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七十九章 地下之战(中)

一片沉寂,水滴叮咚作响。
瞬时,三人分散开来,全都消失不见。
就像走在地面上一般,付明轩一边走,一边观察着整个湖面,时不时还望向水中略显紧张的男人。
暗处,攀附在一处洞壁上黑衣少女遥遥望着那个也在望向她的少年,不出一丝声响,也无任何表情,只是两行挂在脸颊上的清泪,早已说明了一切。
只见他伸出右手,顿时现出一面玉扇出来,轻笑一声,便向后几个翻滚,大手一挥,一阵狂风突然袭向燕开庭。
付明轩顿时心下一惊,就欲飞上前去,只是刚有动作,便看见几个飞镖从左侧飞速射来,阻挡住了自己的去势。
千钧一发之际,燕开庭举起神兵泰初,猛喝一声,泰初锤骤然炸起一阵紫色光芒,从锤间涌出一股螺旋气流,生生与那道剑光撞在了一起,虽然只是抵挡住了剑光的片刻冲势,但也足以让燕开庭避开这记攻击。
就在燕开庭飞出的刹那,付明轩一个转身,就贴向洞壁,隐身于洞壁凹凸不平的沟壑里。
燕开庭扫视了这洞穴的一周,洞穴里凹凸不平的洞壁和成群的钟乳石就是天然屏障,而站在通道前方空地的三人就像活靶子一般,如此显眼。随后他向与自己背对背靠着的付明轩一阵耳语,又向成啸天使了个眼色,就瞬时与付明轩分开,飞向洞穴上方,抓住一个钟乳石便影藏在了石群之中。
看到水中男人的反应,付明轩就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果然,走出几步,就只见和图书一片看似不起眼的枯叶静静漂浮在水面之上。
直到付明轩将手中看似枯叶却是一种固定阵法的法器摧毁时,湖面才渐趋平静下来,恢复如初,而水中男人,早已尸骨无存。
“不好!”燕开庭瞬时想到,自己恐怕是早已暴露了方位。
就在此时,其中一人开始动作。
“哼”付明轩冷笑一声,就向水中男人眼神瞟向的地方走去。
不是躺在湖面上,而是躺在水中,似是不用呼吸一般,睁着一双大小及不正常的巨眼,犹如一只鹰隼般死死盯着燕开庭,那一抹诡异的笑容顿时让燕开庭恶心得快要吐了出来。
只要对方一个不小心,犯了刚才那般错误,燕开庭就可以以一击之力,将对方重伤。
“哼,雕虫小技。”付明轩将那枯叶攥在手中,看似温柔地揉搓着。
在他身下的湖水中,惨白男人依旧沉在那里,刚刚泰初锤发出的一记攻击竟是没有伤他半分。
顿时,水中男人顿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但是心中转念一想,又是稍稍安定了下来。
而那三人,也在燕开庭隐入钟乳石群间三面分开,随之隐了进去。
他可以肯定的是,在钟乳石群当中,必定隐藏着对方人手,从流动着的微弱气流可以感知到,他们也在缓缓行动着。
刹那间,整个洞穴都明亮了起来,付明轩接过夜明珠高高举起,钟乳石群间顿时亮若白昼。
砰的一声巨响,正在悄身移动的付明轩只看到一团雷光直直朝向湖中心www•hetushu.com射去,随着这团雷光出现的还有手持泰初的燕开庭和环绕在燕开庭周围的三个黑衣人。
见二人有所动作,成啸天立即会意,也是急速向洞壁贴去。
噗地一声,燕开庭直觉心口一阵堵住,显然已是受了内伤,吐出一口鲜血来。
心下会意,燕开庭就从芥子袋里摸出那枚夜明珠来,攥紧之后扔向付明轩。
仿佛做了一场大梦,成啸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付明轩弯下身来,在水中男人恐惧的目光之中将那片枯叶轻轻拾起,顿时原本平静的水面突然在中心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付明轩飞向岸边,静静看着这一切。
原来付明轩是要那颗夜明珠!
