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伐牧野

第一百一十八章 雾口秘境

“可是不知,带出了宝物在哪里去寻你呢?”付明轩放下茶盏,望着青衣大汉,他总觉得,这青衣大汉是有意要将自己二人引入雾口,而获得宝贝却在其次,否则,怎么一上来不报自家名号呢?
歇脚片刻之后,付明轩和燕开庭二人继续出发,飞行直到夜半两人便顺着荒野之上的一点点灯光,顺利来到了一个规模稍大的城镇,站在入口处,只见城门之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洛水”。
听见乐修老者应允,青衣大汉便是一阵爽朗的笑声,引来诸多人侧目。付明轩和燕开庭相视一眼,心想此次雾口之行,所面对的竞争对手该是不少,就连这样一位远在距离雾口百千里之外的四重上师都急着要赶过去,看来雾口秘境,已经是在修道界翻起一阵小小水花了。
“听说,现在有好些上师都赶去雾口啦?!”一名青衣大汉对着一位上师境的老者说道,听到雾口这两个字,付明轩和燕开庭两人耳朵不自觉地就听向了这边。
燕开庭点了点头,能去秘境历练一直是他的心之所向,虽然怎么看这个秘境都像是一个张着大口等待他们的陷阱,但是越是危险,所蕴含的宝物就是越多,燕开庭心下还是明白的。
“两位小爷,你们好生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青衣大汉笑道,全然不是刚才冲进客栈时的那一副生猛模样。
“进来,我刚好有事要与你说。”
这时,付明轩再次感知青衣大汉的修为,却没想到此时的他,表现出来的的确是不到上师境的修士能力。付明轩心下冷哼一声,也不接话。
三日后,二人准备启程出发,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得到消息,小有门内已有弟子前往秘境,付明轩不用想也知道,定是洛长苏那一行人已经得到了消息,便先行赶去。只不过,时间的早晚,从来都不是问题。
“你们这些外地人,都要找个什么后山却都是找不着,雾口全是雾,这后山呐,都被这大雾给挡住咯!”
站稳之后,付明轩一脸严肃,而燕开庭却是有些恼火。
青衣大汉嘿嘿一笑,道:“正是哩,两位小兄弟刚下山不久,应是还未曾耳闻,听说那秘境当中宝贝可多哩!”说到这里,青衣大汉便是长叹一声,道:“哎!只可惜我虽然年纪比你们大,修为却是一般,那个秘境只能上师境修士才能进入,我可是差了一线,唉!”青衣大汉略有懊悔的拍了拍大腿,神情居然和早上二人见到的如出一辙。
“庭哥儿!你没事吧!”付明轩问道。
无忧真人轻笑两声,手中长剑便飞向孟尔雅,孟尔雅双手接住,高举头顶,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恭敬道:“谢谢无忧真人。”
付明轩给燕开庭打了个手势,意思便是叫他跟着自己一起入内,随后,付明轩便加快速度想那旋涡跳去,就欲一跃而入!
孟尔雅红着脸笑着,这三个月里来她也是进步颇大,本来心思聪慧,悟性也是提高了一个极大的程度,比起以前在燕府做下人的那个自己,现在的自己就说是“脱胎换骨”也不为错了。
此时,雾口的另一家客栈之中的厢房内,洛长苏手端着一杯茶,对着面前的人道:“人已经带上去了吗?”
