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八十二章 又见故人

他环顾四方,已是清晨,明媚的阳光之下河水波光粼粼,和煦的春风一阵一阵吹拂着二人,二人所乘的轻舟也没有运用法阵之力快速行驶着,而是顺着河水,慢慢漂浮着……
咚的一声,领头大汉实在承受不住这起重压,跪了下来。
“哼!”领头大汉冷哼一声,他也不是那种畏难之人,见惯了杀伐的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先捏死燕开庭这只小虫子再说!
燕开庭只觉得身上一阵痛,轻哼一声,扭动了一下身子,发现自己躺在轻舟之上,顺着河水往下慢慢飘着。
“你醒了?”付明轩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将付明轩困于自己的攻击之下后,那领头大汉一个俯冲,贴地急速飞行,手中青色大刀不断划着半圆型态,直直冲向燕开庭,准备给上他致命一击。
然而他依旧是横举大刀,拼命抵抗着,脸已经憋得通红,眼见着就要支撑不住。
只听见一声清脆的破裂之声,领头大汉的青色大刀断成两截,燕开庭的泰初顺势而下,重重砸在了领头大汉的胸口上!
看着又有两名翼行人倒下,领头大汉脸上终于现出几分忧色,眼神不时瞟向如一个杀戮机器一般的付明轩。
不对!付明轩心下一凛,这片地方也太安静了一些,安静到一只虫鸣的声音都没有,仔细感知之下,这片芦苇荡中竟然没有任何生命气息。
燕开庭漂浮在上空,仿佛自己是一只诡异的幽灵一般,全身竟毫无重量http://www.hetushu.com,轻飘飘的,就像一片羽毛。
顿时三团火焰如三座火焰山一般向付明轩砸去,付明轩被其余翼行人包围其中,一时之间无从抵挡,只能掏出玉指环戴在手上,在形成一道无形屏障之后,又高举起一剑光寒十九州,准备硬挡这三团火焰。
付明轩站起身来,轻轻摇了摇头,只见他的眼神依旧清亮,只是笑中多了几分苦涩。
洁白,如雪一般洁白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只是他看不清,不知这女子是谁,只见她浅浅笑着,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不知过了多久,燕开庭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光芒顿时让他感到一阵刺痛……
轻舟顺着河水缓慢飘着,一个时辰过后,两人突然漂浮到了一处芦苇荡中,这应是河水在此处积蓄形成的一片湖泊,长满了随风飘扬,沙沙作响的芦苇。
而在另一边,虽是腰间受伤的领头大汉,仍旧狠劲不减,每每冲向燕开庭时,都使出夺命之招,但燕开庭也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神兵泰初就像一个猛兽一般,发出连连嚎叫,接连不断的雷电和火焰的交织之中,二人身影是若隐若现。
领头大汉没想到付明轩竟是如此厉害人物,心下只觉得一阵发凉。自己腰间地伤势虽不致命,但是却将自己的作战实力削弱几分,原本比燕开庭要强上几分的他,此时怕是堪堪能和燕开庭打个平手而已。
黑暗,无尽的黑暗,眼前全hetushu.com是黑茫茫的一片,是夜吗?可是怎无明月?
就在这时,只听见一声浑厚低沉的男声响起,道:
听到这里,燕开庭只觉得门派之中是如此险恶重重,付明轩这些年来,又是受了多少苦,杀了多少人,才站到了这个位置上?
“安全了吗?”燕开庭道。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方才一战,你用力过猛,已是透支了精神,伤到了元气。”
只是这一次,燕开庭在上,领头大汉在下,燕开庭又是猛喝几声,不断加载力量,额头满是汗珠,眼神快要喷出火来!
那道剑光,便是付明轩抽空打出来的。
“血矛谈向应!”
一片一片的芦苇丛,随风发出沙沙响声,若没有这响声,便是一片极静之地,没有任何别的声音。
付明轩只觉得这片芦苇荡没有那么简单,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来。
燕开庭略一思索,问道:“你若死在这里,洛长苏便是脱不了干系,他就不怕吗?”
燕开庭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明轩,你可知布这局的人是谁?洛长苏?”
“哼,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锵的一声,燕开庭的泰初锤就和领头大汉的青色大刀拼在一起,两人登时停在空中,互相角力,饶是以燕开庭天生神力,还是因为大汉猛烈的冲势而向后退了几分,才堪堪停下。
燕开庭看这大汉的冲势,想必自己这一击非得硬挡下来,便也不再躲闪,反而是举起泰初锤,右脚后蹬,和*图*书噌的一下飞上前去,准备硬拼一记。
“母亲……”燕开庭脱口而出,自己也是小小一惊。
然后,眼前便出现付明轩的面容。
在他心里,燕开庭就是那么一只可以随时捏死的虫子。
他艰难地撑起身子,在付明轩地帮助之下坐了起来,脑袋中嗡嗡作响。
待到二人终于分开时,已是从头到脚,头发和衣衫都被雷火烧灼得乌黑,脸上通红,不断喘着粗气。
砰!
