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伐牧野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来者不善

随后付明轩一个纵跃,飞向木屋上方,长剑直指木屋,剑光如瀑布一般汇入到木屋之中,付明轩神情严肃,紧皱眉头,汗水顺着额头直往下淌,显然已是拼尽全力。
那弟子一副不满的表情,不理解地回道:“也不知道那小子吃错什么药了,两个月就跨越了一级,现在已经是上师二重境了。”说完,还嘶了一声,挠了挠头。
“守护它是我的职责……让我来。”付明轩眼神诚恳且真挚,以他目前的修为,在这种小幅度的晃动之下,他还是可以拼一把将其安抚的。
山林之中,隐藏着一座古朴庭院,庭院周围,遍布各种各样的娇俏花儿,鸟鸣啾啾之中,元籍真人正手提着一小壶水,另一只手拿着一柄木瓢,正浇灌着一从洁白莹润的花木。
洛长苏以示鼓励一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转身多崔胤和章若云道:“你二人也好好准备一下,秘境将在一月之后开启,听说这次秘境与以往的不大一般,我先去查阅一番资料,再给你们具体交托。”
寒暄几句之后,燕开庭又缩回了自己的厢房内,拿着夏平生给他的古籍慢慢琢磨着。待到燕开庭走后,孟尔雅缓缓关上门,努力压制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青灵山落英峰,是一座在青灵山脉里的一座普普通通的山峰,形状普通,也没有像主峰飞灵峰一般高耸入云,只不过在这一山峰之上,竟遍布着常年绽放盛开的桃花,漫山遍野的粉嫩与洁白,远远看去,还以为落英峰上落满了白皑皑的大雪。山峰之外,泛着一层莹莹白光,衬托这座山峰愈发神秘起来。
燕开庭环顾了一下付明轩的院子和厢房,简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一般核心弟子的院子内都会安排一两个小修童帮忙打扫看院儿之类的,付明轩这院子里,除却几个一心紧随付明轩的几个师弟站在门口暂且帮他把把风,却是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燕开庭连忙摆手,哈哈笑了几声,道:“现在以我平辈,也不是什么主仆关系,无妨。”
洛长苏轻轻一笑,压住了心内的震惊,想当年他跨越这一级时,可是足足花费了一年半有余。
付明轩郑重点头,随又问:“您之前说这个秘境奇怪得很,到底奇怪在什么地方呢?”
燕开庭心想,你这堂堂首座弟子,还是过得太寒碜了点吧。
不过,这也是因为燕开庭心静下来了的缘故,此时的燕开庭,已是无所牵挂,全心全意扑在悟道之上,就连神兵泰初也好久没有拿出来过了,再加上夏师还给他留了那些个宝贝古籍。不似当年的付明轩一般,仍在小有门的外门徘徊不定。那个时候,付明轩怎么会知道自己进入内门之后的修行速度竟是会如此突飞猛进呢?两年时间付明轩就已经跨越第四重位“觉”位,一举成为小有门年轻弟子最强一人,成功坐上了小有门首座弟子的位置。
虽是身在小有门一月有余,燕开庭是一面都没有见过谢无想,他终于知道了付明轩为什么说谢无想在门内的地位特殊,燕开庭有时在别的弟子那边四下打探谢无想的消息,发现知道谢无想的人竟是少之又少,几乎是没有。
高大弟子与其余十几余名弟子相互望了望,点了点头,随即就朝燕开庭冲来。
果然,这些自小就生活在修仙城市或者干脆都没有下过山的弟子明显呆滞了一番,没想到燕开庭的眼神中居然射出这种犹如利剑一般的目光。
“还有,我近日得到了一个消息,扬州那边出现了一个新的秘境,看样子古怪的很,我一直想进去瞧上一瞧,只是那里只允许上师境的修士进入,所以,嘿嘿!”