看着洛水城这副模样,竟是和一般地凡俗城市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随便一个路人的修为都让人不可小觑的情况之下,才会感知到这是一个真正的修道城市。
灯火节里,每条街上都挂满了闪耀的明灯,造型各异,在夜风中缓缓摇曳,甚是好看。在河边,还聚集着不少放花灯的人,一盏盏莲花灯漂浮在水面之上,带着人们的愿景顺着河水向下。河的两岸,不少玩杂耍的艺人也吸引着游人们的注意,一柄炳火把飞上天空,又准确无误地落在杂耍艺人的手里,呼的一声又喷出火来,都得游人们连连惊呼,随即又大笑起来。
如此一来,现在进入秘境的首要工作,便是确定秘境入口的具体方位,或者说是找到什么办法能够今日到秘境通道之中。
不陨城距离扬州就是御剑飞行,也得花上个三四天的时间,二人飞行一段距离,遇到城镇便停下来休憩一番,补充一下身上所需要的物资,一路上,还搜罗出不少好物。
本身走在前方的燕开庭转过身来,望着付明轩笑嘻嘻地说,只是语音刚落,他的面容就变得严肃起来。
付明轩御剑飞行的速度已是极快,来到这洛水城也不过半个时辰而已,和燕开庭一顿饭都还没有吃完,这分明说自己离上师境还差一线的青衣大汉,就后脚来到了洛水城?!
“奇怪了,明显可以感知到入口就在这里,当地居民也都说见到了,可正要找起来却是谁都找不着!”
眼见着燕开庭一副心动的神情,青衣大汉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块金子出来塞到燕开庭手里,又拿出一块悄悄给了付明轩,眨眼道:“嘿嘿,要是可以的话,就蒙二位小兄弟帮大哥做工一番,随便带点小物什出来可好?”
“说不准还真有这个可能,看来,就只能碰运气咯!”
可能自己天生就是这么讨这些怪物魔物的喜欢吧!hetushu.com燕开庭迅速一闪,堪堪躲避了凶兽的这一攻击,与付明轩站在了一起。
“还能去哪儿,奉师命下山游历呗!”燕开庭随意道。
走着走着,两人为了打发无聊,便讲起一些小时候的趣事来,无非就是燕开庭怎么在外面被人揍了,付明轩又怎么去帮忙报仇之类的,有时候打得赢,有时候却又敌不过,总归燕开庭是个爱惹事儿的主,而付明轩则帮他擦屁股。
“哦,还有这等事?”燕开庭和付明轩均是装出一副疑惑的模样出来。
燕开庭和付明轩对视一眼,当下就明白了对方心中多想。既然青衣大汉这么想套他们二人的话,那边就让他二人反过来套一套青衣大汉的话!
没有一丝征兆,没有一点声音,旋涡就这样消失!而两人由于冲势太猛,差一点抱团滚下山林去。
青衣大汉见燕开庭答应的这么豪爽,便一同大笑起来,连连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呐!”
燕开庭蓦地响起,悟道早课的结束,就代表着孟尔雅是否可以成为正式弟子的决定时刻也到来了!燕开庭笑着答应孟尔雅,摸了摸她的头,道:“别紧张,你肯定可以的。”
“我看他那样子,明显是另有所图,只不过我们暂时看不出来而已。”付明轩淡道。
可越是这样,燕开庭和付明轩二人心中就更加确定这山顶之中必有古怪,虽然听刚刚的那位猎户讲这山上存在凶兽,但是按道理来讲,即使是凶兽,也不该有这么强大的灵力才是。
望到付明轩和燕开庭二人时,青衣大汉微微一愣,但随即恢复清明深色。
看来,这还真的不是一个普通凶兽。
看到那柄长剑时,燕开庭顿时明白了一切,像个小孩子一般就跳了起来,一把抱起孟尔雅转起圈儿来,两人的大笑声,久久回荡在小有门大殿之外!
无忧真人注视着孟尔雅,语气和蔼地问道:“孟尔雅,你可知我小有门的传承道法?”
说完,洛长苏就是一阵大笑,脸上浮现出了犹如毒蛇一般阴险的笑容。
猎户估计是打半辈子猎也赚不了那么多钱,当下两眼放光,连忙答应下来,拍拍胸脯朝两人保证道:“嘿!上山的路这全雾口就我最熟悉了!两位仙人还请随我来!”
“两位小爷打哪儿来,又打哪儿去呀?”说着说着,这青衣大汉便打探起两人来。
站在一旁的崔胤眉头紧皱,望着猎户消失的方向,道:“师兄,要是让他们先进去了该怎么办?不是让他们捡便宜了吗?”
