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伐牧野

第一百一十六章 如此结果

小有门讲究寻求大道,自有传承,并不会对弟子有多方面的限制,众多弟子并没有确定的师父,就像付明轩一般,名义上师从青华君,但在一些日常修炼当中,都是他小师叔元籍真人对他指点指点。
平日看惯了孟尔雅男装的打扮,便也觉得她只不过是长相秀气,颇有灵气罢了,但是换上一身碎花长衫,黑发随意披下,一根玉簪在寒月下闪闪发亮的孟尔雅,竟可与付明鸢比上几分。略施粉黛的脸上一双温柔的眸子灵动娇俏,高挺的鼻梁为她增添了几分男儿似的英气,纤瘦的身子在长裙的衬托下也变得颇有曲线,手里提着一个包裹,站在门口向二人行礼。
燕开庭摸了摸头,傻笑几声,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府主,这些天你一直都不回燕府,你看现在燕府都成了什么样子!唉!”方才还是一副开心模样的孟尔雅,走到燕开庭面前后,眼神又瞬间黯淡了下来。
孟尔雅小喘一口气,庆幸两人还好赶上了。燕开庭却摸着空荡荡的肚子,他只觉得非常饿。
“好!”
“好久未见你了,最近可好?”望着付明轩,燕开庭总觉得他的眼角挂着一些疲累。
和以往那做出一副张扬跋扈模样的燕开庭相比,现在的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小工匠一思索,便指着燕家府邸的库房处,道:“我方才还见着孟管事在那边儿呢!最近孟管事一直是库房账房两边儿跑,爷您就去那边儿寻他便是了。”
一个时辰之后,众弟子在另一记钟声的唤醒之下,睁开了眼睛。
随后,付明轩为两人安排了办理入门的手续,燕开庭由于是付明轩引荐,又在玉京之行当中,助了小有门一臂之力,何况还是一名结合了神兵的上师,自然可以获得正式弟子的身份。只是孟尔雅,还得从预备弟子慢慢做起。
想到这里,燕开庭赶忙将夏平生给自己的那三大箱子古籍从储物戒的空间之中拿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的厢房之中。虽然沉重,但是看这面前这三大箱子书,燕开庭便就想到了夏平生对他的期许,便暗下决心,一定要闯过悟道这一关。
飞灵峰山体高耸入云,山腰间围绕着一层浓郁雾气,山顶之上却是犹如利剑削过一般平整,小有门的大殿就建立在这平整的山顶之上。燕开庭和孟尔雅随着付明轩御剑飞行上升,也不过半炷香而已,便来到了飞灵峰之上,站在了小有门入门处。
如今玉京已是被仙门道家悉数侵占,昔日四大家族也不复存在,陆府燕府还有付府都收归于小有门门下,涂家也是倒向了元会门,在运会们的操纵之下,涂城主也是虚有其名了。
付明轩一向喜爱单独行动,于是便不与小有门的其余同门行走,而是带着燕开庭和孟尔雅,缓步走向玉京城门,三人站在城门之上,深深向后看了一眼,舍去最后一丝不舍,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燕开庭望着一边的付明轩和孟尔雅,两人均是笑着点了点头。
燕开庭哪里懂得这些,他自小便是随着夏平生学习修炼悟道,门派内的便是一窍不通,只能茫然地摇了摇头。
燕开庭眼神温柔,伸出手来摸了摸比自己矮上半头的孟尔雅的脑袋,道:“没关系,就由他们去吧,府中的下人都安排的怎样?”