看来,得先解决这些人再说!
轰!轰!轰!
站在远处得付明轩,持剑喘着粗气,在他得身周,只有五六个翼行人还在对他进行着攻击,其余地都坠落于地,没了生气。
领头大汉猛喝一声,顿时一团火焰又绕着青色大刀而起,准备给燕开庭来个近距离攻击,就在这时,他只觉得腰间一凉,低下头看去,自己腰间竟是鲜红一片。
而自己仅存的那几个兄弟,在付明轩身周飞行着,都是面带忧色,他们也不知道付明轩竟有如此卓绝实力。
刚刚那一击,已经是透支了他所有力气,他只觉得眼前发黑,堪堪转过头望了一眼刚落下一剑光寒十九州的付明轩,就是眼前一黑,整个人向前栽去。
付明轩苦笑几声,望向他,摇了摇头,道:“怕什么?门内处置?我若死在这里,死了就是死了,难不成也会让他这个在小有门中的核心弟子跟我一起送命?顶多是被关上一阵子罢了……这样想来,倒是划算的。”
而他没想到,就是这只虫子,和图书改变了他们围剿付明轩的战术,使他们不得不腾出手来对付他。这样一来,对付付明轩的人手就不足够了。
之后,两人便再无言语,经过昨日那几场战斗,两人已是疲惫至极。
随后,便见到一团朱色血雾突现于上空,从中现出一人来。
这一下,燕开庭是使出了全部力量,泰初锤和青色大刀又是硬拼一记!
燕开庭翻转,稳稳站定,随即也是一口鲜血喷出,蹲下身来直喘粗气。
噗!
就在此时,燕开庭突然转守为攻,高举泰初锤,猛地就向黑衣大汉冲去,此次攻击燕开庭并不准备和领头大汉使用雷火攻击,而是采取近身作战,直直冲到领头大汉身边,高高飞起,泰初锤带起一阵呼啸之声猛然砸下!
这里可是荒野,四处都是凶兽,再说芦苇荡中本来应是虫鸟栖居之地,为何竟没有一丝生物的踪迹……难不成,这是哪位高人的隐居之地?
随后,不知是哪里刮起了一阵猛烈的狂风,扫荡起育婴室里所有的物品,将他吹得也是一阵眩晕,他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竟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已然湿润……
燕开庭就像一个生了病的小孩子一般,不情不愿地从付明轩手中接过那颗看起来就是非常苦涩的药丸,吞了下去。
领头大汉已在心里将洛长苏和慕千语骂了个千万遍,根据二人一开始提供的情况,燕开庭根本就是一个弱小的虫子而已,即使临走前洛长苏提醒自己要注意他,但是一旦那种形象在脑中根深和_图_书蒂固之后,就很难改变。
燕开庭和付明轩对视了一眼,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谈向应。
付明轩仿佛也看出了领头大汉的想法,就欲向其冲去,只是剩下的那几个翼行人依旧是紧随不舍地缠绕着他,使他不得脱身。
燕开庭仍旧是不断发力,打了今晚这一夜,还是这一击让他最为痛快!
竟是祠堂下的育婴室!
就像穿透了一层弹性十足的薄膜一般,突然,燕开庭只觉得浑身一轻,置身于一个黑暗的大厅里,这是哪里?燕开庭左右看看,全是孩童把玩的玩具,一张育婴床上的风铃兀自作响。
再想到作战时付明轩那冰冷彻骨的无情剑意,燕开庭心中顿时一阵苦涩涌来。
“是何人不请自来,闯入到我的芦源中来?”
“明轩,你也休息一下吧。”燕开庭道。
说完,便从芥子袋里拿出一颗乌黑色的丸子出来,道:“先吃下这个,头痛应该会缓解。”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这局应是他着手布下的,只是幕后主谋,还不清楚,小有门三支之间,争斗不断,这一次我成为门内首席弟子之后,迎来这样的杀局也是在我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把你也卷了进来。”
一口鲜血猛地喷出,领头大汉顿时双眼突出,脸色发紫,整个人重重地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再也没有动静。
下沉,不断下沉,就像掉落在一片沼泽之中,身周被那粘稠的泥水包裹着,无法动弹,这种感觉为何如此熟悉,就像之前体验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