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九十一章 再次碰壁

“直到后来,同行的师叔告诉我,这血樱蕊并不像寻常花儿一般,靠着根部汲取土壤中的养分或者,她靠的是吸食精气。”
只是夏平生那道冰冷之意却不是那么好防的,竟不是直直飞向向瑶,而是顺着向瑶的舞动之势,犹若一尾游鱼一般,融入到她的舞姿当中,一旦想要停止下来,那么那道冰冷之意,就会近距离地直射向她的要害。
“鸢儿,不得无理。”付明轩也感受到了自己妹妹那个火爆性子将要发作的趋势,便先一步制止了下来。
想到这里,付明鸢微叹一声,眼神就飘向了燕府的方向。
她突然开始懊悔起来,自己就那么考虑不周得过来和夏平生谈条件,这下,是免不了要与夏平生一战了。
噗!
向瑶脑海里浮现逢魔时刻之后,那从地上缠绕而起的藤蔓,虬曲的枝干如同蛇一般将人卷入其中,绿藤条上泛起的血色之光,将一具具鲜活的躯体悉数吞噬,那分明不是寻常真人能够使出来的手段。
“所以啊,人也是一样的,活法多种多样,靠地是活,靠人,也是活。人总归比花儿要强,这两样都靠不住了,总还有别个靠法。”
说完,夏平生走进雪域院,关上了门。
望着付明鸢的背影,小师叔喃喃道。
付明鸢虽是心上这么想,但从来不敢忤逆付明轩的意思,答应了一声,就抱着白猫蹦蹦跳跳地走了。
说罢,那小师叔的目光便放在了一脸好奇的付明鸢身上。
自此一走,这付府里就没了人气,花和-图-书儿也定是要死了。
接下来的玉京城,迎来了一段平静时间,平静地就像静静流淌着的黑水河一般,在阳光之下闪耀着一片祥和之光。
向瑶明面上也是不惧,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两手伸开,露出洁白无瑕犹如白瓷的手腕,手指捻成兰花,双脚一前一后,堪堪点地,露出雪白脚踝,竟摆出一副舞姿出来。
“那为何……”
院外,向瑶仍与那道雪意苦苦纠缠着,此时的她汗如雨下,也不敢放松片刻。
只见夏平生缓缓抬起手,向自己一指,漂浮在天空上的向瑶顿时觉得似有什么重物拴在了自己脚上一般,嗵的一下,向瑶就从高处直直坠下,堪堪站定在夏平生面前。
“没事没事,在下有错在先。”这小师叔也是一副玩世不恭模样,看起来随性得很。
付明轩神色一凛,望向风吹来的方向。
付明轩也渐渐沉默,专心于手下的画来。
“咳咳”,付明轩脸现尴尬,道“这是我的胞妹,付明鸢。”
“后来我才发现,这花儿,也可依靠人的精气而活。是以一旦栽种在有人经常活动的地方,它也能长得好起来。”
付明轩轻笑一声,淡淡道:“这血樱蕊,是我十五岁那年外出游历时,在荆州北边的一处名为欲绝山的顶上发现的,当时也只是单纯觉得好奇,这花儿,明明生的这么艳,确实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峰之中。”
簌簌簌,一阵清风吹来,花儿轻轻舞动着,付明鸢微微闭上了眼睛。
就连www.hetushu.com花神殿和多宝阁那么隐秘的联系,都被他看了出来。
又是消耗半个时辰之后,夏平生的雪意锐意不减,而向瑶却是耗费半生气力。最后,她不得不从头上取下一件原本是保命手段的法器玉簪,顿时青光既出,将向瑶整个人包围在了其中。
“徐徐清风知我意,悠悠湖水荡人心。”
向瑶也是发现了夏平生这道神通如此不简单,自己竟是一刻也不能缓停下来,须得不断舞动,接着舞动之力引导这冰冷之意。
付明鸢睁大了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这男子,明明也不过三十多岁而已,行事不羁,更像是那里来的散修,没想到还是付明轩的师叔,并且已经到了真人境界。
向瑶双手双脚齐动,现出优美舞姿来,快速移动的四肢,竟划出一道道虚影,看似在舞,实则一攻一防,做得极好。
“若是没有多宝阁在背后给你们撑场子,你和胡东来在玉京又怎么在我面前翻得起水花来,不要以为你们那些伎俩没人知道,邪派的那些东西用多了,最终会反噬自身!”
“鸢儿,你先下去,让我和小师叔叙叙旧先。”
付明轩的这句话也不知付明鸢听进去了没,只是她摸着怀中猫儿,越发黯然神伤起来。
“大哥,这花儿长得是越来越盛,可是过不了多久,就没人欣赏它们了,它们不觉得寂寞吗?”