片刻之后,随着无忧真人右手轻轻放下,包裹在孟尔雅身上的那团白光也逐渐散去,孟尔雅只觉得浑身一轻。
“好!好!”燕开庭拍手叫好,给吴道倒了满满一大碗酒,两人便畅饮起来。
两人心下都是一惊,没想到这通道入口变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二人后方,若不是燕开庭转过身来,怕是要错过这一幕!只是,他们分明刚才才经过那个地方,这个通道入口难道是凭空出现的不成?!
暮时,燕开庭和孟尔雅跑到付明轩的院子外,一阵猛敲,几乎是入定一整天的付明轩蓦地惊醒,想也不用想,这么敲他院门的只能有一个人。无奈叹息一声,付明轩却是满心欢喜地打开院门,他正有事情要与燕开庭说。
付明轩蓦地抬头,道:“若我猜想的不错,这些所谓的旋涡通道,所起的作用,正是迷惑我们!”
随后,图片一张张显现,有的竟然在空间通道内出现一些类人的面孔,却又不似人类一般,跟妖灵却又不大相似,总之十分怪异。在另一些图片之中,又出现一些气流旋涡,怎么看这都是一个险象环生的秘境。
付明轩招呼二人进了门,一道神识便封锁了整个院子。
虽然听到燕开庭这样讲,但是孟尔雅心中还是一直打鼓,一些弟子已经陆陆续续进去了,出来的时候,有人喜有人忧,孟尔雅紧紧攥着手中的木剑,她是多么想留在小有门啊。
“一处秘境的入口。”付明轩淡道。“接着往下看。”
就在付明轩的脚尖刚要触碰到旋涡时,毫无声息的,旋涡就这杨凭空消失在二人眼前!
“难道这入口还会移动不成?”
燕开庭心下一笑,假装端详了一下青衣大汉的面容,思索片刻道:“没有见过。”
付明轩道:“我才我差一点就碰到那旋涡,按道理来说我应要感受到那漩涡中的空间之力,可是我方才却是什么也感受不到,不对,不是我感受不到,是它里面根本没有……这是个假通道!”
来到一家略显简陋的茶楼里,跑堂儿的便迎了上来招呼二人,“哟!两位仙人!快先进来喝点茶水,要吃什么喝什么尽管吩咐!”
御剑飞下飞灵峰,燕开庭是这三月里来第一次下山,到不陨城的那一刻,身处于闹市之中,他竟然感觉有点不习惯。周围来来往往的人虽然也都是修士,但总归和门内的那派单调的作风不一样。
“……”
按照付明轩的经验,像此类以旋涡状呈现出来的空间通道往往蕴涵着极不稳定的空间气流,这种空间气流要求进入者具备相应http://m.hetushu.com的修行等级,按照推测来看,既然说是上师境便可入内,那么二人通过也应该是不成问题。
喝完茶之后,两人决定到后山先做一番简单考察。
洛长苏冷哼一声,道:“要是有这么容易,我还费心思将他们引到那里去?我们花了三天时间未曾解开这个迷题,就叫他二人当我们的开路人好了!”
原来,后山其实就在小镇后方,也不是个什么高山,跟飞灵峰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小土丘。但是整个山体都被浓郁雾气所包裹,黛色的山体隐匿其间,便显得有些神秘起来。
看到这柄长剑,孟尔雅顿时双眼放光,将方才所承受的痛楚全部忘掉了一边,直直盯着那柄长剑,恨不得马上就握在手中。
这凶兽当真是来势汹汹,奔跑之间鬃毛飞舞,满眼戾气,就欲将燕开庭撕成碎片。可是燕开庭岂有在怕的,连泰初锤都没有拿出来,只是一声怒吼,双脚猛地踏地,就欲和凶兽正面对抗。
燕开庭也是点头,只不过无论他再耍什么花招,那雾口秘境作为门内任务,二人是怎么样也得走上一遭的。这样一想,燕开庭心中还有些小激动,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进出秘境历练,还会发生这么些个有意思的事情!按照尚元悯给二人的资料来看,这个秘境本是就是一个最有意思的存在!
