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九十三章 偶遇故人

喊了几声,燕开庭见外边儿没有反应,遂站起身来,摇摇晃晃两下,撞在了桌角上,扑通一声摔了个底朝天,外边儿的冰意听见了,赶忙走了进来,将他扶起。
随后,沈伯严从腰间芥子袋里拿出一个青色荷包,伸手一抖,那荷包顿时变成一人大小,燕开庭眼尖,一眼便认出来那与曾经装着临溪的是一种布料。
“蝶衣!”燕开庭向外唤了一声,蝶衣就小跑着推门进来。
似是酒意突然醒了一般,燕开庭摆了摆手,道:“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不错嘛,还玩这种本大爷不玩了的东西。”燕开庭将那发声器往地上一扔,狠狠地用脚踩了几下。
青衣女子望了一眼燕开庭,眼中就欲冒出火来,狠狠地啐了一口,道:“你这纨绔,收拾完他们,你也跑不了!”
翌日,燕开庭被清晨刺眼的阳光叫醒,他坐起身来,揉了一揉发晕的头。
砰砰两声,两只飞镖就撞在雷火之上,随即被燃烧殆尽,只有一个来势更为凶猛的飞镖快速穿过了雷火,直直向燕开庭射来。
燕开庭像拎着一直小鸡一样,将那女子往沈伯严面前一扔,眯着眼睛,笑道:“这小女子就叫沈上师自行处理了,嘿嘿,我看你手上的伤,很有可能就是她犯下的,小小女子,竟有如此手劲,就是本大爷我……本大爷我也是佩服得很。”
沈伯严向燕开庭笑了笑,道:“有劳燕兄弟了,沈某自当时感激不尽。”
听到这里,燕开庭忽然感兴趣起来,和-图-书道:“收拾他们?哟,看来你们目标还不止一人?”
这次追杀极为秘密,原本沈伯严跑进这种场所,他们就该撤离继续潜伏的,只是之前已经趁其不备小小得手,实在不舍放弃快到手的猎物。
燕开庭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处理自己的事情,自己就在旁边看看热闹就行。
蝶衣莞尔一笑,道:“你还说呢,昨儿个付家大公子四处寻你,谁知你在凉风阁喝的是个底朝天,付大公子把你背回来的呢。”
“爷,醒了?”一边说,蝶衣一边倒了杯热茶递到燕开庭面前。
沈伯严笑了一声,道:“飞刀会镖行天下,还会愁没有饭吃?我看你小小年纪,飞镖用的已经是不在你们掌门之下,莫不是飞刀会不出世的天才‘小玲珑’?”
这几人的目标是沈伯严,想必一时之间不见自己身影之后,又会潜去凉风阁那边。
“哎哟,爷,你可别摔坏了,有什么事儿吩咐我们不就行?”
不远处一个青衣少女看着燕开庭像一只猛虎一般朝着自己方向冲了过来,顿时心下一惊,迅速转身,几个起伏消失在了枝叶之后。
噗的一声,蹲在角落里喝酒的燕开庭一口酒就喷了出来,哈哈大笑道:“什么做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规矩还不是人定的!就如本大爷在玉京,谁敢和我来讲个什么规矩?”
“呵。”燕开庭冷笑一声,手中泰初乍现雷火,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炸之声,从左往右挥出一个半环形的雷火屏障来。
燕开庭喝了一口和_图_书,道:“昨儿个我是怎么回来的?只记得原本是在凉风阁喝酒来着。”
燕开庭伏低了身子,悄悄移动在竹林靠近凉风阁边缘,他一边隐匿气息,一边又仔细观察,果然不久之后,就发现了一个墨绿色身影。
这声惨叫,瞬间让竹林里的两外两人除了一身冷汗,他们相距甚远,但使用一种类似于鸟鸣声交流着,商量着要不要撤退。
又是继续喝酒,不知道了什么时候,燕开庭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梦乡之中,他只觉得自己仿佛驾着马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之上,这山路弯弯拐拐,还异常颠簸,只叫他想把晚上喝的酒全部吐出来。
瞬间,那墨绿粉末就消失在伤口之中,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着,不到片刻,方才直淌紫血的伤口便已经彻底愈合,新生的皮肤就像初生婴儿一般娇嫩。
着一边,燕开庭拎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从她嘴里抠出了一个淡青色的木质发声器,那鸟鸣声便是通过这发声器发出来的。
那女子见沈伯严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眼神顿时就更加暗淡起来。
燕开庭确实一摆手,咧着嘴道:“给我把李梁找来,我有事儿跟他说!”