向瑶收手之际,雪意“嘭”的一声撞在了青光之上,顿时青光犹如玉碎一般发出一阵清脆响声,随即向瑶重和-图-书重摔了出去。
向瑶也是说不出话来,只是盯着眼前的夏平生,想着要怎样结束这段会面,全身而退。
而一旁的付明鸢,早就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师叔,眼神就不善了起来。
付府的一处水上楼台,正开着一簇一簇鲜艳的黄红色小花,嫩黄色的花瓣托着一簇犹如血一般鲜红的花蕊,随着掠过湖面略带湿润气息的风轻轻摇曳着,散发出一种使人迷醉,想起夜间佳酿味道的芬芳。
“精气?”
随着浑厚的男声出现在二人眼前的,是一个身着青色长衫,腰配玄铁长剑,瘦削高挑,眉目精神,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只是这一次又与上次逢魔时刻那晚一般,向瑶终于发现,夏平生的心无论用什么方法挑拨,他始终就如一颗坚定的磐石一般,那样漠然,高傲,就像是神祇一般,似是不会为任何事情而动。
“舞已经看过了,就不必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夏平生虽然是真人位阶,比自己高了一个层次,但是向瑶有着几十年来的深厚积累,所具秘法是真正的大道神通,她的风月大道也不知迷惑过多少真人级别的强者,是以向瑶心中本应该有那么一丝自信。但是不知道为何,在看向夏平生那深不见底的眼眸时,让她感到一阵一阵无力的寒气。
付明鸢点了点头,到:“可是我记得,大哥你当年栽种这花很久,都没有成功,就算活下来了,也并无长成这样茂盛。”
“真是一个灵动妙人儿啊!”
一旁的付明轩对自己的师和*图*书叔简直无语,不知道这位不着调的年轻师叔怎么就成了真正传授自己道法的老师。
没想到夏平生突然就提起了多宝阁,向瑶也是一愣,看来她还是低估夏平生了,他决计不只是一个修为极高的燕家大总管而已,其中眼力和智计,已非寻常修炼人士可比。
“对,或许应该说是精华。在山上,它本是吸收日月之精华,才能在那样极冷的环境中长成这样一副鲜艳模样。我心中念它好玩,就取了种子带了回来,栽种在府里,也算添个景色。”
这么多年,付明鸢一直以为这血樱蕊是如正常花儿一般,只不过长得茂盛了一些,如此一想,倒还也是,人多的地方,花儿长势更加繁茂。
轻轻在砚台边蘸了一下,付明轩提起笔来,在铺在桌子上的雪白宣纸上,落下一双朱红有力的眼睛。
一口鲜血就从喉间涌了出来,向瑶的命是保住了,但是也受了不轻的伤。
“有什么可寂寞的?寂寞是活着才知,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鸢儿,这是我小有门师叔,元籍真人。”
付明鸢睁大眼睛望了过来,道:“大哥的意思,这些血樱蕊,在我们走后就活不了了吗?”
“的确是这样,我们这里不比欲绝山,日月之光华较之混浊许多,若说是精华之气,便是少之又少了。”
付明鸢怀中抱着一只雪白幼猫,正轻轻抚摸着,望着花儿兀自出神。
“这个……”小师叔顿时额头生汗,他是知道付寒洲来历的,因此概念中就没想到他会有妹妹,似是和*图*书为了缓解尴尬道:“胞妹做伴更好,更亲近。”
“小师叔!”付明轩眼镜蓦然睁大,又惊又喜。
一边,付明轩站在一张雕刻着精美龙凤花纹的榆木桌前,手上正拿着一支画笔,蘸取着砚台里的朱墨。
再次看向雪域院,向瑶眼中,就多了许多畏惧之意。
夏平生淡漠地说道,伸出手来,便是一道冰冷之意像向瑶袭去,嗖的一声,带动周围气流,以无可匹敌之势向向瑶飞去。
夏平生站在雪域院门口静静看了一番向瑶,也不再出手。看到向瑶越来越吃力,洁白的面庞已是微微泛红,夏平生才冷哼一声,道:“风月大道亦是千万大道之意,我先前见你修为不易,也没有想直接对你出手,如今能否躲过我这一道‘雪意’,就看你的造化了。”
“寒洲好雅兴,在如此惬意的地方做起画来,还有如此美人儿相伴,怎么,独享这风月大道也不分我一份?”
况且世人之念,无非酒色财气,她就不信有人一尘不染,但凡夏平生有那么一点动心,她便可以得了空子,钻入到他的心一探究竟。
本来向瑶来到燕府只是因为得知了胡东来的死讯,燕府内部进行大调整,拔掉了她不少处心积虑的棋子,所以准备暗中查考一番。却在要离开燕府时,向瑶突发奇想地站在了夏平生的雪域院前,准备再用自己的风月大道来尝试一番。
付明鸢朝他翻了个白眼,心想你才回到玉京多长时间,哪来的什么旧跟小师叔叙,分明就是要说些什么秘辛,不想让自己知道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