燕开庭面目表情,即使有了表情也是一副嫌弃脸,这些弟子也只能欺负欺负孟尔雅罢了,和燕开庭打起来便完全不成模样,一个二个还没来得及出手便与那高大弟子一样,扔开断剑,掌心一片通红,连连哀嚎。
“额……”方才还一本正经的尚元悯顿时脸现尴尬,随后打了几个哈哈,道:“对你有用的,相信师叔,就算有问题也应该毒不死你。”
只不过,其中凶险困难重重,也只有付明轩自己知道了。
尽管洛长苏的笑容如毒蛇一般阴险狠辣,但是其余三人也是一同笑了出来。接着,洛长苏便道:“今日找你们前来,是为了交代一件事情。”
回到萧庭院内,燕开庭径直走向了孟尔雅的厢房,轻轻叩响了门。
“自然是极好的。”
只要燕开庭想,便是取了这高大弟子的命都不在话下。如今站在自己面前如此挑衅自己,不过就是仗着人多势众罢了。燕开庭冷哼一声,又上前走了几步。
付明轩深吸一口气,便走到一旁的院子一旁更为简单的木亭中开始打坐入定,片刻之后,身周就已泛起幽幽青光,呼吸均m.hetushu.com匀之间,吸收着晨间第一缕精华。
付明轩走上前去,高举一剑光寒十九洲,身子缓缓离地,微眯双眼,嘴里念出一阵又一阵咒语。随着咒语的念出,一剑光寒十九洲上渐渐缭绕起一道一道白色螺旋光芒,然后在尖端汇聚成一点,只见那一光点随着白光的汇入不断变大,变的更加耀眼,然后随着付明轩的一声清诧,白光脱剑而出,直直飞向木屋,瞬间铺散开来将木屋罩在其内。
洛长苏看在眼里了,走上前去拍了拍望语的肩,道:“望语师弟,距离秘境开放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看你距离上师境也只有一步之遥,就让师兄助你一把。”
听到这一句话,众弟子脸上就是一松,但顿时又凛了起来。
轰的一声,高大弟子又是一拳轰出,眼看孟尔雅是避无可避,就要硬生生地接上这一击。
燕开庭一个侧步划出,抬起双手,摆出一副格斗的架势出来,而面对的那群一哄而上的弟子们,却是个个手拿长剑的。“哼”燕开庭轻哼一声,手上顿时燃起一团红色光芒,恰若火焰一般耀眼。
“他们也是不死心。”付明轩苦笑几声,道:“若这样下去,我也不需要再顾忌什么同门关系了。”
“嗯……不过,”尚元悯皱了皱眉,略有所思的样子,“那个秘境也是怪的很,目前还不能进去,约莫在两月之后,我查点资料后再给你,至于奇怪的地方,回头我再与你细说。”
两人走进庭院中的一处亭台,青石桌上已将摆好了茶水,坐下之后,尚元悯也不废话,收起了以往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对着付明轩道:“我近日听说,洛长苏那一行人又有了动作,你还是得小心一点为好。”
“昨日,你在那里看着的?”付明轩问道。
咚的一声深厚悠远的钟声响起,燕开庭与众弟子缓缓睁开眼,眼前又出现了老真人苍老肃穆的身影。只见他手抚白须,望着弟子们点了点头,道:“三个月的悟道早课今日便就此结束,你等需在进行下一阶段的修炼之时,还得不断提高自己的悟性才是。”
饶是如此,孟尔雅已是身上带伤,直喘粗气。而高大弟子眼中却是玩味十足,饶有兴趣得盯着孟尔雅。从周围人一看到孟尔雅被打就叫好的表现来看,他们定是站在高大弟子的一方。
接着两人便又聊了会门内秘辛,安排了一些门内事项的处理,付明轩才离开尚元悯的桃园。
尚元悯转过身来,哈哈大笑两声,便将手中物什往地上一放,走到付明轩身边,道:“怎么样?小师叔打造的这片桃园还不错吧!”
燕开庭微微一愣,随即沉声道:“也不知道孟尔雅哪里得罪了兄弟你,居然对一个小女子下手如此之重?!”
