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七十八章 地下之战(上)

突然,就只听见“锵”的一声,付明轩的一剑光寒十九州被一个疾速射来的飞镖击中,飞镖力道之大,顿时让付明轩的剑锋一偏。
“就是现在!”付明轩喊到,然后急速向前冲去,燕开庭和成啸天紧随其上,三人就这样越过剩余半人高的蓝色火焰跳了出去,落在了一处溶洞大厅里面。
成啸天点了点头,道:“从水中潜下去,游个半炷香的时间,再出来时便是城外青河了。”
只见那个反向全无回应,似是不甘心,成啸天又朝着那个方向喊道:“燕主和付公子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样做?”
然而除了他们刚刚出来的通道,这个呈现为圆形的溶洞,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通道。
随后,付明轩向前走了几步,瞄准洞口,便将那木核桃扔了出去。
“一击之力?”付明轩问道。
噌的一声,一道黑影向右前方飞去,随后几个闪烁,又消失不见。速度之快,让燕开庭都有些惊讶。
仍旧是一片安静,成啸天像是极为痛苦一般,紧咬着下唇,脸涨得通红,就从身后拿出一个飞镖出来。
燕开庭四处观察一番,方才他们跳出来的那个洞口之下,蓝火烧灼着一堆残骸,可见这下面真的布了一个法阵。
随着一声凄厉的长叫,一道黑影重重砸了下来,连连翻滚了几圈。
付明轩轻笑几声,道:“我又没修那推衍之术,怎能确定?只不过是揣测人心罢了。”
“啊!”
刚刚落地,又是几道光线飞来,只是到了这宽阔的大厅,付明轩长剑几挥,就轻易将那些光线拍开。而燕开庭又和图书是看也不看,举起泰初锤在空中划上个半圈就一团雷光轰了出去。
燕开庭抓了抓头,嘶了一声,心想还是活命重要,便将那木核桃递给了付明轩,道:“若说起破阵之物,那也只有这个了。”
终于,前方现出一个一人大小的洞口来,看来这条通道的尽头就在这里。
只是洞口如此之小,三人也是不敢轻易跳出去,万一人家在洞口下布了个夺人性命的阵法,那三人就是避无可避,自投罗网了。
付明轩走在最前,燕开庭和成啸天紧随其后,只见付明轩收起一剑光寒十九州,从随身携带的芥子袋中取出一个玉指环出来。
再看一下这个溶洞,这的确是一个天然溶洞,各种奇异怪诞的钟乳石从洞顶高高垂下,在黑暗里散发着幽幽光芒,顺着石尖,滴落着一颗颗水珠,然后再在溶洞内部的一处湖面上荡漾开来。
只听见叮咚一声,一滴水掉落在了湖面上,荡起一层层涟漪。
成啸天淡淡的话语中,燕开庭听到的是万分坚毅的态度。
“只是什么?”
通道越走越窄,走到最后,竟是窄到让付明轩的一剑光寒十九州都提不起来,三人不得不猫着腰向前继续走着,在这样一个窄小的空间里,要是遇见方才那般的突然袭击,三个人是躲都没有地方躲。
燕开庭点了点头,刚刚那道剑光若是没有被他提前感知出来,就算不丧命于此,方才那一击也会让他身受重伤。
随后,成啸天苦涩的笑了几声,收起了飞镖,从身后掏出一柄短刀出来,随后一抖,那短刀竟是www•hetushu.com变成一柄足有一丈多长的大刀来。
不用多想,这定是一种骇人毒粉。
一边说,燕开庭就在自己的芥子袋中翻找了起来。随后,便掏出一个像极了核桃一样的东西出来。
还未等他爬起来,一柄冰凉长剑就已经架在了脖子上。
这条支流若是和青河相通的话,那么成啸天所说的便是有极大可能。
“说,你是什么人?!”付明轩冰冷的声音回荡在洞穴之内。
站在一边的燕开庭早就在等这个机会,只听得闷哼一声,那黑影是彻底软了下来,贴着洞壁就滚了下来,付明轩跳上前去就欲将其擒住。
成啸天在后面看的甚是惊奇,轻轻戳了一下燕开庭的后肩,问道:“燕兄,那是个什么物什,竟这样厉害?”
略一思索,付明轩转身对燕开庭道:“庭哥儿,你可还有那种小型破阵之物?”