就在这时,一阵沉闷的低吼声传入两人的而立,两人顿时觉得后背发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过了一阵子,吴道称还有要事在身,便起身告辞。吴道走后,燕开庭和付明轩二人就觉得这个人有些意思来,明明自己的道行已是足够进入雾口秘境之中,却总是故意压低自己的修为,逢人便怂恿他人进入秘境去,并且还打起给自己带件宝贝儿的幌子来。若是真的想要宝贝,拜托多少人都不比自己去上一趟来的实在。
只不过,有趣和危险往往是相伴而生,想到这里,燕开庭心下又是一凛,不过,又付明轩这样一个经验老到的人带路,自己总归不会第一次就栽倒坑里爬不起来吧!
想到这里,燕开庭心中便是憋笑,套别人的话,他可是最为擅长!
“都带上去了,按您的要求,带到了旋涡最容易出现的地方。”猎户恭敬的回答,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
燕开庭大手一挥,好爽道:“大哥何出此言,既然你讲如此珍贵消息告诉我二人,我二人定是要有所回赠!此乃礼尚往来吗!”
荒野当中的凶兽两人已是见的多了,根本不可能产生这种让上师境都感到吃力的力量,一定有什么不知名的力量,才能笼罩这偌大的山顶,不让人靠近。
看到这跑堂的小二,两人相视一笑,看来近段时间修道界人士来了许多,连一个小二都能凭借着服装相貌来判断他二人便是修道人士。
“哦?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付明轩佯装道:“你见过这位兄台吗,师弟?”
“公子!”坐在一旁的孟尔雅轻声唤他,“公子,今日你陪我去觐见大长老可好?”
“没事儿!这畜生怪的很!恐怕不是一般的凶兽!”燕开庭刚刚说完,只见凶兽的巨嘴当中,快速汇聚出一团血红色的光芒,砰地一声从口中飞出,如炮弹一般向二人飞来。
“不知想位小兄弟最近可有耳闻扬州雾口开了个秘境?”
这凶兽的彪悍程度,也实属罕见,两人便也不再轻敌,亮出长剑与泰初,左右便向着凶兽包抄而去。
十余名弟子之中,除了孟尔雅之外,还有三四名女弟子。那些女弟子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出身,身上所挂的一些饰物法器孟尔雅是见都没有见过,按说这种弟子应是有一定的基础才进入小有门,想到这里,孟尔雅越发觉得不心安。燕开庭也察觉到了,拍了拍孟尔雅的肩,道:“无妨。在我的感知当中,他们都与你差不多哩,不要紧张。”
通道入口!
付明轩也是汗颜,虽然燕开庭定是伤得不重,但怎么也是吃了个闷亏。拔出一剑光寒十九州,就欲给这个凶兽来个痛快!