转过身来,燕开庭的气势瞬时又回到了刚刚直面那高大弟子一拳的气势,他小心地放下孟尔雅,望着那十几名弟子,他倏忽明白了一切,冷笑几声,燕开庭转了转自己的脖颈,发出一阵在关节转动的咔嚓响声,随即又揉了几下自己的拳头,便大步朝那十几名弟子走去。
只不过,她的面容依旧是那么清冷,就算醒来之后,还是保持着打坐的姿势坐在莲花之上,垂着毫无神采的眼眸望着池水,一动不动。
翌日,付明轩推开院门,只见尚元悯负手站在院中。
然而有一人除外,那便是谢无想。
“小师叔。”付明轩拱手道。
看着燕开庭这幅痴汉模样,付明轩也是无语。
“哼!”高大弟子重重哼了一声,只见周围弟子慢慢地都移动到了他的身后,顿时,燕开庭面对的就是十几个眼神阴鸷的正式弟子。只不过,在燕开庭的感知之下,这十余名弟子当中,没有一个人到达了上师境界。
说完,尚元悯便御剑而走,消失在云端。
燕开庭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我知道,他们跟那洛长苏是一伙儿的。放心,我自有分寸。”
就这样,付明轩保持着这个状态,就想要把自己抽干似的,凛凛剑意倾泻而下,紧紧地将木屋包裹在其中。
付明轩满脸黑线,他已经习惯了尚元悯每次都把他当做实验对象来使用了。虽然不至于有毒,但是有几次害他闹了几天肚子才是真的。
洛长苏却是摆了摆手,道:“不必在意这些,以后多的是机会来干掉他。既然入了我小有门,呵呵……”
付明轩点一点头,一路走来,景色自是没话说,均是美不胜收,这山中蕴含的灵力,更是充盈丰沛,在其中走上一圈,顿时神魂之泉上的灵力似乎要满溢出来。
“师叔,这?”
“啊!”高大弟子看向自己的右手,只见掌心一片通红,似是被烈火烧灼一般。心下便惊叹起来,竟是如此强劲的火属性!
“公子!”身后的孟尔雅颤颤巍巍站了起来,抓住了燕www.hetushu.com开庭的衣袖,轻轻摆了摆,颤抖着声音道:“公子,今日是尔雅不对,我们走吧,不要和他们打了。”
尚元悯点了点头,道:“一有动静我便和大长老赶往了此处,然后设立了一道结界,林外之人便不可再靠近。”
抚了抚稍微有些痛的头,付明轩缓缓支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刚准备下床,就听见院外一阵吵闹,随后,燕开庭就嚷嚷着一把推开房门,冲了进来。
但是谢无想却好似完全不受影响一般,静静地盯着木屋,还上前走了几步。
尚元悯点了点头,本来剑修之人最为冷冽,所谓同门情谊,也不过一剑便可斩断罢了。
锵的一声,冲在最前的高大弟子手上长剑便砍在燕开庭的一拳之上,高大弟子只觉得自己的长剑犹如砍在一块坚硬的铁石之上,砰地一声,长剑断成两截,高大弟子直觉手上顿时传来一阵痛楚,就将断剑远远扔开。
听付明轩问起此事,燕开庭挠了挠头,傻笑着道:“嘿嘿!!托你的福,托你的福,来到小有门这么久,终于见到无想仙子了。哈哈!”
“我最近接到消息,有一处秘境将开,但是只对上师境的修士开放,我有意带你们前往。”
缓缓打开门,下方便现出飞灵峰的样子,谢无想一跃飞出,犹若一片羽毛,穿过云层,向飞灵峰缓缓落去。
飞灵峰西北面,洛长苏在自己庭园之中,他一手扶桌,一手持笔,眉头微皱,正在一面洁白的宣纸之上练字,身边站着崔胤和章若云二人,在他们面前,那名曾经和燕开庭起冲突的高大弟子也在。
“它想要出来。”
又是一声让人心脏猛地一停的撞击声,燕开庭的浩瀚拳意,便与那名高大弟子的一圈狠狠撞击在一起。
后山的这片山林可以说是小有门的一处禁地,树林葱郁之间雾气缭绕,其间隐藏着一间非常简陋,浑身爬满青苔的木屋,此时,谢无想和付明轩站在这间木屋之前,两人均是眉头紧皱。
两人继续说了一些话,付明轩因为收到了一张来自元籍真人的传讯符,就起身离开,燕开庭送他到了院门口,目送着付明轩御剑离开,飞向了青灵山的另一座山峰。
说着,除却望语之外,其余两名师弟眼现金光,能够去秘境历练一趟的机会,怎么都会让人感到激动。只是那望语因为道行还未达到,心下便是暗叹一声,神色黯淡了下来。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直觉告诉两人,他们在门内的悠闲日子也应该到头了。
给付明轩倒上一杯热茶之后,燕开庭便问道:“你怎么受伤的?从我院子里跑出去也不过一两个时辰而已,怎么就跟打了一场恶战似的?!”
