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六十五章 接踵而至

这少年来势凶猛,一看就是力量极大,燕开庭右脚后蹬,一个用力便跃上了上空,迎面向那少年跳去,堪堪避过了斩下来的一刀,顺势踩到了少年肩膀之上,略一用力,便将那少年踢倒在地。
燕开庭也是无语,这少年分明怎么看都属于个二流战修,法修境界虽一时看不出来,但怎样都不会迈入上师境,那么这样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是从哪里来的?
燕开庭也不多说废话,直接掏出了神兵泰初,顿时泰初之上雷电缭绕,噼啪作响,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是长呼一声,纷纷向后退了一步。
看这排场,想必城主府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燕开庭和付明轩相望一眼,就随着那知客走入了府内。
付明轩低下头略一沉思,道:“多宝阁风格的法器却出现在渭青城里,实在是令人玩味。”
再看站在门口的那一排侍从侍女们,女的是一个个娇俏灵动,温婉可人,穿着莲白长裙,微风扫过衣袂飞扬。男的都是剑眉星目,风度翩翩,身着青色长衫,行走之间风度翩翩。
“多宝阁。”付明轩道。
“你!刚刚为什么贴着她那么近!”少年眼睛都气红了,指着燕开庭的鼻子喊道。
“哟,燕主,付大公子,您二位可算是来了,小的们都在这里等您好久了。”那知客一脸谄媚,笑得嘴丫子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燕开庭心想,今日若是见到了那隋风,定是要与他好好喝m.hetushu•com上一番。
燕开庭也是被他问得哭笑不得,索性懒得回答,就只见那名叫成啸天的少年掏出一柄宽刃大刀来,做出一副备战的姿势,道:“既然如此,那你我便在此地一决高低吧!”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他们的风格十分明显,外表都非常华丽。”
付明轩小声在燕开庭耳边道:“不用理他,一看就是当地的什么纨绔,这阵仗也是花架子,我们还是赶快去城主府吧。”
那少年直起身子,一脸傲气地说:“我看你这身板儿,也顶多能对我三招,三招过后,你还没有被我打倒在地话,就算你赢!”
两人所在街区距离城主府还有一段距离,便索性加快了脚步,赶在日落之前到达城主府。就在通过一个巷子口时,燕开庭听到一阵敲打声音,眼睛不自觉朝那边望了望,顿时就急停了下来。
成啸天也没说话,沉思许久,才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还不止这虎背熊腰的少年一人,他身后,跟着一群粗犷大汉,换了别人还真的会被这阵势吓到。
燕开庭道:“不管怎么样,先看看再说。”
“少爷!”成啸天的手下们赶紧将他围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站在原地的燕开庭。
“算了吧,本小爷府中不缺女人,你的还是自己好好管着吧。”说完,燕开庭就走到站在一边看好戏的付明轩身边,得意地朝他眨了眨眼。http://www•hetushu•com
临近城主府,更是一片张灯结彩,光芒熠熠,府中的知客们更是早早的都等在了门口,侍从侍女们,也在门口站成一排,等候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渭青城主名为隋远,今年已是花甲之年。膝下育有两子,长子隋纪年纪已有二十七八,已可主管府内多项事物,幼子隋风年满十八,生性顽劣,常跑出来混迹于各城著名的烟花柳巷,与玉京四公子一向交好,算是酒肉朋友。
眼见着燕开庭拿出一柄如此神奇的宝物,那少年顿时有些紧张了,豆大的汗珠瞬间就从额头冒了出来,做了几个准备动作才站定不动,高举着大刀,挥舞了几下,就一个叱喝,整个人向燕开庭跃去,宽刃大刀带着一阵凛风,向着燕开庭当头劈去。
付明轩抬起头看了一眼燕开庭所指的法器,那是一件略有书籍大小的方形法器,上面雕刻着繁复纹饰,有一些具备阵法功能,而有一些纯粹是用作装饰,法器四周,还镶嵌着一排瑰丽的珠宝,在光芒之下熠熠发光,看起来制作十分精美。
“怎么了?”付明轩问道。
“好了,这下是要走也走不了了。”燕开庭望着付明轩笑道,付明轩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炼器铺里匠人们一片劳碌,没有一个人抬起头看到站在门口额燕开庭和付明轩,燕开庭指着一件挂在墙壁上的法器说道:“明轩你看,是不和-图-书是很熟悉?”
