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一百章 不速之客

付明轩哼了一声,还未说话,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欢畅大笑,就见到尚元悯出现在会客厅面前。
燕开庭神情一怔,望向付明轩道:“不在了?难不成还被人给灭城了?哈哈,且不说我答不答应,有夏师在,哪些强盗土匪敢打玉京城地主意?”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稳健有力的脚步声,付明轩便出现在门口,站在三人面前。
燕府内,燕开庭正欲出门去城西凉风阁寻冰意,近日来天气越来越热,凉风阁清幽雅致的环境正是一个大好的去处。
只见为首的青衫男子就是在渭青城城主府出现过的洛长苏,另外两名年轻一点的男子称呼他为师兄,应是洛长苏的师弟。
“我说,你能不能放开一些,你不也说那风月大道也是万千修习当中的一种,值得上心不是么?”燕开庭从小侍童手中夺过羽扇,扑哧扑哧地为自己扇着。
付明轩微微一笑,道:“长苏师兄考虑的总是如此周到,但是,此次师弟回玉京城,就是为了迁府一事。有些事情,师兄大可以不用多虑。”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不然父亲以为筱虹院里的那位是谁?”
说完,洛长苏站起身来,望向玉京城内,道:“走吧,先去会一会付寒洲。”
从议事堂出来,一位小侍童匆匆跑到付明轩面前,道:“少爷,有人求见,说是您的同门,现在正候在会客厅呢。”
燕开庭转身,只见孟尔雅踩着碎步朝自己一路小跑过来。这一次的他衣着合身,看起和*图*书来十分精神。
燕开庭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后,望向付明轩道:“若是有朝一日玉京真的没了,我会和明轩一起走的。”
洛长苏轻笑一声,道:“使诈?我们也算是不请自来,付寒洲难道临时给我们安排一个不成?”
顿时沈伯严轻抚萧明华的手忽然发力,萧明华瞬间身子一挺,随后便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眼神顿时充满了恨意盯着沈伯严。
孟尔雅跑得直喘,道:“府主,府主您还记的从水门堂拿下的那桩活儿吗?出事儿啦!”
付明轩望向他,语气沉重地问了句:“真的安生么?”
沈伯严站起身来,缓缓道:“禁锢之术一个时辰之后便会解开,以后……就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随后,他转向洛长苏,意味不明地笑道:“长苏师侄,寒洲刚成为我小有门首座弟子,你就对他期许这么高,让我这个教导他地人也是很有压力啊!”
燕开庭轻笑几声,道:“夏师总说什么因果,命数!既然一切皆是缘定,或者说是什么规则使然,那么我们这些小蝼蚁,干嘛要去颠覆呢?”
付明轩微不可察地表情渐冷,望着三人回了一礼,道:“不知各位师兄师弟光临我这寒舍,是有何要事?”
崔胤望了一下会客厅外,阳光正盛,树影婆娑,却还是不见付明轩的影子,他望了一望洛长苏,只见他仍是一副淡然模样,不禁道:“师兄,付寒洲这小子不会给我们使诈吧?”
会客厅中,除hetushu.com了洛长苏以外,其余两人都是面带忧色,其中一人身材精干,面容瘦削,颧骨十分突出,明明才十八九岁的年纪,却是略显沧桑之感,此人名为“崔胤”;而另一人个头略显娇小,容貌秀气,好似邻家男孩一般,此人名为“章若云”。
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就淌了下来,她嘴里嗫嚅着一些话语,望向沈伯严的眼神也逐渐软了下来,似是有那么几丝悔恨,又有那么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付明轩微叹一声,道:“如果,如果有一日这玉京不在了,你会和我一起走么?”
此言话中有话,似是说付明轩会顾念乡情,而不为门派考虑一般。
付明轩淡淡回了一声,却在心中,一块巨石砰然落地。
洛长苏轻笑一声,道:“前几日在渭青城见了师弟,不便招呼,还请师弟见谅。”
玉京城门前的一家茶馆内,坐着一行三人的淡青色长衫男子,正一边听着说书人大谈特谈城内趣事与秘闻,一边喝茶谈话。
洛长苏摆了一下手,道:“师弟你已是首座弟子,身份与我们这些寻常弟子不同,还希望你能不负所望。”
“好。”
说完,沈伯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从门外投射进来的阳光,就像是一柄柄利刃一般,刺在萧明华的身上,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洛长苏听到其中话里有话,连忙拱手道:“元籍师叔多虑了,我对寒洲,并无多大期许……哦,不……”
“告诉父亲,是想让父亲全盘不和图书要插手此事,只需要将全部心思都放在迁府这一事宜之上,只有如此,才可保我付家上下百口人的周全。”
付明轩也不知道怎么跟燕开庭解释,在道修名门面前,夏平生也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
洛长苏冷笑一声,道:“知道了也没用,拿不出证据来,就是杜撰。”
“在白秋亭的面前,你故意留下了那只发簪,谁都可以从里面可以看出元会门的法阵痕迹,若是白秋亭稍微细心一点,还会看出我这发簪是出自我沈伯严之手。”
“你假传我的命令,欺骗了凌云,让白秋亭误以为是我要对他下手,之前你还透露我的行踪给飞刀会……”沈伯严笑了笑,继续道:“你的使命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他们对你也该是满意了,那么想必我废去你所有修为,他们也不能说些什么吧?”