谢无想的眉头缓缓松开,随即让到了一边。
每每讲完之后,两人都是心有所叹,原来身在高位也有自己的忧愁,身在低处也照样会有自己的幸运呐。
“无想仙子。”付明轩轻轻唤了一声,谢无想缓缓转头,声音犹如寒冰一般清冽,让付明轩顿时打了个激灵。
睡在床上,燕开庭还在回味今日遇见谢无想的那一幕,越想越是睡不着,干脆就直接下了床,裹上一层薄毯,坐在院中看月亮。
就像沉浸在一汪湛蓝的湖水之中,周身被柔软地包裹着,远离了喧闹的俗世,只在死一般的寂静之中,听取自己一呼一吸的声音。仿佛从来都没有这样安静过,又仿佛从来都是如此安静。
孟尔雅微微一怔,笑道:“劳烦公子了,还要做这种事儿,以后尽管跟尔雅说一声就好。”
“哎,我说,你那几个小师弟也真是的,不知道咱俩什么关系么,拼了命地拦我,还好小爷我力气大,跑得快!!!”
“没,没什么,刚想着问一问你要不要喝茶?!”
刚刚落地站稳,付明轩就只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别害怕。”燕开庭犹如一座大山一般,挡在孟尔雅面前。他虽然不知道孟尔雅犯了什么事情,居然被这些正式弟子给盯上了,但是他知道孟尔雅的心性,怕是这些弟子主动找麻烦。
“公子……我真怕,按你的脾气对他们下杀手,他们是……”孟尔雅一边走,一边小声嗫嚅道。
仔细阅读资料整整一宿,直到投影法器上的法力不足导致影像渐渐变得黯淡,付明轩才停了下来,他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收起法器,推开了房门迎接飞灵峰第一缕清澈冰冷的曙光。
云层之中,空中庭院静静地漂浮着,庭院之大与庭院的内况,下面之人不可揣测。只有那些长老级别的人物,在每年的那么几个特定的日子,才能进入到庭园之中,见到这世上第一人,青华君。
燕开庭正觉奇怪,从后山返回时,便听到练武场里一阵一阵的呼喊声,似乎有人在比武?燕开庭只想在这小有门内呆了这么久,总算遇着点有意思的事情和图书了。边加快脚步,朝练武场走去。
燕开庭才不理会这一番人,转回身去将孟尔雅扶了起来,两人便朝萧庭院方向走去。
只见对面的高大弟子已是双眼冒火,显然被刚刚突然冲出来的燕开庭吓得不轻。伸出手来就是朝燕开庭一指,道:“好你个小子,速度还挺快的啊!我看你就是那个什么燕萧然吧!”
燕开庭转身,看着瘦小的孟尔雅满脸灰尘,嘴角还残余着一丝血迹,顿时一股怒气就涌了上来。不管孟尔雅做错什么事情,也不至于受到如此对待吧!
娇弱如柳的身躯此时被一个燕开庭还要壮上几分的弟子狠狠撞击开来,孟尔雅砰地一声被撞飞,随后又迎来了一阵猛烈的攻击,孟尔雅只能利用一只毫无法阵加持的木剑来进行格挡。本以为孟尔雅会毫无反手之力,但是正是因为她身材娇小,韧性十足,移动起来非常灵活,那高大弟子虽是攻击猛烈,也不能做到没击都中。
虽然这一个月洛长苏的人再无叨扰二人,但是小有门朴素而单调的生活也不禁让二人怀念起以前的生活起来。两人时常坐在月下,就像一对兄妹一般,喝着茶,吃着自制的一些小点心,怀念着过往。燕开庭给孟尔雅讲了不少自己作为燕主时的又有趣又伤感的过往,而孟尔雅却是讲起了自己作为一个小管事时遇到的一些小幸福与小幸运。
就像封锁不住里面关着的东西一般,木屋开始小幅度地摇晃起来,从窗户里射出来一缕缕血一般暗红色的光芒,冒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腐烂气息。付明轩下意识地捂住了口鼻,他知道那是一种能够腐蚀人心灵的气味。
付明轩微微皱眉,问道:“怎么?怎么连你也知道我受伤了?”