沈伯严伸出手来,隔空抓向那蛟珠,那蛟珠就脱离女子颈间,到了沈伯严手里。只见他左手轻轻一搓,蛟珠瞬间变成一团墨绿色的齑粉,然后送到右手间的伤口之处。
这墨绿色身影就在凉风阁斜下方,看来那身影是打算攀援而上,悄无声息地就进入和图书到那厢房里,只要他逼得沈伯严不得不与他对战几招,沈伯严身上的毒,就难以控制。
厢房里,沈伯严左手端着一杯清茶,正往嘴边送着。
“燕兄弟,若你不介意,这女子便由我带回去处置。”
小玲珑顿时身躯一震,便软软地倒了下去,睡在了地上。
冰意一愣,环顾了一下四周,道:“爷,您叫我喊谁个去,今儿个您是一个人来的呀?”
燕开庭一边说,一边有拿起桌上的酒瓶,就往嘴里灌。
燕开庭点了点头,示意沈伯严随意。
燕开庭在地上扭了一阵,暗中之人似乎也吃不准他的动向,没了后续。燕开庭一跃而起,方向正是第三支飞镖来处,闪电般窜进了竹林之中。
说完,沈伯严便从窗子一跃而下,消失在了竹林之中。
沈伯严用剑挑起了女子的下巴,一双冰冷彻骨的眼睛盯着她,道:“说,你们受何人之命?”
“哎哟,疼死本大爷了!”燕开庭靠着自己的力气摔在地上,还连连喊痛,让坐在二楼厢房里的沈伯严,也不知道他是本性如此,还是惑敌之计,再次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
想到这里,燕开庭心下暗笑几声,那么今日就玩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只见燕开庭扑通一声往后倒下,重重摔在青石地上,才堪堪避过了这一击。
回想起昨日,燕开庭只记得自己在凉风阁是越喝越醉,到最后竟什么都记不起来,之余自己怎么回到燕府的,更是完全忘记。
瞬间,就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那和-图-书墨绿色身影刚跳到一层的飞檐上,就被燕开庭的一团雷火重重地砸在身上,顿时燃起一股烧焦的味道,咚的一声,那人摔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洗漱完后,燕开庭径直来到付府,找到了在水上楼台独自作画的付明轩,只见他画笔晾在一边,正专心磨着一团朱墨,画卷之上,一双炯炯有神,充满力量的眼睛正望着这个世界。
燕开庭仿佛又回到了先前的微醺状态,拎着毫无还手之力的青衣女子慢慢走出了竹林,到了凉风阁之下,轻轻一跃,便从窗子跳进了厢房。
燕开庭犹如一只捕食的猎豹,伏低了身子,轻声潜了过去。
青衣女子虽然年纪轻轻,骨气倒是硬得很,冷笑一声,道:“做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过是谋个生存而已。”
那女子一句话就差点被讹出来,这时咬着下唇怎么都不开口了。沈伯严望着女子的眼神,已经如彻骨寒冰一般冰冷。
当时他只觉得临溪身上布料非是凡品,不料原型竟是一件法器,那物早不知道被扔哪里去了,心下不由觉得可惜。只是想到沈伯严随身不知道携带了多少这种事物,还专用来装妙龄女子,就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冰意答应了一声,便退出房门外,轻轻带上了门。
沈伯严看了一看匍匐在自己面前的女子,看这女子的身段,也不过十来岁而已,沈伯严用剑端抬起她的头来,一副稚气的面容出现在他面前,再往下看去,女子的颈间,用乌绳挂着一和-图-书个墨绿色的蛟珠。
听到这里,燕开庭顿时脸颊一红。
燕开庭迷茫得看了冰意一眼,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眼睛蓦地一睁,随后又耷拉了下去。
这片竹林并不大,但是足够密集,是以最能够起到隐秘作用,燕开庭一边静心听着周边动静,一边心下默算,加上自己只怕至少有四个人在这竹林里游走。
沈伯严也不多问,只道:“大恩不言谢,我身有要事,就不耽误燕兄弟继续喝酒了。今日援手,他日定将加倍报答。”
夜色渐浓,凉风阁里亮起了璀璨灯火,随风摇曳之中,燕开庭的身影在灯光之后若隐若现,地上散落着一地酒瓶,燕开庭倒了倒手中已然见底的瓶子,便大喊几声“李梁,李梁,叫他们给……给本大爷拿壶酒来!”
沈伯严站起身来,望向小玲珑,最终念出一串禁锢之术的咒语,然后伸手指向小玲珑,道了声:“定!”
片刻之后,两人终于达成一致,准备撤退,只是话还未说完,其中一人便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便再也没了声音,无论这边人怎么发出消息,那边也始终没有回音。
沈伯严奇怪地转头看他,燕开庭立刻使劲摆手,示意自己无事。
听到沈伯严这样一席话,那女子神色微微一凛,随即又放松下来,道:“虽是如此,又怎样?还是一句,做一行有做一行的规矩……”
虽然小的时候,这种情况是多之又多,燕开庭应是早已厚着脸皮习惯了。但是一想到自己昨晚在凉风阁那副样子,燕开庭还是不禁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