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八十三章 终返家园

就在这时,在他印象中纨绔无礼的燕开庭突然也随着付明轩的动作,向他行了一礼。顿时,谈向应也是微微一惊。
顿时,就只风中乍现“哼!”的一声,接着谈向应的声音仿佛从各个方位传了过来:“老夫虽然年纪已大,耳朵却好得很,小辈休要无礼!”
从小到大,从来都是付明轩保护他,从不让他受到半点伤害,就连自己身在死局之中,也要处处顾及到他的安危。此次渭青死局,燕开庭才明白付明轩是处在一个怎样危险的环境当中,燕开庭只恨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能够站在付明轩面前,也为他将这些危险都挡在外边,护他周全。
燕开庭摇了摇头,嘟囔了一声:“没有,只是看你睡着了……”
说完,谈向应又是缓缓升空,走入了空中突现的血雾当中。
他本来就和燕开庭付明轩二人无冤无仇,虽然也说不得是个多么正派的人物,但是此时在二人这种状态之下毫无缘由地对其出手,若是两个都死了还好,若是被其中一人逃了出去,那么玉京城地几大家族定是不会放过他。
睁开眼时,夜色已是一片浓郁了,东方高悬着一轮皎月,铺洒下一片清冷月光,河水在月光下波光粼粼一片,泛着银白色光芒。芦源中一片寂静,只听见风呼啸作响和芦苇的婆娑之声。
燕开庭很想知道,自付明轩十二岁进了小有门之后,这些年来他都经历了些什么?每次回到玉京,付明轩就像是没有变化一般,除了实力突飞猛进之外,性格都如和图书少时一般,温润和煦,燕开庭一直以为,付明轩在外定是一番顺遂。
付明轩轻笑一声,道:“我也是会累的。”
谈向应手抚长须,并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向付明轩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付明轩轻笑一声,道:“你可小点声音,以他的脾气,要动手在见到我们就动手了,还跟我们玩个什么花招,当心他听见你这话,出来教训你一顿?”
他想起那一日他问起夏平生这个问题,夏平生地答案是坚决的:不会。
经过这一晚上的战斗,燕开庭的内脏已是有多处受损,虽然受伤都不严重,但是若不及时调理好,只怕会留下什么病根子。他仔细感知着体内,运气一一修补着。
深吸一口气后,谈向应却是不提偃月宗门那一桩事,反而问起二人目前的打算来。
说到后面那一句,燕开庭还故意提高了声音,惹得付明轩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无心之举?”谈向应佯装出一副不解的模样,随后又冷笑了几声。
前些日子在玉京黑水之上,谈向应于燕开庭的那一场由误会导致的冲突,至今仍是历历在目。那一日若不是付明轩及时出现,燕开庭怕是要殒命于谈向应手中。
燕开庭和付明轩拱手道了声“多谢”,便见空中血雾骤然浓缩成一点,消失不见。
他们两个加起来,都不会是谈向应的对手。离开了玉京城中家族强者的保护,二人此时单独遇见谈向应,实在是让人心中紧紧捏住了一把虚汗hetushu.com,也难怪一向桀骜不驯的燕开庭此时也服起软来,恭恭敬敬地向谈向应行礼。
“有什么事吗?”付明轩温柔地道,就像此时平静的湖水,轻抚的微风。
听付明轩如此说,谈向应点了点头,忽地笑了起来,只是意味十分不明朗。
燕开庭也不回答,慢慢躺下身子来,望着苍穹之上地那轮皎月,思绪不知飘向了何方……
随后吗,二人便坐在轻舟上,潜心运气,修补体内伤势。
付明轩心知夏师定不会说出这番话来,想必又是燕开庭在这里胡编乱造一番,不过也好,至少能让谈向应感觉到舒服一些,再加上,搬出了夏平生的名头来,二人也会更加安全一些。
再看二人,衣衫破损不堪,长发凌乱,满面倦容,一看便知是与谁人打上了一架,还是场不小的架。
“老夫这芦源也不算个什么宝地,只是一处休憩之所罢了。”说完,又看向燕开庭,眼神微眯了起来。
燕开庭睁开眼,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付明轩神色安宁,呼吸均匀,似乎已经是陷入倒了平静的睡眠当中。
然后,便看见付明轩一脸坏笑地望着他。
“你二人在渭青涉入险局,如今逃至此地,叫了我一声前辈,那么我也给你们个人情,我这芦源,平素里就是一块荒野之地,但是若有人真的想要闯进来,也没那么容易。这里距离玉京还有一段距离,你二人可在这里稍作休息。”
最让燕开庭担忧的是,在与翼行人当中的领头大汉作战时,燕开庭用www.hetushu.com力过猛,透支了自己的精神,就像付明轩所说的,怕是伤到了元神,是以现在他的脑内始终嗡嗡一片,感觉一片混乱。
只是从如今这种情况来看,付明轩这些年来不知道在鬼门关走了多少回了。
“我就要离开玉京,那么……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燕开庭望向付明轩,问道:“他叫我们在此休息,不会使什么花招吧?”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沉默许久,只听付明轩又道:“庭哥儿,这一次谢谢你……”
燕开庭则是理直气壮地答应了一声,道:“的确是无心之举,偃月宗门丢了货,晚辈是一无所知,所以当时也是一时迷糊,就和前辈过起招来。”
谈向应微眯着眼睛看了看两人,眼神落在了燕开庭身上:“哼!竟是你二人!”
