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七十二章 何以破局

暗处,一人紧握双拳,道:“如此这样下去,杀了这两人还真不容易。”
燕开庭挣扎了几下,爬起身来,就只见付明轩浮在高处远远看着他,对着他使了个眼色。
付明轩和莫语真人不断缠战,已是处处带伤,但只见付明轩眼中更是愈加冰冷,丝毫没有恐惧,越是战到最后,付明轩给人的感觉就越是顽强,近乎是坚不可摧。
就在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的面前,缓缓落下一个穿着紧身暗青色束衣的男人,只见这男人面容严峻,眼神冰冷犹如寒窖,一头银发飘扬,闪耀着耀眼玄光,手持短矛,就这样静静地漂浮在二人面前,眼睛像毒蛇盯着猎物一般,盯着二人。
付明轩知道,他这是在等待猎物自己送上门。
然而战局在此时仍旧不甚明朗,这样看来,只要音鬼还在,付明轩和燕开庭就随时可能处于危险位置。
那人心想,这一次请到莫语真人出山,花的代价可谓是极大,但只要能够达到目的,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付明轩也是在剑修上的集大成者,何以不知这禁术的危险。只见他原地站定,将一剑光寒十九州倒插下去,仿佛插在一片松软的土地上,于是,就以剑尖为中心,身周升起一层保护屏障,那是一剑光寒十九州自带的结界,这种屏障的严密程度,比之音鬼的玉箫有过之而无不及。
莫语真人露出一个看不出何种意味的微笑出来,付明轩背后是瞬间一凉。
只见那黑衣人手中的长剑上缭绕的黄色光芒渐渐暗去,黑衣人也是砰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抽搐了一阵,口里直涌出血沫,趴在地上就再也起不来,就只能望着付明轩以极快的速度向音鬼冲去m.hetushu•com
暗处,一个终于拍手叫好,恨恨地道:“不愧是真人强者,如此短暂时间已经让他带了伤,哼,我就要看他是怎样破了这局。”
而音鬼,却也在这一连续的攻击之下逃得狼狈至极,根本没有办法演奏乐曲,待到燕开庭累到不能在攻击时,他也是逃得直喘粗气,一张发黑的嘴唇中直淌涎水,看得令人倒起胃口来。
燕开庭当下就明白了付明轩的意思,就算伤不了音鬼,至少扰得他吹不出音乐来,便蹭的一下飞了起来,落在成啸天所在的那一边,站在了栏杆后面。
付明轩望着莫语真人,缓缓道:“不知前辈此次前来是为何事,只是在下两位小辈,从未得罪过真人……”
只是莫语从此便真的成为了“莫语”。
音鬼缓缓站了起来,冷哼一声,便双脚一蹬,坐在另一侧的二楼栏杆上,在这里,他遥相望着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做着春秋美梦的成啸天,脸色阴鸷得就要滴出水来。
只要使用这一招,无论是发起攻击之人还是被攻击之人,只要碰到了这黄色雾气,均会遭到腐蚀。而这雾气,本来就是以碾碎发起攻击之人的灵魂作为代价,所以这一记攻击,只能胜,不能败。
打到后来,燕开庭干脆借助泰初锤的力量,抛起玉瓶,然后抄起泰初借用泰初的雷电之力将其打了出去,其力道之大,就是有有所屏障的音鬼也招不住如此频繁的攻击。
只见付明轩举起一只手来,手上凝聚了一团耀眼的白光,然后另一只手拿起长剑,趁屏障尚未散去之时将那团白光抹在剑身上,然后便是一声响亮的诧喝,长剑一挥,带着不可思议的和图书力量发出一道弯月形的银色剑光,就像利刃一般,飞向距离自己咫尺之遥的黑衣人,锵锵几声回旋在他的身周,将他切割的是血肉模糊。
令人一则道:“那么,是时候让他出场了。”
而在上方,付明轩已经和莫语真人打的是交织在了一起,速度之快,根本看不见谁是谁,待到再次分开之时,两人均是略有气喘,只是付明轩的腰侧,已经现出一块鲜红色的血迹。
这一切,都被暗处的两人收在眼底,观察了这么久的燕开庭,两人心下不禁暗骂:“谁说那小子是个实力平平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的?这分明是一个上师境界的强者,还是结合的神兵的!”
那雷电之光何等厉害,每每落下,不仅是将地面还是墙体都砸出一个坑来或者直接砸穿,还在原地一阵劈啪作响,缭绕着雷鸣闪电,烧灼着周边的物什。
付明轩在上方,也是紧抓着机会,像那黑衣人连攻三记,那黑衣人一阵翻滚,仍只能躲过两记,第三记仍是结结实实地挨在了身上,噗的一声,黑衣人再次吐出鲜血来,一阵抽搐之后,竟想拼个鱼死网破,长剑上映绕着黄色雾气,缭绕在剑身,付明轩当下就认出那是一种剑修方面的禁术。
话音刚落,黑暗之处就现出一个阴影,只听那人发出一阵喑哑声音,似乎是说不出话来,向面前的两人点了点头,而这两人就转过身来,对他恭敬地行了一礼,道:“那么,接下来就有劳莫语真人了。”
就在这时,突然闪电一声,惊雷乍响,众人都是神情一凛,汗毛倒竖起来。
只是这种招数力量极大,攻击极为厉害,但是对于燕开庭来说,确是不小的消耗。连续攻和-图-书击十几下,燕开庭此时已经是嘴唇发青,头冒冷汗,显然已经是累到了极处。
莫语真人这个名号燕开庭是听说过的,简直是响彻雍州一方。
据传莫语真人还是在上师境界时,与一名元会门真人展开殊死决斗,在那一场决斗中,元会门真人惨死在他短矛之下,而他也在那真人的长剑之下,被抹了脖子,虽然性命保住,但从此是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只能发出这种喑哑之声。
见到这男人时,付明轩双目瞳孔陡然放大,心下暗自一惊,脱口而出道:“莫语真人!”
