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八十章 地下之战(下)

说完,领头大汉望向城外方向,目光瞬间就冷了下来,道:“他们应该还未走远,若是追不上他们,我们也得完蛋!兄弟们蹲点儿辛苦了,下面我们就来玩点好玩儿的!哼哼!”
此时,就只剩下与付明轩缠战在一起的魁梧男人。
可见能与付明轩战斗至此,那男人的实力应是这三人中之最。
几名下属明显不相信,那一圈红霾还在,两人不可能穿越阵法逃脱,那么唯一的出口,就只有这里。
付明轩摇了摇头,道:“倒不是这外边,你想,在这青河出城口定是有埋伏我们的人,等了这么久你我还未现身,他们终是会知道我们已经出了城……”
此时,莲儿已经完全没有生气,软绵绵地躺在成啸天地怀里,成啸天一语不发,只将头埋在了莲儿地发间,无声啜泣起来。
燕开庭经过方才的一番小调整之后,气势已经回来大半,虽然他与付明轩经过雀云阁的一番大战之后衣衫不整,浑身带伤但是二人只要站到了一起,气势便油然而生,给人带来的危险感觉就绝不能小觑。
随着一声清诧,那女人手中长鞭带起一阵噼啪作响的雷电之声,直直抽向二人,燕开庭和付明轩一个侧翻,避过了这一击,瞬时分别向阴柔男子和魁梧男人冲去,雷霆之声乍然想起,一道剑光也飞速而出。
坐在轻舟之中,燕开庭长长叹了口气,干脆合身躺下,微眯眼睛瞧着站在轻舟舟尾的付明轩,现在就连付明轩,背影都显得有些狼狈。
此时,幽暗宁静的洞穴里,成啸天怀里抱着莲儿,望着莲儿熟悉的脸庞,他只觉得这一两日来,恍然如梦。
说完,一行黑衣人都连连叫好,随后便沿着青河向城外追去http://m•hetushu.com
他侧了个身子,欲将手伸进河水中清洗一番,只是刚看到河水的那一刹那,燕开庭登时定住,危险的感觉就如潮水一般,席卷了他整个人。
往日里,付明轩看向他时,眼神之中,总会存着那么一丝暖意,就算是燕开庭将他惹急了发火时,眼中的神色也是愠怒,带有正常人的感情色彩。
燕开庭也不做多想,先将这人拿下再说,于是又是飞身上前,抄着泰初与那女子近身作战。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乍至,生生砍在了莲儿的后背上,顿时莲儿动作一滞,就直直倒了下去。成啸天登时一惊,扔了手中的长刀便抱住莲儿。
叮咚叮咚,水珠仍旧向湖面不断滴落着,就像一切从未发生过。
月亮已是悬于西天,今夜已经过了大半,青河出城口处,那一行黑衣人还在耐心等待着。
“没想到,我也是被蒙在鼓里这么久……”成啸天嗫嚅着说了几句,便看向远处的付明轩道:“付兄也算是给了莲儿一个痛快。”
“明轩,要不暂时休息片刻?”
如此近距离杀人,燕开庭还是头一次,看见那女子惊恐的眼神就在自己面前,一口鲜血喷在了自己肩上,燕开庭的心顿时颤动几分,立即松了手,那女子便顺着他的身子,缓缓滑了下去,跌落在湖水中。
可是今夜,与人对仗时的付明轩,眼神冰冷道到不带一丝感情,有那么一刻,燕开庭感到付明轩就像一个杀人机器一般,没有任何恐惧,或者是与之相反的快感,是他感受不到,还是已经见怪不怪麻木了呢?
此时,燕开庭瞄准了那手持长鞭的女人,心想到底要看看使她那长鞭的雷电厉害和-图-书还是自己的泰初锤的雷电厉害。
说时迟那时快,燕开庭一个俯冲,泰初锤猛然膨胀起来,一团雷光就向那女子砸去,那女子一个转身,反手就是一鞭,带起一道雷电之光,便和燕开庭的撞在了一起。
不同于燕开庭,付明轩依旧是眼神清冷,丝毫没有近距离杀人的不快之感。
领头大汉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周围的人也全部惊醒,快速聚拢到他的身边来。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快出城为是。”说完,便降在水面上站定。
或许,这些年,他真的已经杀了很多人吧……
顿时,在接触到青光地那一刻,阴柔男子一口鲜血猛地喷出,再无挥扇之力,就像背负着一座巨山一般,重重地砸向了湖水中央,再也没了动静。
只听得那女子是一声惨叫,燕开庭另一只手上拿着的一把断刃,已经没入到这女子的胸膛。
无论那阴柔男子怎么挥扇,都吹不走泰初锤所发出的那团青光。青光下降之快,让他无从闪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团青光压在了自己身上。
再次看向付明轩的背影,燕开庭依旧感到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与刚才那个付明轩完全联想不到一起去。
果然,那三人当即就出现在付明轩的视野当中,一一对视之后,那三人不得不从石群当中现出身来,慢慢靠在了一起。
听到付明轩如此说,燕开庭也一时睡意全无,虽然仍旧是满身疲累,但总归要比被别人在睡梦中偷袭来的好。
随后,两人一站一坐,陷入了长久的静默当中。
此时,刚刚发挥出一莲花降的燕开庭直喘粗气,豆大的汗珠从额间滴落,看向了正和另外两人缠斗在一起的付明轩。
只见如镜般的水面http://www•hetushu•com当中,清晰地倒映出一个人影来。
只看见付明轩神色冰冷,没有一丝表情地道:“她是花神殿的人。”
看着二人,燕开庭有些疲累地叹了口气,缓缓下降,就向二人走去。
这三人队伍由两男一女组成,除了方才手持羽扇的阴柔男人,还有一个面容清淡,没有丝毫特色的女和一名持剑的魁梧男人组成,女人手中拿着一条长鞭,紧紧盯着二人。
眼前,那三人如毒蛇一般望着燕开庭二人,随后瞬间分开,将二人包围在了中间。
月色依旧清冷,燕开庭抬头看向西天的一轮皎月,眼前竟是浮现出了付明轩的那双眼睛,那双他往日里从未见过的眼睛。
燕开庭怎么听付明轩的言语当中都还存有几分担忧,问道:“难不成路上还会有埋伏?”