整个大殿与第一次来时一般空荡,只有大长老无忧真人的气息弥漫在整个殿内,孟尔雅缓缓走进,跪在了大长老面前,恭敬地行了一礼。
在洛水城休息了一夜,翌日清晨,二人又是早早地便出发,这一次,二人不再准备在路上逗留,而是准备飞上和一日一夜,直达扬州雾口。
两人就像悠闲散步一般,缓缓地走在山林之中。山林之中极为静谧,缭绕着的雾气又给周围降下一丝温度,添上几缕神秘,两人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想着运气好没准儿就能遇见那会移动的入口。
此时,两人已是身处在浓郁的雾当中,也不知这雾气是从哪里来的,终日萦绕在这座小镇上,千百年来未曾消散。除了雾气浓郁之外,雾口这个小镇也与其他城镇没什么不同,摆摊儿的叫卖的什么都有,一大清早,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不过,很明显就可以看出来,人群之中夹杂着很多上师境人物,看来也都是位秘境而来。
付明轩笑着跟孟尔雅贺喜,自从来到小有门后,他和*图*书也在没有把孟尔雅当成以往的那个畏畏缩缩的小管事儿了。如今看她,竟是要比寻常弟子还要通透几分,看来在天资上,也还是高人一等的。
猎户一拍大腿,道:“嘿!你还别说,这就是随处可见,有时候你怎么找也找不到,有时候你不找他便出现在面前,吓你一跳!”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师门任务,我准备带你前去,这个秘境只能是上师境的修士进去。”说完,付明轩又看了一眼孟尔雅,道:“你还需多加努力才是,早日突破上师境,能去探索的秘境就多了。”
两人进了雾口,便寻思着先找一家客栈喝点茶水,再打探一下消息。
青衣大汉嗯了一声,随口说出几个菜名来,显然对这个客栈已是极为熟悉。小二得了令,便一路小跑离开。青衣大汉朝外张望了几眼,又朝里看了看,只见偌大的客栈里,深夜中竟还有与自己一般吃饭喝酒之人,想必也是在赶路的旅者。
山林之中,二人继续前行着。其间,又碰到了几个闪亮旋涡。两人都是仔细观察几番,几乎每一个都是神出鬼没,并且毫无空间波动所释放出的力量,便更加确定了之前的猜想。
看见付明轩仍在那里皱眉苦思,燕开庭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道:“想出什么来了吗?我总觉得刚刚那个不是个通道啊!”
洛水城燕开庭没有听说过,而付明轩却是这里的常客。作为中原地区最大的修道城市之一的洛水城,付明轩少时外出游历,曾有一段时间落脚于此。进城之后,付明轩熟门熟路地便找到了一家客栈,二人便住了进去,准备休息一晚上之后,明日便一鼓作气飞到扬州。
这时,小二满脸堆笑地小跑到黑衣大汉身边,道:“哟!秦爷,今儿个什么春风把您给吹来了!好吃点什么好的,小的立马给你去整!”
在经历了一日一夜的高速御剑飞行之后,到达雾口时,二人已是浑身疲倦。望着直喘粗气的燕开庭,付明轩也是无语,明明是自己御剑飞行而燕开庭只是搭了个顺风车而已,却表现的比他还要累,仿佛是燕开庭一路御剑至此的。
燕开庭在外面等的也是百无聊赖,说实话他不紧张也是假的,这些个日子来,若是没有孟尔雅的陪伴,燕开庭只怕要无聊万分。就在这时,只见大门缓缓打开,孟尔雅腰配一把玄铁长剑,就出现在燕开庭面前。
“他认出我们了么?”燕开庭一边装作随便吃饭的模样,一边小声问付明轩。
老者手抚长须,背上背着一把竖琴,一看就是一名乐修,缓道:“都说奇怪,但也不只是个什么奇怪法儿,还有待老夫亲自去考察一番,不过,哼!在老夫的琴音之下,任何魔物还不得乖乖降服?”
孟尔雅微微一怔,就想起付明轩和燕开庭的几次谈话中谈起的自有传承,大道什么的,于是连忙回答道:“自有传承,自盟而受,皆是通往大道。”
他可不像付明轩一般,满身都是小有门赐予的珍贵法器。自从他从燕府出来之后,随身携带的也只有芥子袋里面的那几件物什,都是夏师以往留给他的,不到最后一刻,他才舍不得用。
两人步行到小有门大殿,在大殿之外还后者十余名和孟尔雅一般地预备弟子,今日便是决定他们能否成为小有门正式弟子的时刻,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紧张的笑容。站在门口依次排序,等着一位手拿白绢的师兄,念到名字便进入大殿内,听从大长老给出最后结果。
上了山之后,两人四处观察,也没见有什么不同,三人所行走的是一条山间小径,周围树木葱郁,缭绕着白色雾气,看不大真实,但给人的感觉并不危险,路边,时不时还长着几簇鲜艳的野花,也都是寻常山中的花朵罢了,走了一阵子,付明轩便问道:“猎户大哥,都说这后山上有个秘境入口,你可曾见过?”
