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七十四章 恍如一梦

“刚刚那小子跑出去了。”其中一人说道,另一人点了点头,道了声:“看来真是命数如此。”便不再说话。
她只记得,当那两人在她厢房里找到自己时,自己是如何利用保命的装死手段来逃过了这样一劫。
他不禁暗悔自己答应下这份差事,就是为了一卷古籍。
于是,逃离了战场,雀云阁的后门跑了出去。
付明轩抓紧机会,也是猛喝一声,一剑光寒十九州上面凝聚的所有力量如潮水般涌出,一阵阵剑浪以不可匹敌之势撞向莫语真人,将其弹飞。
燕开庭见此,心想若是不帮他一忙,成啸天多半是躲不过此劫。
打到如今这个状态,莫语真人是第一次感到了力不从心。他面前的两位少年,犹如顽强的野草一般,无论怎样烧灼,都还留有一口气在。
只不过,他需要在战斗中时刻注意,不能让付明轩给自己造成的伤,破坏了他修炼的根基。
莫语真人早已感知到付明轩只是一个上师境界的少年,但看他今晚的表现,却让他不由自主地感到了颤栗。
黑衣人点了点头,只听见洛长苏冷冷地道了声:
雀云阁内,那暗处的两人守着一处法阵,不断施展着法术。
缠战许久,付明轩和莫语真人是两败俱伤,两人的衣衫都被鲜血浸湿,向下滴滴答答着。莫语真人明显蹙眉,可以说是艰难地撑了下去。而付明轩,分明受伤还要更重一些,然而眼神当中却只有冰冷,没有一丝别的神色。
燕开庭对着成啸天冷冷地道:“这里已经没你的事儿了,想活命就赶快离开,谁知道待会儿又会出现什么鬼东西来!”m.hetushu.com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她往日里从未见过也未听说过这两人,可如今,她却将永远记得这两人的模样,并且将他们的名字深深刻在了心田之中。
只听燕开庭猛喝一声,“去!”然后便将那圆环甩向音鬼,那圆环骤然变得有水缸般大小,足有手臂般粗细,散发着耀眼金光,从上之下,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和速度将音鬼套在了里面。
一个金色飞点绕着燕开庭转了几圈,就欲扑向燕开庭,燕开庭举起泰初将那金色飞点拍了出去,砰地一声,那飞点撞在了大厅的柱子上面,随后滋滋冒泡,开始腐蚀柱子,就只见那一人多粗的柱子片刻之后就被腐蚀成了两截,并且还在朝两端不断融化着。
燕开庭记得夏平生如此说道。
成啸天看了看上面的鏖战,心想自己距离上师境界都还有一步之遥,这样与真人对面作战,自己还是不要在这里添麻烦的好。
但转念一想,自己已经是真人境界,如此鏖战下去,最终的结果也是付明轩丧命在他的短矛之下,相比之下,自己只是身负重伤,用这些伤来换他日思夜想的古卷,也是值了。
不断地有飞点冲了过来,燕开庭的泰初锤自然是对这些飞点毫无所惧,一个一个弹开,并且有好几个燕开庭都顺势拍向了音鬼,使得音鬼也措手不及。但是成啸天所持的只是一柄普通长剑,虽是将飞点拍开,但是剑也化为两截,只能不断从死人手里扣下剑来,显得十分狼狈。
哼,莫语真人冷哼一声,顿时气势又起,长发纷飞,举起m.hetushu.com了短矛。
燕开庭此时已经介入到了付明轩和莫语真人的战斗当中,泰初锤不断劈啪作响,发出一团又一团雷电之光。
于是便朝着燕开庭拱手,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道:“燕兄和付兄多加小心,小弟在此向二位赔个不是,回去一定将此事查明,通报二位!”
在这个金箍之下,音鬼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不仅是双手被束在胸前,而那看似小巧的金箍,却似乎有一座巨山那样沉重,叫他瘫倒在地,被压得是动弹不得。
“此物只可用一次,以束人手脚,君位之下,均不能逃脱。”
瞬间,整个雀云阁变得漆黑一片,变成了本该是它应有的样子。
始终,他总觉得夏平生对他的顾虑太多。
然后边听见燕开庭大喝一声,“收!”那圆环顿时急剧收缩,将音鬼牢牢箍住,顿时音鬼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双手被紧紧箍在胸前,发紫的手中陶埙也掉落在地上。
洛长苏紧皱着眉头,想起了莫语真人最后向他露出的那一抹笑容。
只见为首的黑衣人道:“若是两位仙人能够确定他是乘船顺河而走,那么我家兄弟们就一定能够追的上他,不出一日,便将您所要之人的首级呈上。”
而此时,两人也抓住了机会,从燕开庭破出的天窗之中一跃而出,就此消失在清冷的月色之下。
慕千语点了点头,道:“如今城门处已是设了法阵,安排了重兵,以他的智慧不出一里便可感知出来,如此一来,他能走的路,也只能是那条水路。”
付明轩心想,若是不能将其打败,就只能逃出此局,但莫语真人缠绕的和*图*书是紧之又紧,让他根本无从可逃。
音鬼掏出的陶埙果然不同寻常,里面流转的暗金色光芒竟是可以破孔而出,通过那六个小孔飞射出来,并且带着一阵犹如厉鬼一般的尖锐叫声,围绕着燕开庭和成啸天两人高速旋转,准备在两人疏于防备之时攻击二人。
付明轩和燕开庭不断靠近,就只听见付明轩以及其微小的声音道:“我们不与他死战,找准机会,及时出逃。”
待到莫语真人站定之后,早已不见二人的身影,只看在下方的音鬼被金箍牢牢禁锢着,无法动弹,他持短矛的右手,此时也是微微发抖。
“注意他身边之人。”
而外面的道路上也是一副正常模样,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断叫卖的摊贩,还有站在雀云阁紧闭的大门前不断敲门的客人……
看来,整个雀云阁已是被人施了障眼法,叫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出里面发生了什么。
莫语真人明显能够感觉到付明轩跟刚才的不同,此时的他,竟不像一个真人,完全就是一个杀戮武器。
而付明轩依旧是面无表情,只剩下眼神当中深不可测的寒冷,手持一剑光寒十九州,做好了迎战准备。
只见一个飞点围绕着哇哇大叫的成啸天,成啸天是左挡右避,拼命想要摆脱这飞点,但是他手无寸铁,只能靠着自身的快速闪避来躲开这个缠人的飞点。
“小心!”燕开庭冲着成啸天叫道:“这飞点会腐蚀人!”
