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八十九章 断亲缘

见燕开庭已然是明了,胡东来也不再装,哈哈大笑一声,“区区一个随从,就用得着你这么激动?你不过就是仗着仙兵,欺负欺负人罢了。这份基业在你手中迟早易主,那家伙跟错主人,怪得了谁。”
胡东来蹭的一下跳起,伸手便是一抓,只见是一枚玉挂件。
轰!
“您二位也不要只顾着自己厉害,这府里的人事,可是要多多管教一下!”
胡东来距离上师,也只有一步之遥,一个侧身翻滚,堪堪避过了这三团雷火,却不免还是被雷火烧焦了衣角。
谋划了不知道多少年,局不知道布了多少个,多少个日日夜夜,就败在了这三拳之下。
说罢,燕开庭收起泰初,以极快的速度向胡东来冲去,纵身一跃,就高高立定在胡东来上方。
听到这里,燕开庭冷笑一声,觉得已经不用再听下去,就只听见夏平生似是猜到了他内心想法一般,道:“还需听卢长老细说一番。”
听到这里,燕开庭是再也忍不住,怒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不用泰初就教训不了你了?往日里念及你身上流着和我几分相似的血,又看在夏师的面子上没有动你,今日就将前尘之事一并了结!”
卢伯仲沉吟道:“贵府清理门户若有什么线索,希望仍能告知一声。”
刚闭上眼,就只听见“嗖”的一声,什么东西破空而来。
站起身来,他指着站在紫气院门口,手持泰初锤的燕开庭道:“燕开庭,你m.hetushu.com是吃错哪门子药了吗?夏师要是知道你在燕府里用泰初锤,定是要狠狠地管教你不可。”
卢伯仲继续道:“听说你们燕府中胡管事还是个挺重要的人物……这,燕府内部的事物我们外人也没有资格多说,只是你们那胡管事联合起花神殿的人,演上这么一出戏……哼,还把我们偃月宗门牵扯了进来……不知燕主是否能给我们个交代?”
夏平生淡淡道:“说实话,天工开物只是个不入流的匠府,规模虽大也只是凡间产业,与贵宗是天壤之别。我府所谓主事人怕也只是个被人驱使的小卒,卢长老若想在这里找点什么能向元会门交账的东西,恐怕份量不够。”
此时,已是暮色四合,燕府的“紫气院”内,胡东来坐在一张藤椅上,微眯着眼睛,任西斜的暮色披洒在自己身上。
扑通一声,胡东来在飞了十几丈远后,仰面朝上摔倒在地。
夏平生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淡淡道:“我们小门小户唯一好处就是,家主可以便宜行事。”
燕开庭心中想法已然落实,只是还有一个疑问需要弄清楚,便道:“您说的花神殿,是否指的是谈真人的那口子?”
只是不知道为何,到了最终那人也没有来。不过已经不重要了,胡东来的视野渐渐变黑,便再无所觉。
这一下,燕开庭算是全部明白了。胡东来与花神殿,很可能早就勾结在了一起,当日胡东和-图-书来出现在画舫上,燕开庭就知道不是偶然。只是苦于一直没有确凿证据,夏平生对此事又从来不表态度,此时真相已然大白,胡东来的心思,可真是昭然若揭。
被留下的卢伯仲不免有些狐疑,燕开庭的反应太爽快了,让习惯大宗门行事作风的卢长老有些感觉事情进行得过于顺利。
“想不到,堂堂一个云渡行的掌事,竟然被自己的小妾带到了坑里,传了出去,怕是要被人笑掉大牙。”卢伯仲阴恻恻道:“至于燕府这边,也不知道那胡姓管事是自行其事,还是得家主指使?”