“是。”众弟子齐声回答。
“好。”付明轩点了点头。
“虽然很好奇你们就怎么认为我是软蛋的,不过,与你们这些人也不必多说,要上便一块儿上吧。”燕开庭随意地朝那些人摆了摆手,表现出的是一副完全不在意他们的样子。
到现在,他才明白了尚元悯口中奇怪的秘境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奇怪,那分明就是一个吃人的秘境!
站在庭院之外,付明轩轻轻叩响了院门,走了进去。
萧庭院内,在孟尔雅的打理之下越发精致了起来,不管是一处花草,还是一排树林,都是涨势茂盛,修剪有型。院外的那一层青芒,颜色也越发浓郁起来,转眼,一个月就又过去了。
“哼!”为首的高大弟子才不吃这一套,当下就对着燕开庭喊道:“小子!你不是软蛋是什么?!我听说这小娘儿们还是你家的下人,专门为了服侍你才带来小有门的,哼哼,若不是有付寒洲师兄那么个大靠山……你以为你能进小有门么?!”
尚元悯满意的点了点头,为了这片桃园,他可花费了不少精力。当然,他此次叫付明轩前来,也不是专门叫他来欣赏自己的杰作,而是有个重要的事情与付明轩商量。
“我就说他是个软蛋吧!这小娘儿们还不信,嘿嘿!本来就是靠着关系进来的,我看他那个上师也是徒有虚名吧!”
付明轩走了过去,只见尚元悯手中拿着一只精巧的小玉瓶,递了过来。付明轩接过,闻了一闻,顿时就是一阵身心舒爽。
一来到付明轩面前,燕开庭又变成了往日里玉京中那副闹腾模样,付明轩看着他的样子,会心一笑。
没想到刚走几步,后面就传来了一阵嘲笑之声,接着,高大弟子的声音就传到了燕开庭的耳里。
约莫有十几名弟子围在一起,望着中间的人连连叫好,燕开庭心下一喜,便挤过人群,朝里张望着。
没想到自己不招惹麻烦,麻烦还自己找上门来了。更让人可气的是,居然这麻烦最先是对孟尔雅出手的!
付明轩当下就明白了尚元悯的意思,原来他是想让自己跑一次腿儿,当下便应了下来。
燕开庭轻笑几声,收起双手上的红芒,满眼鄙夷地望着他们,哂道:“放心,这火只是让你们烫上一烫,不会伤到你们的。”
“望语师弟切莫胡说!这燕萧然从未是我小有门核心弟子,又哪来的高人指点一说!”崔胤训诫道,心想,若真的是如此,那小子的运气也着实太好了一些。
付明轩知道他这个小师叔的性子,若是连他都觉得奇怪了,那么那个秘境就真是奇怪了,如此郑重地与自己说起,怕是那么秘境之中也是危险重重。
“明轩,我说,你怎么伤成这样?!”燕开庭走到床边,仔仔细细地上下观察着付明轩,只见他也没什么外伤。
“我就听见有人敲门呢,一去开门,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想仙子就那样站在门口,虽然她还是……额……那么冷淡,不过,她告诉我你受了伤,叫我过来照顾你一番,听说,你一个首座弟子,却偏偏不爱有人和_图_书帮忙照拂来着。”
燕开庭只觉得好笑,难道眼前这人是真的看不出自己的修为竟是高了他一个等级么?这高大弟子十七八岁左右,距离上师境只有一线距离,但燕开庭十五岁就迈入了上师境,还结合了神兵泰初锤,两人之间的差距,还不能简单用差了一个等级来衡量。
“师兄,你说,那小子会不会有高人在后面指点?”高大弟子问道。
“无想仙子!”付明轩一手捂着口鼻,持剑的手便轻轻拉住了谢无想纤细的手臂。被付明轩这么一拉,谢无想转过头来,看着付明轩微微皱眉。
突然,一阵清风吹来,谢无想缓缓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清气来。
燕开庭缓缓抬起头,真觉得体内外前所未有的玲珑剔透,这三个月来,他实在是变化了太多。
这一个月来,二人从未缺失过一次悟道早课,燕开庭在夏师留下的古籍的加持之下,对道法的领悟能力可谓是突飞猛进,比起以往的他来说,现在的他就像一块里外通透的璞玉,正在细细经历着道法对自己的小心雕琢。不知不觉间,燕开庭已经成功跨越了“净”这一境界,成为了一位二重上师。
哼,燕开庭看向那一行人,其中不乏有几个平日里点头会面过的,虽然不识名号,但是面容燕开庭还是记得的。此时,他已经收敛起原本的那副温顺模样,恢复了自己以往在玉京城当中总爱摆出的一副恶狠狠的神情。
醒来时,付明轩眼前便出现熟悉的环境,他已是回到了自己的庭园之中。厢房内,有人点了一只香烛,安抚心神的木香萦绕在他的鼻间,深吸一口,便觉得此时是如此的静谧与宁静。
一幅字已练好,洛长苏轻轻将笔放在一旁,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高大弟子,道:“安静了一月,可还有别的消息?”
