花神殿”主动躲在阴影里,也就立刻被大多数人所遗忘。
接下来便是各个商家入驻,无论大小,无论商品何种,都可以在贸易大会上谋得一间席位,走进展厅内,只见小到花鸟虫鱼、珠宝首饰,大到阔斧宽刀、法阵异器,都是一应俱全,熙熙攘攘之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四人相互望了望,只听陆离说道:“似乎是渭青老城主六十大寿要到了?”
随后,三人便在陆离的带领下,在大会上随便逛逛。付明轩和涂玉永也就随便看看,只是燕开庭一个人像一个三岁小孩一般,这里摸一摸,那里瞧一瞧。
转眼就是数日过去,城中心的一条主干道上,物贸会的蓬台全部搭建完毕。
从天空中俯瞰现在的玉京城就像是被野火燎过的草原,重新冒出了生机。
有冶天工坊,就有多宝阁,今年的玉京由此格外热闹。
听到这里,燕开庭才有了兴致,冲付明轩和涂玉http://www.hetushu.com永扬了扬下巴,道:“那明儿个中午便一起出发?我在城门口等你们?”
陆离身为商会执事一向有些许腼腆,逢人见面也只是淡淡地笑着,话也不多,直到见了一同前来的燕开庭,付明轩,涂玉永三人,眼神才明亮起来,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明媚的笑容。
玉京的分会场由“金谷园”主持。
燕开庭自是将这三家每一样特点都牢牢记在了心里,表面上虽然依旧是谈笑风生,内心里却早已暗自揣度。
作为雍州最大的匠府,天工开物的场地自然在颇为显眼的位置,也是最为宽阔,展示的都是做工精良的各种法器部件,一些手工制成的精密零件等。最为高端的,还是今年推出的几个新款法器,表面镀着秘银,在光芒的照射之下闪闪发光,只可惜无论数量还是技巧上,都显得单薄了些。
胡东来那边拿了半数资源后,一心想要在原有的门路上开拓,也不遮掩与冶天工坊的接触了,只是进展像是不顺利,以至于今天站在展厅后面的胡东来与齐管事两人都是脸色阴沉。在这热热闹闹的环境当中明显心不在焉,只是盯着近旁冶天工坊展示的几件高端法器,愣愣出神。
他乌黑的发髻用一条银白色发带高高束起,行走之间手摇折扇,无论是见了谁都是和和气气,微露笑脸,端的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www.hetushu.com哥儿,清清爽爽的少年郎。
看到燕开庭态度转换如此之快,付明轩和涂玉永也是无语。
陆离对燕开庭的秉性也是心知肚明,便笑着道:“看来我们的庭哥儿这几天挺享受的。”
其余三人均是点了点头,带小侍童的带领下,走到了大会门外。
随后,燕开庭一一路过了冶天工坊和多宝阁的柜台,将那些展品每一件都细细端详了一番,随后才随其余人离去。
这两家独大的炼器修士门派所展示出来的展品都是各有特色,并不因为在玉京这样的非修士城市,而稍稍降低标准。
那边展翼看了眼繁荣的街市,点了点头,道:“陆座主身负重任,您的心意我一定会传达给老城主。此次老城主大寿期间,渭青同时举办珍获会,不是小人自吹自擂,老城主的徒弟儿孙们下了大力气,搜寻了许多宝器,各位一定要来逛逛。”
玉京这样的城市根本无法拒绝来自大型修士工坊的展品,并且为自家被选中而自豪,无论城市里是否有修士用得了那些上等货,亲眼看一看最新的战兵法器,也是一种难得的经历。
胡东来也不说话,只是默默转身,望向了那些陈列在柜台上的展品,气息犹如寒冰一样阴森可怖。
而多宝阁则更注意外观,在不影响功能上,法器的外观都具有多宝阁所独有的设计风格,瑰丽绚烂,使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