燕开庭屏住了呼吸,隐匿着气息,小心移动着。
身在空中无从借力,燕开庭被那狂风吹得重重砸向洞壁,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道剑光便凛然而至。
然而成啸天岂是那种害怕之人,竟是越打越猛,双眼通红。
虽是被眼前这幅景象吓得不轻,燕开庭还是强迫自己静下心神来。
就在这时,燕开庭突然看到付明轩又向钟乳石群飞来,站在距离钟乳石群约莫一仗远的地方抬头观察着。
付明轩飞向上方,距离钟乳石群还有一丈多远就停了下来,他抬头望了望,只见头顶是一片黑暗,只有挂在石尖上的水珠闪耀着一点点微弱光芒。
水中男人此时仿佛是命悬一线,突然变得异常紧张起来,眼神不经意间不时向右边瞟着,这一切都被付明轩和*图*书收在眼底。
然而与燕开庭的反应不同,在遇上那个男人的目光之时,付明轩似恍然大悟一般,竟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出来。
眼见成啸天插了一脚进来,付明轩便立即抽身而出,飞向洞顶上方,四下探寻燕开庭的身影。
另一边,付明轩与一名黑衣少女缠战在一起,少女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若隐若现,只是仍旧只能堪堪避开付明轩的凌厉剑光,几个回合下来,少女已是身上带伤,行动之间也有了些许滞缓。
叮咚一声,一颗水滴低到了湖中。
如此近的距离,那颗夜明珠足以将洞顶上方照得明明亮亮,那么就逼得那三人不得不现身。只要三人显出身影,那么燕开庭和付明轩就可以转守为攻,对三人发起攻势。
洞壁间的凹壑中,付明轩和成啸天也是小心移动着,两人均是收了长剑长刀,屏住了气息。
望着将自己包围的那三人,燕开庭神情冷峻,握着泰初锤的右手轻微有点颤抖。
但是打了如此之久,莲儿却之始终无法对成啸天痛下杀手,只能有一下无一下地伤到他,好让他知难而退。
望向下方,又与那水中男人的目光相遇。只见他收了那诡异的笑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而他伸出手的方向,竟是指着燕开庭。
这是一个面色阴柔的男子,身段犹若女子一般,一头长发披散开来,惨白的脸上一张血红的双唇尤为醒目,只是他腰部已然渗血,分明就是方才付明轩剑下之人。
她紧紧闭了一下眼睛,和图书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时,那副柔情早已不见,代之以凌厉杀意。
隐于上方地燕开庭,自是将这一切都收在眼底。那么如今没有了水中男人,其余三人便是难以寻到自己。
一个翻身,燕开庭伸手抓向一个钟乳石,顺着爬了上去,又掩在了石群当中。
但那的的确确就是他日思夜想的莲儿,正和付明轩艰难缠斗的莲儿,是如此冰冷,如此绝情,如此杀伐果断。他一个纵跃,就跳向了两人,参与到这场战斗中来。
隐藏许久的燕开庭顺着自己藏身的钟乳石的一颗水滴往下望去,眼前的一副景象顿时让他汗毛倒竖,惊出一身冷汗来。
显然,经过方才一战,他便知道燕开庭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付明轩并不攻击他,而是缓缓下降,站在了水面之上,脚尖轻轻接触水面,竟缓缓行走了起来。
剑光照射之下,莲儿少女般的面容上显露着与她年纪气质全然不相符的冰冷杀意,另一边,成啸天看得呆了。
付明轩也向下看去,登时,那张惨白的脸就出现在他眼前。
其余三人似是知道付明轩的实力不一般,此刻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准备找准时机进行偷袭,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付明轩突然伸出手来,像是在找谁人要什么东西一般,双手揉搓几下,以告知对方自己所需。
只见湖水中央,赫然躺着一个面色惨白的男人,正朝着燕开庭诡异地笑着!
而在下方,成啸天和莲儿缠战在一起,可是明显看得和图书出来,成啸天完全不是已然受伤的莲儿的对手。
看着付明轩向着自己打手势,拇指和食指环成一圈,似乎在说要一个圆形的东西,略一思索,燕开庭顿时就明白了付明轩的意图。
刚刚燕开庭那雷霆一击都未给他造成丝毫伤害,这就说明水面上的保护屏障已是做得足够充分,料想付明轩也做不了什么。
燕开庭静下心来,他此时极有耐心。
突然之间,水中男人仿佛知道了付明轩的意图,登时就拼命挣扎起来,然而这一切挣扎都只体现在他的面部表情之上,一双惊惧的大眼里充满着仇恨与不甘,原本紧闭的双唇张张合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吐出一连串水泡。
看来这惨白男人是早就潜在了水中,但是由于他们三人一直站在岸边,便没有发现他。
看来这三人应该是和水中惨白男人之间有着某种感应,能通过水下男人给他们的信息定位到燕开庭的具体方位,便悄无声息地潜了过来,但没想到燕开庭却是提前一步,发现了那水中男人。
只见漩涡变得越来越大,到后来简直有了滔天之势,而水中男人就如同一尾失了尾鳍的鱼一般,无力地被卷入漩涡之中,直至撕碎。
燕开庭一个侧身,就欲躲过去,只是身旁突现出一道蓝色屏障将他弹了回来,直直迎向那狂风。
许久,洞穴都是处于在一种令人心慌的死寂当中,在洞穴上方的钟乳石群间,燕开庭一手还抱着一个约有一人多粗的钟乳石,一只手拿着泰初,不断向泰初灌输着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