“无妨,且不去搭理他就是。”
燕开庭笑道:“那你具体是在那一边看到的呀?这后山这么大个区域,不可能随处可见吧!”
可就在付明轩准备一剑斩出之时,那凶兽仿佛感受到了来自付明轩的杀意,瞬间移动到树林之中付明轩的死角方位,让付明轩不好施展。
这分明是两人早时在茶馆里遇见的青衣大汉!
“要进去吗?”燕开庭问道。
说着,便将一块闪闪发光的黄金塞在了乐修老者的手里,乐修老者干咳两声,也不推脱,将黄金收到袖子里,便点了点头,道:“自是当然!”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燕开庭又小跑到方才通道显现的地方,左看右看,但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结果两人站在大街之上向四周眺望着,却不见什么后山的影子,便不得已拉住一位看似刚从山上打猎归来的猎户问道后山的方位,猎户哈哈哈大笑几声,便道:
“明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尔雅成为正式弟子了!”燕开庭说着便是一阵大笑,身旁的孟尔雅也是笑眯了眼睛,腰间挂着一柄闪亮的长剑。
“小心!”付明轩向燕开庭喊道,只见那凶兽直直朝燕开庭冲去。每踏一步,地面都要震上几分。
hetushu.com次前去的秘境位于扬州一个名为雾口的地方,听说雾口常年缭绕着浓郁雾气,所以就是要找到秘境的入口,都是要花费一番功夫。两人在不陨城稍事停留片刻,便又御剑赶往扬州雾口。
二人镇定了一下心神,便便小心地朝着通道入口走去。
这凶兽冲过来的刹那,燕开庭双手便握住了他的犄角,准备双手一起用力,将凶兽整个翻倒在地。只是一切都不与燕开庭想象的那般,手中握住的犄角忽的就在手中段成两截,燕开庭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凶兽一头顶出。
猎户走后,燕开庭朝山顶望了望,也没有多高,便对着付明轩道:“要不,我们去山顶看看?这凶兽一直呆在高处,莫非有什么讲究不成?”
青衣大汉愣了一愣,随即一拍脑袋,傻笑道:“瞧我这记性!嗨!我乃中原人士,就是一介散修,无名五无号,小兄弟管我叫吴道就行!嘿嘿,日后你们从秘境中出来,我定会去寻你们的!”
“老板!给我整两壶酒来,弄几盘好菜,饿死大爷了!”青衣大汉一阵大汉,就往门前靠外的一张桌子旁一座,盯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孟尔雅哪里还敢做现在就去秘境历练的美梦,能成为正式弟子已经足够让她高兴好久了。
“是啊!我昨日在后山也见到了,那入口就在我面前,还没走几步,就不见了!”
“从此以后,你的号便为‘若风’。”
只见站在他面前的,分明就是方才带付明轩上山的猎户!
这一切发生在顷刻之间,二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见燕开庭就高高飞起,挂在了一棵树上。
燕开庭刚落地站稳,凶兽便又以极快的速度扑了上来,燕开庭也是无语,明明两个人都站在它的面前,这凶兽怎么好像只认得燕开庭一般,对付明轩完全就是视而不见!
付明轩眉头一皱,就顺着燕开庭的目光转身望去,足有一人多大闪闪发亮的旋涡口出现在他们刚刚走过的山间小径上!
