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七十三章 殊死之战

不远的二楼,成啸天捂着自己的肚子,正呼哧呼哧喘着大气,显然刚刚扔出那一刀,已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
只听见砰地一声,一记雷音陡然炸开,莫语真人的短矛就撞在了那团雷光里,随即被带往另一边。付明轩得此机会,长剑自上而下猛地一挥,一道匹练般的剑光就冲向了莫语真人。
目光之中,莫语真人的短矛化为一点,就向着自己飞来。在音鬼箫声的压制之下,燕开庭已是没有还手能力,只能奋力躲避。
二楼的成啸天,也趁莫语真人和付明轩缠战在一起时,从楼上一跃便跳了下来,站在燕开庭的身边。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微眯着眼,佯装自己依然是醉倒之态,观察着眼前的局势。
而随着光点的急剧下降,莫语真人也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像燕开庭飞去,几乎是和光点同样的速度,莫语真人手持短矛,眼看就要刺中燕开庭。
“他……他怎么会这样!”暗处的一人问道,显然他也被付明轩这种自我疗伤的方式所惊讶。在修炼之人当中,自我疗伤本不算什么稀奇事,只要到了一定境界,多多少少都会具有一到两种自疗方式。只是像付明轩这种惊人的速度以及简单粗暴的方式,着实让他一惊。
说完,便是一团雷光朝音鬼砸去,音鬼顿时向上一跃,朝左边跳去。
“啊啊啊,救命啊!”成啸天一边怪叫,一边向后面躲去。此时的他手无寸铁,只恨不得地上有条裂缝能让他藏身。
那光环速度极快,下降过程中发出刺耳的尖啸声,并且明显看得出来是已经完全锁定了付明轩,是以付明轩无论怎样移动,都不得不挨上这样一击,千钧一发之www•hetushu.com际,付明轩举起一剑光寒十九州,横档在面前,准备硬接这一记攻击。
而在一处角落里,蹲着一个黑瘦的男人,拿着一根玉箫吹奏着。成啸天当即就反应过来,自己一阵一阵的眩晕,就是因为这不同寻常的箫声。
另一人沉默着,没有说话,面容严峻之中,带上了一丝忧虑。
随后,二人与莫语真人遥相对立,燕开庭直喘着粗气,手持泰初锤,已有一丝疲倦。而经过刚刚一阵调整养伤之后,付明轩的右手伤势竟已不见,则又恢复到了刚才的冷峻神态,不见一丝疲态。
可就在此时,音鬼的箫声响起,燕开庭顿时觉得脑袋一晕,五脏六腑都在体内翻滚,胃里翻江倒海,只觉得要呕吐出来。
“哼,雕虫小技。”音鬼朝着二人啐了一口,掏出一个陶埙出来。
只见这个陶埙也是一个法器,若鹅蛋大小,周身晶莹剔透,散发着幽幽玄光,隐隐可见其表面雕刻着繁复纹饰,从其六个小孔间可以看到陶埙内部似有金色光芒缓缓流转,犹若实质。
难道说,是音鬼的控制出了问题?
此时付明轩依靠在三楼栏杆站着,一只手无力地垂下,正缓缓淌着血,他目光坚毅,深呼吸着气,身周缭绕着一阵雾气,显然正在为自己疗着伤,不断运作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他一个翻越便站在了一边,朝上望去,犹如毒蛇一般将成啸天锁定。
顿时三楼地板破出一个大洞,木屑哗啦啦如雨般落下,成啸天抱着头蹲在角落里,就看见付明轩已经和莫语真人又缠战在了一起,一剑光寒十九州和短矛拼在一起,更是铿锵作响,银光飞闪。
而随着他的调整,有反应http://m.hetushu.com的却只是燕开庭一人,而付明轩根本没有一点反应。
如此之快的疗伤速度,怕是他本人都难以做到。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付明轩,竟是好端端的,甚至在音鬼的箫声之下,也不受任何影响。
一阵一阵的音浪,就像是击鼓一般,敲打在你身体的五脏六腑,让你浑身上下都处于一种痉挛的状态之中,痛不欲生。
成啸天注意到,在那团雾气氤氲之中,付明轩显得有那么一些不正常。只见他的右臂上的伤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肉与肉之间像是伸出了一种连接彼此的筋脉组织,两两缠绕着,将彼此抓牢。然后,筋脉组织就不断缩短,直到把两侧肉紧紧连接闭合在一起,不到片刻,就连伤痕也消失了,整条胳膊恢复到了原样,根本看不出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上。
付明轩也在莫语真人转换眼神的那一刻了然了他的想法,于是走上前来,挡在了燕开庭的面前。
成啸天左看右看,抄起身边的一个长凳,大手一挥,猛喝两声,就朝音鬼砸去。
顿时,只听见付明轩发出低沉的一声呻吟,燕开庭心知不妙,循声望去。
莫语真人看着付明轩的右手,眼神微眯起来。
只见莫语真人嘴角上升起一种诡异的弧度,似是在笑,又暗藏杀机。他猛地一跃,就上升到了雀云阁的最高处。随后他斜眼睥睨二人,举起了短矛,在上空看似轻松的划了个圆圈。
噌噌两声,莫语真人的腰间被切割出两道口子来,只见他以极快的速度收起短矛,向下一望,阴鸷的目光瞬间就锁定在喘着粗气的燕开庭身上。
受到这样的干扰,莫语真人短矛一偏,燕开庭瞬间抓住机会http://www•hetushu.com像别侧滚去,堪堪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显然,莫语真人这一招声东击西算是败在了成啸天的手中。
然而燕开庭根本就懒得听成啸天解释,刚刚成啸天那突然横叉一脚的大刀,已经说明了成啸天并不属于那布局一方。
但是此时的付明轩,比之身边皱着眉头明显非常痛苦的燕开庭,就显得不那么正常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音鬼堪堪避过燕开庭一击,还未反应过来,只见成啸天扔过来一个长凳,可以看出成啸天是尽了全力,刚好在躲避燕开庭一击时音鬼放下了玉箫,停止了演奏,成啸天瞬间回力,那一击,对比起他刚刚扔出的一把长刀,力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莫语真人蹭的一下就直飞上去,手中短矛在空中划出一个螺旋形的连环光圈,就要向避无可避的成啸天套去。就在这时,一道银白剑光疾飞过来,将那光环高高挑起,击在了楼顶之上。
就在此时,躺在桌子上的成啸天睁开了眼睛,他只感到脑袋一阵眩晕,胃里仿佛有个小人在不断蹦蹦跳跳一般,不断抽搐着。
“哼”燕开庭冷哼了一声,道:“你还问我,我到要问你呢!”
