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七十章 暗藏杀机

而燕开庭,则怎么都觉得针对的是自己。从昨夜洛长苏散发出来的点点星光来看,付明轩是万不会伸出手接的,也只有向他和莲儿这种对小有门不甚了解的人,才会中这个圈套。
说完,殷淑就笑眯眯地走下楼去,对着一些下人吩咐一番。
殷淑提着裙子,将三人引上了二楼的看台上,道:“三位先坐一坐,台下马上就表演节目,酒也马上给您三位上上来。”
此时从棋盘上的局势上来看,燕开庭所掌白子已经是处于下风,而付明轩所掌控的黑子,犹如一个包围圈,将燕开庭层层围了起来,叫他无法下手。
这时,一位舞姬端着一壶酒,就从楼下飞了起来,站定在三人面前。
隋远长叹一声,大挥衣袖,道:“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当初我答应二位这些事情的时候,可是没想到要把这两位小辈扯进来的!”
燕开庭心中冷笑几分,想着挨了付明轩一击,怎么也不可能瞬间就站起来。
付明轩才不管他,保护好棋盘,一招之内就将燕开庭的白子干死,然后悠悠然道了声:“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老板娘,快给我们整几壶好酒来,你们那个什么琼浆什么来着?”
“有问题?”燕开庭小声问道。
燕开庭分明记得,刚刚那舞姬好端端的站着,之感受到一阵微弱的气流从付明轩那里飞出,这舞姬就一个站立不稳,倒在了他们面前。燕开庭夜视心思狡黠,瞬间就想到了刚刚自己也注意到的那只玉瓶,上面的纹饰肯和_图_书定不简单,很可能就是一个能置人于死地的法阵。
不到一会儿,表演台上一阵阵音乐响起,又是一群舞姬表演着,一会儿飞上天来,一会儿又在地上打转儿,看起来好不热闹,然而看台上,除了一脸兴致勃勃的成啸天,燕开庭和付明轩都是面无表情。
燕开庭望去,只见这约有一炷香高的玉瓶上雕刻着各种繁复纹饰,还未等燕开庭看清楚这瓶上的纹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时,那舞姬突然哎哟一声,倒在了三人面前,手中端着的玉瓶自然也摔碎在三个脚下,酒泼洒了一地。
付明轩却是一脸轻松,坐在燕开庭对面,也不催他,耐心地等待着。
只要燕开庭不落子在左上方的那一处,那么燕开庭无论是将棋子放在哪一处,都将迎来必输的结局。付明轩的这个阵,已经是从落子就开始布起了。
只见成啸天带着一群手下呼哧呼哧地就跑了过来,一脸嬉皮笑脸地道:“两位兄长,可让我好找,躲在这样一片清幽之地了。”
殷淑一阵小跑上来,然后训了几句那倒着的舞姬,给三人好一阵赔礼道歉,就吩咐人赶紧上酒上菜。
听见这样一席话,燕开庭突然明白了付明轩要找他来下棋是真正有缘由的。
两指间夹着一颗白子,燕开庭望着棋盘,眉头紧皱。
隋远望着二人,眼中神色复杂,长叹一声,向二人拱手道:“两位仙人,我那莲儿与啸天,也是完成了他们该完成的,可否就请二位高抬贵手,hetushu.com就此放过他们两人吧。”
“哎哟,三位爷可算来了,不知三位爷对刚刚那支舞还满意吗?不满意的话我们再来一段!”殷淑声音柔软,仿佛跟吃了蜜糖似的,眼中柔情似水,要说会做生意的话,这渭青当中的女子,殷淑不说第一,就没人敢称第二。
不久之后,燕开庭和付明轩随着成啸天来到了雀云阁门前,只见雀云阁只是一座四层楼的寻常酒楼,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别具一格的特色。只是那飞檐之上不断闪烁的光芒,让燕开庭不禁好奇起来。
燕开庭长叹一声,陷入了沉思当中。
这舞姬是随着这一方小小的台子从地板下升出来的,直到升起约有一丈来高,才堪堪停下。那台上的舞姬一身洁白羽衣,头戴孔雀翎毛,面容妖艳却不俗气,身姿婀娜却不失挺拔,一颦一簇之间风情万种,挥手之间荡起阵阵香气犹若涟漪,端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世美人儿。
只见他面前坐着是洛长苏,慕千语两人,两人均是没有了宴会当夜的那种温润气势,此时的他们,只叫人感到彻骨的寒冷,如同千年玄冰一样。
“不错不错!”成啸天哈哈大笑着说,仿佛这舞姬也长了他的脸。
说完这些,成啸天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随后,又朝向付明轩,痴痴笑道:“付公子也是厉害至极,小弟早上看你练了一早上剑,但是一个招式都没记住,哈哈!”
