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七十五章 逃出渭青

因为此时,燕开庭不知内疚了将近一月,自此之后,被他带去荒野的属下,无论位阶高低,都配上了一头可以令其驾驭的灵兽。
燕开庭则是仔仔细细回忆了一番从他二人进来渭青城到参加城主大寿酒宴最后落入了那样一个危急的死局之中,燕开庭虽是觉得所有矛头都似乎暗暗指向自己,但终于没有得出确定结论。
此言既出,付明轩登时就站起身子来,两眼乍现神采,道:“庭哥儿,你可知渭青城里有什么流通城外的河水没有?”
一只血鸦,约莫有鹰隼般大小,以鲜血为食,虽然在攻击上并不如一般荒野凶手那样猛烈,但可怕之处就在于血鸦对于鲜血的敏感程度已经是无其余生物可敌,一旦被一只血鸦感知到鲜血的味道,那么便会面临一整群血鸦的攻击,至于黑压压的鸟群中央,不亚于是堕入了无比绝望的深渊,最终只会迎来被蚕食殆尽的结局。
燕开庭和付明轩继续就着阴影继续潜行着,疾驰出一段距离后,燕开庭左右看看,眼神愈加警惕起来。
两人轻声潜下高地,左右看了看,便借着月色投下的阴影向城西疾步奔去。
燕开庭记得,当时在荒野上遭遇到血鸦的攻击之后,一行十六人,回到玉京城内的也不过燕开庭本人,李梁还有两名实力稍强的下属而已,其余十二人,是被血鸦啃食的尸骨无存。
但是在雀云阁内,莫语真人在和付明轩的缠战当中,望向付明轩的眼神分明是凶兽看到了猎物和*图*书的神情,但是对于自己,却像是咋对待一只恼人的虫子,只想着尽快将自己拍死。
付明轩皱着眉头,神色严峻地点了点头,他也发现了。
原本二人藏身于一丛城间高地的茂盛林间,从这高地望下去便可见空无一人的街道和没有一丝灯光的房屋,就连寻常狗吠猫叫都没有,只剩下呼呼作响的风声,今日渭青的夜晚,也未免太过安静了一些。
“看来布下法阵的中心点就在城门上方,若是捣毁了城门,是否就可以破了防线?”
燕开庭道:“明轩你可知道,这红霾有没有什么对抗之物?比如说,用火来烧出一个洞来?”
付明轩冷笑一声,望着燕开庭道:“想不到那隋远还担心你我二人又重归他府中,竟是在他府上,还设下了这样一个法阵。”
但是就刚才那场杀局所布下的手笔来看,背后布局之人定然不会轻易放过二人。这样没有布下任何埋伏,定是不正常。
说完这番话,在一众小弟惊愕的眼神当中,那领头大汉尴尬地咳了几声,作为杀手队伍老大地他,突然说出这种话,也怪不好意思的。
“哼。”领头大汉冷哼一声,望向燕开庭和付明轩即将奔来的方向,顿时眼里就升起一股杀意。
看到燕开庭这样一幅无所畏惧的样子,付明轩心下也是稍安,两人相视一笑,随即遥遥望了望那矗立在一团红霾之间的城门,便转身向城西潜去。
如今看着眼前那红茫茫的一片,燕开庭http://m.hetushu.com思绪百千。如此范围极大的红色血晶,需得捕杀多少只血鸦才能布下此等法阵?燕开庭心中一声冷笑,看来为了取得自己这样一条并不金贵的命,对方也是下了不少手笔。
然而就在城市的南北方向,红光被断开两点,就像是被人用剪刀剪断了一般,红色包围圈被分开成两个半圆环。原来是一条流经城内的大河,将其断开。
夜半,一轮皎月高悬在西天之上,散发出阴冷的寒光,将天边照的是银白一片。渭青城陷入了一种令人心慌的沉寂当中,就只剩凄厉的风声呼呼作响,挑弄人的心弦。树影婆娑之下,两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飞奔着,落地竟是没有一点声响。
听到付明轩提起血鸦,燕开庭也是神色稍稍一凛。
燕开庭问道,他的想法是直接摧毁城门,让这个法阵直接失效。
刚刚停下脚步,就只听见砰的一声,一个人影仿佛从天而落一般坠落在二人眼前,掉在一户人家面前放置的水缸里,顿时哗啦一声,水缸顿时破裂,扬起一阵水花。
看来一切,只能在摸索之中慢慢弄清楚了。
若不是自己拿了莲儿所喜爱的法器把玩,也不会和成啸天那样来上一战,若不是将成啸天打得服服帖帖,也不会有后面被成啸天死皮赖脸磨着要到雀云阁喝酒,自己和付明轩就不会出现在那样一个精心布置下的死局当中。
从一开始怀疑成啸天,到后来发现成啸天其实也只是一颗棋子,再想到寿宴http://m•hetushu.com上的小有门和多宝阁两人,还有月下出现提出要与他联姻的向瑶,燕开庭只觉得是一阵头痛。
燕开庭点了点头,继续道:“如此一来,就算我二人不被血鸦啃个干净,也会被拖慢了速度,被后面之人追上。”
两人想到了一处,脚步便渐渐地慢了下来。看来再往前去,就会落入另一个专门为他两人准备的陷阱之中。
付明轩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笑容,道:“我也不能确定,但既是血晶,那定然是能溶于水,融进水后,这效果还有没有,就是另当别说了。”
“哼!”那黑衣大汉转身就给了后面粗犷大汉一记暴栗,沉声骂道:“你瞎了吗?看见那些红色的鬼东西吗?只有这里有缺口,他们不往这边来还会去哪里?”
