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八十五章 寻衅滋事

燕开庭冷笑一声,道:“我们又不是来找你们做生意的!还不赶快叫人出来!”
“哟,还站着干什么,夏总管,燕爷,付爷,快请坐,请坐。”一边说,这女子就招呼下人摆弄起座位来,看似安排的周全到位。
云渡行在渭青和玉京中间的那段黑水河边,总部在一个规模不大的寨子里,按道理来讲,应该是那寨子依托着云渡行发展起来的,早些时候,云渡行所谓的总部,也只是过去谈向应蹲在这里收过路费的一个据点。
燕开庭心中直打鼓,听这口气,不像是付明轩那儿传的话,也不知道夏平生这都是哪里来的消息来源,他看了看夏平生的脸色,小心回道:“因怕路上埋伏,就在水道上绕了个弯。”
夏平生略一沉吟,道:“用过午饭后,你去叫一下付家老大,跟我去见一见谈向应。”
燕开庭和付明轩则是不明就里,盯着那轻舟看。
夏平生冷冷道:“过分?不过一栋破楼而已,你对我燕家家主所做之事还清,我还你一栋新楼又如何?”
说罢,老者轻手一抬,便隔空将那管事从水里拎了起来。燕开庭和付明轩同时感觉到,这位看似有些老态龙钟的沧桑老者并不简单,竟然也是一个上师境的强者。
燕开庭在后面简直不忍目睹,偃月宗门这些管事们许是横着走惯了,怕是要吃个大亏。
终于从二楼露出一个婀娜身影,探出半边身子,看往下方的三人。
环顾四周,付明轩只觉得有些诡异,按说在谈向应如此强势之人的管理之下,云渡行的伙计们怎么都不该是这幅态度才是。
夏平生看他一眼,道:“所以,还顺便去了偃月宗和*图*书门沉船的地方?”
“这是谈向应的娘子?怎么看着不怎么正气。”燕开庭转开目光,悄悄和付明轩说小话。
一声惨叫,管事直在水里扑腾。
望着三人不顾而去的背影,卢伯仲深深凹陷的双眼之中就生出一股阴鸷的寒意来。
有点道行的人,出城即选择空路,虽然有猛禽出没,但比广袤地面上的潜在威胁还是要少些。道行不足的人,更是不会冒险出现在危机四伏的荒野之中,不是结伴而行,就是雇佣带护卫队的车行。
远远望去,上面站着三个人,均是穿着寻常服饰,所乘坐的轻舟也并无多么不同寻常,虽是加持了法阵,但行驶的也不算太快,只是轻舟上横卧形的半弦月标记,看着有些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是哪家的徽记。
夏平生睁开眼斜睨了他一下,淡淡道:“玉京天工开物,燕家。”
付明轩心念一转,道:“莫不是夏师已经先行一步了?”
“是去看了看,”燕开庭见夏平生脸色不善,立刻想要转移话题,“现场倒是奇怪的很……”
“我与明轩二人,沉入水底看了看,发现河床上运船的残骸,但是却不见货物痕迹……”
连续三声,众人抬头,只见原本三层楼的云渡行被生生从下面打出三个窟窿出来,木屑哗哗啦啦地往下掉着,透过洞还可以看见蔚蓝色的天空之上,几朵云缓缓漂浮着。
大白日里,云渡行一楼大厅里面竟是寥寥几个人,还都是打着哈欠的伙计,连个管事身份的都没有,看见夏平生三人走了进来,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儿,没有一点反应。
午时,燕开庭和付明轩一同出现在夏平http://m.hetushu.com生的雪域院前,燕开庭轻轻叩响了院门,嘴里唤道:
就在这时,夏平生的声音从上空传了下来,只看见夏平生漂浮在院子上方,注视着二人。
“哟!是哪阵风儿把您三位吹来了,真是稀客稀客!哎,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招待客人,去去去,烧点热茶水来!”
“哎哟!”
这是一个能容下百人居住的寨子,寨子中央最高大的一幢建筑便是云渡行总部所在地,而周围绕着这座建筑而建的一些矮房角楼什么的,都是普通人的居住区,从外面看起来,这个寨子略显破旧,因为靠近河流,所有房屋的墙壁都因空气潮湿,墙皮脱落斑驳不堪。
看到这女子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夏平生是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厌恶,嫌弃地根本不想再多说一个字,右手向上一指,顿时一道浅绿气息顺着他的指尖冲天而起。
砰!砰!砰!
那女子微微一惊,连忙道:“哎哟,夏总管,您哪里的话,我家那口子一天到晚都在那黑水河上跑路子,哪里还找得到人,怕是我,一月下来还见不到他几面呢!”
玉京燕家?……天工开物?!
“夏师,夏师!”
燕开庭挠了挠头,道:“不应该啊,夏师早上明明还说着,叫我们与他一同前去呢!”