打上一个来回,燕开庭也是汗如雨下,不断喘着粗气,但是他的眼睛仍然锁定着音鬼,片刻都未耽搁地不断攻击。只有这样,音鬼才无暇顾及吹奏玉箫,付明轩才有时间解决那个上师境界的强者。
音鬼急忙将玉箫放在嘴下,准备演奏,只是还未等他来得及吹出一个音符,燕开庭的长凳又飞了过来,力量之大,速度之快,音鬼不得不迅速变换位置。
莫语真人在雍州可谓是鼎鼎有名,据传是雍州第一高手也不为过。他原本是雍州散修之人,也经常在渭青活动,只是近十年来,越来越消失在大众的视野当中。
那场殊死决斗是打了三天三夜,本来徘徊在上师境界最顶端的莫语,也在那一战过后,一举迈入了真人境界。
燕开庭和付明轩也是默契,按照付明轩的道行,才能和这莫语真人较量几分。而稍微次之的燕开庭,则是仍要集中注意力在那个烦人的音鬼之上。
只是这种保命手段不能使用的太多频繁,否则消耗太多剑气,就连一剑光寒十九州这种上等宝剑,也会变得光芒黯淡,在接下来的攻击当中性能m.hetushu.com急剧下降。
只是莫语真人不动,付明轩也是不动。朝向燕开庭使了个眼色,燕开庭顿时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即将吹响玉箫的音鬼身上。
场内,音鬼在付明轩和燕开庭的不断攻击之下,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根本不可能有其余动作。燕开庭二人的意图也甚为明显,只要让音鬼吹不出声音来,那么他们就算是计划成功一大半。
自此以后,莫语真人便隐居起来,潜心修炼,谁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只是那一战传来传去,竟给他冠上了一个雍州第一高手之名。
莫语真人盯着两人,脸上渐渐浮现出阴冷的笑容,只见他也不行动,只是犹如吐着信子的毒舌一般,望着两人。
“哼”,音鬼又是冷哼一声,看着与自己遥相对立的燕开庭,就欲拿起玉箫吹奏起来。
至于将音鬼一击杀死,则是另一番考虑。
燕开庭远远飞出去之后,在地上滚了几圈,如今在明里,整个雀云阁内就只剩下付明轩和燕开庭,以及一个黑衣人还有手持玉箫的音鬼,当然,趴在桌子上仍然呼呼大睡的成啸天也应该算在内,刚刚若不是他那出其不意的一下,付明轩就不会有反击黑衣人的机会,而燕开庭,则是更没有机会将音鬼那支竹笛摧毁。
就只见这时,燕开庭抄起一只长凳,以不可匹敌之力量扔向了音鬼,但看着那长凳飞过来的轨迹,竟不是瞄准音鬼,而是直直地砸在了音鬼所坐着的栏杆上,只听见砰地一声,栏杆碎裂,音鬼蹭的飞起,又落在另一处未遭损坏的栏杆上。
也不管这名来得实不实,既然站在了燕开庭和付明轩面前,那两人就没有不全心对待的道理。
不论是长凳,还是酒壶,还是圆桌和*图*书,在燕开庭手中就如长矛一般,抄起来便向音鬼身周砸去,是以音鬼无论是落在了那一个地方,刚刚站定就不得不飞向另一个地方,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燕开庭在他难以维持结界之际,一个长凳就飞了过来。
只是面对着无言无声的莫语真人,相差如此之大的等级,还是让付明轩怎样看都处于在一种下风。并且打到最后,莫语真人的短矛是越来越快,即使以正常状态使用一剑光寒十九州并且一向以速度著称的付明轩,都感到非常吃力。
手边已经没有可以砸向音鬼的东西,燕开庭干脆就举起泰初锤来,不断凝聚雷电之光,一团一团向音鬼砸去。
只是下面还有个头疼的音鬼,随时可能将两人陷入危急当中。
那人紧握了一下拳头,眼中顿时升起一股杀意。
如今见他,他年纪也不过四十左右,却是满头银发,长及腰间。一双清亮的眼睛,透露着分明可见的杀意。
此时,音鬼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是换了多达几十处位置,始终在燕开庭的攻击之下,没有机会吹响玉箫。就在他准备拿出一个木鱼大小的法器准备对不断投掷攻击的燕开庭进行反击时,就只见付明轩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俯冲过来。
而燕开庭,却以惊人的耐力对付着音鬼,总之,不论是使出何种手段,都要让音鬼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两人之间的对抗,也是非常激烈,燕开庭越是疲累,眼神却是愈加凛厉,根本都不像是往常那样一副惫懒的样子。
顿时,一剑光寒十九州的耀眼剑光蹭蹭飞来,音鬼赶忙举起玉箫,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护屏障。面对燕开庭和付明轩的双人夹击之下,音鬼的额头上顿时汗如雨下,眼现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