付明轩刚说完这话,就听见脚步声越来越往自己这边来,抬起头来,青衣大汉已是站在他们面前。
无忧真人缓缓点了点头,抬起手来,一阵柔和的白光便将孟尔雅包裹在内,孟尔雅只觉得浑身上下犹如千万只手一般在探测自己的内在,顿时只感到一阵内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但孟尔雅从小便也锻炼出了坚韧的性子,一直咬牙苦苦承受,不出一声。
燕开庭略一沉吟,道:“虽然我没有过进入秘境历练的经历,但是我怎么看,这个秘境,都是有一些古怪啊。”
“你说的很对!”付明轩肯定地说道。
从树上一跃而下,燕开庭在空中便抄起了泰初锤,一击雷火噼里啪啦就朝凶兽砸去,那凶兽却也不躲避,反而周身冒出一团可以抵挡雷火的水光来,噗的一声,就将燕开庭的雷火熄灭。
如此等等,总之丛谈论当中燕开庭和付明轩算得出了几点揭露:一是秘境入口只会显露在后山;二是入口仿佛会移动;三便是秘境到现在,还从未有人进去过。
听付明轩这样一说,燕开庭也是恍然大悟,弄一些旋涡在这里装神弄鬼,人们自然就将注意力放在了旋涡之上,便以为这就是秘境通道的显现模式,便会对着旋涡而紧追不舍,从而忽略了真正的秘境入口,
坐在一家简陋的茶馆里,燕开庭将手中圆球不断向上抛着,打发着无聊时间。这圆球是他在上一个城镇淘来的好物,是一个当地的炼器师花费了好几年时间炼出来的一个具有破阵能力的法器。虽然赶上夏平生以往制作的破阵法器要差上许多,但是能够在这些地方以如此低廉的价格买到,已是小赚一番。
“不错,你本是风属性,灵活如风,却又是如此坚韧。”无忧真人会心地笑了几声,手中便现出一柄长剑来。
不过,真正的秘境入口,又是哪一种呢?
“嘿嘿!既是没有见过,却看二位小兄弟如此熟分,那边真的就是有缘了!”青衣大汉一边笑,便坐在了两人旁边,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两人本来在客栈里用餐,就只听见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然后便是一阵呼呼喘气,从门口冲出来一个青衣大汉来,见到这大汉时,两人均是一惊!
两人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向山上继续攀爬,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发现。
“哼。”洛长苏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扔给了面前的猎户,猎户双手接住,满脸谄媚地退了出去。
两人行走的极慢,不断感知着周围,已是正午时分,阳光穿透浓雾后,只有那么几分到达了林中,不过相比刚上山时已经是明亮许多。只是奇怪的是,二人越往上走,就越是感到艰难,似是有一股不明的力量将二人向下推着,不容许二人往山顶靠近。
付明轩一脸黑线,啪的一声就打在了燕开庭的脑袋上,道:“别贫嘴了,快去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一头浑身血红色,身形犹如公牛一般,长着大刀般的犄角,脖颈处有着一圈凛凛鬃毛的凶兽出现在他们身后,通红的双眼好似要冒出火来,森森白牙在雾气之中也是清晰可见,一声hetushu.com低吼,那凶兽浑身毛发直立,做出一副攻击的架势来。
是以一路上燕开庭都在做些买卖,仗着钱多,该买的好物一个也不少,全部都放在储物戒里。
剑光与雷火的包围之下,凶兽脸现凶狠模样,周身环绕着一层粼粼水光,扑灭了大半雷火,即使仍有小半雷火落在身上,但这凶兽似是不惧,倒是付明轩的剑光,让它频频躲避,生怕落在自己的身上。
怎么想都是奇怪,付明轩仔细感知了一下,不好!这青衣大汉分明也是上师四重境!
“哦!还有这等事!师兄,要不咱们过去看看先!”
按照付明轩的安排,出发日程便是在三日之后,这三日燕开庭还需好好准备才是。付明轩自己已然通读了这份资料,然后便将法器叫给了燕开庭,嘱咐他回去一定要好好阅读。
挂在树上的燕开庭手中还握着那两只犄角,看了一看,这分明是那凶兽自己脱落下来的,再看过去,凶兽头上又长出了一模一样的两只犄角。燕开庭心中顿时怒气难平:“好你个畜生,还会跟小爷玩手段了!哼!小爷这就叫你好看!”