说起这悟道早课,燕开庭就郁闷起来。他燕开庭一身蛮力,耍起锤子来也没几个人能是他的对手,战修法修也皆是不差,可偏偏就在悟道之上,自己却是一窍不通。平素里,一旦在悟道上面遇到了阻碍,燕开庭是想都不想就直接放弃。然而在小有门中,像燕开庭这样的新入门弟子,不管修为高低,都是要先去参加悟道早课,然后打好悟道的基础,才能继续接下来的修行。
“哎呀!公子,今日第一次早课,昨日寒州师兄一再嘱托的,你可别迟到了,赶快洗漱吧!”说完,孟尔雅就一把将燕开庭重新推回到房里,翻开衣柜,比燕开庭还要熟悉地拿起门内制服帮燕开庭穿上,并给他挽了一个高高的发髻。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燕开庭就走到了燕府门口,只见一个自家的管事前来迎接的都没有,进去一看,全都是来自小有门的弟子和一些工匠正在改造着自家的府邸,一片忙碌之中,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了燕开庭。
就在他感知别人境界之时,突然,一道凌厉的神识犹如利剑一般生生斩断了他的感知,并且给了燕开庭一个重重的警告,燕开庭吓得一惊,赶忙收起了自己的感知,老老实实地坐着,望着前方。
两位真人相视点头,便一同打开了折子。
元籍真人点了点头,便站起身来,看向下方的众人,一字一句地道:“第一和_图_书名,小有门,获得秘宝数量八十;第二名,元会门,获得秘宝数量六十;第三名,星极门,获得秘宝数量五十;第四名,诸生门,获得秘宝数量四十……”
抬起头来,燕开庭发现在云层中,竟然还有一座漂浮着的庭院,当下便惊呼道:“那是?”
悟道早课之中,参加的弟子约有三十余人,都是新晋弟子,其中年纪最大的也不过十六七岁而已,燕开庭明年即是弱冠之年,在这群弟子之中,年纪倒是大了些。不过一眼扫过去,燕开庭感知片刻,便发现这些弟子中连一个上师境界的人都是没有。
燕开庭点了点头,继续跟着付明轩朝里走,一路上,孟尔雅是比燕开庭还要兴奋万分,却又不敢明明白白表现出来。
付明轩道:“从小到大,我训诫你的还少么?!”
听到燕开庭这样一喊,孟尔雅吓得一怔,随即就看了过来,见到燕开庭的那一刹那,孟尔雅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眉头舒展开来,露出欣喜的笑容。
燕开庭也是如此,进修完为期三个月的悟道早课之后,自己便可以在修炼之道上,按照自己的方法,利用小有门的资源,来进行修炼与成长。
“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燕开庭拍了拍胸脯,对付明轩说道。
付明轩道:“三日之后……所以,你近日还是回一趟燕府吧,想带上的,想交代的,都悉数办好。以后,再回来玉京的时候,或许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看这些书,在悟道方面有何长进?”付明轩率先打破了沉默。
但燕开庭又岂是畏难之人,当下心里便下定决心,既然进入了小有门,便一定要有所成!
这所庭院位于飞灵峰的东南侧,面积不大,也堪堪比得了夏平生往日在燕府的雪域院一般大小。打扫干净之后,整座庭院看起来与凡俗城市当中的庭院也没什么不同,花鸟虫鱼,假山湖水,也都一应俱全,只不过看向别的周身都泛着青芒幽光的别的庭院相比,燕开庭就知道这座庭院差在哪里了。
“我已经按照您的安排都给一些下人安排妥当了,蝶沁她们都已经有了个好去处了。”
大殿之上,年逾古稀的无忧真人端坐于主座,微微闭目,神情淡然地看着燕开庭和孟尔雅二人,右手换换抚摸了一下白须,便道:“我已从元籍与寒州听闻你二人,既然如此,小有门也没有不欢迎你们的道理。这位燕主,既然入了我小有门,日后必不再可端那上等人的架子,须得虚心学习,好好悟道才是。今日,我便赐你名号,为‘萧然’。而这位小女子,你的名号便等你成为了正式弟子再说吧。”
将付明轩请进萧庭院,自己跑去烧了点热水,给付明轩泡上了一壶茶。如此琐事,燕开庭在往日是从来都不沾手的。如今方才一月,也做得是有模有样起来。