付明轩冷笑一声,道了声知道了,便大步走向会客厅。
“你是说,四大门派内的核心人物都已经在前来玉京的路上了?”今日一早,付明轩就将玉京城即将面临的事情全盘告诉了付博文,并嘱咐他不要向外言说。
“怎么了?有什么事儿么?”若自己没记错的话,上一次老匠师罢工的事情自己已经给出解决方法了。
付明轩当即就明白了尚元悯的意图,洛长苏虽然也看出了尚元悯并不是单纯好心要给自己三人找个落脚的地方,而是想把自己三人置于他和付明轩的眼皮之下,但也无法拒绝。
“寒洲师兄!”
“那就好,嘿嘿,那就好和图书,寒洲,快叫上几个下人,将你这几位师兄弟的行礼收拾收拾,拿到我的筱虹院里去!”
元籍真人在门内的地位,绝不是他想说不就可以说不的。
屋内的三人,脸色却是阴沉了下来。
付明轩哼了一声,也不理他。
“元籍师叔!”
他神色淡然一笑,道:“无妨,洛师兄要事在身,又怎么会分心于师弟身上呢?”
还未走出院子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叫喊,“府主!府主!”
付博文神色渐渐缓和下来,坐在主座上,却觉得心中甚是慌乱。
燕府内,燕开庭和付明轩刚结束方才的那阵喧闹,瘫坐在花园里,直喘粗气。
燕开庭的双眼明镜如水,倒映出了付明轩的身影。
倒在地上地萧明华眼睛蓦地圆睁,仔细感受了一下内在,只发现她的内里空空荡荡,灵魂之泉如同干涸一般,毫无生机。
“师兄,据说这里是付寒洲的家乡,也没听师父们先前提起过啊?”一名男子皱眉道。
尚元悯也只是笑了一笑,并未多说话,只是问他们三人的住处找好了没有,若是没有找好,他的筱虹院还剩几间空房,若是不介意的话便与他一同住下。
燕开庭傻笑几声,咧开嘴道:“你看,这玉京城多好啊,要什么有什么,就算来了一些稀奇古怪地人,咱们只要不理他们,日子照样过得安生!”
玉京付府,付博文坐在议事厅主座上,神情惊讶地望向付明轩。
另外两名男子顿时神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其中http://www.hetushu.com一人面带忧色道:“那元籍师叔知道……?”
望着眼前自己的长子,付博文顿时觉得付明轩有那么一丝陌生,或许这些年来,在外的他早已成为了付寒洲,而不再是付明轩了吧。
洛长苏这是怎么回答也不是,若说没什么期许,就显得付明轩无用一般,若说又有期许,这期许也不应该是从他同辈师兄弟并且还不是首座的普通弟子口中说出来的。
洛长苏站起身来,其余两人也随之站起:“寒洲师弟!”
洛长苏神色微微一凛,随即切换了话题,道:“想必寒洲师弟已经接到了消息了,玉京城作为秘境通道所在之处,四大门派定是要将其拿下,只不过,我却是这段日子才知道,远来玉京城也是寒洲师弟地故乡啊!”
这个时间来求见的同门,付明轩不用想也知道是洛长苏一行人,他们也是胆子大,就不害怕付明轩利用自家府邸之便,报了上回渭青一仇么?
付明轩答应了一声,向三人行了个礼,就走出门外对着一个管事吩咐了几句。
洛长苏眉头微皱,道:“听说元籍师叔也在城中。”
四人一同向尚元悯行礼,尚元悯摆了摆手,道:“不必多礼。”
花园里,仲春的花儿开的正盛,一簇簇杜鹃仿若火焰一般,鲜艳地叫人挪不开眼,一束束野樱,在微风之下芳香四溢,铺洒下花瓣雨,柔嫩的绿草之中,星星点点的紫色小花儿就像是暗夜星辰一般,随风明灭。
付明轩心想自己还没先提渭青那一事,洛长苏倒是自己先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