洛水城之大,足足比得上两三个玉京,在城中的大家,均是在修道界有头有脸的修道大家,其中几家还和小有门有所往来,近几年还有望成为小有门的新盟。虽然已是半夜,但是城中依然是灯火通明,原来正遇上了他们城中著名习俗灯火节。
转过身去,两人均是一惊!
“孟尔雅!”站在殿外的师兄一声长喊,孟尔雅连忙答应了一声,随后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摆,望了一眼燕开庭,就走进了殿内。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也好。”
燕开庭也是笑了笑,接着他的话报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名字出来。青衣大汉应是略有耳闻,却又不甚熟悉,于是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出来。接着,青衣大汉就进入了他的正题。
“是是是!您老喝茶!”一边说,青衣大汉一边给老者倒茶,脸现谄媚,堆笑道:“那就拜托琴操上师给在下带回几件宝物来,在下定是万分感谢。”
一旁的付明轩安静喝茶,一边留意着身边其他客人的谈话。修道界人士的圈子其实要说大也不大,总能打探点消息出来。
这猎户也是情有可原,在二人的感知当中,他就是凡人一个,若真碰上了凶兽,还真不好说。于是二人也就与他告辞,决定就他们自己在山上随便看上一看。
这柄长剑实在是一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长剑,只是剑柄之上刻着龙飞凤舞的小有门三字,所代表的是一种来自小有门的认可,只有成为了正式弟子,才会配以如此长剑。每一名预备弟子转为正式弟子之后,小有门便会根据其战修类别来赐予一把相应的武器,以示认可。
付明轩笑道:“当然古怪,并且十分不简单,所以你我二人得做好充足的准备。”
“哦?不知两位小兄弟所属那个门派呀!”青衣大汉满脸堆笑,极力装出一副和善友好的模样出来。
听猎户这样说,二人心中越发是确定,这个秘境入口,还真不是靠找就找得到的,莫非还真的讲究个什么缘分?燕开庭心想,自己从小机缘一般,若真讲究个什么机缘的话,那就只能靠付明轩这种‘别人家的孩子’了。
“小心!”两人左右飞出,那团红光落地之时,爆发出一声巨响,地面上瞬间泥石乱飞,被炸出一个坑来!
走在前面的猎户一边走一边笑,道:“可不是呢!见过好多次了!可是我胆子小,不敢前去看,也不知道进去后是个什么模样?”
坐下之后,两人一边喝茶,一边听着身边的人谈话。这间小茶馆里绝大多数人都是上师境人物,大家相识的便聚在一起侃侃而谈,不相识的便坐在一边,和付明轩燕开庭一般,侧耳倾听。
然而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雾气朦胧之间,三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猎户就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望着二人,一脸抱歉地说:“两位仙人,带你们到这里已经是够了,那上面我可去不得,听说有专门吃人的凶兽哩!我们这些打猎的,也都只敢到山腰活动一番,这里已经是我能带二位来到的最高的地方了。”
“他娘的!!耍我们呢!”
“嗨!”只见那青衣大汉重重拍了一下腿,道:“只可惜我距离上师境还有一步之遥,是不能去了,不过听说,那个秘境怪得很,可有这回事?”
“理解一下嘛!”燕开庭直锤胸口,道:“人家只是……只是晕剑而已!”
燕开庭拿出洛水城吴道给他的金块儿在猎户面前晃了晃,然后塞到了他的手里,道:“那就有劳大哥,为我们引路一番。”
“来,给你们看个东西。”进入厢房后,付明轩从怀里掏出了那件投影法器,加注了一缕法力之后,投影法器之上就开始显现出一些图片。这些图片看上去像是一个空间通道一般的模样,燕开庭有些疑惑,问道:“这是?”
总之雾口秘境已经不是个秘密,到了现在这个时间点上,修道界人士应该都是略有耳闻。
“啊?!那是?”
“可是,帮我擦屁股背黑锅不也就是你的爱好么?!”