“好了好了,小娘子不哭,咱们燕主不也把人给找回了么?还替李梁报了仇,杀了那狠心的东西……”一边说,蝶衣自己也忍不住掉落了几滴泪。
“花神殿”究竟又是在算计什么,已不可考,随着燕开庭和付明轩从渭青意外脱身,这个布局早就没用了。他们杀人,甚至都不是为了灭口,这才是让燕开庭最深恶痛绝的。
事实上,与李梁一起被抓的还有另外两人,都是跟家主出门的长随,不过燕开庭用他们更少,那两人不是本地人又没成家,居然还没被发现。这两人倒还活着,被救了出来,而李梁的尸骨已经零碎得看不出人形。
已是夜幕,玉京西街,李梁的那栋小楼里,一个黑漆漆的棺材被抬进屋内。
这一拳带着一股强大的气流,带着犹如奔腾江河之水的涛涛气势,带着燕开庭对www.hetushu.com他的无尽恨意,重重砸在胡东来的脸上。
李梁被害的起因十分简单,三人都是被非正常手段弄到城外,出面的胡东来叫他们去玉京和渭青之间某地迎燕开庭,再带些东西给他。众人都不知道这是何意,也不知道怎就确定燕开庭会走那条路,况且迎接家主本就是他们该做的。另两名长随假意应了,只有李梁抵死不从。
说罢,便化为一道虚影,破门而出,消失在夏平生和卢伯仲的视野之中。
他只觉得,世界瞬间就安静了,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片羽毛,轻飘飘地就飞了出去。
这时,待客的厅堂中,夏平生缓缓张开眼睛,看了卢伯仲一眼,道:“罪首伏诛,卢长老要的交代,燕主已经给了,就请回吧。至于偃月宗门内务,想必贵宗自有分说。今后你我两家再无相干。”
李家娘子不住啜泣,望着那棺材,眼泪更是不住往下淌,蝶衣一边安慰着,一边给她擦泪。
他近日一直睡不好觉,每每睡到床上,总觉得身下有万般尖刺在扎着他,也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慌乱如麻,但表面上,还得装作个无事人。也只有在这日暮时分,手上的事情稍微忙活完了的时候,坐在院子前的藤椅上,稍稍打个瞌睡。
燕开庭冷笑一声,道:“燕府终究还是姓燕,你可别搞错了。我为何而来,你会不清楚?怕是亏心事做太多,都想不过来了吧?只李梁一事,就足够我取你性命。”
燕开庭m.hetushu.com与胡东来的打斗时间虽短,可动静却瞒不过人,当下他的亲信就知道事败想逃走,只是在夏平生一手带出来的府卫面前,全部束手就擒,里面还混着两三个花神殿的修士,都全无反抗之力。
不知为何,他的嘴角现出一缕微笑,在他最后的视野里,燕开庭站定在原地,愤怒地盯着自己,恰如这么多年,自己愤怒地盯着他一样。
卢伯仲面露鄙夷,重重哼了一声:“也不过就是个小妾而已,还以为自己能够只手遮天,卢某在来的路上已经知会了谈真人,只怕此刻那小妾,早就已经没气儿了吧!”
燕开庭站起身来,对着夏平生道:“夏师,今日你也听见了,那么身为一家之主,我现在就要清理门户,也是给偃月宗门一个交代。”
卢伯仲这番话说的可谓是毫不客气,摆明了就是说那背后谋划之人,是出自燕府内部的。
竟是如此磅礴拳意!
那是自己的玉佩!
随着一声呵斥,燕开庭自上而下,向着胡东来重重出了一拳,顿时如山一般的重压砸向胡东来,使得刚刚拿出长剑的他瞬间跪下!
胡东来跪下之处,青石地板顿时出现无数裂纹,燕开庭还觉不够,再次腾空上天,对着胡东来又是一拳重重砸下!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李梁每月的月钱加倍给你,你今后但有所需,只管到府上来。”
卢伯仲看了看燕开庭,又望了望夏平生,冷哼一声,道:“都说这燕府有着燕主这和*图*书样一个年纪轻轻,却入了上师境,还结合了仙兵泰初,而夏总管呢,虽然一向行事低调,但这雍州地界,您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了,可我看啊……”
扑通一声,胡东来趴倒在地,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胡东来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到三团水缸大小的雷火直直向自己飞来!
李家娘子呜咽几声,摆了摆头,道:“爷,我知道你是好人,可是我不愿意离开这个房子,当年李梁为了买下这个院子,狠命干了好几年,只要住在这里,就像他还能回来……”
从李梁家出来后,燕开庭回头看了看这地方,又看了看放在大堂里的棺材,燕开庭深吸了一口气,就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但胡东来仍然没有放弃抵抗,长剑紧握在手中,准备一个翻身而起,怎么也要反击一下。
燕开庭怎么会给他这种机会?冷笑一声,迅速降落站定在胡东来的面前,对着他的脸便是更为强大的一拳轰出!
燕开庭沉声道:“李家娘子,你若有意,可以去燕府当差。”
卢伯仲立时被一口气堵在嗓子眼,不上不下甚是难受。他这次回宗门彻查,实际上究竟门内牵扯了多少人,到现在都没能全搞清楚,跑来天工开物,也是受到了莫大压力,想另外找个突破口。
卢伯仲被道破心事,一时脸上有些挂不住,可夏平生说的是事实,他只觉有芒刺在背,当下说过几句场面话,也就告辞了,都没等燕开庭再回转。
所有阴谋,最终还是要用实力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