“夏真人!”付明轩向夏平生行了个礼。
随后,老者转身看向夏平生,就没有了方才那种目中无人的神态,他不卑不亢地拱手道:“不知是哪一位高人,我们初到此地,实在是不明白与阁下有什么旧事。”
两边的管事们则已经抢上前来,撸起袖子,嚷道:“一边儿去,这地方本来就不宽和-图-书敞!”说着,两人各伸拳脚,就打算以力服人。
“你!”管事儿涨红了脸,却也无法脱身,一阵哇哇大叫。
“这位应该就是夏总管了,在下偃月宗门三房长老卢伯仲,方才下人管教不当,实在是失礼,还请您见谅。”
三人虽然没有刻意隐蔽行踪,但也不打算过早暴露行踪。他们没带坐骑和代步法器,直接顺着黑水河一路飞行。正值物贸会最热闹的时候,河面上船只来来往往,多是装满了货的货船,而真正载客的却是不多。
燕开庭不禁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当初用那个法器时,付明轩你可没有说这话。
地上两人先是听得一愣,夏平生的院子哪是这么好进的,不说他的正屋实际上是个洞府,非得到授权之人可进,就仅是燕府客院,附近也有明哨暗卡,正值多事之秋,又是物贸会鱼龙混杂之际,守卫格外严密。
走出一段路后,付明轩终于想明白了,凑在燕开庭耳边,忍笑道:“庭哥儿,我看你以后还是老实点儿,果然,夏师是什么都知道的。”
夏平生却也不望她,道:“叫谈向应出来,三息之后,他再不露面,我看他这旧楼早就应该修一修,就先帮他拆了罢。”
夏平生实在是被他吵得心烦,眼睛一闭,那管事就飞了出去,重重砸在水面之上。
“夏师,您这是?”燕开庭不解地问道,夏平生凌空站在院子内的一棵白雪皑皑的古树之上,难道刚刚一直在那里看着自己了?
“怎么说?”
夏平生也不动,只见一名管事抢到跟前,准备将他推搡在一边,手刚伸过来,便有如伸进了一团粘性极强的淤泥中,不能进也不能退。
那些http://www.hetushu.com伙计懒散地抬了一下眼皮,缓缓道:“掌事说我们丢了货,现在不开张。”
只见谈向应手持长矛站在夏平生的面前,怒上眉梢,瞋目切齿地盯着夏平生,恼道:“夏平生,你不要太过分!”
夏平生淡淡道:“我方才突然想起,前阵子院里遭贼,丢了个法器,所以想看看有谁会在我离开时,进这院子。”
那老者顿时恍然大悟,也明白了夏平生找到这里的缘由。
夏平生冷哼一声,也不回话,转身便走,燕开庭和付明轩立刻跟上。
夏平生落在两人身边,若无其事地道:“走吧。”
谈向应气得须发颤抖,比他强太多的夏平生不想和他讲道理,除非即刻动手,似乎也没有其它办法。况且本就是他对燕开庭出手在先,在夏平生这边,是一个实打实的把柄。
夏平生也不恼,淡淡道:“叫谈向应出来。”
“你是……”那老者眼神微眯地打量着夏平生,总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但又想不起来。然后重重地哼了声,道:“不管你是何人,想挡我们偃月宗门的道儿,可是找错人了吧!”
说着,那女子佯装委屈,一双媚眼泪光闪闪,却还不忘向后面的燕开庭、付明轩流转秋波,搞得燕开庭浑身不自在。
但是除了挂着云渡行招牌的那幢建筑,站在这层足有十几丈高的气派楼宇前,燕开庭心中浮现出了谈向应的那副模样,不由暗道:“一看便知是个剥人油水的主儿!”
夏平生站在道路中央,正好挡住了他们前行的通道。这寻衅滋事的架势十分明显,想让人看不见都不行。
不过也有修炼之人不愿消耗体力,又用不起飞舟,就使用那种加持法阵的轻http://www•hetushu•com舟,犹若游鱼一般穿行在河面的货船之中,速度极快。
而燕开庭心虚,第一时间想起自己从夏平生那里顺来想研究一番的木核桃,已在破阵之时用掉了,顿时噤若寒蝉。
一个妙龄女子从二楼现身,提着花裙摆就了下来,只见她生得一副狐媚模样,好看倒是好看,只是带着一股妖气。
燕开庭心中冷笑几声,这些大门派的长老们变起脸来,和玉京的小家族也没什么两样。可见修士门派和非修士门派,在这点上区别不大。
“偃月宗门。”燕开庭首先反应过来。
付明轩倒是不受影响,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女子后,轻笑道:“肯定不是正头娘子啦……”
偃月宗门不在四门七派之列,但在九州成千上万、大大小小的势力中,实力是能排进前二十的。只是一向行事低调,在雍州地界活动较少,所以两人一时没有认出他们的标记。
在靠近寨子时,一艘轻舟也快速向那边驶去,将要到达岸边,夏平生遥遥看了一眼,道:“来的正好。”
待到落定在寨子前,那船上三名管事已经下了船,正扶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下轻舟来。
然而夏平生此行本就不打算给任何人面子,偃月宗门和谈向应这档子事儿,已经是真正让他感到心烦,只想早点搞定。
说完,便消失在了院子外的巷子里。
就在这时,一道怒喝猛然响起,威压陡然铺陈室内,燕开庭和付明轩下意识地就拔出了武器。
白须老者此刻倒是面色一整,往后望了望,啐了一口,道:“叫唤什么!又淹不死你,真是丢人!”
只听见院子里毫无动静,燕开庭透着门缝儿向里面瞄着,嘴里嘟囔道道:“根本没有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