付明轩苦笑道,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以燕开庭目前的身份,他还不能知道这么多。于是付明轩只能缓缓摇摇头,道:“没事儿,就是门内出了点问题,我这个首座也不能闲着,是吧。”
燕开庭看着孟尔雅的样子,也是心软起来,叹息一声,就转身搀扶着孟尔雅往回走去。
两位师弟齐声向洛长苏道了声“是”,洛长苏便点了点头,望向漂浮在飞灵峰之上,在云层当中若隐若现的那处庭院,嘴角勾勒出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
付明轩微微皱眉,他仿佛觉得此次洛长苏的行动方式有些奇怪,似是并没有直接向自己下手,但是付明轩有分明感觉到了危险。
付明轩缓缓抽出了一剑光寒十九洲,眼睛紧盯着这间木屋。
眼见付明轩说的如此郑重,燕开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听从付明轩的话,安静地待在庭院里。
树林远方,尚元悯和大长老站在一起,看着付明轩晕倒之后,谢无想将其轻轻扶起,带下山去。两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便各自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好了!”尚元悯拍了拍付明轩的肩膀,道:“你小师叔我还有要事在身,这件物什就放你这儿,你好好看一看,我就先走了。”
“你!你欺人太甚!”其中一名弟子看着自己通红的掌心,还有自己断成两截的宝剑,指着燕开庭,眼里满是憎恨。
“哦?”三人都是一脸疑问。
厢房里面毫无声响,燕开庭又轻轻叩响了门,片刻之后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孟尔雅站在了燕开庭的面前。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谢无想的耳朵里,她就像是被唤醒了一般,垂着的眼眸蓦地睁开,里面重新又有了神采,她缓缓站起身来,似是不需要活动长时间坐着的手脚一般,就飞过池塘,站在了院门前方,站定之后,她的身周缓缓变化,无端的便穿上了小有门特制的青衫制服,然后套了一层细腻白纱。本来随意散落的头发自动挽起一个云髻,插上了一只白玉簪。顷刻之间,就变成了当日出现在玉京城里的那副模样。
于是两人走进付明轩的厢房,尚元悯便将那投影法器放在了桌子中央,片刻之后,一连串密密麻麻的小字和一些穿插在其中的图片的影像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寒州,过来。”
尚元悯嘿嘿笑了几声,道:“还记得我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秘境么,你小师叔我虽然不能进去,但是还是搞到了第一手资料,供你参考参考!还有一月就开启了,你也应当做一做准备了。”
谢无想宛若熟睡的少女一般,垂眉闭眼,羽扇一般的睫毛上挂着一滴滴晨间露水,面庞比坐下的莲花还要洁白通透,粉唇紧闭,乌黑的长发静静地垂到了池水之中,周身裹着一层月之光华般的白色薄纱,曼妙的曲线在薄纱之下若隐若现,却丝毫引不起人的半点邪念。此时的她,就像来自天界的圣女一般,纯洁而又庄严,使人心之所向却又不可靠近。
听见付明m.hetushu.com轩这么说了,燕开庭也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留下来照顾了付明轩一阵子,就做着追上无想仙子的美梦,踩着飞灵山间清冷的月光,回到自己的萧庭院中了。
尚元悯指了指浮在二人眼前的图像,道:“你仔细看看便知道了。”
付明轩心下明了,还未说话,尚元悯便一把勾住他的肩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型投影法器出来,神色狡黠地道:“来,小师叔给你看个好东西。”
身后庭院的门,砰地一声兀自关上。
只是刚看到其中缠斗在一起的人时,燕开庭顿时就是一惊!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啊!燕开庭想着。
望语本来就徘徊在核心弟子的边缘之处,要是能够一举迈入上师境,并且马上进入到秘境当中历练一番的话,只怕归来时就可迎接自己的核心弟子身份了。想到这里,望语对着洛长苏就是一阵感谢,捧着那颗丹药,欢喜得脸色通红。
“公子!”孟尔雅已是语带哭腔,眼泪直淌,显然也是着急了起来,扯着燕开庭的袖子就是往后拽,“走吧!公子,是尔雅的错!”