“哼!”燕开庭冷哼一声,回道:“哪有我这样欺负人的?这样,一招之内你要是输了,就把你那什么未婚妻让给我成不成?”
哪有在大街上动不动就要决斗的?
说完,燕开庭便转过身来,看向那彪形少年,道:“你是眼瞎了吗?看不见是她自己贴上来的?”
燕开庭也是郁闷,心想定是刚刚那少女贴着自己近了被这少年看见,可谁又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
渭青尚武,一有什么争斗便引来多人围观,一时之间,周围也聚起了一些看热闹的人,顿时将他们层层围了起来。
付明轩也轻笑几声,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赶快去城主府吧。”
随后,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成啸天的视野里,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成啸天眼里的神色十分复杂。
燕开庭所指的是一间位于巷子口的炼器铺,这种铺子在城中少说也有十几家,看外表也没什么不同的,但燕开庭既然说要去看看,那定是他注意到了什么不同的地方。
“哼。”燕开庭冷哼一声,也不愿和眼前这人多耗时间,当下手上发力,一声诧喝,泰初顿时膨胀到水缸大小,周身萦绕着土黄色光芒,砰地一声,雷电炸开,犹如开天辟地之势,只见成啸天手中得宽刃大刀瞬间震断成两截,而成啸天本人,也是高高飞出去几丈远,狠狠摔在了地。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了周围一众叫好,燕开庭和*图*书和付明轩也被这少年中二的气质深深震撼了。
但既然对方已经放出话来了,燕开庭也不是个怕事儿的主,便回道:“输赢怎么个定法?”
成啸天憋了半天,仍旧是没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在手下的搀扶之下,站起身来,望着燕开庭,眼中早已没了当时的那种恶狠狠的戾气。
付明轩言之有理,是以燕开庭看也未看那少年,转身便走,谁知那少年却不肯依,吩咐一众手下便将两人围了起来。
燕开庭看了看城主府的这排场,不可谓是不大,简直非常隆重了。由于背靠巫山而建,许多院落已经建到山麓区域了,每一处院落都挂满了彩灯,随风明明灭灭,美不胜收。城主府的大门上也新修葺了一番,朱红色的墙壁在夜初时分显得尤其浓郁,金色的琉璃瓦闪烁着绚烂光芒,青石铺就的台阶被水洗得一尘不染,前面还铺着长长的红毛绒毯。
这少年也约莫十六岁左右,生的是一脸凶相,就算没有任何表情,搭配上他那壮实如牛的身材,也能吓倒一批人了。
再加上,本来燕开庭也对那骄横的少女不感兴趣。
进入了宴会场地,就连一向铺张奢侈的燕开庭也不禁咋舌,这场地的装饰,也太过于夸张了吧?
人群当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呼声,其中不绝有拍手叫好的。
听燕开庭提到如此要求,那少年脸涨得通红,分明想要忖度一下,却碍于面子当着众人的面不好不答应,于是和图书便硬着头皮,大声道:“好,一言为定,就一招内,我必打得你满地找牙!”
当燕开庭和付明轩出现之时,知客们便赶忙迎了上去。
那少年哪里肯听这样一番话,蛮不讲理地指着燕开庭道:“我才不管你们谁贴的谁,我就问你,你为什么要靠她这么近?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我跟你说,她可是我成啸天的未婚妻!”
付明轩点了点头,二人望了一下将要沉在巫山之后的夕阳,便加快了脚步,向城主府赶去。
成啸天也是机灵得很,当即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未等燕开庭转过身来便又是一刀劈来,燕开庭刚刚转身,瞬间抄起泰初格挡。
燕开庭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把玩了一件玉器,手被一位素不相识的少女莫名其妙打疼了不说,那么站在眼前,气冲冲地看着自己的彪形少年又是什么回事?
燕开庭看着成啸天,心想这少年秉性也不坏,只是张狂得惯了,今日给他一个教训就已足够,抢人家未婚妻这种事情,燕开庭还是做不出来。
锵地一声,泰初和成啸天得宽刃大刀碰到了一起,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锐响声。泰初之力如洪水般汹涌而出,一浪接着一浪,成啸天咬着牙拼命抵挡,而燕开庭却是面无表情,似是一点都不费力一般。
燕开庭收了泰初,迎上成啸天的目光,道:“那这么说来,你家那位小娘子怕是要回归我了?”
燕开庭道:“走,我们去那间铺子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