付明轩和燕开庭互相看了看,心想,这下还真磨不过这位渭青小和*图*书霸王了。但燕开庭分明又从付明轩眼神当中看见另外一种意思,好像在说,“让你也尝尝我平时怎样被你磨着的无奈吧”。
五局三胜,下到第三局时,付明轩已是赢了两局,这一局,便直接关系到两人最终的胜负,是以燕开庭下得极为小心。
慕千语更是冷若冰霜,面无表情地道:“这二人还蒙在鼓里,不知事态发展,我们得知晓最后结果,才能有所决定。隋城主,你就放心吧,但凡他俩按着事态发生走了,我们也没有不放过他们的道理。”
几瓶酒已经见底,成啸天已经是满脸通红,言语之间全是酒意,嚷嚷道:“燕主,以前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说真的,您可让我佩服,真的,佩服!”
“对对对,就是那个,最贵的,弄上几壶!”说罢,成啸天还掏出一块银子朝殷淑扔去。
眼看着成啸天差不多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燕开庭和付明轩相视一笑,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不算,这个不算!我那是失误!我是准备放这里的!”燕开庭指着那一处关键之位说道。
既然如此,燕开庭便也和付明轩走了进去,只见大厅里,就有数十个面容清丽,身姿婀娜的歌姬在那里站着,见到三人前来,齐齐向他们行了一礼。随后歌姬缓缓让开,三人前去,只见面前现出了一方舞台,乐器声陡然响起,台上的一位舞姬,便开始跳起舞来。
“嘿,你怎么回事!”成啸天冲那舞姬吼着,燕开庭向付明轩望了一眼,只见付明轩淡定http://m.hetushu.com地将一杯茶送进自己嘴里。
听见燕开庭这样一说,成啸天就像得了命令似的,对着那倒着的舞姬就是一顿吼,声音大得都惊到了楼下的殷淑。
付明轩心下比谁都明白,从昨夜开始,自己已与燕开庭成了他人眼中势在必得的猎物,只是具体针对谁,付明轩暂时还不清楚。
“那是什么?”燕开庭指着飞檐之上的光点问道,成啸天也只是狡黠地笑了笑,道:“兄长可别记挂着这些小事,赶快随我进去看看才是。”
站在一旁的燕开庭不禁苦笑,他仿佛在成啸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心下想到,自己在别人眼中,大概也就是成啸天这种不可一世的纨绔模样吧。燕开庭瞬间有些汗颜。
一曲舞毕,就连燕开庭也不禁拍手叫好,那舞姬缓缓地向三人行了一礼,随即那舞台又沉了下去,舞姬也随着沉入了地板当中。这是,殷淑笑着走了出来。
燕开庭气得一鼓一鼓地,却也没有办法,最终深深叹了口气。
洛长苏是看也不看隋远,盯着自己的指尖道:“万事皆有因果,也说不准这就是他们的命数。”
一场小小风波过后,三人之间的气氛也活泼了起来,不时喝着酒,开着一些风月玩笑。
看不见的暗处,这一切尽被人收在眼底。其中一人冷冷地哼了一声,骂了句:“废物!”而另一人却是看不清任何表情,只是一缕阴冷之气,从那双阴鸷的眼里缓缓流出。
付明轩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玉液琼浆。”殷淑甜甜地回答和图书
“公子,你们的酒。”舞姬向三人深深地行了一礼,呈上一个做工精致的玉瓶。
城主府议事堂侧边的一处书房内,隋远正和一些人说着话。
沉思许久,燕开庭将手中白子落在了棋盘之上,然而并不在左上方那一处,就在落子之后,燕开庭突然像是看出来付明轩所布置的这个局一样,拍着大腿就叫了起来。
对于这些节目,燕开庭是看都懒得看了,付明轩则更是没有兴趣,两人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酒,不时交谈着。
洛长苏冷笑一声,道:“我倒是想放过他们,也只能看他们自己的能耐。”
就在两人还在思量要不要接着在下一盘棋的时候,远处就传来了成啸天的呼声。
院子内,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竹林之下,摆放着一方青石圆桌。
看来,二人还是被盯上了。
付明轩道:“你平日里玩乐都是在一些烟花柳巷,研究你的风月大道,哪里还能静下心来下棋。然而人生如棋,落子无悔,这一点你是要晓得的。”
说完,便和慕千语一同笑了起来,这笑声,犹如一把利刃,深深刺进了隋远的胸膛。
只要先把这成啸天灌醉,便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少个出岔子的存在。
正午时分,来自林间清爽的空气使这一处十分清凉,燕开庭便和付明轩在此处对弈起来。
看着摔倒在地佯装可怜的舞姬,燕开庭面无表情,对着成啸天道:“看来,你们渭青的下人娇贵得很嘛?”
燕开庭真的是无奈了。两人只好跟着成啸天一同朝雀云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