每念到一个门派的名号,其首座弟子便会站起身来,朝探虚真人走去,从探虚真人手中领取装有秘宝的芥子袋,随后又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井然有序地进行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秘宝领取结束。
随后,两人急忙赶往悟道早课之地,听说这地方在后山的藏书阁之下,孟尔雅便拖着燕开庭一路小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看到了云层之中若隐若现的藏书阁的影子。
再次走出门来,燕开庭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两人谈笑风生间,孟尔雅气呼呼地小跑进了院子,看到两人便是一愣,匆匆给二人行了个礼就跑进了自己的厢房中。燕开庭看她有些奇怪,不过碍于付明轩还在这里,也没有当即就去问,反而是付明轩眉头微皱了起来。
接下来,各大门派简单商量了一下进入秘境的先后次序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问题,于是在半个时辰之后,会议结束。
待在小有门这一月里,燕开庭对小有门的局势已是有所了解。
付明轩拍了拍燕开庭的肩,笑着道:“你还是早日先结束悟道早课,这样才能进入到下一个阶段,我现在看你,已是大有长进了。”
说完,付明轩对着燕开庭狡黠一笑,道:“自家门口的秘境,不进去也是可惜了,你还得好好努力才是哦。”
凉夜将至,清冷的月光照耀在不复以往的玉京城上,竟带上了几分落寞的意味。已是三日后了,这一夜里,燕开庭便要随着付明轩启程回小有门。
说罢,付明轩又补上了一句,道:“进入门派之后,便不能只专注于战法同修了,还需要加强悟道。”
折子打开的瞬间,只见从里间涌出一片璀璨的光芒,片刻之后,光芒散尽,暗金底色之上显露出了一行行黑色的小字,仔细阅读过去,便是记载着在玉京城和-图-书这一行动当中,收拢势力排名在前十的十个门派以及相应获得的进入秘境的名额数量。两位真人仔细看了看,两人均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于是探虚真人便对着元籍真人道:“还请元籍真人公布一下结果。”
本来被燕开庭这样摸头脸色就已微红的孟尔雅,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说着,三人便走进庭院内,只是突然付明轩收到了一张大长老的穿训服,便向两人告辞,并且一再叮嘱二人,千万不可误了明日一早的悟道早课。
“庭哥儿!”虽然燕开庭已经有了名号,但两人私下仍旧喜用旧称。
付明轩拍了拍他的肩,道:“一同去吃吧。”
当孟尔雅一身女装,碎步出现付府,站在了燕开庭和付明轩面前,两人一时就有些呆了。
比起现在的燕开庭,付明轩倒希望他能够闹腾一点。
跟着付明轩走上台阶,约走了百级台阶之后,小有门的大殿才出现在眼前。
付明轩带着二人来到了新建的付府,先是叫孟尔雅去见见自己家人,便和燕开庭商量了起来。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与付明轩一同坐下,无言吃着饭。
会议结束之后,付明轩径直走回了付府,此时付府搬迁事宜已经几乎结束,只留下了几个暂住的院子,和一些必要的管事侍从们。自从夏平生死后,燕开庭便再也没有回到过那个已经成为秘境通道的燕府,倒是喊几个下人将自己院子里夏平生留给他那三大箱古籍给抬到了付明轩的院子里。他成日便是待在付明轩的院子里,不断看书悟道,虽不知有何长进,但是他却是无所谓,只当是打发时间。
燕开庭点了点头,心情瞬间有些沉重。长这么大,他还没有离开过雍州,没想到这一次,便是前去小有门。
什么嘛!还是和以前一样!
付明轩回到院子时,燕开庭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院子中央,也不顾烈日炎炎,一人自顾自地读着一本不知名的古籍,看他那副样子,倒是认真的很,只是付明轩却知道不是这样,自从夏平生死后,除了自己,燕开庭便再也没有与其余人说过话。
“那么你,我此次前来,就是想问一问你,你愿不愿意随我去……小有门?”