燕开庭强忍着痛意,抄起泰初锤就开始集聚雷电之光,准备先给音鬼一击,要让他暂停奏乐。
短矛上凝聚着一点耀眼白光,随着短矛的运动在上空画上了一个闪亮耀眼略有水盆大小的光环,随后莫语真人将短矛向下一指,那光环便骤然下降,下降过程中凝聚成能量巨大的一点,就要落在付明轩的身上。
眼见长凳飞来,音鬼匆忙之下,举起手中玉箫,形成一道屏障,将长凳弹飞了出去。
此时,在燕开庭的眼里,付明轩也有那么一和_图_书丝不大正常,仿佛完全不受箫声影响,音鬼的箫声是直击人的内在,并不是闭了听识,就可以阻挡得住的。
音鬼向两人邪魅一笑,顿时两人都是汗毛倒竖起来。
眼看着自己被高手盯上,还不到上师境界的成啸天怪叫一声,就欲逃跑。只是在音鬼的控制之下,成啸天跑起路来都特别费力。
只见调整好了的付明轩自上而下俯冲到莫语真人与燕开庭之间,堪堪帮助燕开庭躲过了一击,自己却是震开很远。
在一楼的大厅里,一个银发男人如同捕猎的凶兽一般,正追赶着燕开庭。在那银发男人恶狠狠的气势当中,燕开庭的躲避显得有些吃力,不时被短矛发出的光点击中。
此时,燕开庭站了起来,望向了仍在演奏的音鬼,眼中充满了恨意。
只见燕开庭向角落里的音鬼冲去,虽然脚步踉跄,但是仍是不减冲势,成啸天看见,也捂着肚子跟了上去。
成啸天一脸茫然,但瞬间就明白燕开庭的话中有话,连忙大声道:“冤枉啊,燕兄。”
音鬼对声乐的把控可谓是非常精准,在整个对仗当中,只会影响到付明轩和燕开庭他们,对于莫语真人,完全不会造成影响。
四目相遇,燕开庭是浑身打了个激灵,但是他的眼中毫无所惧,反而是看到了全力以赴的决心。
这就有些意思了。莫语真人心想。
而漂浮站在付明轩对面的莫语真人,此时身上也是多处带伤,但比起付明轩,实在要好上太多。莫语真人一个纵跃,就直直冲向付明轩,短矛上突然凝聚出一点耀眼之光,看着阵势,显然是想一招之内,就取付明轩性命。
而就在前一刹那,付明轩硬接了莫语真人的那一击光点,顺势往后退了几步,又站在了燕开http://www.hetushu•com庭身前,将他护在了身后。
想到这里,他便望向了躲在角落里的音鬼,只见他也是一脸惊愕,显然已经注意到了付明轩的变化,不断把弄着玉箫,调整着音符。
就在这时,一柄大刀突然横飞过来,锵的一声,撞在了莫语真人的短矛之上,擦出一片火花。
只见付明轩的一剑光寒十九州不断向下淌着血,仔细一看,原来是付明轩的持剑右手已然受伤,小臂一侧划开了五寸余长的口子,深可见骨,正不断往下淌着鲜血。
燕开庭转过头来,朝着成啸天道了声,“看着,他跑哪打哪儿!”
若不是音鬼的箫声让他五脏六腑都仿佛搅在了一起,使他发挥不出泰初锤的威力,他才不会是现在这副狼狈模样。燕开庭强忍着痛楚,一步一步向音鬼走了过去。
只见付明轩此时的气质与往日全然不同,眼神之中除了冰冷之外,竟毫无别的情绪,与莫语真人遥相对视,从二人的气势来看,竟然是不分上下。
“燕兄,这是怎么一回事?”成啸天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地问,显然刚刚那一跳又是震痛了他的内脏。
而其他的伤势较轻的地方,更是不用说,快速闭合起来,待到雾气渐渐散去,付明轩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
只见燕开庭在空中一个翻滚,堪堪避开了莫语真人,但是右肩之处,已是渗血,显然还是负了伤。
成啸天继续观察着,转动了一下眼珠,望向了下方。
莫语真人看着二人,直觉告诉他与此时的付明轩一一对抗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决定,于是他便将目光转向了明显处于弱势的燕开庭。
与莫语真人眼神对上的那一刻,燕开庭瞬间明白了他的想法。他是想先从处于音鬼控制之下的自己出手,先干掉自己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