只是他一出雀云阁主楼,整个人就像穿透了一层薄膜一样,顿时身上一轻。回头一看,整个雀云阁就像往常一般热闹,舞女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台下满座m•hetushu•com客人拍手叫好。
于是抄起泰初一举将自己面前的飞点拍走后,又跳到了成啸天的面前,用泰初将飞点拍向音鬼所在的方向。
成啸天看了,嘿嘿几声,跑过来拍了一下燕开庭的肩,道:“燕兄有如此好物,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刚刚小弟可差点搭上了性命!”
“小心行事,赶快抄点家伙!”燕开庭朝着成啸天喊道,成啸天愣了一下,左顾右盼,在一个死去的舞姬手里拿过来一柄长剑。
燕开庭拍下了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白了一眼成啸天。随后,他望向上方的付明轩和莫语真人。
若这个局是真的为了杀他,那么付明轩为他付出的也太多了点。
就在这时,一直在与金色飞点作斗争的燕开庭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身来,从芥子袋里掏出一个精巧玲珑的圆环出来。
成啸天站在原地愣了许久,直到被眼前现出的一群围观他的人的声音吵到,才猛然惊醒,赶快左右看看,飞奔出人群,隐匿在一片黑暗当中。
只见付明轩又向莫语真人冲了上去,剑矛再次相争。而燕开庭则是举起了泰初锤,不断积聚力量,随后一声猛喝,一团雷光就直直朝着屋顶打了出去,瞬间就只听见碰的一声,雀云阁被开了一个天窗。
燕开庭道了声好,于是又和付明轩分开来。
再看向下面的燕开庭,成啸天,音鬼三人。
此时,眉头紧蹙的殷淑站在雀云阁门前所聚集的人群当中,两拳紧握,没有一丝方才的柔美模样,眼神里只有深不见底的仇恨。
并且,付明轩望了望下方仍在和音鬼战斗的燕开庭,心中更是一凛。
顿时砰地一声,暗处两和_图_书人小心翼翼维护起来的法阵就突然出现了裂纹,随后,噼噼啪啪几声,法阵发出一阵异样的声响,悬浮着的朱红色玄光,就此黯淡了下去。
而燕开庭却在离开时不以为意,只是收在了芥子袋里,向夏平生淡淡地到了一声谢。
眼见着金色飞点朝自己飞来,音鬼也面露惧色,蹭的一下就跳到了别处。
这圆环略有手镯大小,乍看下来,还以为就是一个女子佩戴的普通手镯,周身镀金,闪烁着绚丽光芒,这是燕开庭离开玉京时,夏平生所赠的保命之物。
暗处,眼见着法阵破碎的两人顿时汗毛倒竖,渐渐隐在了黑暗当中。
高处,付明轩仍和莫语真人纠缠在一起,从二楼打到了三楼,又从三楼跳到了一楼,就是如此,两人打的是难舍难分。
而成啸天回忆起来,也仿若是做了一场可怕的梦一般,满地的白衣死人,随处都可腐蚀的金色飞点……只是自己手上的血迹还有一柄长剑,提醒着他这并不是一场梦。
她也听见,欲将她杀死和布下法阵的两人,彼此称呼为“洛长苏”和“慕千语”。
而在另一边,付明轩已经明显没了气力,莫语真人也是气喘吁吁。
如今此局已被燕开庭和付明轩所破,已经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二人虽然心疼所付出的代价,但是对接下来的追捕,就坚定了更加强大的信心。
而此时,拿着那圆环,燕开庭露出了一个让音鬼浑身汗毛倒束的笑容。
月色之下,一群蒙面黑衣人跪在洛长苏和慕千语的面前。
他望向一个方向,露出了一个冰冷彻骨的微笑。
而她手下的那些真正舞姬和一些管事下人们,没有一个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