此时的洞穴,除了成啸天一阵阵呜咽之声,就再也没了任何声响。燕开庭想要上前安慰一番,却不知从何说起。
燕开庭抬起自己的双手,看到上面还沾有很多干涸了的血渍,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眼下,就只有下方的成啸天和莲儿还打得如火如荼,一个舍不得下杀手,一个仍是胡搅蛮缠,杀得越来越猛。
尚未行动的阴柔男子怎么都不会想到燕开庭在避开一击之后竟瞬势对自己发起了攻击,于是连连后退,准备挥动羽扇,将燕开庭吹开。
成啸天轻轻点了点头,抬起头来,抹干了脸上的泪痕,将莲儿轻轻放在了地上。
就连领头的大汉,望着远方,眼神也不时飘忽起来。
“大哥?他们出城啦?怎么回事,兄弟们都在这儿守着呢!”
燕开庭此时也从石群当中落下,飞向了付明轩的身边站定。
付明轩微微摇头,hetushu.com道:“我不确定,但是有极大可能。”
但是付明轩终究还是要比他厉害太多,也就片刻之后,一剑光寒十九州便从他胸口没入,从背后伸了出来。
那女子的长鞭何等厉害,燕开庭天生蛮力,却还得拼上几分,才能止得住那长鞭的冲势,然后用泰初绕上一绕,竟将那鞭子绕在了泰初之上,随后燕开庭猛一使劲,将紧握着长鞭不肯放手的女子带到身前。
扑通一声,那持剑男人就此摔进了湖水之中,与他伙伴漂浮在了一起。
只是已经吃过一次亏的燕开庭冷笑一声,飞向了阴柔男子的直上方,如同倒立一般,脚踩洞顶钟乳石,身子朝下,手持泰初锤直直对着阴柔男子便是一声猛喝。
燕开庭问道,打了将近一整夜,燕开庭浑身酸痛,眼皮是沉得快要抬不起来。
“啊!”
“你是说,他们还会追来?”
砰砰!!
燕开庭和付明轩相望一眼,点了点头,便转身向成啸天拱手行了一礼,道了声“多谢”。
成啸天道:“我就不送二位了,我要在这里陪一陪莲儿,二位兄长请保重,他日啸天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再到玉京通报二位。”
燕开庭问道:“你呢?”
说完,便走到湖边,道:“燕兄付兄从此处潜下水去,大约游个几十丈远,便可见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洞口,穿过那个洞口,笔直向前游一阵子,待到有了明显水流涌动的感觉,就说明已经到了青河之中了。”
只不过有的潜伏在树上和一些蹲在草丛中的人已经开始打起了瞌睡,对于他们这样只会直来直往杀人放火的杀手来讲,蹲点确实是一件没有什么耐心的事儿,何况还一蹲就是大半夜。
燕开庭也是一惊,望向了仍飘浮在上方的和图书付明轩。
燕开庭看到,莲儿的腰间,挂了一块他甚是熟悉的玉牌。
随后二人便潜入水中,按照成啸天所说的向前游去,果然游了一阵子,眼前便现出一个洞口来,二人一前一后地钻了过去,约莫游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便感受到了流淌着的水流,两人在水下相视一笑,便浮了上去。
“不对!”领头大汉道:“这法器是多宝阁的,只要我攥着,就能感知到他二人的大致方位,方才还一直在城中转悠的,怎么此时一下子就跑出城外了!”
荒野之中,青河之上,燕开庭和付明轩是一口气没有松下,乘着燕开庭打造的那只加持了法阵力量的轻舟,快速向下游,也就是玉京方向驶去。
“哼!”燕开庭重重地哼了一声,看来那女子的长鞭也不为凡物,竟可以和自己的神兵泰初较上一番。
其实这三人实力并不在燕开庭之上,只是三人之间配合精妙,才显出极大威力来,若是将三人分开,便不难解决。
就在此时,只听得付明轩道:
燕开庭转过身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深吸一口气,就向那二人扑去。
就在此时,他顿时猛然惊醒,看向自己手中紧紧攥着的那枚法器。
燕开庭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成啸天的肩,道:“啸天老弟,凡事皆有定数,莲儿姑娘终究是花神殿的人……”
砰地一声,燕开庭使出一招“莲花降”,就只见一团青光从泰初锤身周乍现,随即便如同一座巨山一般向阴柔男子重重砸下。
光与光的撞击,带出一阵巨响,燕开庭和那女子都不得不退后几分,这雷电之力竟是不相上下!
付明轩转身向他一笑,眼神温柔,道:“我就不休息了,你先躺一躺吧。”
“不好!那俩小子已经出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