“我二人从渭青逃出后,在荒野又遭到翼行人的追杀,又是一番苦战,方才脱身,于是乘着这轻舟顺河飘下,就误入了前辈的宝地。”
无非就是让他不要再蹚这趟浑水罢了。
燕开庭向谈向应拱手道:“前几日因为一场误会和前辈起了冲突,实在是晚辈的无心之举,还请前辈见谅。”
燕开庭望着付明轩,一时之间,思绪万千。
偃月宗门的那桩事,已经够让他头疼了。
谈向应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燕开庭使出的那招光阴百代,一招实一招虚,也曾让他感到一阵难受。而付明轩那磅礴剑意,则更让他心生警惕。
付明轩说这话时,谈向应仍是紧紧盯住燕开庭,面色沉得就欲m.hetushu.com滴出水来。
见谈向应问起,此时也再无隐瞒的意义,付明轩便一五一十地道:“我二人同去渭青赴宴,没想到在那里落入他人的杀局之中,苦战了一宿,方才得以逃了出来。”
只见清冷的月光之下,一层银灰披洒在付明轩身上,虽是一身青衫处处破损,满是血迹,头发也略微凌乱,但是付明轩所具有的那一股出尘之意,仍是没有一丝改变。
虽然不能完全使燕开庭回到先前的状态,但是至少能够让他的伤势不再严重下去,并且得到稍稍缓解。
“门派里始终都是这个样子,也不是我能够改变的,我只能竭尽全力去应对,将这些麻烦事儿都带着远离你们……”
付明轩说道,眼神出神地望向粼粼湖水,他的眼中也泛起波光来。
直到翌日清晨二人准备离去,谈向应始终没有出现,二人对着芦苇丛道了声谢,便驾舟驶离了此地。
就在这时,付明轩眼睛微微睁开,迎上了燕开庭出神望着自己的目光。
燕开庭顿时吓得弯下了身子,接着便连连谄笑,道:“前辈见谅,前辈见谅,小辈生性顽劣惯了,您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计较。”
加持法阵之力的轻舟快速奔行着,午时便回到了玉京城外。
只听再无声音传来,燕开庭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心口,坐了下来。
“顺着黑水而来?若我没猜错的话,你二人应是从渭青而来吧。”谈向应身周血雾缓缓消散,他本人也渐渐从上空中降了下来,站在远处的一片芦苇之上。
谈向应冷哼一声,和图书想起前几日夏平生来见自己时,所说的一番话。
见谈向应并无出手之意,两人心中稍稍松了口气。他们可不愿意刚从渭青那杀局中逃脱出来,就落入到谈向应手中。
“本来与你并不相干,因为我,你才卷了进来……”
“哼!”燕开庭不屑地哼了一声,道:“这叫什么,尊师重道!别看小爷我平常那副模样,我本来还是很讲礼仪的一个人!尤其是对谈前辈这样德高望重的高人!”
并且,就算两人死在了这里,夏平生终究有一天会寻来,到时候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燕开庭抓了抓头,大咧咧地笑着说:“我声音如此之小,他定是听不到的,嘿嘿!”
“这一次若不是你与我并肩作战,我一人怕是逃不出来……”
付明轩向谈向应拱手,微微行了一礼,沉声道:“晚辈无意冒犯谈前辈,我二人仅是随着黑水顺流而下,没想到误入这片宝地,打扰了前辈的清静。”
那么自己呢?
燕开庭愣了一下,望向付明轩道:“谢,谢什么……”
“后来夏师严厉地批评了晚辈,并嘱咐晚辈下次见您一定要赔礼道歉,今日正巧,晚辈在这里就给谈前辈陪个不是了。”
面对付明轩郑重提出来地问题,燕开庭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但是付明轩先前让自己吃的那颗药丸的确具有神效,燕开庭明显能够感知到药丸所带来的一缕精意犹若游鱼一般在他体内不停游动着,仿佛在寻找自己元神的破损之处,然后稍稍停留片刻,分播出一支更小的精意出来,前去修补填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