燕开庭一把拉下原先挂在院门上的匾额,刷刷写了几个大字又挂了上去,只见“萧庭院”这三个大字便挂在了门上。
夏师尚在的时候,燕开庭还对玉京城有那么几分留恋,只是夏师死了,燕开庭便再也没有继续留在玉京的理由了。
燕开庭笑了几声,看着自己面前一本正经的付明轩,道:“我还没有正式进入小有门呢,你就开始训导我了。”
燕开庭原以为小有门的入门处会有多么气派,没想到就是简单立了一个约莫有五丈余高的石柱,上面写着遒劲有力的三个字:“小有门。”
就在这时,以为年逾花甲的真人缓缓迈着步子,走到了讲台上方,看着众弟子,拿出一根浑身沾满露水的柳枝朝众弟子挥了挥,那露水便携带着满满精光落在整个悟道大殿,顿时,所有人都只感到一阵清爽,随即心绪变得宁静平和,呼吸之间,仿若吸收着日月之精华般畅快。
“当然不能进去,现在的秘境通道虽开,但是由于资料欠缺,所以就是真人都会不敢贸然一试,再加上,每一份秘宝就相当于一个进入许可证,虽然没有秘宝也可以进去,但是危险性就会大大提高。我小有门秘宝一共八十份,弟子人数却是上千,是以想要获得秘宝,还需在门内完成相应任务,累积资格才行。”
探虚真人手抚长须,点了点头,便拿起一张折子,元籍真人也是同样拿起靠近自己一方的折子,待两位真人都拿起折子之后,谢无想缓缓站起身来,放下圆盘,退到一旁,站在元籍真人身旁,微微垂眉。
付明轩道:“那边是我派主君青华君的住所,主君近年来一支闭关,相必得过上一段时间,你才有机会可以见到他。”
众弟子一起闭眼,燕开庭发现在露水的作用下,此次入定十分简单容易,宁静的心绪之下,他的目光不再向外,而是向内。
燕开庭点了点,道:“都行。你快去收拾收拾行李,你家人应该可以随着付府最后一批人前往,你就跟着我走吧。还有……既然已经不在燕府当差了,也不需要再以男装示人,就恢复到你本来的模样吧。”
燕开庭方才饿得咕咕直叫的肚子此时也安静了下来,一阵暖流便从心底出发,流淌到他身体的每一处,他只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平和与安静,这时,老真人缓缓开口,倒:“入定!”
孟尔雅小小犹豫一下,随即便点了点头。
一盏被打翻在地的茶杯,燃烧殆尽的和图书暖炉,暖炉之上早已烧干了的茶水……看到这里,燕开庭只觉得鼻子一酸,再往内走去,便是夏平生平日睡觉的床铺,燕开庭静静地躺了上去。
眼见着这名小工匠如此兴奋,看来小有门的确没有亏待他们。本来通道开启在燕家祠堂之上,燕家府邸就是一个重中之重,急需人手的地方,刚好收编了这些燕府的下人,打打下手也是挺好的。何况燕府本来工匠就多,就更加要厚待他们了。
此时的雪域院,已经不再有茫茫大雪,几天无人清扫,院中竟是杂草丛生,仿佛从极寒的环境中脱离出来,恨不得一下子便吸纳所有的暖意变得生机勃勃起来,原本常年挂着冰晶的松树,此时也变得苍翠浓郁,只有夏平生原来居住的木屋,变得空无一人,灰暗的屋子,显得万分寂寞。
燕开庭随手抓了一个刚从自己面前跑过的小工匠,小工匠蓦地一惊,转过身来,看到燕开庭之后,当即就欣喜起来,道了声:“爷!你回来啦?!”
付明轩成为首座弟子之后,与他一直不对付的另一位核心弟子洛长苏,处处给付明轩使绊,还在渭青城布下如此杀局想要至付明轩于死地。两人之间的争斗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奈何付明轩虽是名义上青华君的亲传弟子,然而青华君却是久不现身,洛长苏在门内根基稳固,又有三长老撑腰,是以就算成为了首座弟子,付明轩也一时半会儿拿洛长苏没有办法。
付明轩微微一笑,拍了拍燕开庭的肩,他当然知道燕开庭会是他最坚固的后盾,但是有些事情,就必须得靠自己去解决完成才行。
随即,花儿一般的笑容绽放在孟尔雅的脸上。
燕开庭笑了笑,道:“只当是好玩的来看,真正的悟道,看这么多些书干什么。”
“你怎么……?”