目送完尚元悯之后,付明轩想来今日也无事,便把自己关在房内,仔仔细细阅读起有关秘境的资料来,越看他越是皱眉,不知不觉,已是深夜。
燕开庭连神兵泰初都不想拿出来,望着眼前的这些人,只觉得好笑。把自己当软蛋也就罢了,还把自己当笨蛋吗?
“公子有何事吗?”孟尔雅满脸温柔,浅浅的笑着,和往常一般模样,似乎也没什么不一样。
看尚元悯说的一本正经,付明轩下意识地问:“我不会又是第一个喝这个东西的人吧?!”
此时,正在燕开庭院子里的付明轩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原本正与燕开庭谈笑风生,说着秘境的事情,却突然神色一凛,站起身来就欲离开。离开之前,还特意嘱咐燕开庭不要擅自离开自己的庭院。
“尔雅?”燕开庭小声唤着,孟尔雅本来是燕开庭带来小有门的,不管怎么说,燕开庭始终都要为她担负起一份责任。
这月亮看着看着,燕开庭就嘿嘿地傻笑起来,原来谢无想知道自己已经来了小有门,还知道自己住在哪个院子中,就这样怀着少年心事,燕开庭便觉得月亮之上,谢无想天仙一般的面容浮现了出来。
说着,洛长苏就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出来,递给了望语。
短短两月内,这种进步速度可谓是惊人,就连前来看望的付明轩都惊讶起来。以往燕开庭对悟道是一窍不通,而现在却用两个月的时间就跨越了“净”这一重境界,想当年,付明轩自己在跨越这一重时,都足足花了半年时间。
“昨日你的表现很不错,成功地压制了那物什。我猜想你剑意倾泻而出,怕是体内精气有些透支,这一瓶桃酿是我用桃园的桃花配上落英峰的早露制成,又在我的赏月台上吸收日月精华足足十余日,应是能够对你有所助益。”
那和一名正式弟子纠缠在一起的,分明就是孟尔雅!
庭院之内,有一处深不可测的碧水池塘,片片翠色莲叶漂浮其上,几多白莲若隐若现隐匿其中。池塘中央,莲叶的簇拥当中,生着一朵巨大的莲花,周身泛着银润光泽,散发着幽静暗香,每一片花瓣经脉分明,洁白通透,尖角之处泛着微微粉嫩,鹅黄色的花蕊之上,静坐着一名白衣女子,俨然就是谢无想。
燕开庭来到小有门之后,已经减少和付明轩会面的频率,并且平日除了悟道早课之外,都是自行修习或者缩在院子里看书,连寻常弟子都不认识几个。他本身喜爱笑嘻嘻地为人处世,在外见着别的弟子也会微笑着点点头,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软蛋,反而,他将自己的真实实力隐藏了起来,只不过是并不想招惹太多麻烦而已。
燕开庭摆了摆手,重新望着眼前这十几人,眼神就要冒出火来。
瞬间,燕开庭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挡在了孟尔雅面前,孟尔雅微微一抬头看见是燕开庭的身影,眼泪哗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那木屋中的东西在付明轩磅礴的剑意之下勉强被压制住了,半炷香之后,震动减轻,渐渐地也就停止了摇晃,从窗内透出的红色光芒也渐渐变淡,直到完全消失。直到确认木屋之中再无动静之后,付明轩才慢慢收剑,一个侧身,轻飘飘地落在了木屋之前。
付明轩出了萧庭院,便径直朝后山的一处山林间奔去,片刻之后,付明轩在那里看到了谢无想的身影。
按说现在燕开庭在门内的身份还不属于核心弟子一类,像首座弟子受伤一事,说出去应该没几个人知道。
草木扶疏之间,只见着元籍真人置身其中,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好不快哉,付明轩站在花园小径中,向着元籍真人微微拱手,唤了一声:“小师叔。”
燕开庭瞬间停住,孟尔雅急的快要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