燕开庭仔细观看了一下湖面,发现湖水有一种微不可察的波动,可见看似平静的表面其实并不是一潭死水,应该是一条地下暗流的某个支流在此汇聚而成。
说时迟那时快,付明轩一个纵跃,长剑一指就射出一道银光来,从两个巨大的钟乳石间穿行而过,就直直飞向对面的黑暗之处。
那白色粉末在飞向付明轩时突然燃气起一阵诡异的紫色火焰,带着一种嘶嘶怪响,付明轩当即就是后退几步,捂住了口鼻。
仍旧是没有回应,整个洞穴里一片死寂,只听见不断有水滴滴落在水面上的叮咚之音。
那玉指环外表看起来就如普通指环一般,但是在被付明轩戴上的那一刹www•hetushu.com那,发出一道银白玄光。随后付明轩伸出手来大大划了一个圈,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便出现在付明轩面前,随后付明轩收了玉指环的光芒,一边向前走着,一边推动着那面无形屏障。
燕开庭注视着前方尚未平复波动的屏障,道:“这是你付兄家传宝之一,算不上是最厉害,倒是在这里派上了用场,只不过我记得这玉指环坚持不了多久,咱们还是得快速前进才是。”
在一旁的成啸天,却是面有忧色,望着光线飞来的黑暗之处,眼神复杂。
只见这个飞镖与刚刚撞在付明轩的剑锋上的飞镖是一模一样,周身泛着冰冷炫光,刻着一个凤凰般的纹饰,凤凰的眼部用一个翠绿的宝石点缀于此,尾部栓着一条桃色红菱。
“难道是这里?”
燕开庭向四周飞镖飞来之处望去,却未见任何人影。瞬间一股寒意从心间升了出来,这是对危险本能的反应。
砰的一声,左上方一块钟乳石背后,掉下一块岩石来,落在水面上荡起一阵水花。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对,就是一击之力。以夏师的手段,能将自己破阵的力量存在这样一个小的容器里,也是不足为奇,只是……”
成啸天举起这个飞镖,眼神聚在飞镖上,朝那个方向淡淡道:“一年前,一次与你嬉闹当中,你就用这个攻击了我,我当时还以为你是好玩,做了这个物什出来。”
燕开庭想了想,顿时笑了出来,道:“你可别说,前些日子撞见夏师,见他在制作一个承载法器。”
“只不过,你为什么那么确定洞口就有法阵?”http://m.hetushu.com燕开庭问道。
“别看他不起眼,这里面可是装了夏师的一击之力,专门用于破阵。”
砰砰砰!震耳欲聋的响声突然炸起,随后便是一阵噼里啪啦似乎是在烧什么东西的声音。
成啸天答应了一声,随着付明轩和燕开庭不断加快着速度。
只听见后面的成啸天嚷道:“放回去干啥,一听那夏师就是个厉害人物,他的东西绝对好用,不要浪费了!”
燕开庭稍稍抬头,只看见洞口外升腾起一道奇妙的蓝色火焰,随后一股热浪就顺着通道涌了进来,付明连急忙拿出一剑光寒十九洲,插在了地上,才勉强抵抗住这来势汹汹的气流。而在后方的燕开庭和成啸天早在一开始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是以三人都紧紧蹲在原地,丝毫不动。
片刻之后,蓝色火焰渐渐熄灭,涌进通道的气流也稍微减弱。
得了这个空子,那到黑影侧身一转,就欲遁走,只是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一团雷光狠狠砸住,砰的一声,又被打得撞在了岩壁上。
只是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面临着躲在暗处的敌人,三人还是不能轻举妄动,非得要把敌人先消灭了再说。
看来,这洞穴里等待他们的至少是在三人以上。意识到了这一点,付明轩一个后翻,跳回了燕开庭的身边,道:“不可大意。”
就在这时,躲在燕开庭后方的成啸天突然站了出来,对着洞穴的一个方向喊道:“莲儿,我知道是你!”
那么,成啸天所说的通向城外的道路究竟在哪里?
“我答应过燕兄付兄二人,既是我将他们带至于此,也将保他们安全出城。和-图-书
可以看出,埋伏在此处的杀手善于隐匿,付明轩和燕开庭都有着极为不错的感知能力,却仍旧不能定出他的具体方位。
只见他霎时一个转身,举起泰初锤猛喝一声,与一道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剑光硬拼在一起,他右脚后蹬,全力挡住,还是向后划出一丈多远。
似是不甘心一般,不断有几条光线射来,一次比一次力量大,但都被那无形屏障给挡住,付明轩神色严峻,推动着屏障快速向前走着。
抬头望去,迎上付明轩阴骘冰冷的目光,只见那人露出了一个奇怪而又惊悚的笑容,然后一个翻身,向付明轩扔出一把白色粉末来。
付明轩点了点头,就接过木核桃,仔细观察着洞口的动静。
果然,还未走出几步,噌噌几条光线又向三人飞速射来,只不过射到距离付明轩还有一丈多远时,戛然停住,随后就像是射进了某种物体一般,直至消失,在付明轩等三人的眼中,只看到眼前景物一阵扭曲,看来那无形屏障挡住并吸收了光线,在光线力量之下受到了波动。
说完,付明轩就转过身来叮嘱二人拿出能够抵挡之物,夏师那一击虽是没有体验过,但想必也是声势浩大的一击。
洞穴里还有人?
燕开庭心下一惊,指着湖面,如梦初醒般望向了成啸天,道:
燕开庭抓了抓头,有点无奈地道:“只是这个东西,我是偷出来的。本来是打算研究一下再放回去的……”
“只是看你今日的力道,能够带走付兄的剑锋,怕是也能够将我一击致死。素日里你是那么温柔可爱,虽然有点刁蛮不讲理,但从未见过你出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