“吃好午膳了吗?”付明轩走到燕开庭面前,只见他正在翻阅着一本专门记载秘境方面的古籍。
燕开庭和孟尔雅初来乍到,面对与玉京城完全不同的不陨城,两人一时之间都惊呆了。
孟尔雅从来都没有想过,像他这种自小变混在燕府底层的下人,平日里为了一口吃的都还要尽心尽力得去谋取,怎么敢想象自己会有机会去小有门?!
“如今各大门派都已按排名领取好了秘宝,那么除了仍需要继续留在玉京城建立基地的工匠之外,各大门派已经都在准备回程了。”
“公子,你如此这般,真是好看。”孟尔雅竟是看得燕开庭有些出神。
付明轩微微一叹,道了声好。没想到燕开庭已是考虑周全,本来自己刚成为首座弟子,四处面临着杀机,还需要一段时间来平复这种局面,将位子坐稳。而燕开庭若是一直跟随在付明轩身边的话,多多少少会受到付明轩的荫庇,就算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始终摘不了“付明轩发小”这顶帽子了。
燕开庭皱了皱眉,回想起这几日孟尔雅都是早出晚归,没怎么见到人影,每一次都是有些心性浮躁,一股气呼呼的样子。燕开庭想着孟尔雅是女孩子,自己也是心大,就没怎么过问。今日付明轩一点,他倒是有些明白了。
“如此甚好。”燕开庭继续问:“那你可知孟管事现在何处?”
听到燕开庭已是作了如此详尽的安排,那孟尔雅还有什么犹豫的呢?当即就是一声清脆响亮的回答:
就在两人来到悟道大殿之中坐下时,“咚……”一声浑厚的钟声传来,悟道早课正式开始。
“哦,对了。”燕开庭笑道:“既然燕府已经不存在了,你也不要再叫我府主了。”
燕开庭长出一口气,醒过来时,便觉得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通透起来,似有一股清气在体内流窜着,然后在到达某一点之后瞬间爆发,整个人体便在这股气的作用之下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青灵山是本州最大也是最高的山脉,整个山体绵延千里,拥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峰头,其中最高的一座峰头名为“飞灵峰”,便是小有门的主峰。此次三人上山,也是前去飞灵峰,先为燕开庭和孟尔雅办理弟子入门的一些事项。
付明轩笑了笑,道:“也好,总之小有门与其余派别不相同,你大概也听我说过,小有门传承大道,你可自有传承,若是你需要一位指点之人,也可去选择一名师傅,但是最终还是要靠着自己去领悟大道。”
燕开庭摸了摸自己头傻笑着,萧庭院外蒙着一层淡淡几乎看不见的青芒,这是这一个月来燕开庭所赐予在这说庭院的灵气,是来自于他的灵气。
至此,玉京城边由一个完全的凡俗城市变为了仙门道家的驻扎之地,随着秘境通道的开启,各大门派们在此建立前进基地的工程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和_图_书之前收拢的势力也将成为这项工程中有力的助手,一座座带有浓郁仙门风格的高楼便是拔地而起。
这孟尔雅,不会是在门内遇见什么麻烦了吧。
燕开庭仔细辨认一番,越来这个小工匠原本是燕府里的一个小管事儿,难怪看起来那么眼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成了小有门的工匠,还忙的这样不亦乐乎。
燕家府邸此时的拆迁工作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此时一些残垣断瓦让燕开庭直感到一阵阵心痛,他加快了脚步,片刻之后就已站在了库房门前。
接下来,二人便要随着付明轩前去拜见目前掌管小有门事务的大长老无忧真人。
此后,每一次悟道早课,燕开庭从来没有缺席过。平素里无事时,在缩在院子里看夏平生留给自己的书,或者去后山的练武场挥一挥泰初锤,过过手瘾,就这样过了一月,再次和付明轩见面时,就连付明轩都惊讶于他的变化。
经过这次的悟道早课之后,燕开庭逐渐有些明了悟道的根本。其实,并非是他悟性不足,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以往的他从来未曾真正静下过心来,这一次在悟道大殿,经过那露水的洗礼之后,这么多年来一直浮躁的心终于沉静下来,所以在入定之后,便会有如此惊艳的感觉。
果然,孟尔雅那瘦小的身影就在库房之中走来走去,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正向自己走来的燕开庭。
孟尔雅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剑修,而燕开庭却是仍旧想要使用自己的本命武器泰初锤。
付明轩淡道,燕开庭却是有些疑问,“现在不进入秘境吗?”
