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九十五章 门内纷争

“意之……”
房间内,陌刀封意之坐在涂城主所睡的床前,不断唤着“小乙哥,小乙哥。”
尚元悯收了那火,道:“原本水火不相容,人们都说水之属性越强的人,在火属性上走不远,但我偏要行,你看,如今水火也可相当。”
“是‘离’境。”
尚元悯笑了一笑,道:“只不过是无事闲玩而已,有什么雅兴。”
付明轩心下一思忖,道:“是欲望。”
待到付明轩离开后,尚元悯才又开始锻炼那柄短刃,此时短刃之上,已经显露出一道犹如暗夜游龙一般的法阵纹饰,在金色火焰之下,破裂出一道道青色裂痕。
沈伯严继续道:“飞刀会的确是一把好刀,但只是用错了位置。”
小女孩抬起头来,眼神当中流露出一副可怜模样,望着白秋亭,都要流下泪水来,弱弱地道:“好心哥哥,我推摔疼了,你就帮帮忙,扶我起来一下吧。”
等封意之赶忙赶到了涂辛乙身边时,他才叫这侍女去通报府上其他人,都来这院子里等候着。
听到这里,小玲珑神色一凛,惊讶地望向沈伯严。
“你!”小玲珑一声惨叫,随即趴在地上,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
小玲珑冷哼一声,道:“师伯是如何死的,我们还不知道?作为飞刀会第一高手,竟被你们这些所谓的四大门派核心弟子其辱而死,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只是白秋亭还未走出几步,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往腰间望去,http://m.hetushu•com只见自己原本挂在腰间的芥子袋已是不翼而飞!
被人群裹挟向前,听着各类欢声笑语,白秋亭的心顿时感受到一种异样的波动,好似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玉京涂府,眼下是一片繁忙。
“小师叔真是好雅兴。”付明轩走进院门,正看见尚元悯的指尖升出一缕金色火焰,将短刃烧灼得通红。
“这是赏你的,记住,你今日从未见过我。”
沈伯严双指捻着一颗珠字,在灯光之下泛着奇异光芒。
付明轩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也许涌动在玉京城下面的那层暗流,已经超出了他现在可以预知的范围。尚元悯这番话,也是提醒他多加小心,不要在自己好奇心的趋势下,窥探出不该知道的因果与规则。
原本以为尚元悯会有什么反映,没想到他却是望也不望付明轩,似是漠不关心一般,淡淡道了一声“哦”。
沈伯严负手而立,又缓步踱向窗前,望着粼粼水面,喃喃道:“是以我捡到你时,才把你交付于你师伯……”
“小师叔,寒洲不明白……”
看着女孩儿那一笑,是那样纯洁透明,不惹尘埃,白秋亭顿时觉得心情十分舒畅,心想着这俗世,还是自有妙处,以后得多多在此历练一番。
转过头去,人群熙熙攘攘,哪里还见方才那小女孩的身影。
本来涂府这一晚没有什么不同,就像往日一般,无非是涂夫人和涂玉成两派暗暗较着劲儿,但和-图-书就在众人快要入睡之时,突然平日服侍涂城主的侍女匆匆忙忙跑向封意之所居住的院落,说是涂城主有要醒的迹象。
小玲珑恨恨地啐了一口,道:“无论怎样,你我之仇不共戴天,要不你今日便取了我的性命,要是让我逃了,我定不会放过你!”
付府,筱虹院内,尚元悯正在细细打磨一柄短刃,短刃的刀尖,已开始渐露寒光。
燕开庭顿时喜笑颜开,扔出一个金块,滚落在了小女孩的身边,然后伸手隔空一抓,那芥子袋便到了自己手上。
涂府老宅内,涂城主所居住的院子里,一众侍女匆匆忙忙从涂城主所居住的厢房内进进出出,而厢房外边,则是站满了涂家的人,涂玉成和涂玉永站在最前,身旁站着涂夫人还有涂玉蓉,秦长老等人。
白秋亭依旧是一袭靛蓝长衫,腰间挂着长剑。只见他有些局促地挤在人群中间,艰难而缓慢地向前走着,一双好奇地眼睛不时打量着街道两旁的各种琳琅货品,时不时还凑到一个摊子前,细细考察一番。
沈伯严摇了摇头,微叹一声,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这些修道中人,手段自然是有的,但也不至于你说的那种样子,你的师伯,我一向是很尊敬的……”
白秋亭哪里经得住这样一个小姑娘的请求,赶忙蹲下身来将小女孩搀了起来,还给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摔疼了吧,你的父母呢?”