燕开庭道:“的确是有的,在此城当中名为青河,实际上也就是黑水河的上游……”说到此处,燕开庭也一下子激动起来,望向付明轩道:“你是说,这红霾的对抗之物,难道是水不成?”
整个城门在浓郁的夜色之中散发着诡异的红色光芒,远远看去,就像蒸腾着红色的雾气一般,缭绕在上空,在黑暗之中尤为明显。并且可以看出,这雾气以城门为中心,缭绕着城墙不断延伸出去,若是从空中向下看,可以看出这红色雾气已是将整个渭青城包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包围圈。
听到付明轩这样说,燕开庭也顿时觉得有了希望,便道:“青河就在城西出城,过去的话定是要穿和*图*书越过大半城区,只要是路上没有埋伏,咱们过去也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
“大哥,你说那俩小子会过来吗?咱们守在这边,万一他俩从别处逃了怎么办?”其中一个粗犷大汉低沉着声音,问着那个领头的黑衣大汉。
付明轩略一沉思,摇了摇头,道:“不可,若要摧毁城门,你我二人就必定得上前去,若我没猜错的话,那法阵中央定是供着沾有我二人鲜血的物什,只要我们碰到那红霾,就算摧毁法阵逃了出去,在荒野上也必定引来成群血鸦。”
在另一边,城西的青河边,隐在暗处的那十余个黑衣人,紧紧屏住了呼吸,就如布下陷阱的猎人,安心等待着猎物上钩。
领头大汉叹了口气,道:“为了布下这个局,这附近地血鸦都被捕杀干净了,虽说血鸦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总归是那么多条命……造孽啊,这终究都是有报应的。”
“看你们有什么办法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说罢,他便从怀里掏出一个鹅卵石大小,正面镀金反面镀银还镶着一串瑰丽宝石的法器出来,紧紧攥在了手里。
越是安静,就越是要小心。
燕开庭和付明轩躲在一处灌木丛后面,遥遥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渭青城门。
“这是一种感应阵法?”燕开庭问道,经过方才的那一场大战,又是一阵急逃,燕开庭仍是有点气喘。
他何曾不记得血鸦这种凶兽,就在去年春时,他带着李梁一行人前往荒野上的一处寨营考察当地的炼器工坊,当时天色已和-图-书黑,燕开庭急着要回到玉京城内见面一位新来的歌姬,于是率领着众人踏着夜色而回,途中,他们就遭到了血鸦的攻击。
付明轩指了指那缭绕着的红色雾气,道:“这种看似为气的红光,实际上是由一种极为细小的血晶组成,那些血晶,是用荒野上一种名为血鸦的凶兽的精血炼制而成。”
这一路走来,两人一直潜行在暗处,将明处是尽收眼底。畅通无阻的街道,没有任何阻碍的穿行,仿佛就是为了让二人顺利通向城西青河而安排的。
燕开庭点了点头,举起莲花般大小的泰初锤在晃了晃,道:“便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两个还怕了不成!”
“只不过这城中定是仍有埋伏,我们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付明轩说道。
死在他们手上的人,或许比那血鸦还要多吧。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若我猜得不错,这种法阵应是名为‘红霾’,是一种感知范围极大的法阵。”
付明轩的眼里倒映着红色雾气,一时之间思绪沉了下来。
其实相比之经常前来渭青的燕开庭,付明轩对这个城市还不甚熟悉。
粗犷大汉一手摸头,委屈地道:“还是大哥英明,小弟实在不知那些红色雾气是些个什么?”
燕开庭看向付明轩,付明轩低沉着头,思索了好一阵子,突然望向了背后的巫山,巫山山麓下额城主府,也是氤氲着这样一团红光。
“明轩,你也觉得这一路上太过安静了点吗?”燕开庭皱眉问道,这一路上,二人可以说没有遇见任何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