“干……干什么?”燕开庭打了哈欠,山上的冷风吹得他一个激灵。
想到这里,燕开庭顿时有了更为充足的信心,以及对前方的憧憬。
“没有呢,在等你。”燕开庭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清澈却又带着些淡淡忧伤的笑容。
燕开庭跟孟尔雅说了声收拾好便去付府寻他,于是就转身走向了雪域院。
往日都是身着华服,恨不得将自己泡在染缸里面一般花花绿绿地穿着,而一旦穿上了小有门的素雅青色长衫,整个人的气质就变得清爽起来,甚至还有了那么几分出尘之意,竟是让孟尔雅也看的呆了。
不愧是四大门派之一的小有门,整个大殿规模之大,气势值盛,已是燕开庭前所未见。整座大殿缭绕在云雾之中,周身散发着幽幽玄光,好似在仙境一般。
“啊!”燕开庭重重的打了个哈欠,满脸的倦容立即将孟尔雅唤醒。
就像以往那几日自己受伤时,躺在这张床上,大雪飘飘,暖光融融,夏师慈祥的面容。
不陨城依靠着青灵山山脚而建,虽然规模不大,可却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修道城市,走在路上,就连路边的叫卖摊贩都有一定不可小觑的修为,像孟尔雅这般浅的修为,怕是连去客栈里当个跑堂儿的别人都不要。所有的建筑都是古色古香,别有一番清韵雅致,正合了修道人士所追求的清远心致。走在路上的行人均是一身素衣,脸上挂着淡然的面容,完全不似玉京城中那般熙熙攘攘。
神识也在渐渐增长,仿佛对周围的感知更加敏感了一些。内心之中,也充满了一种宁定祥和,燕开庭只觉得眼前雾开云散,柳暗花明又一村。
付明轩喝上一口茶,道:“洛长苏那一行人拒不认罪,我也没有什么证据在手,三长老那一派护短护得极严,就是小师叔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爷,您把这燕府交给小有门了,我们这些下人自然也就成了小有门的人,不过大派就是大派,小有门硬是没有亏待我们,给了些职位我们,甚至有人还去做了弟子呢!”
随后,两人大笑几声,燕开庭心中郁结的一团气,也在和付明轩两人的交谈之中逐渐散开。两人交谈的话题,对夏平生以及燕府的事宜已经完全不提,只是讨论着如今的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
小有门内,庭院房屋鳞次栉比,弟子们均是身穿青色长衫,气质都是清绝出尘,飘飘然穿梭来往期间,看到燕开庭和孟尔雅也无异色,只是稍稍挺立,朝着付明轩点一点头,以示问好。燕开庭和孟尔雅也随着付明轩渐渐慢下的脚步减慢了自己的速度,看着小有门内的一切,燕开庭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缓步走向上座的探虚真人和元籍真人,谢无想每一次脚步落地,就像一根银针一般轻轻戳动着众人的心。只见她走向两位真人,蹲下身来,高举圆盘过头顶,犹若空谷幽灵一般的声音便响起:“还请两位真人过目。”
燕开庭一进院子,心中顿时就泛上一阵苦涩,在院子里四处走了一走,便觉得这里竟是没了丝毫夏平生的气息,全部与外界融在了一起,只有http://m•hetushu•com木屋中,还保存了夏平生临走前的样子。
小有门的修炼很是自由,根据付明轩的解释,弟子可以自行选择修炼方向,但是由于小有门内剑修传承已久,并且剑修乃是万千大道第一大道,是以几乎所有弟子都选择了以剑修为主,其余的法修就相对来说比较自由。
跟随着付明轩御剑飞行三日之后,三人便落脚于小有门山头脚下的那座名为“不陨城”的城镇当中。
因为孟尔雅是为了追随燕开庭而来,小有门在安排厢房时,便给二人安置在一处院子里,此院本是小有门内的一处荒废了的院子,长久无人居住,因为燕开庭和孟尔雅的到来,付明轩还专门找人打扫了一番,是以现在的庭院虽然谈不上和别处有人居住的庭院相比,但是也是别有一番独特风味在里面。
翌日,三人便启程上山,
“我们先得在这府里休息个一两日,随后我再带你们上山,上山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付明轩问道。
燕开庭哦了一声,便觉得头疼起来,悟道他是最为不擅长。他摸了摸自己小指上携带的一枚储物戒,心想就算把里面夏师所赠予的古籍全部看完了,怕是自己也没有多大长进吧。
付明轩摇头道:“此言差矣,悟道来源有二,一是书内,二是书外,读书悟道,实则密不可分。”
小有门!?!