算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置身于这种和*图*书俗世环境当中,以往他去的,不是什么密境就是什么仙山,往往是一个活人都见不着,就算见着了,也是和他一般的修炼人士,甚是无聊。
涂辛乙轻唤一声,封意之从微微睡意当中猛然惊醒,喜道:“小乙哥,你醒了!”
“而这些年来,自从你师伯被人陷害而死,飞刀会却是一心想往上爬,还把手伸到了元会门的内部纷争里来。哼,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受何人所托来行刺我?”
西街醉枫楼,燕开庭坐在二楼包间的窗前,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片刻之后,包间门缓缓打开,方才被白秋亭扶起的女孩儿跪在外边,双手捧着芥子袋,道:“爷,您要的东西。”
“哎哟,摔死我了,你们挤个什么,这么大一条街,还怕买不到好东西?”显然,那小女孩是被后面的人推搡在地,刚好跪在了白秋亭的面前。
玉京城西街一向繁华热闹,各种商铺都汇聚在一起,整齐排列,摊摊贩贩也有序地支在道路两边,陈列的商品琳琅满目,叫人目不暇接,各种吆喝声,讨价还价声充斥在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一片热闹。
这侍女也是冰雪聪明,并未将这事儿禀报给涂夫人或者是涂玉成,而是径直就通报给了封意之。
“昨夜,我见到了诸生门的人。”付明轩淡淡道。
小女孩冲着白秋亭甜甜一笑,指着人群当中,道:“就在那边看花呢!”
尚元悯点了点头,随即思绪飘向久远的过往,似是怀念一和_图_书般,喃喃道:“那时的你,不过十四岁而已,却是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求知欲,仿佛你要窥探这整个世界,然而,世界本身就是一团混沌,何时又曾清明?无论是人定的还是天命的,时候到了,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刻。”
饶是过了下半夜,天刚朦朦亮的样子,涂辛乙的高烧才退了下来,睁开眼睛时,封意之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小女孩点了点头,又露出一副天真可爱有如春天般的笑容,便蹦蹦跳跳地离开了,一会儿就消失在人群当中。
“哎哟!”一个约莫十一二岁,扎着两个羊角辫,面颊嘟嘟的小女孩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白秋亭面前,白秋亭也是一愣。
尚元悯拿起短刃轻轻敲在石桌上,打断了付明轩的话,站起身来,脸上浮现出罕见的严肃神情。
付明轩点了点头,在水之属性上,尚元悯可以说是小有门第一人,但尚元悯却是不看重与生俱来的强大水属性,偏在火属性上悉心钻研,到了如今这种精炼程度,也的确不负他那小有门的第一天才称号。
白秋亭笑着说:“还是小心一点,快回父母身边去吧。”
盯着尚元悯手上的那缕金色火焰,付明轩道:“小师叔的火之属性已经练到了如此地步,这金色火焰,已然是有如实质。”
燕开庭把玩着芥子袋,眼神又落在了西街上人群中那白秋亭略显落寞的身影之上。
小玲珑咬着下唇,不出一语。
尚元悯则是拿着一绢细布细细擦着短刃,付明轩不开和-图-书口,他也不说话。最终,还是付明轩先打破了沉默。
在场人无不焦急地看向厢房内,只是厢房门紧紧闭上,进出的侍女们一个二个都被噤了声,说不出话来。
并且,涂辛乙一直发着高烧,这种状态就像是走火入魔一般,封意之赶忙唤来一众侍女,不断往门内送着后院的冰凉井水,以给涂辛乙退烧。
尚元悯转过身盯着付明轩,问道:“你当初,是离了什么?”
小女孩捡起金块,甜甜地答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两人闲步坐在一方青石桌前,付明轩显然是一副有事要问的样子。
就在此时,小玲珑的胸口突然一紧,就像是被人抓住了心脏,狠狠揉搓着。她看见,沈伯严的手中攥着一颗银白色的玉珠,轻轻揉搓着。
“付寒洲,我问你,所有修道人士,第一境界是什么?”
沈伯严看着小玲珑,淡淡道:“所谓因果,就是有因必有果。我曾经救你一命,却没想到有一天你要来杀我。你的命是我给的,所以我想要你活就要你活,想要你死你就得死。我在你的心脏里埋下了我的一缕意识,从此以后,你便被我抓在手里,此珠为证。”
沈伯严微叹一声,道:“许多年前,飞刀会还是一个正经门派,受着元会门的荫庇,子弟众多,你的师伯已经迈入到真人境界。”
眼下,涂辛乙已经不是往日那种昏迷状态,而是像是在梦呓一般,不断说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话语,封意之虽一直仔细听着,但也没听出个什么所以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