“不愿意么?哦,对了,你的母亲和幼弟也会跟随付府一起搬迁到小有门所在的城镇中,在那边的日子应该要好过上许多。”
燕开庭闭上了眼睛,细细感知着这不留一切的雪域院,是真的,没有了夏师的气息呐……
“无想仙子!”其中外门的一人忽然惊呼。
“近日里来你和这孟尔雅都是一同么?”
走入大殿那暗青色的正门,就像是穿透了一层薄膜一般,顿时,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就与刚才所见的虚无缥缈的世界全然不同了。
突然,燕开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对着付明轩道:“上了山,我便带着孟尔雅自行修行,便不与你一同了。”
说完,二人走进了厢房内,只见摆满了一桌子好酒好菜,一团温度极高的光芒将其笼罩在内,付明轩抬手轻轻一挥,便将这团光芒散去,只见饭菜还冒着丝丝热气。
“以后别浪费自己的精气,叫下人安排就好!”虽是教训,但也是一种关心。
此时站立在付明轩眼前的燕开庭,似是彻底洗去了往日的浮华一般,整个人的气质变得纤尘不染起来,犹若一块里外通透的美玉,闪耀着润泽的光芒。只不过在见到付明轩时,眼中闪烁着的兴奋神情,还与往日的燕开庭一模一样。
说完,小工匠仍是和以前一般,朝着燕开庭行了个礼,便有急匆匆道加入到工匠们当中,前往燕家祠堂周围,做起了清理工作。
“谢无忧真人。”二人向着无忧真人一同行礼。
这是一座没有神魂的庭院。
这种场景,还是第一次。虽然二人经常一同吃饭饮酒,但却从来不是在这样的一种氛围当中。以往燕开庭总会放开身心大喝大闹,恨不得把天都戳个窟窿出来,而现在的他,却是一副平淡如水的模样,安静地吃饭,连一旁的酒的没有碰一下。
如此想来,崇尚自由传承,按照自己方法来探寻大道的小有门,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何况那里还有付明轩。
翌日,天刚蒙蒙亮,燕开庭就被外边的一阵敲门声吵醒,只见孟尔雅腰佩长剑,头发高高挽起,看起来甚是清爽。而自己却是一副还未睡醒的样子,基本的洗漱都没做。
“府主!”孟尔雅小跑出来,依旧是那样一套管事的服装,男孩子气十足。
“府主……我……”孟尔雅嗫嚅道,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就只见谢无想一身青白素衣,宛若天仙,洁白无暇的面容之上神色冷清,犹如仙鹤羽毛一般,似无重量,缓缓飞进议事堂中,如柳一般的身姿堪堪点地,便落在议事堂中央,手端着一个雕花精致的红木圆盘,盘内放着两份叠好的折子,金底红线,泛着幽幽光芒。
“喂……”一直走到孟尔雅近前,只见他也是低着头,手拿着一个小账本,一边清点着库房里的存货,一边在小账本上核对着,眉头微皱,神情十分专注。
不过能够来到小有门,孟尔雅都已经很知足了。她原先还以为,自己只能过来干干活儿呢,没想到小有门居然给了自己一个能成为弟子的机会,心下便是对眼前的二位少年万分感谢。
燕开庭望了望孟尔雅的厢房,道:“前段时间还在一直在一起呢,近段时间她似乎一直有些心神不宁?”
孟尔雅心想那也不能直呼其名吧,就道:“那么,便唤你公子如何?”
“以后,叫这个名字,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